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一章 误入歧途的丹·布朗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溯流文艺时代 第三六一章 误入歧途的丹·布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天渐渐冷了,咱们的活动也越来越难弄了啊。”

    “是啊,难啊。”

    刚刚放学,金陵中学门口,金阳跟陈涛两个缩着脖子往外走。天气越来越冷了,两人一张口,声音还没出来,白气就已经先出来了。

    他们在商量雨花推理社的事情,这段时间天气越来越冷,他们的活动也越来越难开展了。

    关键还是没有室内的活动点,天气稍微差点就非常麻烦。

    两人聊着天,低头往前走,忽然听到有人喊他们:“金阳,陈涛。”

    陈涛他们抬头看去,只见方涛站在门口笑盈盈地朝他们招手。

    “方哥,你怎么来了?”

    陈涛笑着迎了上去。

    自从那次方涛在雨花台遇到陈涛他们之后,就时常参加他们的活动。

    方涛为人爽快,做事又仔细,加上他是个大学生,所以渐渐的,推理社很多事情都是方涛在帮忙做。

    前段时间金阳跟陈涛商量了一下,提拔方涛做了副会长。

    方涛笑着说道,“来看看你们,今晚有没有时间,咱们三个一起吃个饭?”

    “可以啊,我跟家里说一声就行了。”陈涛答应的很干脆。

    金阳却面露难色,“我恐怕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打个电话回家跟叔叔阿姨他们说一声不就行了。方哥好不容易找我们吃个饭,机会难得。”

    被陈涛这么一撺掇,金阳想了想,点头道,“行,那我打电话跟家里面说一声。”

    随后他们找了公用电话跟家里面报备了一声,然后就近找了个饭馆坐了下来。

    随手点了几个菜,方涛跟两人说,“你们还小,咱们就不喝酒了。”

    两人点点头,陈涛哈了哈手,问道,“方哥,今天来找我们真就为了吃饭?”

    “也不是。”方涛笑道,“这不是年底了嘛,我在想咱们推理社是不是要弄一场活动,搞个年终排名赛啥的。这事我跟我们学校的那几个会员商量过,他们都觉得不错。”

    自从有了方涛之后,他们推理社的发展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现如今已经有了不少大学生会员。

    这些大学生其实在学校也能玩狼人杀,但是雨花推理社的排位制度比较吸引他们。

    推理社的排名体系是金阳一手打造的,这小子自己弄了个算法,把排位机制给细化了一下,能够尽量保证会员们在玩游戏的时候有更好的体验。

    这也是方涛当时加入推理社的原因。

    “排名赛这个提议挺好的啊,不过现在天越来越冷,未必能够凑得齐人,要是能有个室内的活动点就好了。”

    “我来也是为了跟你们说这个事情的。”方涛笑眯眯地说道,“咱们推理社其实各方面都做得不错,唯一一个缺点就是没有固定的室内活动点,活动很容易受到天气因素的影响。所以我之前一直在想,是否能够帮我们推理社弄一个活动室。”

    金阳跟陈涛两个相互看了看,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成了么?”陈涛一脸期待地问道。

    “成了。”

    方涛握了握拳,他自己也很高兴。

    为了活动室的事情,他跑了很多地方,一开始他想在金陵大学弄一个教室,但是问了一圈都没把这个事情弄下来。

    后来就在他快要心灰意冷的时候,碰到了金艺推理协会的会长汪海临,跟他聊起了这个事情。

    汪海临一听竟然还有雨花推理社这样一个组织,立马来了兴趣。

    金艺的推理协会自从创办以来,除了一开始靠着游戏带动了一波热度,后续发展并不理想。

    汪海临自己也一直在想办法,但是经过几次尝试之后都不尽人意。

    这次听到方涛说雨花推理社的排位机制之后,立马来了兴趣,觉得这是个机会,说不定能够改变他们推理协会的现状。

    、“金艺的推理协会汪会长,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十分爽快地答应把他们的活动教室借给我们用。到时候我们过去,只要跟他说一声就行,他会带我们进入到学校里面。”

    “金艺么?”

    金阳跟陈涛又相互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方涛注意到他们表情中的古怪,问道,“有什么问题么?这个狼人杀游戏,其实就是于东老师为了他们推理协会所创的,能到他们那里开展活动,应该是好事一桩啊。”

    “咳咳。”陈涛请了清嗓子,开口道,“我们不太方便去金艺。”

    “为什么?”方涛奇怪道,“你们不是于东老师的书迷么,应该非常想去金艺才对吧?说不定这次去,还能见到于东老师。”

    “平常去可以,但是带推理社过去不太好。”

    方涛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

    陈涛咬了咬牙,低声说道,“其实于东是我姐夫。”

    “你说什么,于东是你什么?”陈涛的声音太小,方涛没有听清楚。

    “于东是我姐夫。”陈涛又重复了一遍。

    “哦,于东是你……你说于东你是什么?”

    这次方涛不是没有听清,而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他眯眼盯着陈涛,这小子是逗自己玩,还是说真的?

    “方哥,于东老师确实是陈涛表姐夫,我还跟他一起去金艺找过于东老师。”

    既然金阳也这么说,那事情肯定没错了。

    方涛摸了摸脑袋,“这事,你们怎么之前一直不说?”

    陈涛笑道,“我跟金阳商量过,不要跟别人透露这个消息,而是要真真正正地靠自己的力量把推理社给弄起来。假如我们见到人就说我是于东的小舅子,虽然能招收到更多的会员,但是我们推理社的作用就体现不出来了。当时我可是跟我姐夫夸下海口,我要帮他做好宣传的。”

    听陈涛这么说,方涛竖起了大拇指,“你小子,有骨气。”

    被方涛这么一夸,陈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所以还希望方哥你以后不要跟其他会员们说这件事情。”

    方涛点了点头,答应道,“没问题,我不会透露半个字的。不过我觉得活动教室这事你们想太多了,就算去了金艺,也未必能够见到于东老师。就算见到于东老师,他也会清楚,你们没有靠他,走到了这一步。对了,咱们推理社的事情,于东老师知道么?”

    “应该知道吧,我妈好像跟我姐说过,不过他们不知道具体的事情。”

    “那就更没问题了。”方涛笑呵呵地说,“其实最近于东老师根本不可能关注到咱们。”

    “为什么?”

    “你们在中学,消息不灵通,我听说深空公司要在金陵弄一个年会,到时候很多知名作家,娱乐圈大腕都会到场。于东老师作为深空公司头牌,肯定忙得不得了。”

    “头牌……”

    “哈哈,不要想歪,领会精神就行。反正你们只要知道,于东老师最近根本就关注不到我们就行。”

    陈涛考虑了一会儿,最终点头道,“行,一切都听方哥你安排。”

    见陈涛同意,方涛高兴地点了点头。

    他对雨花推理社寄予了厚望,对眼前这两个小子也寄于了厚望。

    或许金阳跟陈涛他们自己没什么感觉,但是方涛却能够看得见他们两个的才能和潜力。

    金阳这个小子虽然不善交际,但是脑子特别灵活,时常能够想到一些令人惊叹的点子,而且做事板板正正,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陈涛呢,跳脱了点,但是很有亲和力。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不管是见到谁都能上去跟人唠上两句,平时嘻嘻哈哈的,关键时刻又很果断,社里的会员都很服他。

    这两个人加在一起,能够产生一种非常微妙的化学反应,很容易就能干得成事情。

    雨花推理社的成功就是佐证。

    所以在方涛看来,只要把金阳跟陈涛两人的能力发挥出来,推理社肯定能够做大做强。

    金陵的那些推理社,个个都像一盘散沙,根本成不了气候,被雨花推理社横扫那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又得知陈涛是于东老师的小舅子,方涛就更加坚定了方涛的这个想法。

    ……

    深空公司要办年会的事情,在邀请函还没有发出去的时候就已经传开了。

    这么大的一场活动,当然不可能一声不响地进行。

    即便深空公司想低调,金陵政府也不同意。

    这么长脸的事情,金陵政府不可能不做任何宣传。

    深空公司扎根在金陵,当然也要卖当地政府的面子,毕竟以后有很多事情都需要照拂。

    因为热度提前起来了,所以张一谋一接到余量的电话,就直接笑着问道,“余经理,是不是想问我去不去你们公司的年会?”

    “张导,你都知道了?”

    “是啊,我看新闻才知道我要参加你们的年会。”

    “那些新闻其实也是猜的,我们的邀请名单并没有泄露给任何一方。”

    “这个我知道,因为看到不同新闻上报道的嘉宾都不一样。”张一谋哈哈一笑,“我看新闻上说,朱塞佩也会去,我就不太相信他们公布的名单了。”

    “这个他们倒是没有猜错。”

    张一谋愣了愣,“朱塞佩真的会去?”

    “真的,而且他是第一个确定要来的国外嘉宾。”

    确实是第一个,年会这件事情还没定下来的时候,朱塞佩就已经确定要来中国了。

    “好,我知道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也一定会去的。”

    余量高兴地应道,“好的,这几天我们会把邀请函寄到张导你那边。”

    “邀请函就不用寄了,等我到金陵,直接给我就行。”

    “那也行,张导你来的时候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我派人去接。”

    “没问题。”

    ……

    余量跟张一谋把事情说好之后,也没多聊就挂了电话。

    名单上好几百人,有不少他都要亲自打电话过去,所以没时间跟每个人都细聊。

    把张一谋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勾之后,余量又接着打其他人的电话。

    随着接到电话的人越来越多,深空年会的事情也就越来越明朗了。之前那些媒体只能捕风捉影地去猜,这下有了不少明星的“供词”,新闻也就写得越来越翔实。

    这次的新闻之所以受到众多媒体的关注,关键是深空邀请的嘉宾涵盖范围广,而且嘉宾名气都很大。

    国内的,影视圈既有张一谋跟赵宝钢这种当红导演,又有葛悠跟李雪建这样被观众们所喜爱的演员。文学圈更不用说了,余桦、莫言、于东、苏桐、王安意、格飞……国内文坛大半个江山都到了。

    国外的,斯皮尔伯格、朱塞佩、罗梅罗……这些可都是全球闻名的人物。

    而且,能把这几帮人都聚到一起,实在是难以想象,似乎除了深空,也有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公司能做到了。

    随着事件的热度越来越高,影视圈的不少人也在观望,想看看深空公司是否会邀请自己,因为只要是被深空公司邀请了,肯定会上新闻,这可是难得的宣传机会。

    ……

    深空公司的新闻,当然也会成为戏剧学院学生们之间的话题。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李玉跟同学们刚排完一个舞台剧,大家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准备出去找吃的,路上任振泉说起了最近深空公司的新闻。

    “这段时间深空公司年会的事情挺火热的,我一直在关注新闻,好像斯皮尔伯格跟朱塞佩都要去。”

    “原来是真的啊,我之前看新闻还不相信呢。”旁边的李冰诧异道,“之前我都没听过深空公司,好像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海天笑道:“你就是新闻看少了,稍微关注一下文学圈,肯定听过深空这家公司。再说了,于东的《深空》,好像就是因为这家公司才取了这个书名。”

    “为什么,他们找于东写书做宣传的么?”李冰问。

    “因为深空就是于东的经纪公司,还有余桦他们都是这家公司的签约作家,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能够请到这么多文学界大腕?”

    李冰瘪了瘪嘴,“这么厉害的么?”

    “当然了,而且这次邀请的嘉宾我也看了,应该都是跟深空有过合作的人。”海天这么说一句,随后又看向李玉,“对了,李玉你之前不是参演了赵导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么,这部戏也有深空公司的参与,赵导跟冯远佂都被邀请了,他们有邀请你么?”

    李玉还没有开口,另一边的张晓华就撇嘴道,“李玉就是个小配角,深空公司怎么可能请她?”

    张晓华这话说得不太客气,不过她是学姐,其他人不好说什么。

    李冰跟李玉关系很不错,委婉地帮忙说了一句,“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啦,李玉的角色也挺重要的。”

    张晓华轻蔑地笑了一声,“也对,毕竟你们拍戏的经验少,随便接个什么角色都觉得挺重要,可以理解。”

    李冰暗暗翻了个白眼,她就看不惯张晓华这人,仗着自己演过几部戏,在自己这些学弟学妹们面前都是鼻子朝天。

    其实谁不知道啊,她演的都是些配角,也没好到哪儿去。

    本来挺愉快的气氛,被张晓华这两句话弄得有些尴尬。

    李玉看了张晓华一眼,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李冰,“冰冰,我今天收到一封信,还没来得及看,你帮我看看信上写了什么。”

    “信?”

    李冰感觉李玉这话有些没头没脑的,不过还是接过了信封,等她看到信封里面的东西时,当即瞪大了眼睛:“深空的邀请函!”

    她这一叫,把任振泉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她手上。

    海天一把抢过邀请函,“我看看……尊敬的李玉小姐……真的是深空的邀请函!”

    他在看邀请函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围了上去,一时间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

    “李玉,你这不是弄的道具吧。”

    “乖乖,真的邀请你了啊。”

    “你藏得太深了。”

    李玉笑着说道,“我也是今天才收到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其实李玉接到深空公司邀请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她跟张晓华的想法一样,自己就是个小配角,深空公司怎么可能会请自己。

    但是万万没想到,深空公司就是请了自己。

    随后她想了想,觉得这事可能跟阮小虎有关。

    说起阮小虎这个木头吧,李玉心里是又甜又气,甜的是阮小虎经常会给她写信,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情情爱爱的,但是她总能从心中感受到阮小虎真挚的情意,证明自己的主动没有白费。

    而之所以会气,是因为阮小虎总是羞羞答答的,一点都不爷们,所以两人到现在都还没有确定关系。

    上次阮小虎特意到学校来找她,本以为他们会就此确定关系,谁知道阮小虎来了之后陪她在学校压了一天的马路,就没有说过几句话。

    所以,虽然觉得这事可能跟阮小虎有关,但是李玉还是觉得有些意外,以她对阮小虎的了解,阮小虎不可能为了这事去找于东的。

    她跟阮小虎的事情,李冰他们知道一些,不过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李玉好像交了一个男朋友,样子酷酷的,不太爱说话。

    问她吧,她也不愿意多说。

    这时李冰确定了李玉接到了深空公司的邀请,笑眯眯地对张晓华说,“学姐,看来小玉挺受深空公司重视啊。”

    张晓华吃了一个瘪,转过头去没有在说话。

    李玉忽然又笑道,“冰冰,深空那边说了,我可以带亲友过去哦。”

    “真的么?”

    李冰眼睛一亮,正要再说什么,旁边海天一下子蹿到李玉跟前,“姐,以后你就是我姐了。姐你去参加年会,把弟弟带上呗。”

    任振泉嗤笑道,“海天你比李玉大好几岁,而且就你这长相,跟李玉站一起,说是她叔都没人怀疑。不像我,长得比较年轻,叫她一声姐一点没毛病,是吧,姐?”

    李玉:“……”

    ……

    于东这两天很忙,但是并不是在忙年会的事情。

    前两天,吉米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丹·布朗的音乐做得很不错,这次又出了一张专辑,反响很好。

    电话里,吉米又吹捧了于东一番,说他慧眼识珠,当年仅仅是听了布朗的卡带就能判断他有才华。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他的音乐才华的?说实话,我当时觉得他的音乐非常一般,甚至有些差。”

    对于吉米的疑惑,于东根本无法解答,因为他根本没想到丹·布朗还能在音乐这条路上搞出名堂。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于东想了半天,最终只能把丹·布朗人生轨迹的变化归结于自己的加入。

    说不定就是因为自己当时违心的奉承,让丹·布朗重拾了在音乐上的信心。

    于东不知道是该为丹·布朗高兴还是怎样,而关键问题是,如果丹·布朗在音乐上成功了,那后面他还会写么?

    如果他不写,是不是就没有《达芬奇密码》这些书了?

    好家伙,这得少赚多少钱。

    而且丹·布朗写的那些,不适合于东写,他也写不出来,里面涉及到太多的宗教知识。

    于东不可能为了复刻他那几本书,还专门花时间去学习那些宗教内容。

    想要让丹·布朗重新步入原先的轨迹,于东就要再次出面干预。所以这两天他都在想如何才能把丹·布朗引入“正道”,甚至还写了一封十几页的信,准备寄给丹·布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溯流文艺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溯流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溯流文艺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