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师资(万字求订阅,求月票)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溯流文艺时代 第二九一章 师资(万字求订阅,求月票)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第二天,程砚秋就抱着个箱子去了于东宿舍。

    箱子挺精致的,倒也不大,里面装着文房四宝,笔有五根,却都是铁头紫毫,专写小楷的。

    “这不是买的吧?”于东看着箱子里面的东西,问道。

    笔倒都是新的,不过于东看了看砚台,纹路中间还能看到一点残留的墨迹,应该是之前用过,没有洗干净,而且整体看起来就不像是新的。

    “从我爸那里借的。”

    于东笑着点头,他懂,因为他也经常借东西。

    不过他这老泰山难道是搞收藏的?一下子存了五根铁头紫毫,这要写到什么时候。

    写小楷不耗笔,这笔质量又好,不是逮着死写,基本上写几个月是没问题的,五根能用一两年了。写得再稀一点,几年都不用买笔了。

    问题是,于东之前根本没练过小楷。倒是试过写,写出来不能看。

    小楷难度大,于东当时根本不愿意碰,他也没到要碰小楷的水平。

    程砚秋这是给他出难题啊。

    “落落,你喜欢小楷啊?”于东问。

    程砚秋微微摇头,“都行吧,不过我爸那里新笔只有这个。其他的,都是用过的。”

    原来如此,程砚秋给于东带什么东西,不取决于她想给他什么,而取决于他岳父那里有什么。

    后来于东自己又去买了几套笔,准备先写写大字,等差不多了再练小楷。

    很久没练字了,忽然拾起来,感觉倒是挺好的,能让人迅速沉静下去。

    只不过这房间却越发显得小了,桌子也不够大。衣柜塞满了书,也不能再放了。

    三年时间过去,这个小屋子,也快容不下于东了。

    ……

    开学这两天还是挺忙的,于东跟毕飞雨还好,考虑他们平时要写作,吴常新给他们安排的工作越来越少。

    等到明年工美91毕业之后,于东身上就剩教职了,身上的担子要轻很多。毕飞雨也差不多,再过两年也只剩教职。而且其他专业他们都不管,专心管戏创。

    不过戏剧系今年新开了两个专业,系里面其他老师一时间忙不过来,他们两个要去搭把手。

    今年新开的是导演专业以及影视策划与制片,收的人倒是不多,一个专业一个班,都是十多个人。

    于东特意去瞅了一眼花名册,一个眼熟的都没看到。

    不过接人的时候倒是见到一个熟人,是贾章轲。

    贾章轲这小子,开学迎新,他不去迎本专业新生,一门心思地来帮导演专业迎新。

    他就拦在大门口,见到个新生就跑上去问,要是其他专业就放走,是导演专业的就拦下来。

    攒上三四个,他就带着他们到迎新点这里来,交接给新专业的辅导员老师。

    于东看他忙上忙下的,在一旁调侃他说:“贾章轲,你要不转到导演专业算了。我看你这劲头,在戏创屈了你。”

    贾章轲堆着笑脸,“这哪能啊,我生是戏创的人,死是戏创的鬼,永远不会离开戏创的。再说了,我还想跟于老师你多学习几年呢。”

    “你是看导演专业没有大三,转不过去吧。”毕飞雨跟着调侃了一句。

    “嘿嘿。”

    其实贾章轲并没有要去导演专业的意思,即便导演专业有大三,他也不会有转专业这个想法,因为他知道,要当导演,未必需要是导演系的。

    贾章轲听过一句话,想当导演,什么专业都行。人家张一谋,不也是摄影出来的么?还有冯晓宁,是美术系毕业的。

    而他之所以这么献殷勤,也就是想后续在他们导演专业上课的时候去听一听。

    其实在戏创,跟贾章轲一样有想法当导演的学生有不少,不过像他这么明确的却不多。很多人都想着走一步看一步,等到毕业以后先把工作做稳定了再考虑导演的事情。

    ……

    九月八号一大早,于东拿着教案去了教室,今天是戏创94的第一节写作课。

    他特意提前五分钟到,却没想到学生们都挺积极,已经都到了。

    于东一进教室,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他预料到学生们会热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热情,坐在前面的一个小胖子,一双小胖手,眼见着就拍红了。

    “于老师厉害。”

    “于老师威武。”

    于东看着激动不已的学生们,挑了挑眉毛,难道自己的影响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不过后来有学生就给于东解惑了。

    原来是他们已经看到报纸上的消息,《第二世界》将会于十一月份在国内上映。

    这消息于东前几天就知道了,不过昨天才见报。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今天早上就全都知道了。

    对于戏创的学生来说,听到这个消息是幸福的。如果发展顺利,他们最终会从事影视业。而于东,注定会成为影视业中一位重要人物。

    有这样一位老师,他们当然感觉很幸福。

    于东笑着压了压手,“先点名,大家认识一下。”

    听说要点名,学生们这才安静下来。

    于东按照花名册一个一个点名,每个被点到名字的学生都会声音高亢的回复一声“到”。

    点完名之后,于东满意地点点头:“诸位表现不错,也希望以后都能保持住这种积极的态度。既然各位对电影很感兴趣,那咱们今天先把写作先放在一边,先来聊聊电影。不知道大家平时都会看些什么电影?”

    “大红灯笼高高挂。”

    “地道战。”

    “虎口脱险。”

    “软刀。”

    “秋菊打官司。”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起自己看过的电影,有国产电影,也有译制片。基本上都是些耳熟能详的电影,于东也都看过。

    等到他们说的差不多了,于东重新开口,“假如让你们现在拿起笔,把你们看过的一部电影用文字复述出来,你们觉得自己能做到么?能做到的举手。”

    学生们相互看了看,都没人举手。

    其实有些人觉得自己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有些心虚,不太好意思举手。

    于东又问:“有谁觉得自己不能做到,也举个手。”

    一开始没人举手,后来有人带了头,又陆续有人举了手。不过相对而言,依旧是少数,更多的人没有选择举手。

    “既然如此,少数服从多数。咱们今天第一节课的作业,就是复述一部看过的电影的情节,字数不限。不过我提醒你们,不要以为不限字数就可以随意糊弄,我的课不怎么看期末考试,主要依据是平时成绩。”

    学生们呆呆地看着于东,第一节课还没开始上呢,怎么作业就布置好了?

    刚才于东说要给他们讲讲电影,他们还以为是要聊什么专业性的东西,没想到是挖坑给他们跳,就为了给他们布置作业。

    于东看着底下的学生们,暗自发笑,这些小伙子小姑娘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他的教学风格。

    ……

    《第二世界》要在国内上映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冯晓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挺意外的。

    之前他倒是想到《第二世界》有可能会成为第一部以分账形式进入国内的好莱坞大片,只不过夏天的时候《第二世界》一直没在美国上映,当时他就觉得应该没希望了。

    毕竟要引进大片,肯定要选已经在美国本土上映过的片子。

    没想到,这事最终还是成了,两边上映时间只差了一个月时间。

    对冯晓宁来说,《第二世界》在国内上映,肯定是一件好事情,能引起大家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兴趣。而且《蝴蝶效应》跟《第二世界》这两部电影还是有关联的,毕竟原著作者都是一个人。

    最最关键的是,《第二世界》是十一月中旬才上映,而《蝴蝶效应》是十月下旬,中间差了好几个礼拜,时间上错开了。

    关于这次引进《第二世界》的细节,冯晓宁有所耳闻。

    一开始****那边放话,把引进国外大片的事情交给了中影集团,让他们跟外国的影视公司商谈,决定引进哪一部电影。

    但其实,整个过程都是广电那边把控的。

    也就是说,这次引进《第二世界》不仅仅是商业上的考量,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虑。

    而且,原本要引进《亡命天涯》时,中影那边是准备先在几个主要城市上映,其中包括燕京、上沪、渝市等大概六七个城市。

    不过决定引进《第二世界》之后,公映规模一下子扩大了不少,从原先的几个城市扩大到了二十多个城市,增加了包括羊城、南京这些城市。

    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第二世界》有于东这个因素在里面。

    就因为《第二世界》的原著作者是中国人,所以政策上要放宽很多。

    九月九号早上,冯晓宁给于东打了个电话。

    “于老师,恭喜啊,《第二世界》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广电和中影动作很大,《第二世界》拿下今年的票房冠军,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而且我觉得,有可能创造出一个很多年都破不掉的记录。”

    “冯导你这说的有些夸张了,一开始肯定会有很多阻碍的,想拿一个惊天动地的高票房不容易。不过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吧,我也要恭喜你啊,分账出来了,《蝴蝶效应》的票房肯定不会低。”

    “希望如此吧。”冯晓宁笑了笑,又突然提起于东的另外一本书,“于东老师,《七号监狱》这部有授权给别人么?”

    “怎么,冯导对这部感兴趣?”

    “其实我对《最后的城》更加感兴趣,不过我知道我肯定拍不了,《七号监狱》倒是可以试试。”

    “冯导,《七号监狱》可不容易啊。不过,你既然有兴趣,我就跟吉米说一下,回头你们可以聊聊。你也知道我的,这些事情我一般都交给经纪公司那边处理。”

    主要是于东自己去谈,很多话不太好说。

    对此,冯晓宁也表示理解。如果可以选择,他当然更愿意跟于东谈,起码跟于东谈还能打打感情牌。

    冯晓宁跟吉米接触过几次,对方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非常不好对付。

    挂了冯晓宁的电话之后,于东就跟程砚秋一起回了上沪,他们要去参加刘江的婚礼。

    刘江的婚礼很隆重,他的玩具厂现在做得非常红火,让他赚了不少钱,年前的时候还给于东分了一些红。

    婚礼在酒店办的,有四五十桌,除了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其他大多都是跟刘江在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

    这段时间,可把于东他爸妈给累得够呛。刘江母亲早逝,父亲又年迈,很多事情都是秦芳跟于汉声帮忙操持。

    有些来宾不知道刘江家里情况,甚至以为于汉声跟秦芳是刘江父母。

    后来婚礼上,于汉声还上台念了证婚词,好好露了把脸。

    坐一起吃饭的时候,秦芳看着大厅里热闹的场面,颇为骄傲地跟她未来儿媳说:“落落啊,今天这婚礼可有我跟你叔叔的功劳在里面。所以你放心,等到你们结婚的时候,肯定会更好的。你们想好了么,到时候婚礼走什么路子?我看刘江他们这样也不错,落落你身段好,长得又这么漂亮,穿婚纱肯定好看。到时候我再去找裁缝给你做几套旗袍,后面回门什么的都可以穿。”

    “阿姨,我跟于东商量了,觉得还是中式的好,红衣服喜庆。”

    “中式也好啊,你穿中式礼服一样好看。而且我还认识专门做中式礼服的店,后头我去问问,一定要给你做一套全上沪最好看的礼服。”

    于东在旁边笑道:“这事现在考虑有些早了吧。”

    “一点都不早。”秦芳给自己儿子一个白眼,“你就是没经历过,不懂。”

    “我要经历过,那还得了?”

    “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我是说,你没经历过操持婚礼,很多细节你不知道。就比如酒店这事,你跟你落落结婚,不管是在上沪还是在金陵,肯定要一个很大的厅。这种厅比较少,肯定需要提前很久预订。”

    “说完酒店,再说这结婚礼服的事情。落落嫁过来,我们能亏待她么?女孩子一辈子就结一次婚,这礼服肯定很重要的呀。漂亮的礼服肯定要量身定制,没几个月时间都不行。还有结婚时接送的车辆,都要提前安排吧……”

    说起婚礼,秦芳一谈起来就没完,不过看到只有程砚秋一个在认真听,便瞥了丈夫跟儿子一眼,拉着儿媳妇的手,认真地跟她聊。

    “哎,于东,你也来啦。”

    于东正在看远处挨桌敬酒的刘江夫妇,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喊他。

    他扭头一看,一个六十来岁,两鬓斑白的老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对方看出于东认不得他了,便笑道:“你上小学那会儿,我是学校的教导主任。田为章,你还有印象么?”

    “哦,田老师啊,好久没见了。”

    于东不是敷衍,他确实想起来田为章了,当时于东在红星小学上学的时候,田为章是教导主任,后来于东上高中时听说田为章升了校长。

    其他人也站起来打招呼,于东父母对田为章没印象,毕竟田为章没有教过于东。

    “你们好,你们好,我是正好路过这桌,看到了于东,越看越像,就试着打个招呼,没想到还真是。”田为章笑着解释。

    于东看着田为章手里端着的酒杯,知道他这话可信性不高。就算是田为章记忆力超群,光凭于东小时候的样子就能认出他,可能性也不大。

    不过也不能让他把酒杯这么一直端着,于东端起果汁敬道:“田老师,我不喝酒,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希望你不要介意。”

    “好好好,这杯我干了。”

    “不用……”

    于东刚开口要阻止,田为章就用杯子跟于东碰了一下,然后仰头把杯中酒一口干了,“你跟我喝酒,我高兴。咱们红星小学,能出一个你这样的大作家,是我们学校的光荣啊。”

    “田老师,你过誉了。我能有今时今日,也全靠学校栽培。”

    田为章看着于东,感叹道,“哎呀,岁月不饶人啊。当时候你在学校的时候,我还记得,你没多高,别旁人都矮一点,天天就背着个小牛仔包,早上上课经常迟到,一迟到就被罚站。我早上巡校的时候,总会见到你,还有那么特定几个同学。不过你不一样,那时候你学习就好,你们班主任魏长科不舍得罚你,别人要是天天迟到早就吃竹棍了,你呢,顶多给你罚个站。”

    听到田为章这话,于东真愣住了,这些事情他自己都快忘了,田为章竟然都记得。

    上小学的时候,于东确实天天背个牛仔包,也确实天天迟到。红星小学离他家有些远,他每天早上起得稍微迟点就赶不上了。

    那时候红星小学上课也早,比人家初中上早读迟不了多少。到了冬天,天还没亮于东就要从家出发。

    现在听到田为章说到这些,于东忽然有些触动,当时他没少给班里面老师添麻烦。

    不过也确实像田为章说的那样,他因为学习好少受了很多惩罚。

    他那个年代,也包括现在这个年代,老师们是非常双标的,而且是那种理直气壮的双标。只要学习好,干点错事都可以被原谅。

    “我再敬你一杯吧。”

    田为章从桌上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于东也不好意思再用果汁了,也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一口喝了。

    酒喝完之后,田为章欲言又止,最后笑了笑说,“我就不打扰你了,一会儿刘江要来敬酒了。”

    于东见田为章转身要走,忽然开口,“田老师,学校现在怎么样,有时间我回去看看。”

    听到于东这话,田为章又转了过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要来,那当然好啊,学校这些年没什么变化,就那么几栋楼。不过没那么热闹了,没老师愿意来,学生也跟着就少了。”

    其实田为章过来,就是想请于东回学校看看的。于东现在是名人,回去对学校肯定有好处。

    只不过到了跟前,田为章又不好意思开口了,他当了一辈子教师,就是张不开口求人,更别说还是求以前的学生。

    于东听到田为章的话,有些唏嘘,红星小学在于东上学那会儿发展还是挺不错的,不然于东也不会跑那么远去上学。

    现在红星小学之所以落后了,恐怕跟地理位置有关。以前,这一片条件都不太好,红星小学的地理位置缺点也就不突出了。

    后来这一片一部分发展了,一部分没发展,就造成没发展的这片教育资源向发展的这片倾斜。红星小学所在的地方,就是没发展的那片。没有更好的宿舍楼,更好的交通,自然也就吸引不了师生。

    “我近期恐怕没时间过去,一会儿咱们留个联系方式,等到后面有时间了,我联系你们,田老师你看行不行?”于东说道。

    田为章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行,当然行。到时候你去给那些小师弟师妹们讲讲话,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

    等到田为章走后,于汉声开口道:“听说红星小学现在都没老师愿意去了,大多都想着去新盖的几所学校,其实也就差几里路。主要还是现在学校越来越多,老师越来越少。”

    于东点点头,国内师资确实紧缺,上沪都这样,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可以想见,农村的学校该有多缺老师,即便是国家允许地方招收民代老师,恐怕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他又想到之前跟吉米说的慈善事业,现在或许是时候开始启动了。公司这段时间也走上正规,可以分心做一点其他的事情,虽然现阶段做不出什么大贡献,但是一步一步来,总会越做越好。

    而且前期积累经验,后期也能得心应手。

    ……

    回到金陵之后,于东第一时间联系了吉米,跟他聊了慈善的事情。

    吉米知道于东早晚要说这事,所以一点都不意外,他跟于东说,他之前就已经把第一期的慈善计划书交给余量了,随时可以启动。

    并且他跟于东解释,他们公司现在的情况,做慈善只能徐徐图之,不能拿出太多的运营资本。

    吉米甚至跟于东提出了一套理论。

    “东,想要做大慈善,首先你要成为大资本。文艺圈遍地黄金,这些钱我们不去赚,其他人也会去赚。其他人赚了后只会放在自己口袋里面,但是我们不同,我们把这些钱赚了,就可以拿出来去做慈善。所以,咱们打造一个文艺帝国,是为了让资本的钱流入到国家的基础教育里去。”

    于东知道,吉米这是在忽悠他。

    但是,于东还是心动了。

    “所以啊,我的东,努力吧,让我们一起来打造一个真正的文艺帝国。像是《生化危机》第三部,也都要赶快安排上了。”

    于东忍不住笑了起来,说来说去,吉米还是催着他写书,把他当生产队的驴在用。

    “还有,类似狼人杀这种游戏,多发明几个,以后说不定能靠它赚钱。”

    得,除了催写书,还要搞些副业。

    而且吉米口气倒是不小,还发明几个,这玩意是随便就能弄出来的么?

    “回头我再想想吧。”

    “好,你好好想。过段时间我回去,帮你找个园林,什么事情都给你安排好,你只管好好发挥你的才能。”

    “你是想把我当猪养么?”

    “我的东,这话就伤人了啊。你可是我老板,就算是猪,我也把你当作贡猪。”

    “……”

    “行了,不开玩笑了。《生化危机》游戏的事情有眉目了,回头等谈好了,我去给你汇报情况。”

    “好吧,等你的好消息。”

    挂了吉米的电话,于东就去找了余量。

    在余量那里,于东看到了吉米说的那份慈善计划书。

    这份计划书做得非常详尽,而且脚踏实地。在计划书里,吉米规划,第一步现在金陵底下的乡镇建立第一所深空希望小学。

    而且既然要做,就要做好,不仅仅要把学校的硬件设施弄到位,还要给学校拉师资,从里到外地做透彻。

    并且,后续的事情也要管,比如在学校修建图书馆,募捐书籍,设立奖学金,让更多的学生有接受教育的机会。

    于东注意到,吉米的这份计划,不仅详细,而且在支出这一块做了严格的控制,每一步的成本都计算好了。

    有了这份计划书,剩下要做的就是让人实地考察,然后选取最需要帮助的地方,优先解决当地教育问题。

    吉米还很聪明,计划书中明确说明,要积极跟政府以及相关组织沟通,杜绝后患。他很了解在中国做事情,如果不注意政策,什么事情都干不好。

    看过计划书之后,于东点点头,“余量,你就按照计划书里面操作吧,需要招人你就招人,需要钱你就跟财务沟通。过程中,及时跟吉米交流,以免出现问题。因为是第一次,你就辛苦一点,只要这一仗打好,后面你就轻松了。”

    “没事的老板,这是好事,我干着也开心。”

    于东笑着说道,“工作就是工作,慈善也是工作,不能完全靠精神办事。你自己是这样,对别人也是这样,即便是做慈善,也是要按照规则一步一步地来,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

    “我明白的老板,可持续发展嘛。”余量笑道。

    “嗯,多的我就不说了,你办事情,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如果整个计划有需要我的地方,记得跟我说。”

    “等学校建好,肯定需要老板你出席。”

    “这没问题,我帮忙做些宣传是应该的。”

    “对了。”余量放下计划书,然后又拿出一沓人员资料,“老板,公司这边准备给你安排一个助理兼司机,这四个人经过初步筛选,各方面都挺不错,你看要不要选一个?”

    “助理么?”

    于东接过资料,助理这事之前吉米就提过,当时被于东拒绝了。

    不过现在看来,于东确实需要一个助理平时帮他处理一些琐事,总不能遇到什么事情都打电话麻烦余量,让他在安排人。吉米平时不在国内,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是余量在管,如果因为一些小事情分散他的精力,也不太合适。

    “我看看。”

    于东翻看着资料,总共四个人,三男一女。他首先把女的给排除了,毕竟现在他是有家室的人,应该避嫌。

    剩下三个男的,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都是本科毕业。

    于东最终选了那个最年轻的,因为这小伙子资料上写他会英语和德语两门语言,带着他,说不定可以省个翻译。

    “就他吧。”

    “姜杰,行,那我现在就让他送你回去吧。”

    “好。”

    姜杰比照片上看起来还年轻一些,资料上是二十五岁,不过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可能是刚上班,没有买合适的衣服,身上穿的西服有些旧,而且松松垮垮,应该是别人的。

    “老板,现在是回金艺么?”

    “嗯,回金艺。以后不要叫我老板,叫我东哥,或者叫我于老师都可以。”

    “那我叫你于老师。”

    回金艺的路上,于东跟姜杰说,“我平时不找你的时候,你还是在公司待着等我电话就行。我看你资料上写,你会英语和德语,大概是什么水平?”

    “基本交流都没问题,英语要好点,写过英语论文。”

    听他这么说,于东倒有些好奇,“你是金陵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毕业的,据我所知金陵大学的这个专业是国家重点专业,你又精通英语和德语,为什么会选择深空公司呢?”

    “因为工资高。”

    于东笑道:“理由很充分。”

    聊了几句,于东对姜杰的印象很不错。虽然他看着有些腼腆,不过却并不畏缩,说话也很坦然。

    一般像姜杰这样条件的毕业生,要他来给人开车,必然是不情愿的,不过于东没有从姜杰身上看到任何不满。不骄不躁,很好。

    车子到了金艺门口后,于东又说了一句,“我近期找你的时间应该比较少,你在公司的时候没事可以多学习学习。至于学什么,你自己决定,你想想你自己需要什么。”

    “于老师,我明白了。”

    ……

    吉米忽悠完于东之后,就立马投入了新书《致命身份》的宣传。

    第一部就是在狼人杀俱乐部张贴《致命身份》的海报。

    现如今,狼人杀已经成为纽约一款脍炙人口的游戏,因为玩这款游戏理论上不需要任何道具,所以人们只要找到足够的人,就可以在家里玩。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去狼人杀俱乐部玩。

    主要是这里气氛很好,游戏的沉浸感比较强,而且也不用费心自己去找人。更关键的是,在这里玩可以获得积分,冲排行榜。

    因为有了积分,游戏的竞技性一下子就提高了。

    现在的狼人杀俱乐部已经快容不下玩家了,特别到了晚上,基本天天都是爆满,所以吉米才筹划着准备开第二家狼人杀俱乐部。

    不过,俱乐部开设倒是简单,难就难在同步积分和排名,但是这些东西又不能不做,不然两家俱乐部联系不到一起去,品牌就做不起来。

    吉米的计划是建立一个网站,用来同步这些信息,以后会员们也可以在网络上实时看到所有人的排名信息。

    既然是要做网络这块,不如就先从狼人杀这款游戏开始。现在大家都在摸索阶段,网络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恰恰就是在网络还没成熟的时候开始摸索,是最有用的。

    以后等到全世界都接通网络后,一切就好办了。

    其实《致命身份》的宣传,并不费力,于东现在在美国拥有很多书迷,可以说只要把YU这两个字母摆出来,就有大批读者愿意买单。

    再者说,现在《第二世界》即将上映,环球那边靠着于东炒作,同时也为于东做了宣传。

    而且,矮脚鸡公司对新书的宣传也肯定会全力以赴。

    很快,YU新书九月底要发售的消息就遍布全美了。不过,重点还在后面,吉米要的不是前期的宣传,而是后期的宣传,他要用《致命身份》把于东打造成知名推理家,让他在推理界中的地位跟他在科幻界一样。

    让人们知道,YU无所不能。

    想要用一本书达成这样的效果并不容易,但是吉米相信,只要营销做得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而且,不还有狼人杀这个王牌么?

    最近一段时间,他已经联系了多家报社,准备在新书上架之后,联合狼人杀这款游戏集中爆发新闻,把热度给推起来。

    ……

    《致命身份》还没有上架的时候,《向西》已经在国内跟大家见面,于东也跟程砚秋两人一起到了燕京。

    于东见到何启智的时候,何启智脸上洋溢着笑容。

    之前《向西》因为印刷厂出了问题,导致发售推迟,那时候何启智还郁闷过一段时间,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没想到两个月过去之后,他们发现,竟然因祸得福。

    前些天《第二世界》要在国内上映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一度让《第二世界》这本书卖得脱销,连带着于东这个作者也跟着再次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中。

    有了这样的大新闻,《向西》这个时候出来,可谓是占尽了天时。

    原定在北大街的签售会,两个礼拜前也被转移到了新华书店。

    “之前印了五万册,还有些忐忑,现在看来应该很快就需要加印。我问过出版社那边,他们已经知会印刷厂随时准备加印了。废都……废都就不说了,白鹿原已经卖了五十多万册,不知道《向西》能不能突破。”

    何启智聊到销量,于东不好接话,便转移话题道:“明天签售会几点开始?”

    “拟定是九点开始,你要觉得早,也可以推迟。”

    “不用,就九点吧。”

    “嗯,你辛苦点。需要什么东西,随时出版社那边沟通,让他们提供。我之前听说你在美国那边,一天签了上万本?”

    于东摇头道,“没有,好像也就六七千本吧,具体我没细问。”

    也就六七千本……何启智摇了摇头,心情非常复杂,这话从于东嘴里说出来,竟然听起来还挺自然的。

    那可是六七千本书啊,听说是一个人限购两本,就算每个人都买两本,也去了有三四千人。

    一个签售会,三四千人参加,这样的规模,在国内还从来没有过。

    他忽然对明天的签售会有了更高的期待,《向西》的签售会不会达到同样的数量?

    即便达不到,有个一半,签出去三四千本,也是不得了的成绩。

    之前陈中实在北大街签售的时候,他们就感觉非常热闹了,但是那时候也才签了六七百本书而已。

    何启智还记得当时的场面,那天天阴阴的,还有雾,书城里面围满了人。

    当时何启智就在想,再火爆也就这样了吧?

    或许明天,他就能看到更加火爆的场面。

    ……

    让何启智没想到的是,不用等到第二天,当天下午,他们《当代》的门槛就被访客给踏破了。

    来的最多的就是记者,平面媒体约专访的,电视台录节目的,广播电台录音频的,一下子把原本就不算大的《当代》当代编辑部挤得水泄不通。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于东在这儿的,上午一个没来,到了下午,像是约好的一样,一窝蜂地全跑了过来。

    他们一进来,就喊:“于东老师人呢?于东老师人呢?”

    这阵仗把何启智吓了一跳,也不敢放于东出去,让人问清楚了才清楚,不晓得是谁给他们通风报信,说于东人已经在《当代》编辑部了。

    于东平时人在金陵,燕京的各路媒体很少能见到他的面,逮着这么一个好机会,自然不愿错过。

    ——

    ——

    求订阅,求月票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溯流文艺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溯流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溯流文艺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