第297章 诡异义庄,初探1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仙栈 第297章 诡异义庄,初探1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这义庄中,不似剑锋崖上的青云观,晨起竟也没有早课,便就是新来的弟子们分了工准备开始各自的工作。

    要说入玉白真人门下,往日是要经过层层挑选,说是万里挑一也是不为过的。像这般有个举荐人,再报了名来,就能参加的机会,是千载难逢呐,所以即便是要先做这般的苦差,大家也毫无怨言。

    虽如此,但这义庄诸多事务中,最不招人待见的便是去各个病患的房中分发食物及药物,新来的弟子们虽有好善之心,但畏惧于疫病的恐怖程度,谁也不敢当出头鸟。

    屏幽心想,此番或许能找机会见到师伯了,亦是寻找王七妻子最好的机会啊,或许还能与小武见上一面,可这般殷勤的揽这苦差,难免招人怀疑。

    正当此时,竟听到周崇主动的向管事的师兄请愿,屏幽顿时眼前一亮,满是欣喜,连忙跟上前。

    这分配差事的师兄,倒是乐得如此,只当眼前这愣头青刚来,不懂事,把苦差误认了肥差,也不点破,只笑着点头,如是说道:“你们有这觉悟是极好的。”

    周崇这人天生善良又脑子缺根弦,即便知道这份差人人避而不及,却想着这世间大义,从第一日来此,便日日主动接的这活儿,往日里都是由一个师兄在前领着路,手里拿个本子,有模有样的记着医本日志,却连房间的门也不踏进,由着周崇一个人进进出出忙前忙后的,今日屏幽来帮手,周崇自是十分高兴。

    三人在一间一间屋子往后走着,这每间屋子里都十分安静,他与周崇二人进屋送饭时,病情轻些的人,还能轻声道一句问候,病重些的偶有几人也对这开门声有所反应,哼唧几声也属常事,他二人的任务便是候着病人将早饭吃了,而后分发一粒小丹药。这便是最令屏幽疑惑之处,屋内之人在服了那药物后,或坐着或站着,都变成一副昏沉无神的模样。

    屏幽一时参不透,走了几间之后,脸上的神色越发黑沉,周崇一眼便看出他的神色不对,趁师兄做记录,二人稍得闲之时,说道。

    “你可是有疑惑?”

    屏幽怎么敢将这说破?立刻紧张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师兄,连忙摇了摇头。

    周崇说道:“他们吃了药之后,便神态恍惚,似六神无主对吧。”

    屏幽一惊,连忙扯了扯周崇的衣袖,示意他莫要再说下去,而周崇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旁的师兄也未有异样神色,仿佛习以为常。

    周崇继续道:“你有疑惑是正常的,我第一次来也是这般不解。”

    屏幽生怕他人察觉自己的目的,连忙接着他的话道:“即使如此,那定是那医治疫病的药中,有些不得不令人神态昏沉的草药吧,我略懂些药理,这可以理解。”

    “非也,这并不是医治疫病的药物,这就是一剂使人精神恍惚的丹药,类似迷魂散吧,不过对人体无害。”

    屏幽脸上露出诧异:“这……”

    那领路的师兄,此时做完了手中的记录,合上卷轴,见有自己可以在师弟面前说道说道的事,心中暗喜,却面不改色的说道:“每个病人都需配置不同的药物来医治,岂是你们这些不通药理之人能帮的上忙的,自是由善医术的师兄们负责。而你二人给他们分发这丹药,是为了起辅佐作用,因那病发时,浑身奇痒,骨肉腐烂,若是人神志清醒,便无法控制的要去抓挠,这便如火上浇油,使得病处更加糟糕,故此服下这丹药,使人精神恍惚,四肢无力,便可极大程度的缓解了病情。”

    屏幽听到此处,仍半信半疑,只是故作恍然大悟之色,连连点头附和,便将此事带过了。

    不过多时,三人来到了熟悉的房间前,那正是小武所在!屏幽心中“砰砰——”直跳,视线随着那门缝的大开,焦急的望了进去,只见小武低着头,坐在床前。只是这房间左右也就几步走完,却不知玄衾衾与苏落尘究竟藏身何处?

    周崇从餐车上拿了早饭与药丸,就往里面走,屏幽慌忙拦住他。

    “哎!”

    周崇疑惑道:“怎么了?”

    一旁的师兄也向这边看来。

    屏幽顿时有如小毛贼被发现一般局促不安,硬着头皮去抓周崇手中的餐盘。

    “要不我来吧,我,我跟了这一路,也大致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周崇不假思索:“没关系……你就在餐车旁配餐吧,进病患房间,总归是有风险的,还是我来吧。”

    屏幽忙道:“我想趁此机会,多做一些学一些,将来万一有需要,才不至于寻不到帮手,你说,是吧?”

    周崇仿佛一时被绕了进去,竟觉得屏幽说的十分在理,便松了手,转身去整理餐车上的碗碟,屏幽瞟了一眼那早已走神的师兄,再看周崇忙碌的背影,端稳餐盘,连忙走进去。

    小武见了屏幽也是一惊,差点叫出声,只见他身后的门边上,有一人正整理着东西,看去十分面善,门外稍远的位置还站着一位,正装模作样的翻着手中的册子佯装忙碌,小武不敢作声,慌张的从屏幽手中接过早饭,一声不吭的三两口扒拉完,然后将空碗放回盘子上,屏幽心中十分紧张,盯着盘子上那一粒小药丸,正想伸手拿了去,却突然听到周崇走了过来。

    他笑眯眯的看了看小武,见他怯懦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捏起盘子上的小药丸递了过去:“将这丹药吃了,会好受些,如果咽不下,我去给你那一盅水来?”

    屏幽神色慌张,连连向小武使眼色,作着嘴型,别吃。

    小武瞟到屏幽,顿时紧张得好似一只小鹿,颤颤巍巍的从周崇手中拿过药丸,紧紧拽在手里。

    周崇只当这孩子生了病,又离了父母,自然胆怯些,见他拿了药丸,连忙转身去倒水。

    说时迟那时快,小武将药丸往被子里一塞,一把抓起屏幽手中那托盘上的汤碗,将那剩下的汤水咕嘟咕嘟往下灌。

    待周崇回过身时,只看见屏幽从小武手中接过汤碗并柔声说道:“小兄弟,既服了药,就上床好好歇着吧,这病也好得快些。”

    言罢,三人收拾着东西,匆匆离去,那扇木门吱呀一声,房内重归寂静。

    屏幽的到来是意料之中,只是这出场方式却未曾想到,听到门外动静渐渐远了,小武仍是万分紧张,不敢动弹,只怕那一行人折返,那一张黑黢黢的小脸快要挤出两滴泪来,他不敢抬头,只拼命的斜着眼往头顶上瞟。

    玄衾衾听那几人走远了,看了看苏落尘,待他点头,二人连忙掀了板子,从梁上跳了下来。

    小武这才松了一口气,顿时两腿发软,忙从被子里将那藏起来的药丸递了过去,面色凝重:“姐姐……他们,他们是不是想,想要毒死我?”

    玄衾衾故作沉思模样盯着那药丸,‘唔——’了一声,只见小武那本就脏兮兮的小黑脸,一时变得煞白。

    她不由得笑了,将那药丸递给苏落尘,而后道:“虽然我对药理是一窍不通,但是道理我是懂的。”

    “是,是何道理?”小武惊魂未定,仍未听出玄衾衾那话中话。

    “他们如果想要毒死你,何必给你吃那碗饭?你当粮食是天上掉下来的呀?最多就是个慢性毒药罢了。”

    “若是下回,再叫我吃时,躲不掉了可怎么办?”小武却怎的是越听越慌了神,连忙向苏落尘投去求助的眼神。

    苏落尘将那药丸收入袖中:“无毒,只令人神志不清。”

    “神志不清?”玄衾衾脸上满是疑惑:“这既不是治疗疫病的药,也不是让人染病的药,那他们这么做目的是什么?这深山小村落,谋财,没财的。”

    “姐姐这就是瞧不起人了,我们村有传闻,先祖曾埋有好多值钱宝贝呢……”小武本想辩驳,可自己说出口,也觉得不可信,音量不自觉便越发低了。

    “你说什么?”小武那声音低如蚊蝇,玄衾衾可只听清了前半句。

    小武怕被取笑,连忙摇摇头。

    就在这时,面对着木门的他,突然眼前一亮,连忙拽住玄衾衾的衣袖摇了摇,朝那边一指,那木门的一条裂缝里竟然卡了一张不起眼的小纸条!

    定是屏幽离去关门时顺手塞进去的!

    三人将纸条展开,只见纸条上草草的写着几字:

    单间无,主屋?

    那主屋二字后写了个大大的问号。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神仙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仙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仙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