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有趣的灵魂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相门娇宠小夫人 第十九章 有趣的灵魂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看着不经世事的祁九钺她笑意更深,随手将杯子塞到祁九钺的手中:“尝尝,味道不错。”

    祁九钺看着颜笑熠熠的萧婉言着了迷,喝一口却被呛到,咳嗽两声就听耳边传来她的笑声:“别紧张,慢点儿喝,没人和你抢。”

    甚是丢人,他好歹也是堂堂大周朝的王爷,岂能被一个女人看扁,祁九钺为了挽回颜面,清了清嗓子:“我紧张什么,只不过这酒有些烈,我喝不惯罢了。”

    人小鬼大还有脾气,萧婉言觉的他甚是有趣,便拿着被子在他眼前晃了晃,故作了然道:“原来庆王殿下是喝惯了宫中的佳酿,反倒喝不惯民间的果子酒了。”

    祁九钺这才注意到杯中呈暗紫色的果酒,这回倒好,里子面子丢了丝毫不剩,他抿了抿嘴,倔强道:“我,我的意思是说果子酒酸甜适合女子,不适合我们男子。”

    正说完,门被打开了,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被送了进来,他们以扇子遮面,娇羞的看着萧婉言。

    这些男子完全没有大周朝男子的刚毅威猛,倒和大梁男子的柔美颇为相似,她扫了一眼,抬起手指向左边第二的男人:“拿着紫扇子的留下。”

    她看了祁九钺一眼,挑了挑下巴:“要不你也挑一个?”

    祁九钺被唾沫呛一口,他连连摆手:“嫂嫂就别拿我打趣了,这男人我实在玩儿不来。”

    “那就女子,这儿的女子颇为好看肯定也有你喜欢的。”萧婉言想要把人给支开,她吩咐一声:“快,把你们这儿最漂亮的女子带上来一个,给我们爷瞧瞧。”

    祁九钺越发看不透面前的女人,也为他表兄以后的日子担心,他拿起手边的茶壶,倒一杯酒喝下去,有些晕乎乎的,萧婉言立即扶住他:“才喝一杯酒,你就醉了?”

    “我怎么可能醉?”祁九钺摇了摇头,面前的人已经从两个影儿变成了四个影儿,他脚下有些发软,嘴里也说不清楚,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萧婉言将他扶到床上,在他耳边试探的唤两声:“九钺?九钺?”

    见人没有动静,她这才作罢,转身看一眼面前的曲萧然,淡然道:“让他在这里先睡着,我们去别的房间。”

    曲萧然有些出乎意料她能找到这里来,自知会被斥责一顿,也躲不过去只好乖巧的带着萧婉言去别的房间。

    萧婉言在外边十分谨慎,门窗她全都要仔细探查一遍这才肯坐在桌前,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曲萧然一副任凭发落的模样,缓缓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发现你年岁越长,胆子越大,脑子却依旧停留在几年前。”

    曲萧然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垂着头:“皇女恕罪,奴才这不是担心您的安危,便想着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要不说你长什么都不长脑子,万一楚怀染发现了,岂不是把我们连锅端了。”萧婉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法把你送回大梁,你等待时机,我先想办法让你进入丞相府再说。”

    曲萧然如获大赦,又一拜:“多谢皇女。”

    “行了,起来吧。”

    曲萧然连忙乐呵呵的讨好萧婉言,又是捏肩又是捏腿:“皇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萧婉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给我的纸条上面飘着浓厚的胭脂味儿,十分刺鼻,依着你的性子怎么会找一个小地方呆着,正巧碰见庆王回来,我小施计谋让他带我来这里,行了,别说废话,时间有限,你赶快与我说说我死后大梁怎么样了?”

    过了这么久大梁肯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依着她那妹妹的处事方式,以前跟随过她的朝中大臣也不会好过。

    果然不出她所料,曲萧然神色惆怅,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正是近日大梁新颁布的律法,全都与她之前所要求的相反。

    “男子不可读书,不可工作,不可入朝为官,男子不可展露面容上街采买置办物品,男子不可与女子和离,如若被休弃终身不可再嫁,男子为奴,任由奴隶市场买卖,未经允许逃逸者,施以斩首之刑,乐人坊的男子发配矿洞,终身不可出,百姓每年所得钱财应缴纳一半税收,收入国库,所有矿产、山石,溪流全都为皇家所有,不可私自利用采用……”

    萧婉言愤愤的将纸拍在桌子上,牙齿咬的咯吱响:“好一个凤如仪,她竟然因为憎恨我要将母皇辛苦治理的国家毁在手里。”

    没想到凤如仪竟心狠到这个地步,所有她曾经去过的地方都不肯放过,竟连乐人坊里的人都不能幸免于难,为奴?买卖?

    萧婉言脑子里闪过一丝清明,她看向曲萧然似是有些明白他不能回去的缘由:“你老实与我说,你是不是被凤如仪卖来大周朝的?九黎是不是出事了?”

    曲萧然苦着一张脸,将前因后果一一道给她听:“自从九黎将军得知您死了,就联合朝中大臣要替您报仇,可是二皇女不允,多次顶撞后二皇女心生不满,特意设下陷阱,以刺杀为名把将军囚禁在将军府,并派人废了将军的双腿,后来将军让我去给军营的赵统领送信,没想到赵统领叛变了,不仅把事情告诉了二皇女,还将我卖进里的奴隶市场,在运往大周朝的路上我才逃了出来。”

    “凤如仪。”萧婉言咬牙切齿,她紧紧攥着那张纸,手背青筋暴起:“总有一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我今日在这里遇到了韩毅,不知是不是楚怀染已经对我起了疑心,总之你小心为好,千万不能被别人抓住把柄。”萧婉言现在就如同站在桥中间,前有虎后有狼,进退不得。

    她喝一杯桌上的酒,辣的喉咙一阵热,觉的酒味儿不浓只好又喝一杯,她拿了曲萧然沾着脂粉味儿的扇子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把祁九钺喝过的酒处理掉,别落人把柄,还有,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在我带来的人酒中下药,祁九钺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小心思,可帝王家的人能有几个真傻的?”

    “是,奴才知道了。”

    萧婉言为避免引起祁九钺的怀疑,她让曲萧然换来一壶后劲大的酒,重新换在酒壶里,而后推了推床上的祁九钺,呼唤道:“九钺,快醒醒,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你表哥该发现了。”

    祁九钺睡的香甜,他咂咂嘴,翻了个身:“别吵我,我再睡会儿。”

    这可由不得他,萧婉言用了好大的力气把祁九钺拽起来,故作着急道:“别睡了,我刚才看到韩毅了,万一碰了面,你表哥就全都知道了。”

    一提起楚怀染祁九钺浑身一哆嗦,立即睁开朦胧的双眼,他按了按略微疼痛的额头,看了看四周:“我这是怎么了?”

    萧婉言倒一杯醒酒茶递给他:“你酒量也太差了吧,才喝两杯就醉了,下次我可不能带你出去喝酒了,不然我可没那么大力气把你弄回去。”

    楚怀染接过递过来的醒酒茶,也觉得口干舌燥,他喝一口却立即变了神色,全数吐了出来,面上满是嫌弃:“这是什么啊?这么难喝。”

    萧婉言随意道:“醒酒茶啊,难喝是难喝了点儿,可有用啊,你是不知道这醒酒茶的配料有多难得,十五年的蜈蚣,五十年的蛇胆,二十年的鼠毛,三十年的蟾皮还有七十年的鱼鳞,八十年的……”

    “行了,别说了。”听着从萧婉言嘴里一一说出来的东西,祁九钺胃里渐渐泛出酸水,他拍着自己的胸膛像是一根鱼刺卡在了喉咙了,十分难受。

    看着祁九钺越发难看的脸色,萧婉言哈哈大笑:“我骗你的,这么多难得的东西我去哪儿给你找,也太难为我了。”

    祁九钺抬起眼皮脸色一顿,随即陪着干笑:“嫂嫂真是太有趣了。”

    没有这么些东西她竟说因为太难找,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混合到一起他肯定就再也见不到这美丽的世界了,祁九钺拭了拭额角险些滴落下来的冷汗:“嫂嫂,我们该回去了,不然表哥该怀疑了。”

    看外边的天色已经黑的透彻,萧婉言站起身点头道:“确实该回去了。”

    月亮高高悬挂在天上,月光为他们照亮前方的道路,一阵微风袭来,吹在身上,除去了酒后的燥热感。

    萧婉言面带笑容,灵动的模样意外的闯进祁九钺的心房,他有些着迷这个笑容,想要深深的刻在脑海里,不由出言问道:“嫂嫂,你有姐妹吗?”

    突然而来的一句话,说的萧婉言一怔,他摸不透祁九钺的意思,只得老实回答说:“妹妹倒是有一个,不过有些胆小,不时常出门就是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祁九钺低头笑笑:“从前我不喜欢成家,是因为怕束缚,可是自从遇到嫂嫂后我决定了,以后也要娶一个和嫂嫂一样有趣的女子。”

    如此明亮的眸子看着萧婉言有些心虚,她不经意的别开头,看着前方,徐徐道:“世上女子这么多,你一定能遇到让你心仪的女子。”

    与此同时,远在丞相府的楚怀染正面露怒色坐在正厅里,他眼皮一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我要你们何用?”

    下人跪了一地,一旁的茯苓在一旁瑟瑟发抖:“相爷恕罪,夫人用了午膳后就睡下了,茯苓也没看见她出去。”

    外出赶回来的韩毅见到这样一副场景,立即道他身边,小声道:“相爷,属下在百花坊好像见到夫人和……”

    “别吞吞吐吐的,快说,见到夫人和谁?”就像是如果韩毅说出的人是祁九尘,他立即就要萧婉言好看。

    “是庆王殿下。”

    “九钺?她和九钺去百花坊做什么?”楚怀染心里捉摸不定,要知道祁九钺虽然贪玩儿可一向注重身份,万不会这种地方厮混。

    韩毅琢磨着又道:“听说夫人叫了许多小倌进入房间。”

    话音才落,只听“砰”的一声楚怀染一张打在桌子上,裂纹逐渐在桌面上满眼,看的韩毅立即跪下,不再多出一言。

    楚怀染心生恼怒,语气沉沉道:“韩毅,你立即带人把萧婉言带回来。”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相门娇宠小夫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相门娇宠小夫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相门娇宠小夫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