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五章 有了一个新的想法(第一章)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溯流文艺时代 第四一五章 有了一个新的想法(第一章)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等到他们看过了圣彼得大教堂,就结束了今天的罗马行,找个地方吃饭去了。

    也是在晚饭的时候,于东他们见到了知名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

    意大利有两位世界闻名的配乐大师,一位是尼诺·罗塔,曾为《教父》、《尼罗河惨案》、《战争与和平》等电影配过乐,另一位就是埃尼奥·莫里康内,两人并称为“欧洲电影音乐领航者”。

    尼诺·罗塔已经去世十好几年,埃尼奥也不小了,今年已经接近七十岁。

    不过埃尼奥的身体很好,创作激情也很澎湃,接近七十岁高龄,依旧处于创作的巅峰期,据说他现在一年还要为超过十部电影做配乐。

    而《海上钢琴师》就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接到的最大的活。

    意大利不比美国,这边的电影投入一般不会太高,而《海上钢琴师》的预算接近两千万美金,已经远远超过了意大利的平均水平。

    埃尼奥对程砚秋之前为电影创作的那首钢琴曲非常欣赏,在餐桌上表达了对程砚秋的赞赏之后,又好奇地问:“朱塞佩告诉我,这首曲子还没有命名,是么?”

    程砚秋点点头:“因为导演之前就说要找你来配乐,所以我跟我丈夫就想,或许可以等到把所有配乐做出来之后,再命名。”

    “你们是在考虑我么?”埃尼奥笑了起来,“这是你的曲子,应该由你来命名。”

    程砚秋看向于东:“我丈夫之前倒是提过一个名字,我觉得挺好,不过是中文名,不太好翻译。”

    “哦,是么?”听说是于东提的,埃尼奥来了兴趣,“是什么名字?”

    “中国古代有个叫陆游的诗人,他曾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一句‘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中的‘惊鸿照影’跟这首曲子的情绪比较贴合,所以我们觉得‘惊鸿’可以作为这首曲子的名字。”

    等程砚秋说完,现场突然静了下来。

    今晚这顿饭,在场的有三个国家的人,为了方便交流,带了两个翻译,一个翻译负责中意双方的交流,而另一个则待在蒂姆·罗斯旁边,专门为他服务。

    这会儿两个翻译都没有开口,诗词这种东西确实很难翻译。

    最终还是之前在中国待过五六年,对古诗词有些研究的罗西开口先翻译了一遍。

    他没有考虑太多,而是选择了直译,把惊鸿翻译成了惊飞的鸿雁。

    但是这样翻译肯定味道不够,所以翻译完程砚秋的话后,罗西又为埃尼奥解释:“在中国,惊飞的鸿雁是一种意象,很早的时候,惊鸿代表着……”

    罗西的水平还是可以的,他知道翩若惊鸿,也知道惊鸿一瞥。

    从头到尾给埃尼奥梳理了一遍后,惊鸿这个意象就变得生动起来了。

    罗西在埃尼奥解释的时候,于东他们几个都是笑眯眯地看着,看来“惊鸿照影”让罗西碰到了难题。

    埃尼奥听完罗西说过之后,感慨道:“这么一说,惊鸿这个词确实很适合这首曲子,也很适合电影。”

    朱塞佩也是连连点头,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惊鸿照影”这个说法,他觉得这个词确实很适合电影的画面。

    主角1900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就是看到了仓外的一个少女掠过。

    “但有个问题。”埃尼奥又拍着额头说道:“这是中文名,而我们需要一个英文名,这个词该怎么翻译过来呢?惊飞的鸿雁?听起来并不太好。”

    谷于东笑道:“未必要翻译,中文名用这个,但是英文名可以换另一个。”

    “换成什么?”埃尼奥疑惑道。

    “就叫playing  love怎么样?”

    “playing  love。”一旁的蒂姆·罗斯沉吟道:“YU你果然很懂美国人。”

    于东笑了笑,他不是懂美国人,而是有参考答案。

    埃尼奥跟朱塞佩也都觉得playing  love这个名字挺好。

    不过余桦他们却觉得有些可惜,他们都认为惊鸿更好,或者照影也可以,这就是文化上的差异。

    惊鸿翻译成惊飞的鸿雁在中国人看来就没了味道,而playing  love翻译成爱之曲或者爱的演奏似乎也太过直白,浅显。

    ……

    《海上钢琴师》在罗马搭了十九处外景,于东他们光是一个一个外景看过去也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程砚秋这几天则比较忙,从第三天开始,他就跟着埃尼奥的团队四处找素材,收集灵感。

    配乐的工作有很多种,一种是拿到成片再配,比如之前程砚秋为《调音师》配乐。

    还有一种就是像现在这样,从剧本开始到后续的拍摄都有参与,从头到尾归化出一套配乐。

    程砚秋跟着埃尼奥团队忙配乐的时候,于东也一直在旁边陪同,而余桦他们几个则抽着空跑去看球赛。

    这几个人都是老意甲球迷了,既然是来了意大利,当然不愿意错过机会。

    一开始他们只在罗马看比赛,后来觉得不过瘾,又往其他城市跑,米兰、都灵、那不勒斯都去了。

    他们几个到处蹿,苦的可就是深空公司的办事处了。

    因为于东他们在巴黎出了事情,深空公司对他们几个的安全就格外重视。

    所以在他们刚到罗马时,意大利这边的办事处就派了三个保全人员跟着,生怕他们再出问题。

    本来他们都在罗马城,三个保镖也就够了,但是后来余桦他们到处跑,公司那边不得不又请了三个人跟在余桦他们身边,之前的三个人则跟在于东夫妇身边。

    除了安保人员,还有翻译、助理等协同人员,加上余桦他们几个人,团队总共超过了十个人。

    等到他们一批人玩够了回到罗马时,程砚秋这边的工作也阶段性完成了,到了要离开罗马回国的时候。

    临走的那天,朱塞佩把于东单独拉到了他的住处。

    于东还以为他找自己,是因为《海上钢琴师》,却没想到,刚进屋朱塞佩就拿出一沓稿子,说:“YU,我看过你的《寡妇之死》后,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溯流文艺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溯流文艺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溯流文艺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