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读诗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溯流文艺时代 第十三章 读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在《补天》中,女娲甚至都没有出场,一切都是人间的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金陵的天上出现一个白色的光圈,随后就是淫雨霏霏,几月不开。

    光圈刚开始出现的时候,金陵的人觉得是祥瑞,就举行很大的仪式来庆祝这个祥瑞,人们每天出门都会看向头顶的光圈,觉得自己得到了神灵庇佑,金陵城到处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几天之后,开始下雨。

    但是金陵人没当回事,金陵隔几天就要下个雨,不下雨才怪咧。

    一直到雨下了十几天都没有要停的迹象时,人们才感觉到不对劲。

    这时候有人说,雨是从那个光圈里面出来的。

    原本人们没往这方面想,但是一旦听了这个说法后,他们再抬头看天上的光圈时,就越来越觉得有道理。

    雨肯定就是从光圈里面出来的。

    又有人说,天漏了窟窿,那个光圈就是窟窿。

    人们又很快接受了这个说法,但是人们也疑惑,为什么窟窿里面会漏水,照理说,要是漏了个洞,天上的星辰应该掉下来才对。

    也有人说,天不止一层,天上还有天,天有三十三层,现在破掉的就是第一层,那些星辰不在第一层,第一层里面只有天河,现在下的雨都是天河里面的水。

    不过很快,金陵人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问题了,因为雨越来越大,金陵城已经被淹了很多地方。

    庄稼没了,蔬菜水果也都没了,金陵的人开始死去,以各种各样的方式。

    有些淹死的,更多是饿死的,尸体没人处理,只能飘在水上。

    平民们跑不了,只能每天跪在地上祈天,达官贵人们则分成了两派。

    一派人选择了在金陵还没有淹掉的时候就携带着财产往西边迁移,找更高的地方居住,他们认为天河的水不可能没有流干的那天,他们只要找到地势高的地方就能安然无恙。

    另一派人认为天河的水无穷无尽,逃到哪里去都没用,所以他们准备弄很多艘大船结成一个船阵,尽量地搜刮粮食和种子,就算大地都被水淹了,他们都可以在船上生活。

    但是金陵的粮食就那么多,第一派和第二派就有了矛盾。第二派为了不让第一派把粮食带走,就发起了进攻,一场大战之后,第二派获得了惨痛的胜利。

    胜利之后,第二派不停地造船找船,光圈出现半年之后,他们终于凑够了一百零五条船。

    这些大大小小的船装满了粮食、种子、牲畜、泥土……它们被拖在岸上,用粗大的铁链连在了一起,成了一个庞大的船群。

    达官贵人们又觉得需要一些仆人和工人,就向外界招募,想要上船需要通过重重审核,最基础的一点就是要带三十斤大米,或者其他差不过份量的粮食。

    也有些被“特招”进去的,比如有些女子长得好看,有的人会掌舵,有的人会做饭,有的人会唱戏,有的人会弹琴……

    反正只要是具有贵族们看中的特质,就能被“特招”上船。

    而且贵族们为了自己在船上能够过得更好,同时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也为船上的人划分了等级。

    等级决定了每日粮食的配额和能享受的权利,如果等级太低,最终只会被扔下船。

    扔人下船是为了控制人口,制定这些法律的人认为这个做法是“未雨绸缪”。

    但是当一切准备就绪,贵族们开始率先登船的时候,一块巨石从天上掉了下来。

    当时,贵族们正在组织会议,忽然有人看到天上有一个小点,起初不以为意,后来小点越来越大,那人就惊叫起来。

    船上乱了起来,极少数人跑了,但是大部分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想着跑,巨石就砸向了他们。

    一瞬间,一百零五条船就消失在石头下面。

    巨石在地上砸了一个大坑,又弹起来在旁边立着。

    大坑周围的水慢慢地朝坑里面流去,天上的雨也停了下来,没用多久,太阳出来,金陵的水慢慢退去。

    ……

    《补天》的主视角是一个十几岁的船工学徒,一开始他靠着帮贵族造船得到了粮食,才勉强能够养活自己一家人。

    但是他运气不好,造船的时候不小心从高处跌落,摔断了双腿。

    贵族们不可能大发善心去养活一个摔断双腿的船工学徒,所以他们将他遣下了船。

    失去造船工作之后,船工学徒一家失去了生活来源,却又不得不为他治腿,最后一个一个饿死了。

    船工最后也死了,不过死之前看到了巨石把船群砸进坑里,露出了他在世间最后一个笑容。

    ……

    “呼——”

    于东长长地出了口气,他狠狠地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出去走走。

    屋子里面的空气他已经闻够了。

    虽然初稿写起来很快,写作过程一直是一种神游的状态,但是连写带改,也消耗了他不少心神。

    他决定明天就把稿子拿到《钟山》杂志社给苏桐看看,先问问他的意见。

    刚走出门,就看到刘昌敏在跟院子里面的压井较劲。

    这手压井时间久了,有些不太好用,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杆子压下来。

    刘昌敏把杆子往上抬起,然后整个人跳起来,用自身的体重去压,杆子被缓缓压下,水汩汩地流了出来。

    于东看着有趣,笑着调侃道:“刘老师,你这该多吃点了,要是再瘦点这压井可就不理你了。”

    刘昌敏人还在“半空”中,听到于东的话,他憋着气说道:“没事,要是压不下来,我就背两块大石头。”

    于东竖起大拇指,“高明。”

    这会儿刘昌敏把压井把完全压下来,也松了口气,他笑着说道:“你这是往哪儿去?”

    “天气不错,出去走走。”

    “嗯,是不错。”刘昌敏点头。

    于东笑了笑:“是啊,你先忙着吧,我走了。”

    刚走几步,刘昌敏就叫住他,“有几个老师约了礼拜六一起读诗,于老师你有时间么?”

    “读诗啊。”于东抓了抓脑袋,又问:“礼拜六几点?”

    “下午三点开始,就在一号楼里。”

    “好,到时候我过去。”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溯流文艺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溯流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溯流文艺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