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侄女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 第八十九章:侄女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蒂昂尼娅。”

    美貌少女语调明快,仿佛正在问候朋友。

    “白夜。”

    报出化名,白菜谨慎回望四周,除去自称蒂昂尼娅的美貌少女,府邸附近再无仆役。

    “叔叔的客人?”蒂昂尼娅进一步询问,顺便取出挂住腿环的铜制钥匙。

    正常裙装没有口袋,因此,不论贵族千金,还是洒扫女仆,大多喜欢把随身物件挂上腿环。当然,两块大陆撞击以来,储物魂导器已不稀有,任何魂师皆可购买。

    “罗斯?”

    “罗斯是我的叔叔。”

    蒂昂尼娅静止刹那,插上钥匙开启府邸,“请进。”

    讶异于蒂昂尼娅的信任,白菜扭头打量一眼,随即避开。

    容貌精致,身段曼妙,甚至压得过王冬,多看一眼都是一种亵渎。

    美貌和美貌不尽相同,对于白菜,王冬固然算得惊艳,却还未长开,又刻意掩饰,因而逊色不止三分。

    穿过寂静的门廊,略过空旷的厅堂,沿着楼梯旋转而上,抵达位于府邸二层,除却默契的脚步声,以及重叠的呼吸声,府邸当中再无声响。

    带领白菜进入客房,略显清冷的氛围当中,蒂昂尼娅打开附近橱柜,橱柜里面是色彩斑斓的透明容器,“麦酒、米酒、果酒,还是烧酒?”

    天魂帝国盛产麦酒,斗灵帝国米酒畅销,星罗帝国偏爱高度烈酒,贝伦地区则兼收并蓄,平民比较喜欢米酒,清冽且甘甜,穷人一般喜欢麦酒,量多管醉,贵族多数选择果酒,温润且醇和,魂师比较倾向烧酒,后劲十足。

    通过酒类,蒂昂尼娅已经知晓许多隐秘。

    “除去酒类,其他都行。”

    酒水能够麻痹精神,出于谨慎,白菜拒绝任何酒类。

    背影当中,蒂昂尼娅唇角上扬,隐约流露一丝戏谑,“那么,果汁如何?”

    “多谢。”白菜随即答谢一声。

    蒂昂尼娅拉开橱柜抽屉,取出一双干净酒杯、长柄汤匙,分别倒入发酵果汁,继而放入些许砂糖,然后加入特殊香料,最后混入适量冰块。

    广义来说,发酵果汁已经等于低度果酒,狭义来说,精心调制的发酵果汁,仍然归于果汁饮料。

    砂糖、香料用来掩盖异味,冰块用来稀释酒精,同样调制的两杯饮料,即是果酒,也是果汁。

    两杯饮料装上托盘,蒂昂尼娅回到座位前面,优雅而优雅,“请用。”

    白菜随手选择一杯,浆液饮下,沁人心脾的冰凉清甜,正巧消除秋季燥热。

    陌生的少年,陌生的少女,房间之内陷入安静,唯独留下迷惘甜香。

    ……

    日光偏斜,叶影婆娑,蒂昂尼娅离开府邸,门口仆役已经等候多时,连忙上前询问情况,“那位客人?”

    “这是秘密。”蒂昂尼娅不作回答,回头望着府邸窗户,“评选结果呢?”

    “罗斯大人的‘追忆’,位居第三。您的‘缤纷’,位居第一。行业协会的‘热忱’,位居第二。”

    “差得不多,毕竟同是银星酿酒师。”蒂昂尼娅摘下素色蕾丝手套,“那些纨绔真是烦人,找个女仆参加宴会。”

    “亨伯特少爷和彼得少爷……”门口仆役话未说完。

    “嘘!”

    蒂昂尼娅低声呢喃,伸出纤纤玉指贴近淡粉唇瓣,比出一个噤声手势,“照例推掉。”

    “那位客人?”

    “封锁府邸。”蒂昂尼娅回头一笑,“正、常、招、待。”

    门口仆役呼吸停顿,心跳似乎漏掉一拍,随即生出一阵苦涩。

    贝伦之花,那些少爷都摘不下,自己岂不是白日做梦?

    蒂昂尼娅吩咐几句,门口仆役应下差事,望着府邸巡回守卫。

    白菜抬手拉上帘布,“冰帝,贝伦的确这么和平,看来,这个任务是一场闹剧。”

    “不管任务还是闹剧,认真修炼。”

    精神之海,冰帝显化少女姿态,一双金瞳熠熠生辉,“既然需要掌控命运,必须具备相应实力,不管是封神,还是把这个世界变成期望的样貌。”

    即使精于伪装,一言一行同样做不得假,三个月相处当中,冰帝已然看得通透,白菜的内心抗拒现在的秩序,仿佛认定一个目标,这个目标超脱魂师、超脱神祇,脆弱且虚幻。

    选择白菜,并非出于某种怜悯,并非出于某种需要,而是出于认可、出于希望,否则,冰帝完全能够放弃造神,牺牲自己保全雪帝。

    造神之举,亘古未有,需要交予自身一切,不可逆转,失败概率暂且不论,即使成功,同样依靠所谓信赖。

    对于冰帝,失去自由沦为奴仆,反而不如一死了之。

    正是因为这份认可,脆弱且虚幻的希望,冰帝选择进行造神,即使手段比较粗暴。

    ……

    临近黄昏,桂月回到城主府邸,护卫挖开庭院侧面,洒出祭酒,罗斯·贝伦的‘追忆’,行业协会的‘热忱’,蒂昂尼娅·贝伦的‘缤纷’,弗莱庄园的‘收获’,生灵学院的‘历史’……

    庭院中央是一株杏树,枝繁叶茂,似乎已经生长千年,桂月绕开千年杏树,指挥护卫挖出往年陈酒,挪至别院。

    府邸庭院空间有限,每年春秋举行祭礼,一种祭酒至多洒上一点,剩余祭酒留作纪念,千年以来,院内空地早已占满,除非搬出往年陈酒,否则,新酿祭酒根本无处可放。

    当然,向外售卖往年陈酒,也是城主的特权之一。

    新旧交替,填土掩埋,月上中天,诸事已了,府邸护卫各自散去,桂月前往府邸主殿,依照规矩焚香祈祷,丝丝烟气飘荡而上,殿外秋风吹拂之下,顷刻消弭。

    贝伦平民相信祭礼,桂月作为祭礼司仪,数年以来,从未随声附和。

    倘若神祇关注祭礼,不可让眷族落得这般下场,千年以来,桂家守信主持祭礼,家系衰落、血脉断绝,甚至比不上贵族世家。

    桂月清楚,桂家消亡不可避免,千年繁华同样如此,一旦自己卸任城主,百年以后,贝伦即将归入斗灵,世家替代平民,贵族替代世家,魂师替代贵族,千年繁华,犹如一梦。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