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部分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第四十三章 一部分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此剑虽有庞大灵力,实乃霸道噬主之剑,你从何处得来?”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是我和一位朋友正当交易到手的。这一点,还请掌门放心。”

    望舒剑的处理难处,在于只能毁,不能丢弃。否则时间一长,望舒觉醒状态下,韩菱纱就算不变得冷漠无情,同样也必死无疑。

    要不然的话,谢云书早找地方把它给扔了,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并不准备把蜀山拖入这摊浑水,但假如谢云书能在这即刻毁了望舒剑,也没必要再多跑一趟北海专程找柷敔。

    反正身上带着柷敔的本命鳞片,谢云书只要离开蜀山后,借故晚回陈州一两天。就算有人追问,到时候,他有本命鳞为证,直接对外宣把剑称送给了鲲,难道还有不长眼的敢去跟鲲求证?

    除非有谁敢把他抓去一起找鲲,然后谢云书刚巧可以提出要求,一波带走,轻轻松松……

    “嗯。”

    知晓赤雪流朱丹何等神异,而今时间紧迫,江静璇举掌运气注于纯阳妙道葫,稳住药效发挥,三言两句概括道:“虽然不知你为何要毁它,但有些话你最好讲清楚。”

    谢云书道:“这口剑如今有一个剑主。我之前发现它不正常,不断吞噬着主人生机灵力,更牵动其元神。见它不太对劲,我才设法与人换到手里。之所以不敢尝试弄断它,是我担心毁掉它之后,会导致宿主受害。”

    “救人么……很好。那你却担心的多余。此剑仰赖宿主灵力觉醒,走得是以人养剑的法子。在它彻底觉醒之前,本身是一件死物,还做不到反噬主人。何况,你所说的剑主,应属无意识成为宿主,从未修行过人与剑合的法门。”

    韩菱纱不过偶然碰到望舒剑一次,就倒霉的成为了望舒剑宿主,自然谈不上如当初夙玉一般苦修三年秘法,以与望舒剑彻底相合。

    这一点恰恰救了她的命。否则长时间不与羲和同修,光是寒气侵身就足够致人于死地。

    “毁剑却也不难……”

    该保密的事,两人都会保密。江静璇都多大人了,岂会看不透晚辈不让蜀山参合进去的心思?

    见谢云书并不详叙内情,江真人活了这么些年,自然清楚什么不该问。至于她自己都阐明了理念,更谈不上畏事怕事。

    而看了看手中望舒,她立有决断道:“也罢,我就再助你一回。”

    “嗯!”

    江静璇既已拿定主意,回手真气释放,一唤镇派之剑隔着山峰飞了过来。但凭江真人超然修为,却也不能随便使用镇妖剑。

    紧随其后,她以蜀山秘法,搭配近乎于仙的修为,使望舒与镇妖碰撞,强行碎了望舒之中剑灵,随后回手将煞气充盈的镇妖剑送回藏兵重地,仿佛它从未出阁一般。

    这一招,谢云书也很熟悉。因为她师傅草谷,就会这强化灵剑的手法。像日后皇甫世家的长离剑,剑灵纵有千年修为、怨气深重,仍被草谷一举点出。剑灵生死,只在施术者一念考量。

    望舒剑虽质地突出强大,但江真人身为一派之掌,修为却非同小可,毁剑靠的还是神界九泉神器之一的镇妖剑,要碎望舒之灵也非登天之难。

    江真人心下却颇觉古怪:“这剑本质上乘,竟被镇妖一击而毁,确有些莫名。”

    她却是不知。

    望舒剑本身不难毁灭,里面的灵气来源才是棘手。

    琼华为了举派飞升,知晓光靠双剑本身灵力,远不足形成剑柱之用。上下不知准备了多少灵材,尤其妖界的紫晶石作为主料,用以给望舒、羲和提供力量来源,里面蕴含的能量,竟是超出了她单人所能驾驭的极限。

    而十九年前望舒深受紫晶石蕴含的妖灵浸染,铸材除了东海海底的沦波净石、天山冰池下的寒珞玉魄,西北大荒中的上古冥灵木等等,还掺了不知多少杀妖之后取得的主料、辅料,与镇妖剑硬碰硬自然讨不到好处。

    不过正常人也根本猜不到,会有仙家门派疯狂到那种地步,花了一个甲子四处滥杀妖怪、收集宝物,只为整个门派一起飞升……

    这一刹毁剑之举,望舒剑中内蕴不露、磅礴无边的灵力登时外溢奔腾,竟是使得江真人骑虎难下。但她此刻尚须替谢云书稳住神魂,却也只得以身承受望舒灵力冲击。

    明明该是极冷之冻气,江真人反而全身热汗蒸腾,足见压力之重。但她毕竟已是半仙之质,强压片刻之后,终将一团湛蓝灵光分离,轻声呼唤道:“小子,有点失算……你把这剑的本源灵力收入葫芦,我得让这团庞大的灵气失主。”

    “真人?!”

    虽说不清楚具体情况,但看身周尽被霜气缭绕,只是被江真人强行封锁了范围影响,才没有外泻而出。谢云书也能猜出是出了点岔子,定心凝神将江真人分离出的望舒之灵,收入纯阳妙道葫。

    灵去,剑死。

    与此同时,江真人身受望舒剑毁反冲,压住猝不及防受到的内伤,当即鼓动全身真气,包裹住望舒剑身,不允灵气爆发。紧随其后,她不得不将许多年间,神仙法器五灵轮内长时积攒之功激化,用以消除转化望舒内部深不见底的灵气,平复附近的灵气涌动。

    五灵轮乃蜀山秘宝之一,由神界传下的炼制手段所造,可探知地脉中灵气的流动与走向,同时兼具收集灵气的功能。而五灵轮,本为吸收妖力以为己用的法宝,算是蜀山成仙外法之一。但蜀山并不以此道谋求成仙而甚少使用,为防后人定性不足,以此为凭虐杀妖物追寻仙道,后世更一度被禁用。

    不过,意外少了一手五灵轮作为对敌手段,江静璇也不是只肯吃亏的主。而蜀山毕竟底蕴深厚,就算许多重宝不能轻动,有三皇神器坐镇,却也无所惧之。

    下一刻,她脑中灵光乍现,竟反手一推望舒剑残骸,直直射入蜀山地脉深处,以无穷烈火将之彻底焚毁,不留半点残迹,并对谢云书解释道:“放心,没人会看到。而火魔兽那老东西,刚巧可以降降温,该睡就再睡上百年。”

    “被封印在蜀山,和水魔兽并称的火魔兽……真人现在感觉如何?”

    “一点内伤不妨事。不过作为一派之掌,保险起见,我之后会服用一株得自仙界的玄天异果调息数日,省得你与门下弟子担心。”

    谢云书讶异道:“玄天异果,可是传闻服下之后,元神、真气、内外伤都能尽复的仙药?”

    “算你还记得一些仙药典籍。”

    纵使伤了不少元气,江真人依旧眉不变色,道:“此剑寒气极烈,若非你修了雪妖神术,我断不会行险让你受此灵力。现在,感觉如何?”

    “感觉……怎么形容呢,很舒服就是了。”

    “只是舒服?那便对了。”

    赤雪流珠丹神奇就神奇在,它并非只是疗伤圣品,而是能将人的身体机能,细微调配到最完美的地步,改善的是个人体质的根本,绝不存在什么服药痛苦折磨的说法。

    江真人闻言松了口气,总算这一步没再出错。而此时此刻,谢云书只觉得在神丹调理之下,望舒剑的本源,竟顺着纯阳魔阴先天一炁自行转化,化为相克相生的阴阳之力。

    而那股极寒之意,却在不知不觉间,固化在水系仙术之中。只要日后谢云书施展水法,自然会有几分加持,凭空多了一手天然优势。

    当然这一点也是好事。谢云书要拿鲲当借口,肯定要以鲲鳞为引。

    琼华记载中的鲲鳞,乃是三寒器之一。就算他将来不慎出手被人抓包,这寒气配上本命鳞也更有说服力,能够证明剑的下落,的确和柷敔有关。

    除了望舒以外,赤雪流珠丹最对谢云书有利的,仍是将体内女娲仙灵之力融入元神,将阳意魔念纯粹为两股圆融力量,无分彼此,凭空淬炼了一回郢雪,使得它质地更上一层。

    这样一来,算上之前在解忧堂闭关两月,加上这一次融合望舒本源,谢云书修为提升不算太大,还停留在lv54的水准。可真要论及战力手段,便不能以纸面来衡量了!

    不过,他还有一个重点得问清楚:“江真人……这样的话,我算成了这口剑的主人吗?”

    “剑灵已毁,理论上不算。硬要说的话,你更像是把这口剑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不过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虽然如愿毁了望舒剑,让谢云书非常高兴。但要和掌握羲和的玄霄凑一对的话,那他可就十分难办了。

    沉默了一会儿,谢云书说道:“都说孤阴不长,这口剑应该还有一口对剑。”

    “唔,按理来说当是如此,却不知是何人如此逆天妄为。剑本身是万里挑一的神剑,但这提供灵力的法子过于霸道,实在有违天和,不似仙家中人该为。就像本派排除邪念的禁法,看似能令人具备仙人力量,实际却永远飞升不了,至多算个高风险的半仙罢了,为正途所不取。”

    “可是,一口看着澄净明亮的剑,内里却全是痴心邪念。不应该啊……善心合成仙身,邪意终归虚妄,这道理该是仙家皆知。谁会做两口这样前路尽绝的剑呢?难道只为贪图这霸道力量?”

    琼华数百载修仙无成。清修道业,终不抵人心欲念,方会图谋捷径。

    这一点,江静璇却是无从得知。

    苦思片刻无果,补充了一句之后,江真人实事求是道:“不过没什么关系。如你所说,这口剑你是光明正大换来,毁了也就毁了。”

    这道理却是没错。就算琼华真能迫使云天河,用神武镇天弓重新交换望舒。谢云书也有时间带大家全部去北海,躲过几个月什么事就都没了。

    谢云书如此思量,随后问道:“假如两口剑能够相互感应,我会不会被另外一人定位找到?”

    “找到?”

    江真人明白了谢云书的顾虑,想了想摇头说道:“不会。我说过那口剑的本质已毁,剩下的本源灵气,都已经在赤雪流珠丹调和下,主动与你融为一体。它就是你的一部分,不存在任何被人感应的可能。”

    “那如果碰面了呢?”

    “不交手,就没关系。”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