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橘尼尔 直男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

    刚经历了一趟欧洲游的代顿·史丹,终于又踏上了A国的国土。可惜这趟‘旅行’并没有令他感到轻松愉悦,只显得风尘仆仆。他身披一件朴素的旧外套,下头是深色的工装裤,脚踩一双发黑的皮靴,在陆维里的唐菖蒲码头下了船。前来码头迎接他的,是一位身型不高、打扮精致的金发女子。

    眼见这位年轻女子,代顿轻挑起他弯刀似的眉毛,展露出一个颇显意外的笑容,语气亲切却不无嘲讽:「凯瑟琳!真没想到会是你来接我。」

    面对许久不见的沧桑男人,凯瑟琳也轻笑出声,嘴和下巴形状看起来竟与他有几分神似。

    「我的父亲终于想通要为女儿做一件好事,我必须得表示一下感谢。」她说:「所以我特地打发了他们,亲自驱车赶来接你。」

    就这样,代顿·史丹跟着他的女儿凯瑟琳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心中也大致清楚了她的来意。

    众所周知,他在不久前不得已牺牲了几位得力的手下才得以保全自己;而那其中,就包括他的一位女婿,也就是凯瑟琳的丈夫丹尼尔。

    丹尼尔在入赘史丹家以前,就已经是他手下的一员;因某次机缘巧合遇见了凯瑟琳,二人一见钟情,很快便走到一起。当然,这样的好景不长。一时兴起的感情更是如同智能马桶里的水一样,转瞬即逝。

    凯瑟琳对她那只知道讨好自己父亲的丈夫感到无以复加的厌恶。“比起自己,他更适合和代顿永远地生活在一起。”她轻蔑地想着。

    除此之外,还有更令她无法忍受的事。

    结婚才五个月,她的这个丈夫就已经开始发福。看看他那个肚皮,以比受孕女性还要快的速度在‘茁壮成长’着……她想要逼疯这个没有自控力的男人,见了面就会出言讥讽他:“我再也不会拿你和那些屠夫相比了,因为你连他们刀下的猪都不如。”奈何这世上还真有脸皮比猪还厚的人,不论听见她说什么都不为所动。她深知再也不愿意与这邋遢的臭男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便开始四海为家。

    她早就想过要和他离婚,却知道这男人绝不会同意;她也多次向父亲提出过这个问题,代顿也从不会向着她。直到这次,他进去了!她总算是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和他分开了!

    「多亏了你这次的明智之举,我总算是能摆脱他了!」凯瑟琳倒出两杯白兰地,握在掌中,摇晃着拿到代顿·史丹的面前。

    代顿接过这杯酒,望着女儿那真切又感激的双眸。他不必开口,也不必解释;他不会蠢到让这次失利中最后的一点收获也破灭;不管怎样,都算是卖了女儿一个人情。借此机会,代顿端坐在自家的起居室里,与凯瑟琳进行了一次久违的畅谈,还顺着她讲了许多丹尼尔的不是,哄的她哈哈大笑。

    微醺的凯瑟琳心满意足地喝下掌中的最后一口白兰地酒,半开玩笑地说起怪话:「既然如此,我得赶紧给你物色个新女婿才行。哦对,最近新闻上那个打篮球的就还不错,格兰德队的那个……」

    「什么队?!」代顿·史丹不敢相信地打断了她。

    「格兰德。」凯瑟琳重复了一遍,接着又说:「我这回一定得找个基因好的,万一要传宗接代呢,总得有个人样吧,那长相和身材可不能在凑合……」

    后面的话,代顿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此刻的他,满脑子就只剩下那三个字……

    格兰德岛。

    彼时的西德尼体育馆里,充斥着一票诡异的气氛。至少李楷是这么认为的。凭借天生的智商和在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中摸爬滚打多年练就出来的超高级情商,他敢断定:有人背着他搞事了!

    从早晨开始,队员们看他的眼神中都是异样且带一点滑稽的;一个两个也就算了,可以理解为他们又开始贩剑了,但是每个人看见他都要摇头就很不对劲了!就连麦德·强森对他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好笑模样……他实在忍不住,便问出了口。谁知强森教练竟是爽快地说:「没事儿啊,没有问题。我只是一开始有一点点惊讶而已,其实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儿,每个人喜好不同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完,还故作轻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楷越发迷惑了。

    这样的迷惑一直持续到他去医院见到了一日未见的好友正宗。

    他带着草莓味奶茶和温暖人心的阳光走进了宗政正宗的房里,满屋子的阴暗气息如同见了光的灰尘精灵一样飞速散去,只剩下床上那一个,还阴沉着脸在看手机。

    宗政看看手机,又看看李楷。

    「你看到这个了吗?」

    即使宗政不问,李楷也已经好奇地走了上去。可悲的是,那大概是他最不想在手机上看到的画面。只看了一眼,就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

    那天,李楷在外面走廊上,偶遇谭倪亚之后发生的两三事,被人偷拍,并加以杜撰传到了网上……接下来,便可想而知了。

    「这是‘李谱’这不是我……这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李楷试图自我解嘲,但他的左手依旧扶着额头,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他终于明白身边人那些反常的态度,但他不能明白,为什么如此低调的自己老是被迫摊上这种黑料?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正宗解释?

    「我是真的很生气……」

    宗政正宗如是说,低沉的嗓音和窗外的暖阳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李楷心头一紧,脱口而出:「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宗政舒展了眉头,诧异地看向他的脸。

    「我自作主张了……」

    「我是生她的气,又不是生你的气。」宗政见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有点想笑,遂又尽显平和地说道:「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再看到她了。」

    李楷暂不作声,只是静静看他说话时的。

    「你们以前说的都没有错,我从一开始就是个孤儿,不过现在的我一点不在意。我知道我不会孤单一人。」他略微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有些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所以,即使这个视频里的女人换成任何一个人我也一样会生气,因为我很清楚你的为人。」

    李楷不是不想出声,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出。胸中的感觉很奇妙,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你是怎么好意思吐槽我说骚话的……」

    「嗯?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直男。」

    「……我也是!」

    宗政忍俊不禁,决定不再捉弄这个李楷,抬了抬下巴,指向门口。李楷回头一看,松下口气,从奇妙的气氛中解放出来。

    「你怎么来了?」

    「我当然是来看正宗的啊,也替布朗先生过来问候,顺便再了解一下小七的使用情况。」

    宗政当然知道自己只是个幌子,不然她大可通过手机发来消息询问。「谢谢。谢谢你和布朗先生关心,还特地大佬远赶来看我。」他极为官方地回应道:「不过小七的话,跟李楷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你可以问问他~」

    苏霏雅当即看向一旁的李楷,富有深意地道:「那刚好,我还有别的事想要找他。」

    在跟苏霏雅出去的时候,李楷偏头冷冷地盯着宗政,只见他那双狡黠的笑眼中明显是在说:“去吧,直男。”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苏霏雅最关心的事莫过于是关于李楷的八卦新闻。这也难怪,这世上本就没几个人知道谭倪亚和宗政正宗之间的事,除非是听两位当事人亲口说过,不然还真没有人会知晓二人的关系。至于网络上,自然是说什么的都有,苏霏雅自然不可能都信,只是,视频内容过于真实,看起来就像一出八点档狗血言情剧。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她确信李楷不会是个贪图对方家产、不想再努力的男人,如果只是钱的话她也有!所以,可能性就只剩下一种,那就是:他喜欢年纪较长的成熟女性!

    「我其实也不是很在意,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喜欢那个类型。」

    「啊?我喜欢那个类型?」

    二人在医院的走廊里争论起来。

    「对。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不肯接受我了。因为我还太年轻。」

    「你够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类型?她儿子都……都跟我一样大了……」

    「你连她的儿子都见过了吗。」

    李楷微微抬眸,很想翻个白眼,对这种破事,还真是有口难辩,索性闭口沉默。苏霏雅见他严肃起来,也缓和了态度,心平气和地继续追问:

    「好吧。你说你不喜欢那个类型,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你喜欢我吗?」

    李楷看向她那双坦率又真诚的眼睛,清楚自己是该好好地直面这个问题了。他想了又想,婉转地表示:「你、你的性格是我喜欢的类型……」

    「所以我的长相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面对苏霏雅的逼问,李楷有点慌张,「不、我可没那么说。」

    「那到底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还、还可以,还可以吧。」

    「还可以是什么鬼啊?」

    「就是还可以……可以接受……」

    「好,那你现在带我回家。」

    「啊?」

    「你不是说可以接受吗?那你现在就带我回家,准备接受一下。」

    「……」

    李楷错愕地发现自己正背靠着走廊的墙,毫无防备地被苏霏雅壁咚着,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他只怕再被不知哪来的路人拍下、再编出几个难以解释的全新故事。「你、你是来看正宗的吧,我带你进去。」

    二人回到宗政正宗的病房之中,丝毫没拿这位病人当外人,继续起刚才的话题……

    「说实话,我考虑过。」李楷正儿八经地说:「我考虑过和你在一起。因为你确定挺讨人喜欢的,各个方面都是。只是像我这个年纪的男人不得不考虑地更长远一些,就算我现在接受你我也不确定能够维持多久,更不确定是不是会继续留在你的国家……」

    「我不介意。」苏霏雅的果断态度,令他觉得自己有些优柔寡断,「就算不能和你走到最后,我也不想要错过你;就算只和你在一起一天,那也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往事之一。」

    听她一席话,宗政心中一惊。凭他对李楷的了解,他觉得他,绝对无法拒绝一个女人如此的表白……

    而事实上……

    也正如他所想。

    在一阵沉默之后,李楷点了下头,「我们交往吧。」他低声说,声音不无坚定。苏霏雅先是一愣,随后狂喜地冲过去搂住这个男人,想要吻他的瞬间被他制止,「我说交往,但没说要带你回家……」她不由分说地亲了他一下,女友力十足地贴在他耳边说:「没关系、来日方长~」

    宗政正宗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证自己最好的朋友,开始了这样一段新的关系……

    心中竟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橘尼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橘尼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橘尼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