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消失的守宫砂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第152章:消失的守宫砂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你…”顾知晏被这句话激怒,抬手便想骂他一句。

    但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换成了一句冷哼。

    “王爷阅人无数,挑王妃的品味倒真令本侯称奇。

    等本侯改日去给钟皇后上香的时候,跟她提一提,说不定她还有什么话带给你,告辞!”

    言罢,顾知晏一甩袖便准备离开。

    她搬出钟卿离,本来是想给成玉瑾提个醒,但是成玉瑾似乎并不在意。

    他只是自顾自抱着锁在莫小莹壳子里的祝宛凝,补充道:

    “那麻烦侯爷给我母后带句话,就说本王前些日子在江南受了伤,眼睛不大好了,也不太会挑妃子,希望她理解!”

    “眼睛不好?本侯看你脑子也不太好!”

    留下这句话,顾知晏便大步出了王府。

    接下来的几日,她都有些心神不宁。

    祝宛凝借尸还魂,就证明大成和北蛮的战争依然没有结束。

    而且,如果得了成玉瑾的助力,祝宛凝不知会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

    顾知晏有些头疼。

    然,还未想出对策,尚京又起了戚茗调戏莫小莹的传言。

    成玉瑾还因此疏远了戚茗,将她赶离了自己身边,命其彻底入编八大营。

    那之后,顾知晏去看过戚茗一次,她倒在一堆酒坛里,喝的烂醉。

    一见顾知晏来,又抱着她哭了许久。

    很快,便到了成玉瑾成亲的日子,成亲前夜,还是戚茗红着眼睛送来的请柬。

    许是被当男子养惯了,戚茗总是不习惯展示自己的柔弱。

    没过几日,便从酒坛里爬了出来,压抑着满身悲情,继续训练士兵。

    送走戚茗后,顾知晏又独自在房间徘徊了许久。

    最终,想出一个计划。

    正巧,萧亦衡端了饭菜过来,顾知晏便拍了拍他:

    “亦衡,知道这是什么吗?”

    萧亦衡转头,看了眼女子手腕上的小红点,眼睛一亮:“守宫砂。”

    顾知晏继续问:“那你知道,怎么把这东西弄没吗?”

    萧亦衡心底一动,忽然如烟花般炸.开,他也顾不得眼前的饭菜,一放筷子便将女子圈在怀里,暧昧道:

    “知道。”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颈间,顾知晏有些痒,试着往一边挪了挪:

    “不是生理上的弄没,是物理上的,药物之类的?”

    萧亦衡浑然不顾她的拒绝,继续伸手勾住了女子的腰带:

    “那太麻烦了,不如生理上的快。”

    “我不是说弄没我的!”

    “嗯?”萧亦衡动作一顿。

    “我是说,我想把莫小莹的守宫砂弄没,有没有办法?”顾知晏稍稍推开他,认真道:

    “药,或者香,只要能短暂的弄没也可以。”

    “为什么?”萧亦衡有些不开心:“难道你喜欢他?”

    “哪儿的事儿啊。”说到此处,顾知晏就把自己在晋王府的发现都说了一遍。

    萧亦衡听完后,刚刚澎湃而起的SE心也减了下去:

    “你是说,祝宛凝的魂,在莫小莹的身体里?祝宛凝的魂并没有从世上消散?怪不得…”

    顾知晏敏锐的捕捉到了他低落的情绪:

    “怪不得什么?”

    萧亦衡一笑:“没什么,我是想说…怪不得你想弄没她的守宫砂。”

    “对,成玉瑾现在护着她。”顾知晏道:

    “要杀了她,就一定要先把她从晋王府弄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吧?”萧亦衡抱住顾知晏,拿头轻轻蹭了蹭她的肩膀,试探问:

    “你想为戚茗正名!”

    “哈哈,要不说,你是属蛔虫的呢。”顾知晏轻笑一声,将他揽进怀里。

    夜里,将顾知晏哄睡之后,萧亦衡才心神不宁的出了门。

    独自在院子里徘徊许久,他才靠在一个参天松树上,轻轻呼出一口气。

    怪不得他近些日子老觉得头疼欲裂,精神有些不受控制。

    原来是祝宛凝那缕没有散的魂,随着成萧的魂魄,一起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和成萧一样被祝宛凝控制吗?

    要告诉顾知晏吗?她是风水师,可能还有办法!

    不行,他不能让顾知晏知道他就是成萧。

    这一生,他想作为萧亦衡,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就只能听顾知晏的,再杀一次祝宛凝。

    想通这一点,他转身走进了药房,开始调配暂时遮掩守宫砂的药物。

    第二日,便把一个白玉瓶交到了顾知晏手里。

    “就是这个?”顾知晏一早起来就看见萧亦衡做的药,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对,你可以自己带在身上,只要她闻到这个味道,守宫砂也会跟着消失,不过,效用只能维持两天。”

    “无妨够了。”顾知晏起身:“我去给成玉瑾准备贺礼。”

    “嗯。”萧亦衡笑了笑,目送顾知晏离开,神色有些复杂。

    … …

    顾知晏特意赶在成亲典礼举行的前一日,去了一趟晋王府。

    将礼单交给祝宛凝后,又拉着她虚以委蛇的片刻。

    直到确定她手上的守宫砂消失了才放心的离开。

    大成的成婚习俗是,新娘下轿,跨过火盆后,要由一位年纪大的嬷嬷,检验一下新娘的守宫砂。

    正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时候,那嬷嬷的神色忽然一怔。

    嬷嬷低头,伸出满是薄茧的老手,擦了擦祝宛凝手腕上的守宫砂。

    忽然发现那守宫砂是可以擦掉的。

    可以擦掉!

    祝宛凝的守宫砂,没了!

    周边人顿时鸦雀无声。

    嬷嬷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来。

    这可是晋王殿下的婚礼啊!

    她的新娘没了守宫砂,可是会成为全尚京的笑柄!

    很快,周围人就围了上来。

    热闹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来宾们微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

    “这姑娘不能进晋王府,她不守妇道!”

    “前些日子,我还听说戚茗戚将军骚扰过她,这姑娘会不会先跟戚茗…”

    “啊?难道戚将军是因为这个,才被晋王殿下赶到八大营的?!”

    议论的焦点很快就从祝宛凝没了守宫砂,转移到了戚茗和祝宛凝的私情。

    戚茗站在顾知晏身后,双手握紧,青筋暴起。

    “我…”

    她想为自己辩解一句,却被顾知晏伸手按住。

    顾知晏对她摇了摇头,而后,抬眸,继续看着被众人指责的祝宛凝。

    看着她会有什么反应。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