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 多面开花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溯流文艺时代 第三二四章 多面开花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敬完茶过后,于东就抱着媳妇下了楼。

    屋里其他人也都哄哄闹闹地跟了出来,因为一会儿这边的宾客全都要跟着一起去落园。

    这会儿小雨已经停了,云彩也开始慢慢散去,于东先带着程砚秋上了车往落园赶去,留着余桦他们几个老几在后面支应。

    一路上,于东跟程砚秋都没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彼此的手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

    姜杰通过后视镜看着老板和老板娘,暗自笑了笑,说起来也都结婚快一年了,到婚礼这天倒还不好意思起来。

    车子走着走着,就出了鼓楼区,眼前忽然一片大亮,原来天上已经云雾拨开,露出藏在后面的大太阳。

    姜杰笑道:“直望芙蓉花放,照举城阳景。于老师这词写得一点都不假啊,程老师这么一出来,可不举城都是阳景么?”

    程砚秋笑了笑,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被阳光照撒的世界,一切都是恬静又美好。

    不过,这种恬静很快就被一种热闹所打破。

    车子到了落园门口,按照规矩,进门前,新娘的脚不能沾地,所以门前铺了一条红毯。

    红毯旁边早就站满了宾客。

    张一谋跟赵宝钢也刚到没多久,正在攀谈,忽然见到婚车来了,便踮着脚尖往前面看。

    赵宝钢看到红毯前面站着一个高大的外国人,好奇地问张一谋,“那位应该就是吉米吧?”

    吉米的名号,赵宝钢早就听过,只不过一直没机会见到真人。

    “是他,赵导还没见过他?”

    “没啊,之前都是余经理跟我接触的。”

    “那好,一会儿我帮你介绍一下。”张一谋点点头,忽然又注意到吉米手里拎着一面小锣,奇怪道,“咦,他拿着铜锣干什么?”

    ……

    于东牵着程砚秋的手从车上下来,程砚秋双脚刚落在红毯上,他们耳边就响起响亮的一声。

    当!

    于东一抬头,便看到吉米拎着个铜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迎新娘这一步于东是知道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吉米竟然跑来充当司仪了。按照规矩,司仪敲一下,新郎新娘就要往前走一步。

    只是这会儿看到吉米在敲锣,于东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吉米见状,只能朝于东他们直招手。于东点点头,拉着程砚秋往前走了一步。

    看到他们动脚,吉米满意地笑了笑,开始唱道:

    “迎新娘来迎新娘,震天动地锣鼓响。”

    “好!”

    再一看,原来是阮小虎在一旁唱和。

    吉米又敲了第二下,夫妻俩自觉又往前跨了一步。

    “男女老少都来看,说笑跳耀喜洋洋。”

    “好!”

    这次唱和的可就不止阮小虎一个人了,周围的人也都跟着和起来。

    刚才这些亲朋好友们看到一个外国人敲锣,也都非常吃惊,后来听到他溜得没边的台词功底和地道的燕京口音,就更加吃惊了。

    这不是外国人,是中国人化了妆吧。

    赵宝钢摇头感慨,“只听说吉米中国话说得好,没想到能这么好,说实在的,这么一段,我都来不了。”

    “哈哈,我也来不了,他对中国的了解可不止这些,以后多接触你就了解了。”

    吉米这边还没结束。

    “迎新娘来迎新娘,我看新娘好容装。”

    “一步下车见富贵,二步下车是吉祥。”

    “一步桃花开,二步李花开,三步莲结子……”

    等到迎新娘结束,又是拦新娘进喜房,拦完然后又请,进了喜房挂门帘,挂完门帘铺新床……整个一套,台词好几十句,吉米竟然一点不磕巴地都给说全了。

    流程结束之后,吉米又跑去跟于东爸妈讨了个红包。秦芳对吉米这个司仪甚是满意,给包了一个大红包。

    程砚秋他们进了洞房之后,陈虹、付静还有宁靖她们几个在屋里陪着,于东则跑去外面招呼客人。

    刚出了小楼,于东就看到赵宝钢跟张一谋两个人。

    “感谢,感谢,没想到二位来得这么早。”

    张一谋笑道:“我是听说你这园子建好了,特意早点过来逛逛。”

    “还过得去吧?”

    “何止过得去。”赵宝钢笑着说道,“刚才张导还开玩笑,这样的园子,不拍电影可惜了。”

    “现在还简陋得很,你们要是有兴趣,以后没事可以过来喝喝茶。我让人带你们去会客楼那边吧,一会儿上沪作协还有《科幻世界》的一些朋友就要到了,你们可以跟他们多聊聊,说不定后面有机会合作。”

    张一谋点头,“你不说我们也会去的,行了,今天你可是个大忙人,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们身上了。”

    “那怎么可以……”

    于东转过头,看到阮小虎站在不远处,便向他招手,“小虎,你陪张导和赵导去会客楼那边。”

    阮小虎屁颠颠儿地跑了过来。

    于东把他们安排好,这才去招呼其他人。

    一直到十一点,宾客基本上到得差不多了,午宴也迅速开始。

    午宴开始之后,除了后厨在忙之外,贾章轲他们几个也没有闲着,作为本次“东哥婚宴摄制组组长”,贾章轲半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基本上是要把婚礼当作电影来拍。

    本来于东是想找婚庆公司拍的,还是贾章轲自告奋勇,跑来表示要无偿接下这个活。

    于东没有做过多考虑,就把这事交给了贾章轲。

    现在的婚庆公司本来就不多,摄像就更少了,即便有也都是业余的。贾章轲他们虽然是学生,但是毕竟专业对口,业务能力肯定要比那些婚庆公司要强。

    再者说了,给他们练练手也是好事情。这次为了于东的婚礼,吉米弄了不少比较好的机器,贾章轲他们几个也是为了机器来的,毕竟平时他们能摸到好机器的机会非常之少。

    看着专心摄制的学生们,张一谋笑着跟同桌的杨萧说,“金艺现在发展得可真好啊,各方面都给盘活了。”

    杨萧笑呵呵地点头,“可不是嘛,别看金艺是个艺术类院校,我们杂志社可也收到不少他们学校寄来的稿子,有不少质量都很好。”

    冯晓宁坐在另一边,跟着说道,“以后金艺自己一个学校就能形成一个产业链了,这么些个知名作家,还有编剧,导演,现在又有了表演专业,是越来越完备了。”

    赵宝钢看着冯晓宁,问,“对了,冯导,我刚才看到了宁靖,是您给带来的?”

    “嗐,她哪要我带啊,这丫头滑头得很,认了于东爱人做姐姐,现在于东是她姐夫了。”

    赵宝钢感慨道,“这姑娘以后路好走了啊,今年她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看了,表现不错。说起来,她年纪不大,却也拿了不少奖了。这次跟冯导您合作,肯定又能有所收获。”

    “承吉言了,对了,我听说于东今天去接新娘,还现场写了一首催妆诗?”

    同桌的李晓林笑着点头,“我来的时候听说了,说是让作诗,不然不给开门,后来于东就写了一首词,具体写的什么也没人记得清楚。不过催妆诗这事也不奇怪,毕竟新娘子家也是书香门第。”

    杨萧来了兴趣,她跟程砚秋见过两次,第二次还一起逛了一天街,不过对程砚秋家里的事情倒是知道不多。

    “砚秋家是干什么的?”

    不仅是杨萧感兴趣,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看向李晓林。

    李晓林笑着说道,“程砚秋的太爷爷是程詹卢,家,以前在上沪很出名。爷爷奶奶都是燕大的教授,父亲是金陵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母亲是金陵歌舞团的团长。”

    “这真是书香门第,这样的千金,估计也就于东能配得上了。”

    “哈哈,什么配上配不上的,年轻人,不就讲个爱情嘛。”

    ……

    午宴开了一会儿,于东跟程砚秋过去挨桌敬酒。

    于东下午有事,不能真地喝酒,过去敬酒也就是做个样子,走个流程。不过他怕有人纠缠他喝酒,所以敬酒的时候还把余桦他们几个给拉上了。

    遇到有人要缠着于东喝酒的,余桦他们就一拥而上,迅速解决战斗。

    第一个中招的是程永兴,这家伙热情得很,非要找于东再碰一个。

    余桦跟毕飞雨一左一右就上去了,余桦搂着程永兴肩膀,毕飞雨抱着酒壶给程永兴斟酒。

    “老程,好久不见,不给面子是吧?来,咱俩碰一个。”

    还别说,这几个家伙还算是有些用,让他们作诗不行,喝酒倒是专业对口了。

    等到余桦跟毕飞雨战斗力下降之后,刘昌敏跟冯明就替换上场了,还是同一套流程。

    后来刘昌敏跟冯明也不行了,吉米就挑起了大梁。

    吉米不行了,苏桐再上,苏桐不行了,刘江再上。

    于东请来的这个“帮帮团”前仆后继,十分壮观。

    等到几十桌酒敬完之后,于东是全身而退了,后面却是伤兵满营。

    余桦、毕飞雨、苏桐、吉米、刘江、刘昌敏……一个一个已经晕晕乎乎,后来阮小虎撸起袖子要“代师出征”时,战斗迅速升级了。

    大家也都不盯着于东了,开始端着酒杯到处乱窜,认识的,先喝一杯,不认识的,喝一杯也认识了。

    不过大家还算是有些克制,毕竟今天这么多人,真喝多了出了洋相可不好。

    到了午宴结束,各自安排起来,打扑克的,打麻将的,坐下来喝茶聊天……园子很大,这么多人散开来,倒也不显局促。

    后来晚宴结束,一些人闹了会儿洞房,就把空间留给了夫妻二人。

    他们两个并排躺在床上,累得不想动弹。

    “结婚太累了。”程砚秋呼了口气,“我感觉没有比结婚还累的事情了。”

    于东笑道,“没事,再累,这辈子也就这一次。”

    程砚秋翻动身子,侧着身子看于东,虽然于东说的不是情话,却比情话还让人开心。

    好多人说仪式如何如何重要,直到今天程砚秋才理解仪式真正代表的含义,在整个仪式中,似乎熟悉的东西被陌生化,陌生的东西又给人警醒,人在内在中又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她拨弄着于东的头发,然后又用手指划过于东的脸颊,感受着他的轮廓。

    于东抓住她的手,也侧过身子,笑道:“娘子,咱们该办大事了吧?”

    听他这话,程砚秋拍了拍额头,“差点忘了件事情。”

    随即她翻身起来去到旁边的小房间,“快来,把你今天作的那首《好事近》写出来。”

    于东没想到她说的竟然是这事,不情不愿道,“明天再写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快来。”

    于东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旁边那个房间,程砚秋已经把墨水给他倒好了,他拿起笔就写,乱七八糟写了一通,只求一个快字。

    写完之后,把笔一放,“最近刚练的草书。”

    随即也不等程砚秋说话,于东便一把抱住了她往床那边走。

    ……

    婚礼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到于东他们回到工作岗位上,已经过了一个礼拜。

    吉米一直没有回美国,一直等于东把私事忙完之后,才去找他。

    这一点让于东觉得很舒服,吉米总是能够把生活跟工作分得很清楚。

    “几件事情,一件是我们跟英格拉姆一起收购一家叫亚马逊的公司,他们……”

    噗——

    于东正在喝水,听到吉米的话,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出去,“你说什么?”

    吉米眨了眨眼,“我说,我们跟英格拉姆一起收购了一家叫亚马逊的公司,这句话很难理解么?”

    “没有。”于东摇摇头,调整了一下心态,“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忽然会收购公司。”

    吉米笑着解释,“这家公司是做线上图书销售的,框架已经搭起来了,收购他们比我们自己从头做要省不少事情,而且他们的老板贝索斯也是个难得的人才,把他收到麾下,对网站后续的发展很有利,也能把我给解放出来,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收购的过程困难么?”

    “倒也谈不上多困难,还要多亏你之前提的那个按需印刷的点子,我直接跟英格拉姆合作,把他们的上游给掐断了……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情,我们跟英格拉姆合作开办的按需印刷公司已经开始建厂了,预计后年就能投入生产。”

    吉米说得轻描淡写,于东却能想到其中的困难,吉米还是能忽悠,不然也不能凭借一个按需印刷的点子就绑定英格拉姆。

    英格拉姆这么大的体量,完全可以自己单独去做按需印刷,但是他们还是选择跟吉米合作,这中间吉米肯定是做了一些事情。

    于东不禁有些唏嘘,贝索斯的运气真不好啊,公司刚弄起来就碰到吉米。

    “另外,你上次在英国钦点的那个奇幻作家罗琳,我们也签了下来,《哈利波特》系列的版权我们占了百分之二十五,不算多,不过值得我们后续为它做营销了。我的计划是,等到《冰与火之歌》出来之后,紧接着就开启《哈利波特》的计划,用这两本书刮起一阵奇幻风。”

    于东点点头,“这个想法挺好的,不过既然是要做营销,那就几手一起抓,这两部的影视化该铺就要铺了。”

    “这是当然,我已经联系了华纳、哥伦比亚以及环球几家公司,准备这次回去之后就跟他们谈这个事情。”

    “对了,《黑衣人》的版权什么情况了?”

    “拿下了,不过费了一点周折。”

    “什么情况?”

    “因为收集的资料有些过时,我们去买《黑衣人》的时候,被告知版权已经被人买下了。后来我又去找拿下版权的沃尔特,那时候他们已经快编好剧本了,得知我们要买,态度倒也不算坚决,只是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万美金。”

    “后来呢?”

    “后来我花两百二十万拿下的,就这样他们也赚了不少。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笔生意到底划不划算,毕竟两百二十万美金,你的书都卖不到这么多钱。”

    如果是吉米自己的话,他压根就不会做这笔生意,因为风险太大了。

    《黑衣人》并不是什么很出名的漫画,缺乏群众基础,花两百多万买下来实在有些冒险。

    主要是于东很看好,所以吉米才下决心拿下的。

    于东倒是没觉得两百多万美金很多,他更关心的是剧本的事情。

    “他们有把剧本一同卖给你么?”

    “给了,版权都拿来了,他们要剧本也没有用。”

    “回头你把剧本拿给我看看。”于东想看看他们弄的剧本跟后世拍出来的是否一样。

    随着他的介入,很多事情都产生了变化,他怕这中间会出现什么变故,最后出来的剧本跟后世的不一样,说不定会影响到电影最终的成绩。

    吉米也没多问,点头答应,“好,回头找时间我把剧本拿给你看看。”

    “尽快吧,既然已经把钱花出去了,要快点靠它回血才行。这部电影靠咱们自己肯定拍不下来,这次跟那几家公司谈的时候,把《黑衣人》计划也加进去。”

    “好的,没问题。”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溯流文艺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溯流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溯流文艺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