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老编辑给我一个工作时间表以之后大概要频繁更新了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橘尼尔 新年快乐!老编辑给我一个工作时间表以之后大概要频繁更新了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

    “我今晚还是先回医院。如果确定要和奈斯不离比赛的话,一定提前告诉我。”被艾一送走前,宗政正宗如是地对着李楷。

    虽然仍让人有些不放心,但此刻他眼下又多了一位更需要他担心的人。

    苏霏雅、伊力亚斯、柏石元和那位已经被一头散发掩住面孔的乐队鼓手一起,瘫在了地板上,周围是七零八落的酒瓶子和一种名叫UNO的欧洲传统卡牌。

    李楷轻蹙眉头,不明觉厉地看着像被保龄球正中的球瓶一样东倒西歪的三个人;令人欣慰的是,苏霏雅看起来比那三位要稍好一些,更像个不倒翁。

    「不错嘛,你这酒量和我不相上下啊~」李楷笑道,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真心觉得自己酒量不错?他蹲下去拿下她手里的牌,还想再去拿她手里的酒瓶,可是人家硬是攥着不撒手。

    「行了,都没人陪你玩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行~我还没喝完呢!」

    李楷垂眸看向她紧握着的红酒瓶,好言相劝:「剩下这半瓶打包,下次再喝。」

    「下次还怎么喝啊?这瓶塞都没了,必须现在喝掉!」

    「那你给我,我帮你喝。」

    苏霏雅双眼迷茫地瞧了眼李楷,起身把酒瓶送进他怀里,后者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她之前不让喝现在又爽快给喝的迷之操作。他一边笑她是个奇女子,一边接过酒瓶倒进嘴里……

    苏霏雅红着脸,痴痴地打量他仰头喝酒的模样,时间仿佛回到了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呃、好酸……」

    好不容易咽下去一半,李楷一脸难喝地住了口。他想缓口气再继续喝完剩下的,却被人直接剥夺去自由。因为过于在意他嘴唇上沾染的红酒色泽,她便送他一个混杂着浓重酒味的吻……

    遇袭后的李楷脸上浮现出同款红晕,气息也有些不稳,「现在可以回去了吗?」他问。

    苏霏雅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眼神却直勾勾的,「嗯。不过我要去你家,看橘子球。」

    明知道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也还是陪着她去了,大概是觉得她幽默吧。

    「所以,橘子球是个什么球啊?」

    「说错了……是橘子橙。」

    第二天一早。

    钱德勒一边喝着早茶一边研究着自己写的诗词。昨晚上,早有预谋的他已经跟恩修以及贝斯手约翰说好,要一起合作一首全新的原创歌曲,这歌词的部分就由他负责。此时的他,已经写好了站上格莱美颁奖舞台时的获奖感言,可谓是,万事俱备就等一个绝妙的灵感了!

    卡农的手机铃声好巧不巧地打断了他的幻想,是那身在放假仍心系球队的麦德·强森。

    钱德勒如实地汇报了这两天的所作所为:「没错儿,放心吧。别着急啊!我们还有一天休息呢。你说的那些,我老早就打算好了,就等那小子联系我了~」

    搞定老强森,钱德勒才开始认真思考球队的事。所幸,他很快就有了个想法;一瞬间,内心被成就感填满,他笃定地认为这世上没有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就这样,一边幻想一边期待了起来……

    十一月二十八日,周六。

    麦德·强森和玛莉·加布里埃尔一起返回西德尼球馆,队员们只要一听到前者的名号便积极主动地恢复了训练;苏霏雅也需要返回她的大城市,继续为资本效力。

    「打工人要回去上班了,圣诞节再过来。你也要继续努力哦~」临走前,她给了他一个在众人看来甜蜜到该死的亲亲。只是苏霏雅心里清楚,这样的甜蜜只是个表面现象而已。

    仍记得刻意喝多的那天晚上,她去了他房里。填满整个房间的淡淡清香和橙红色的昏暗灯光都是她事先就布置好的,她和猫一起睡到了他的床上,而他,转身便去料理其它喝醉的朋友们了……因为酒意,她在他床上睡得很香,一觉醒来也不清楚他人哪?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之间无事发生。

    起初,她感到一种并不愿意提及的挫败,但很快就想通错不在自己。当然,她也没觉得是他哪里做得不好,不管是传统还是习性的关系,他也毋容置疑是个好男人,好到自己更像是个处心积虑的小人。从‘强买强卖’让他与自己交往开始,她本以为这样自己就能获得满足,可事实是不能。

    苏霏雅抱着这样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格兰德岛。她本可以再留两天,之所以选择提前离开是因为她需要工作来调剂心情。等重振旗鼓归来之后,若还是不能够与他发生点什么,那就太遗憾了……最后只剩下两种可能出现的误判:性取向和性能力。

    麦德·强森和玛莉一起来到球场上。队员们见了强森教练,表明面精神饱满,实际略带心虚。昨天在钱德勒的指挥下,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将球馆打扫回原本的模样,真怕被看出来什么端倪来。心胸开阔钱德勒完全不以为意,有模有样地站了出来。

    「接下来的安排还有谁不清楚的吗?」

    队员们不敢吱声,寻思着钱教练也没安排过什么训练内容吧。宽宏大量钱德勒不计较他们的无知与迟钝,大发慈悲地讲解起来:

    全球联盟于十二月五日进行第一场比赛,以每周两场的速度进行计算,总决赛将会在二月初。

    「我的想法是,如果遇不到的话,我们可以在总决赛之后再去挑战奈斯不离,就是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一想法能否实现。所以呢,在这之前,我会先给你们安排一场友谊赛,时间可能是这个月底?也可能是下个月。地点就在这格兰德的球场!」

    队员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

    「怎么样?你们商量一下吧,毕竟公开售票的话应该会在一分钟内被抢光哦。」

    和大为震惊的队员们不同,麦德·强森是个见过大风浪的男人,一副踌躇满志的兴奋模样,只不过,这之后的发展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期。

    钱德勒的训练方式就是:放任自由,在暗中观察。观察每个人在要面临强敌时的态度。之后,他又花了两天的时间,跟每一位队员从球场哲理谈到人生目标。

    这一过程中难免会有失偏颇,跟亲徒弟段封尘闲聊的时间最久;二人都对扮演保安帮队友维护球迷秩序有着独到的见解,好不容易,才算是说到了正题:

    「哈哈哈哈哈宝贝你可以出师了真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除了篮球。」

    说到篮球,段封尘的眼神一下子就认真起来。钱德勒则若无其事,还是那样眯着眼,暗地里打量着,嘴里漫不经心地道:「你知道么,我这两天跟你们每个人都聊了一个相同的问题。」

    「什么问题?」段封尘急切地问。

    钱德勒笑了笑,不紧不慢地答:「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你的队友们的?」似乎并不急着让他回答,钱德勒继续不怀好意地笑道:「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段封尘愣了愣,抿起嘴,接着又摇了摇头。

    「我能告诉你一个和篮球有关的,你想听谁对你的评价?」

    段封尘不假思索地吐出两个字来。

    钱德勒挑起眉:「你确定?可他并没有评价你的篮球。」

    段封尘十分确定地点点头:「他说我什么了?」

    「他就只是说:你会很需要我的帮助。」

    段封尘闻言,不悦地皱起眉头:「他怎么总是说废话?」

    见他那副认真的样子,钱德勒再顾不得形象,放声大笑起来。段封尘越发不悦地开了口:「师父你笑什么?我看你和他一样,总是跟我卖关子,都不会好好说话的,就知道……故弄玄虚。」

    没想到他越吐槽,他越是笑得厉害。

    「师父!看来你还不如他,现在明明是严肃的教学时间,却在这里笑个不停。如果强森教练在这里,你的脸就被球给砸烂了。」钱师父被他逗得前仰后合,段封尘冷着脸、摆摆手:「我已经不想理你。」

    钱德勒这才抹掉眼角的泪花,缓缓地收起笑意。他想不到段封尘是这么‘幽默’的人。联想到昨天李楷说起段封尘时的样子,突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他并没有看起来那样伶俐,哦我不是说他的竞技状态,就是平时,谁要是拐着弯骂他他是绝对听不懂的。”

    “他反应也是够迟钝的,呵呵,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天然呆吧。”

    “我从不和他讲道理,他到八十岁也想不明白有些人十八岁就懂得的道理。虽然我觉得,这是个优点。”

    “要是说打篮球的话……他肯定会很需要你的指点和帮助。”

    钱德勒作为资深玩家,怎么会看不出他在说到他的时候,也是发自内心地笑着;那些听上去像是玩笑和吐槽的话,只不过就是变相在‘秀恩爱’罢了。

    「呵呵,是我不好,我不笑了。你现在好好回答问题吧~」

    「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师父。现在是自由训练时间吧,我要找他单挑去!」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橘尼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橘尼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橘尼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