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 科普卢的群星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星际争霸:泰伦帝国 543 科普卢的群星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我为我那未出生的孩子而由衷地感到喜悦,泽拉图,你是如此的慨康。”奥古斯都从黑暗教长泽拉图的手里接过那轮廓呈现优美几何形的轻盈方盒,注意到其材质犹如金属陨石重量却非常得轻。

    于是,奥古斯都猜测这可能是一块巨大的尹安水晶。星灵黑暗圣堂武士使用这种水晶来记录历史,而使用者能借助这种水晶以记录者的第一视角重现其记忆。

    这种能够纤悉无遗地记录所有记忆的水晶非常地珍贵,奥古斯都手里的几块都被当作国宝般珍藏。

    “这是一把曲光战刃。”泽拉图看出了奥古斯都内心的疑惑,为他解答说:

    “我已经走过的岁月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宇宙中孤独地游历,探寻宇宙的奥秘和世间的真相。这期间,我也在收集萨尔那加的遗物和世所罕见的矿物。”

    泽拉图身形高大,即使因年老而微驼着背,也要比大多数的星灵都要高。黑暗教长正站在人类之间,那无疑是个披着紫色长袍的巨人,所有人都不得不仰视他。

    “回到萨古拉斯后,我请三位黑暗大师(Dark Masters)用我收集到的材料打造了这一把人类也能使用的曲光战刃——它被设计为更纤细的尺寸,拥有更敏锐更温和的集束装置。”泽拉图说:

    “铸造利刃还用到了一件萨尔那加遗物,传说那是纯粹本质化身的一部分,它能够唤醒细胞内的源质。”

    泽拉图的大师级曲光战刃(Master  Blade)。

    黑暗圣堂武士在成年时都会获得一把属于自己的曲光战刃,这把由黑暗大师精心打磨过的灵能之刃将在此后的岁月里陪伴他们走过一生。

    在星灵漫长的生命中,十几二十年不过是一晃而逝。而在泽拉图看来,等他再一次见到奥古斯都的孩子时她也早已成年了。

    “希望这孩子能用得上它。”奥古斯都也很诧异。

    星灵的灵能利刃非常强大,可以切断世间的一切材料。灵能利刃并非是为了能让人类使用设计的,而从理论上来说,起码也得是与星灵具备同样灵能天赋的种族才可以使用。

    “理应如此。”泽拉图这样说。

    黑暗圣堂武士是冷酷的战士,但也是有爱的种族。心有勐虎,细嗅蔷薇。

    “也许你应该给这把剑起个名字。”站在奥古斯都身边的霍瑞斯·霍菲尔德上将提醒皇帝说。

    “你们会给灵能之刃取名吗?泽拉图。”奥古斯都眉头一皱。

    “我们不那么做,兄弟。”泽拉图回答说。

    “那就顺其自然吧。”奥古斯都说:“就叫它大师之刃吧。”

    “我们也带来了赠与皇帝之女的礼物。”塔萨达尔也示意自己的学生阿塔尼斯递上做工精美的木制礼盒。礼盒只有十英寸长六英尺宽,落在星灵宽大的手掌上显得小巧玲珑。

    “每当我回忆起我们之间的友谊时,我都会告诉她它们的来历,以及人类和星灵间的渊源。”奥古斯都接了过来。

    星灵曾赠予过奥古斯都一整个皇宫宝库的星灵艺术品,这些艺术品由星灵工匠大师打造,所拥有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在人类世界中广受追捧。

    他们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匠,大师们千百年来精于此道,而远至黄金时代的技艺也不曾遗忘。

    在人类世界,这成为了千金难求的奢侈品。星灵很少与人类贸易,他们只在最紧急的时候与泰伦帝国交换过急切的物资。

    想来,这一次是星灵们也重视的宝物。

    “这是从星灵圣物乌拉基和卡利斯水晶上截取的碎片,它们将庇佑这个孩子。”阿塔尼斯的声音伴随着灵能回响直达在场众人的内心:“以艾尔和萨古拉斯的群星为名,当她出生时,达拉姆的星灵都在为她祝愿。”

    “黑暗圣堂武士也正在这么做。”泽拉图说。

    “她的名字要在虚空中诸神间传扬。”

    传说这两枚水晶是造物主萨尔那加赐予长子一族圣物,乌拉基水晶凝聚着纯正圣堂武士的力量,而卡利斯则被赋予了黑暗圣堂武士的能量。正如海水不可斗量,水晶蕴含的能量也无可估量,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难以想象。

    阿塔尼斯打开礼盒,一对被机械台精准地切割为菱形的两块水晶,一枚是代表生命的鲜绿色,一枚则是天一样的蓝色。每一枚水晶都萦绕着灵能的氤氲,奥古斯都自然意识到其珍贵之初。

    就连垫在水晶下的也是纤维布也是能够激发灵能的材料,通常被用来制作高阶圣堂武士的祭衣。

    奥古斯都收下礼物,感谢之情不言自明。

    “嗯?那只脑虫......它竟然能这么自在的站在人类中间。”很快的,泽拉图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人群之中穿着黑色神父常服的脑虫阿尔法:

    “一只被人类社会接纳的脑虫——罕见。”

    这只家养脑虫穿着黑色的宽松长袍以遮掩那过于脑满肠肥的身躯,在身体的下段位置系有一条紫色的缎带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人。它戴着黑色的兜帽,可怖的面目都隐藏于其下。

    由于根本没有合适的服饰,脑虫只能选择这种极度宽松长袍。有段时间脑虫在皇宫图书馆的数码书书库中读到了有关于中古地球宗教的书籍,就顺手把自己包装成了神父,准备给皇帝刚出生的孩子洗礼,以讨好奥古斯都。

    作为一只在人类世界留过学的脑虫,这只脑虫变得比它所有的同类都要圆滑。但是,除了脑虫眼中的“主宰”奥古斯都和主母凯瑞甘,它是谁都面子都不会给的。

    家养脑虫是真正的皇宫恶霸,人厌狗嫌。

    要不是比较宅,绝大多数的时候看起来只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宠物,它皇帝的斗牛犬的名声早就传出去了。

    “校长,使点劲儿——”脑虫对黑暗圣堂武士的恐惧是刻在DNA里的,自然而然地,自泽拉图出现的那一刻,它就恨不得长出两条腿跑开。

    急了,连头都用上了,也不顾它毛毛虫那样的爬行姿势是不是有损虫颜。帝国幽灵军校校长安吉利尼也帮着在后面推他,拼尽全力也推不了几码。

    家养脑虫很喜欢人类的灵能者,吃过不少具有灵能潜质的泰伦帝国人类死刑犯,平日里跟幽灵军校的老师们也很熟。

    这夯货一直以来都是帝国吉祥物,没人敢惹它。

    泽拉图只是借助一次瞬移就来到了脑虫的面前:“我对你在人类帝国的遭遇兴趣。”

    “脑虫是如此无情、强大而高效的生物,而你......你截然相反。”

    胆小、脆弱而懒惰。

    “您......”家养脑虫呵呵地笑了笑:“您尽管问。”

    泽拉图沉默了几秒钟,每一秒都让这只涩涩发抖的脑虫如坐针毡。

    终于,泽拉图为自己这个小小的戏弄而表露出歉意:“你很强大,比我见过许多更年长的脑虫都更强。”

    “......您,您继续说。”脑虫高昂起头颅。

    这个时候,到来的客人越来越多,既有奥古斯都的亲友,也有帝国内大型企业总裁,帝国核心世界的总督们要么亲自赶到奥古斯特格勒,要么派自己最信任的助理到场向皇帝致歉。

    各界政要基本都到了。

    泰伦帝国的宫廷并非奢靡的联邦贵族圈,穷奢极侈、纸醉金迷的风气还没有在政治圈蔓延开来。帝国官员的待遇很高,至少不必为生活而担忧。

    奥格勃特工和读心者每年都会进行审查,越靠近核心世界的地方,帝国官员就越不敢贪污受贿。心思缜密者可以骗过读心者,但他们的部下却骗不过,但只要他们走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诺里斯和纳福至今还维持着再社会化改造工厂,新福尔松与摩洛斯是所有奸佞之臣的噩梦。

    帝国之外,尤摩扬裁决议会议长和外长乔根森(Jensen)和凯莫瑞安联合体的亚伯拉罕·卡琴斯基会长也已经到场,纷纷前来与奥古斯都握手。

    乔根森是尤摩杨人这一代政客中的代表人物,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在泰伦帝国皇帝压倒性的气场下不落下风。

    而亚伯拉罕则是维克托·卡琴斯基和米罗·卡琴斯基的叔叔。这是一个矮小、肥胖而圆滑的人,亚伯拉罕通晓政治上的种种规则,他对泰伦帝国奉行的政策通常都被认为是软弱和低三下四的。

    奥古斯都履行了绝不侵犯尤摩扬合众国主权的承诺,尤摩杨人自然也力争维持现在的外交状态。至于凯莫瑞安联合体,他们的内部本来就已经矛盾重重,更不敢惹怒泰伦帝国。

    不论是人口、领地、经济还是军事力量,泰伦帝国都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两个兄弟文明,重回联邦时代最顶峰的时期也只是时间问题。

    早在莎拉·凯瑞甘皇后怀孕的时候,皇帝就已经向外界宣布了这个消息,再后来,这个信息就详细到了这个孩子的健康、性别以及预计的出生日期。

    在皇女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泰伦帝国的敌人就已经开始恐惧,忠君的那些人民则欢欣鼓舞。随着皇帝钦定了自己的继承人,泰伦帝国就更加坚不可摧。

    尽管泰伦帝国的皇帝还很年轻,但继承者的出现势必会使得皇权更加地稳固。

    “我很抱歉,陛下,路上耽搁了许多天。”埃米尔·纳鲁德博士气喘吁吁地来到了皇宫顶层,并在第一时间赶来见奥古斯都。

    纳鲁德博士看起来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他染黑的头发整齐地向后竖起,上唇蓄着的卷曲唇髭骄傲地高翘着,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博士所穿着的衣服也是精心挑选过的,穿搭也是可圈可点,是黑色的塔桑尼斯黑西装和高跟的软皮鞋。

    近两年的时间里,纳鲁德都在西格玛象限替皇帝修复那艘庞大的萨尔那加世界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奥古斯都都会给纳鲁德升职加薪,现在他官至泰伦帝国能源部副部长。

    不管怎么说,纳鲁德确实是个人才。就是根据幽灵特工的监视报告,他也是无比勤勉日夜工作不敢怠慢。

    在纳鲁德的不懈努力和不眠不休的奋斗下,萨尔那加世界舰各个船体都已经使用纳米科技、可再生生物钢材和萨尔那加有机陨石牢固地重铸在一起。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修复内部的各个系统,组装太阳核心让其再一次运转起来。

    奥古斯都原本以为纳鲁德会利用职务之便挪用部分修船资金用于培植自己的混合体,但除非他真的是做得天衣无缝,这两年他愣是一分钱没克扣,甚至倒贴了许多萨尔那加建筑材料。

    西格玛象限离克哈非常远,奥古斯都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给纳鲁德偷奸耍滑的机会,好让他露出马脚。让奥古斯都没想到的是,纳鲁德并没有那么做。

    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埃米尔,你能来这里,我很高兴。”奥古斯都与这位一路奔波劳累的老人拥抱了一些,关切地皱着眉:

    “一路上不怎么顺利吧。”

    这家伙,来的真是时候。

    女儿的降生是一件大事,但奥古斯都总不会要求所有高级官员都来此等候,也不会发什么请柬,今天来的都是核心世界的官员或是刚好回克哈述职的地方官员。

    纳鲁德之前一直在西格玛星区工作,上个月禀报说想回奥古斯特格勒休假,不偏不倚地赶上了皇女出生的这一天。一回到奥古斯特格勒,纳鲁德就请求进入皇宫,表示自己不想错过一位有着尊贵皇室血统的大帝子嗣诞生。

    这不可疑吗?

    二十三个月里,纳鲁德一天假都没度,兢兢业业,如霆如雷。奥古斯都下令他度假,他都敢抗命。

    纳鲁德博士工作之勤勉,叫那些自觉比他年轻二三十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都感到羞愧,工作效率之高态度之认真在帝国在建工程里也首屈一指。

    “边境到克哈的路比以前好走了很多,但还是不怎么稳当。泰伦人的土匪少了,凯莫瑞安海盗却越来越多了。幸好,那帮凯莫瑞安暴徒不敢惹强大的帝国舰队。”纳鲁德抹了抹汗。

    纳鲁德是个体弱的老人,光是小跑一会儿就已经筋疲力尽。

    “凯莫瑞安海盗越来越猖獗了,奇美拉海盗和新千里达海盗也开始袭击防御薄弱的世界。”奥古斯都沉思片刻后说:

    “我已经下令马特·霍纳将军率领舰队打击海盗,确保航线畅通,保障帝国领地人民的安全。”

    正说着的时候,一名医生走过来告诉奥古斯都,皇后已经开始分娩。

    皇宫之中立时安静了下来。在场亲眼见证这一刻的,有人类,有星灵,也有异虫。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星际争霸:泰伦帝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星际争霸:泰伦帝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际争霸:泰伦帝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