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风雨欲来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 第九十四章:风雨欲来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作为凶手的黄衣少女,衣装是生灵学院的校服,至多修改些许曲线,令其贴合,依然能够看出原本风格,而且并非临时改制,根据旧化痕迹判断,这套衣装已经浆洗多次,显然是常服。

    生灵学院派遣学员进行绑架?

    回头审视身后少女,白菜瞬间推翻邪魂师的可能性。

    正常学院,招收学员皆尽经历审查,比如武魂种类、性格习惯,避免学员产生堕落倾向。

    不能通过杀戮进阶,即使弑杀无数平民,仍然算不上一位邪魂师,万年以前的毒斗罗,战场屠杀何止万人,纸面记录依然是冕下喜怒无常,而非其它诋毁评价。

    同样,马小桃的邪火凤凰,戴华斌的邪眸白虎,只是冠以邪字,指带某种特性,比如失控、异瞳,而非邪恶。

    黄衣少女出自生灵学院,理论而言,先天排除邪魂师的可能性,精神威压精纯浩然,由此观之,后天性格亦非邪恶崩坏。

    不可通过杀戮进阶,相比某位屠城斗罗,性格已然仁慈至极,故而排除邪魂师的可能性。

    但是,既然推翻前面结论,问题同样随之而来。

    通过体态判断,少女至多双十,既然排除杀戮进阶,何德何能抵达魂圣以上?

    二十岁的马小桃,此时修为仅为魂帝,突破魂圣至少需要两年以上。

    马小桃是千年一遇的顶级天才,少女是什么?万年一遇的破格天才?

    为何绑架城主?为何遭遇诬蔑?为何流落在外?

    这些谜团密切相关,贝伦地区似乎笼罩一层阴云,隐藏着什么。

    白菜当即陷入沉默,抽丝剥茧的详细调查,结果变作一团乱麻,倘若不是需要撰写报告,这种任务甚至应该直接走人,省得惹出一堆麻烦。

    “杏花盛开之日,灾难降临之时。”

    已经游览半个贝伦,回忆片段不断闪现,黄衣少女怅然若失,“不许多问,言尽于此。”

    透露些许灾难隐秘,少女即将转身离去,似乎准备再度消失。

    白菜立即中断思考,出言询问,“你去哪里?”

    对于贝伦,少女亦似离群鸟雀,无处可去、无处可躲,落下休憩同于死亡降临。

    不愿掺和勾心斗角,却不代表无所作为,倘若需要调查此事,少女必然是关键节点。

    但是,白菜依然迟疑,倘若暂时收留少女,对方不愿配合调查,反而增添几分危险。

    城主卫队是危险之一,生灵学院多半也是,狡兔死、走狗烹,这种道理显而易见。

    少女也许显得可怜,也许案件事出有因,然而,少女终究犯下重罪,是否值得为此冒险,白菜还未作出决定。

    “去哪?”

    少女歪头,“无处容身,等死而已。”

    时日无多,死于谁手有何区别?可惜,这场灾难仍然不可消去。

    生命当中又有生命,虎吃羊,羊食草,青草长于土壤,土壤源于山川河流、生灵残躯。

    高大树木遮蔽阳光,反而扼杀草丛灌木,对于树木,死亡是生命的终结,对于草籽,同样是生命的起源。

    千年繁华亦似这般,阻挡风雨,遮蔽阳光,却让贝伦带上枷锁,不得解脱。

    自己死去,应该能够改变贝伦,以及……

    “一起走吧。”

    白菜稍作考虑,终于伸出右手,“也许,事情并非那么严重。”

    少女转身回望,略显惊讶,“你在担心,你在害怕,但是,为什么……”

    话未说完,白菜即刻打断,“担心算什么,害怕算什么?这些情绪能够解决问题?”

    少女倏然陷入沉默,清秋细雨随风飘舞,飘渺水雾笼罩四周,驱散连日燥热之气。

    也许是片刻,也许是千年,少女同样伸出右手,覆于白菜手中。

    骨龄十五,魂力纯粹,肌肤滑嫩,排除强攻系、排除防御系。

    瞬间作出许多判断,白菜随即出声询问,“你的名字?”

    “心……”

    少女低声补充一句,“心意的心。”

    单字,显然是化名。当然,这种事情不算什么,毕竟双方彼此陌生,白菜同样也用化名。

    计划已定,通过酒铺渠道出城,携带少女返回庄园,一路当中并未遭遇任何盘查以及阻拦。

    贝伦地区魂师不多,平均魂力比不上一线城市,由于魂师的集聚效应,贝伦强者多数离开,去往某些宗门、学院,担任供奉,以此赚取修炼资源。

    换而言之,除去生灵学院以外,贝伦地区强者极少,倘若少女隐匿起来,城主卫队根本无从下手。

    万年以前,史莱克学院的第四关卡,唐三通过考验以后,唐昊暗中出声,赵无极找不出任何异样,只得寻着声音找人,由此可见,高阶魂师对于低阶魂师,压制强度多么恐怖。

    少女至多是魂斗罗,远比不上某位冕下,但是,城主卫队的普通成员,通常都是魂尊以下,更加比不得赵无极。

    生灵学院的某些宿老,修为也许高于魂圣,当然能够察觉异样。

    可是,话说回来,暂且不论生灵学院是否愿意出手帮忙,即使派遣此等强者前来搜捕,同样需要找遍全城,为何专门盯住贝伦酒铺?

    因此,返回过程非常顺利,蒂昂尼娅甚至无从察觉,庄园已经多出一位客人,暂住于白菜的卧室。

    庄园客房面积不小,茶室、卫浴、主卧、客卧,除去厨房一应俱全,并非专为招待设计,支脉族人回归家族,同样需要借住于此,配套设施相对完善。

    由于需要修炼以及遮掩痕迹,白菜并未搬往客卧,而是去往茶室。当然,毕竟是酒庄,茶室当中酒水不少,泛着一股浓郁香味。

    府邸当中仆役极少,除去三餐以外,白菜很少遇见蒂昂尼娅,这名淑女行踪诡秘,要么去往苗圃修剪枝条,要么去往喷泉附近饲喂鸟雀,要么去往庄园以外。

    心的暂住,犹似一颗投湖石子,落水荡漾涟漪,沉水消失无踪,湖面旋即恢复平静,波澜不惊。

    当然,随着案件传开,贝伦地区态势紧张,谣言四起,愈演愈烈。

    庄园的宁静,此刻平添几分压抑,恍若一朵阴沉乌云,也许即将带来狂风骤雨,又似飓风之眼,恰巧处于事件中心,因而得以幸免。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斗罗大陆之我的武魂沙奈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