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老大真是好护短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暮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老大真是好护短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纪衡言感受到朝颜推他的力气,才缓缓放开她。

    他轻轻的摩挲朝颜的脸颊,指腹顺手擦掉她眼角的雪花,轻声说:“你要的极光。”

    朝颜一愣,转身看向天边——

    冰蓝色与粉紫色交织在一起的绚烂,如同女神的裙摆,在天边和雪原交界的地方飘荡。

    那是极致的美,极致的纯,也是极致的心动。

    朝颜热泪盈眶,轻声说:“哥哥,极光。”

    席初霁温柔如初雪般的少年模样像是与极光一同出现在天边看着她。

    纪衡言道:“有件事,你要知道。”

    “什么事?”

    纪衡言说:“我不喜欢艾莉森,如果将来我一定要选一个女人结婚,那个人不会是她。”

    朝颜似懂非懂的点头:“好,我记住了。”

    纪衡言看着朝颜木讷的后脑勺,一时有些挫败。

    看过极光之后,朝颜被纪衡言带回了莫城。

    这一路上,纪衡言都靠在后座闭目养神,齐尚和罗一连大气都不敢出,想八卦的心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回到酒店,医生给纪衡言取出子弹,重新包扎了伤口。

    朝颜就在门口站着,安静的看完了全程。

    纪衡言靠坐在床边,问:“看什么呢?”

    朝颜说:“我想起约瑟夫,他也抽烟,可味道很臭,他也叫了我一句小丫头,可是很难听,原来人和人差的这么多。”

    褚酒酒说,就算她发酒疯非要睡个男人,也一定要找个顶级好看的,因为同一件事情,好看的人做起来会比不好看的人赏心悦目一百倍。

    现在她有点明白褚酒酒的意思了。

    纪衡言的眸色沉下去:“下楼吧,我们要回基地了。”

    “好。”

    朝颜老老实实的穿好大衣,背着自己的包下楼集合。

    齐尚给纪衡言收拾好,拎着行李和武器盒往外走。

    纪衡言问:“约瑟夫交待了吗?”

    齐尚点头:“那家伙是个见钱眼看的胆小鬼,我们的人没用什么手段就都交待了。”

    纪衡言冷声道:“割了舌头,交给军事法庭吧。”

    齐尚眨眨眼:“为什么要割舌头啊?”

    纪衡言没理他,大步走了出去。

    罗一激动道:“因为他叫了我们大嫂小丫头啊!老大真是好护短啊!!”

    回到天启基地,朝颜照旧回到了她的病房。

    纪衡言让医生安排了手术,将她体内的定位器彻底取出,从今往后,再也没人能定位到她的所在。

    基地里没有限制朝颜的自由,她随时可以离开病房晒太阳。

    纪崇虽然心有不满,可纪衡言并没有在他眼皮底下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隔一段时间来和朝颜下下棋,聊聊天。

    自从纪蔓死后,纪衡言安静的有些孤僻,很少跟别人聊天,几乎是在用无尽的孤独惩罚自己。

    纪崇一时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也只能按兵不动。

    直到一年多以后,K洲杀手妖姬突然闯入基地,可基地防守严密,这位妖姬被重伤之后逃走。

    纪衡言冲进朝颜的房间,厉声质问:“她是来找你的吗?”

    朝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在这里住了一年,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纪先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纪衡言逼近她,将她圈在桌子边上:“朝颜,不要跟我撒谎,她是不是来找你的?

    你在天启基地住了一年,我以为你无处可去,这样安稳的生活就是你想要的,还是你仍在等别人来带你走?”

    朝颜仍是那句话:“我真的不知道。”

    纪衡言将信将疑。

    K洲的人再次出现,霍云骁在滨海那边也危机四伏,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昭示他们的安稳日子到头了。

    “朝颜,我要去一趟滨海,你待在这里,我会让罗一守着你。”

    朝颜老老实实的点头:“好。”

    她一向是不会多问的,乖巧的像个假人。

    纪衡言忍住了拥抱她的冲动,自从在摩尔曼那一晚的热吻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过肢体接触。

    纪衡言捏了捏拳,沉声道:“朝颜,不要逃跑,只要你待在这里,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这一年他保持着任务上的优秀成绩,已经足以让元老部对乌鸦这个囚犯的事情闭嘴。

    更何况,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乌鸦已经将她知道的全都交待了。

    现在她还有两条路,一条是将她的资料公开,她将会以国际杀手的身份被枪决。

    一条是将她的资料都锁死在纪衡言的手中,她甚至算不上是个囚犯,继续安稳的住在这里。

    纪衡言希望是后者。

    滨海市那边南柯的出现引起了纪衡言的警觉,为了确保霍云骁的安全,他必须前往滨海。

    可这一次的分离有太多的不可预料。

    沈暮和褚酒酒自爆身份,南柯和霍云骁针锋相对,直到沈暮飞机失事,似乎一切都走向了终点。

    等纪衡言再接到消息的时候,朝颜已经逃离了天启基地。

    自此,K洲所有的人都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好像他在天启基地开辟出的那一块小小的安全区都是个笑话。

    他试图留住一个本该被枪决的杀手,这才是个笑话。

    一个月后,朝颜和南柯一起出现在了滨海。

    景苑的别墅里,朝颜站在二楼,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眼神淡定,毫无波动的跟他打招呼。

    “纪先生,早上好。”

    纪衡言盯着他放在身边养了一年的小丫头,声音冷硬:“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上去抓你下来。”

    朝颜淡淡道:“纪先生稍等,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纪衡言大步上楼,抓住了朝颜纤细的手腕,冷声道:“不必了,你在我这里没什么信誉度,这次你要是再跑了,我上哪里去找?”

    朝颜淡淡道:“纪先生,现在我不是你的犯人了,我跑不跑与你有什么关系?”

    纪衡言压低了声音,隐隐含着怒气。

    “小丫头,你是想在这里算一算我们俩在莫城那晚接吻的事情吗?或许你不是个情场高手,但是可以问问你的朋友们,你回应了一个男人的吻是什么意思。”

    1秒记住网: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