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曜夜斩击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第六百九十章 曜夜斩击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红光乍现!

    只有几缕斜阳卸下的海面之上,那少许的被阳光照射的空间,成为了视线的焦点,所有关注的战斗的人,都将视线集中而去。

    此时空中,大量的鲜血在空中涌动,在风刃与斩击的作用下,如天河倾泻的鲜血,瞬间碎裂成雾,裹住了巨大的龙头。

    龙躯还在腾转之中,但是没有人在意,所有人在意的,只有被血雾包裹围绕的龙头,以及刚刚挥刀的那一名剑士。

    “不...不会吧?”

    锦卫门看着空中的那一团血雾,抓着佩刀下绪的手紧紧收缩了起来,手背上青筋跳动,他的嘴巴大张,看着远处空中的这一幕。

    凯多有多强?他很清楚,二十年前,讨伐凯多的队伍之中,除了御田殿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凯多带来伤害。

    但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士,只是几次的挥斩,便让凯多陷于生死未卜之境。

    刚刚他心中还有些质疑以藏所说的话,但是现在看来,这叫做米霍克的武士,还有那个斯凯勒,岂止是不弱于御田殿下啊。

    即便是与凯多对战时的御田殿下,也未曾展现过这等的利落,虽说也伤害到了凯多,可是两人的姿态可截然不同。

    与御田的奋战不同,米霍克所展现出来的姿态,颇有一种信手之感,似乎这并不是一件难事,挥手可为一般。

    “刚刚那是...”

    和沉浸于场面带来的震撼感的众人不同,斩夜支队军舰上,站立在甲板前端的斯凯勒瞬间皱起了眉头。

    凯多绝对不可能被如此“明目张胆”的攻击命中才对,米霍克的速度很快,但是一路行进的距离,都足够凯多反应过来百八十次了。

    但是米霍克的斩击,还是命中了凯多,刚刚血河奔涌瞬间,斯凯勒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第一反应怀疑凯多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可显然答案不可能是这个,那么...就是凯多的判断出错了,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凯多面对米霍克那明牌的斩击时,还能判断错误的呢?

    办法是有的,只是...斯凯勒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在这片大海上,她所知道的能够运用的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她。

    另一个...则是教导了她这个技巧的人,她曾经的长官,海军的黄猿大将!这个技巧,也是黄猿所开发的,被命名为建速须佐之男的见闻色霸气运用技巧。

    将见闻色从“听”的力量,运用为“说”的力量,让敌人在眼见与感知之间,选择一个,从而起到混淆敌人判断的效果。

    与斯凯勒对战过的强者,几乎都吃过这个亏,包括香克斯、凯多以及白胡子,因此这些人,在对战斯凯勒之时,会主动的收敛自己的见闻色,免得自己被误导。

    而在与其他人的对战之中,不会有人会主动的放弃使用自己的见闻色霸气,包括刚刚的凯多与米霍克。

    包括黄猿的对手,也不会收敛自己的见闻色霸气,因为黄猿从来没有将这个技巧,当成常态化来使用,而能够见识他这个技巧的人...

    除了斯凯勒之外,没有活口。

    因为这样的技巧,只有在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而敌人一旦知道这个情报,那么也只是失去见闻色霸气带来的帮扶而已。

    可也正是这个原因,米霍克是不应该懂得这种技巧的,而米霍克先前也从来没有表现过。

    “该死的,战斗结束得找你要学费了。”

    斯凯勒嘟嘟喃喃的说着,紧盯远处那片血雾,距离太远,速度太快,即便是她,也不可能看得见全貌。

    此时,声声龙吼已经平歇,血雾之中,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开。

    “果然,这就是红发那个小子说的,你为了陪他训练见闻杀,所特意学习的技巧。我倒是很好奇,当香克斯与斯凯勒为敌,你会怎么做?”

    “学习不单为了用上,更是为了要用时...让自己不会无计可施。”

    米霍克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再度下压自己的黑刀夜。

    此时,漫天血雾也是零落,露出了血雾之中的龙头与米霍克,只见米霍克的黑刀夜深嵌入龙头,但并没有没柄而入。

    那张扬扭转的龙角,挡住了刀锋去路,但为了做到这一点,龙角也处于崩断的边界。

    而此时龙头之上,有一条长长的裂谷,从右边龙角处,直到右边龙眼,甚至就连青龙的右眼,都出现了部分缺口。

    随着血液的流淌,青龙的右眼瞳仁,渐渐失去了颜色,显然,米霍克的这一剑虽不足以要了凯多的命,但是凯多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才阻挡下了这一剑。

    “滚!”

    青龙昂头,用力甩动,空中的米霍克,也是失去平衡,他紧紧握住黑刀夜的刀柄,想要重新找回平衡,但似乎...并不顺利。

    “咔~”

    米霍克突然发力,随即抽身,空中,一个巨大的龙角出现,朝着海面坠落。

    米霍克从自己头顶离开的瞬间,青龙盘旋,身形迅速变小,化作龙人形态的凯多,捂住了自己右额。

    额头的四个角,此时只剩下三个,鲜血也不断从他捂住右额的指缝间流出,但凯多此时显然来不及处理伤口。

    机械左手抓着狼牙棒八斋戒,朝着海面那艘破烂的黄金船坠去,米霍克的目的地,似乎也是黄金船。

    空中两人一语不发,也没有出手,而是任由自己的身形坠落。

    “咚!”

    凯多更快一步落在了黄金船上,黄金船吃水瞬间加深,算不上多么坚硬的黄金甲板,也被凯多的双脚踩踏凹陷。

    而被刚刚凯多朝着更高空甩去的米霍克,此时还在空中,不过距离黄金船也不远了。

    但凯多似乎并没有让米霍克轻松落下的想法,捂着右额的手放下,双手抓起狼牙棒,猛力挥动,一道斩击出现,伴随尖锐嘶鸣,朝着米霍克而去。

    “金刚!镝!”

    米霍克见到席卷而来的斩击,没有犹豫,瞬间挥动手中黑刀夜,锋刃斩断飞来的斩击,随即空中轻巧翻转,躲过周遭斩击的余波,落在了黄金船上。

    “这样的技巧,你也只能用一次而已,和那个女人对战一样,只要不用见闻色霸气,你这技巧就起不到作用了。”

    凯多将狼牙棒顿在甲板,对着米霍克说道,米霍克则是看着凯多那破损、充血且瞳仁褪色的右眼,说道:

    “再剜去你左眼,你还能不用见闻色霸气?”

    凯多面皮抽动了一下,长长的龙须,此时也抖动起来,显然米霍克这种轻视,让他极为的愤怒。

    “烬!回鬼岛!”

    在凯多身后,听到凯多命令的德雷克,双拳攥了起来,看着凯多的后背,他甚至想要发动偷袭。

    但是这个念头刚起,米霍克那如鹰眼般锐利摄人的视线,从他身上扫过,一瞬间,忽觉自己抓住了什么机会的德雷克瞬间清醒了过来。

    别看此时凯多的状态算不上多好,但是...如果他真的出手,也不可能取得太好的效果,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凯多,并不是他想偷袭就偷袭的。

    而且此时位于海面之上,凯多自身的机动性,让他并不会太过于依赖德雷克,此时就暴露,有些得不偿失。

    “是!凯多老大!”

    德雷克大声的喊道,同时心中也无声的大喊:“这是最后一次了!”

    随即,德雷克发动能力,黄金船外轮快速转动起来,朝着已经不再遥远的鬼岛驶去,凯多并没有注意到德雷克瞬息间的异常。

    仅剩的左眼,一直盯着米霍克,因为面对米霍克,和面对斯凯勒一样,都不能够依赖自己的见闻色霸气了。

    只能够相信自己的身体,相信自己的五感,但是最重要的双眼,却已经被米霍克破坏了一只,这种视野受限,且有些不平衡的感觉,让凯多愈发的慎重起来。

    突然失去右眼,让凯多对于距离、方向以及视线中心,与边缘视觉的判断,都有了一些难处,毕竟谁没事会去进行独眼训练?

    但是凯多相信以自己的天赋、体魄以及战斗经验,不需要太长时间,他就能够调整过来了,就好像他当年失去了左臂一样。

    本以为这是一件毫无疑问的坏事,但是事实上,当凯多伤愈,重新训练以适应身体的时候,他的身体平衡能力好了不少。

    同时右手的灵巧、力量也是再上一层楼,甚至因为重新塑造自己的战斗风格,让凯多的战斗,有了更为多变的选择。

    而在安装上奎因为他打造的机械左臂后,左臂丢失带来的弊处得到了相当大的弥补,但是因为丢失左臂,而获得的那些,也没有消失。

    按照奎因的说法,这叫做代偿,当身体的某一器官或部位受损,身体的其他器官或部位,就会进行开发补偿。

    而眼睛,也在代偿的范围之中,只是这少息之间,凯多就找回了视线的中心点,同时身体的平衡,也快速调整到了原有的水平。

    对身体的高强度开发,让凯多的身体自适应能力极强,他这短短时间的改变,都足够寻常人康复训练好几个月了。

    米霍克从凯多细微的站姿变化,也察觉出来了,凯多正在快速调整着,最理智的做法,是他现在即刻出手抢攻。

    中断凯多的自我调整,同时趁他状态不好,多获得一些优势。

    可惜...米霍克并不理智,或者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理智,他此时持刀的手,轻轻垂下,就这么看着凯多,等着他的自我调整。

    区区凯多而已,刚刚他全盛之下,自己能斩伤他一只眼,等他恢复过来之后,再斩他一只眼,又有何难?

    见到米霍克居然狂妄到等待自己恢复,凯多气得恨不得立马出手,但是这不大的黄金船,随时都有可能被两人战斗撕碎。

    在身体还未调整过来之际,凯多不免担忧海水的影响,虽然以他的体魄与果实,海水很难对他带来真正的伤害。

    但是...面对的是米霍克这样的对手,即便受到小小的影响,都有可能成为战败的原因,因此凯多不敢赌。

    就在黄金船愈发靠近鬼岛之时,凯多适应了右眼的疼痛,同时身体也调整得差不多了,他回头看向周围,突然皱眉问道:“那个女孩呢?”

    “!!!”

    德雷克的心脏突然一紧,想起三天前和凯多的汇报,当时他汇报的是,米霍克带着一个小姑娘来追赶他。

    百兽如今接收外界情报的能力虽然受限,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凯多分析出那个女孩是谁了。

    可是当他们出现之时,佩罗娜可并没有跟随米霍克一起过来,刚刚的激战、受伤、愤怒、耻辱让凯多无暇多想。

    但是此时,几乎可以说是回到自己大本营,且伤势已经适应过来的凯多,也瞬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很好奇吗?”

    就在德雷克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米霍克突然笑着开口,凯多脸色一黑,冲德雷克咆哮道:“烬!对手还有谁?!”

    德雷克有些惊慌,下意识的将视线投向唯一的“自己人”米霍克,米霍克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鬼岛,点了点头。

    见到米霍克点头,德雷克也不再惊慌,而是笑着说道:“我们!”

    “你们?!你们是谁?!”

    凯多猛回头,看着德雷克脸上的笑容,脸色扭曲了起来,德雷克此时不慌不忙的介绍道:“百兽凯多,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斩夜支队炊事小队队员、利剑部队行动组组长,海军中校赤旗·X·德雷克!”

    “你骗我?!你骗我!!!”

    凯多咆哮,抡起八斋戒就砸向了德雷克,终于公布了自己身份的德雷克,脸上再无惊慌,笑容此时也收敛了起来。

    只见德雷克微微抬手,大堆大堆的黄金朝着他聚拢,化作了一面盾牌。

    “咚!”

    狼牙棒砸入黄金盾牌之中,几乎将比城墙更厚的黄金盾牌砸毁,但德雷克脸上平静与坚毅不改,放下手,变形的黄金盾牌,也汇入脚下甲板。

    面对愤怒的凯多,德雷克说道:“凯多,你已经被包围了。”

    “包围?!就凭你们两个?!”

    凯多嗤笑出声,德雷克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不仅是我们,还有五大海军支队,对了,我的长官也来了。”

    “你的长官...”

    凯多第一感觉是刺耳,但是瞬间,他就想到了德雷克的长官是谁,斩夜支队!斯凯勒!

    德雷克见凯多终于反应过来,右手也抬起,当着凯多的面,打响响指。

    “哒~”

    一个响指之后,丝毫没有变化。

    “轰!”

    可就在凯多疑惑,想要再度对德雷克出手之际,鬼岛那个巨大的骷髅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如涌泉般的黄金,从洞口喷涌而出。

    黄金河流极为湍急,就犹如溃坝的洪水一般,朝着海边的黄金船用来,只是少息之间,黄金河流便注入了黄金船之中。

    而破烂的黄金船,也有了极大的变化,原本离水只有十数米的甲板,猛地抬高,抬高到了百米之处。

    德雷克微微皱了一下眉,因为黄金船触底了,高度是不能继续加了,只能是宽度和长度了。

    原本黄金船的围栏、舱门瞬间改变,浩浩荡荡的黄金河流注入完毕之时,原本不算大的黄金船,已经变成了一艘超巨型的军舰。

    就犹如海军本部那些巨人中将配备的军舰一般,比起斩夜支队的军舰,还要大上不少,与其说是船只,倒不如说是船型的城堡。

    凯多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积蓄了无数年的黄金,成为了德雷克手中建材,身体已经气得抖动了起来。

    当最后,黄金丝线编织而成的海鸥旗从桅杆出现之时,凯多再也忍不了了。

    “滋啦~”

    漆黑闪电在他身周闪烁,霸气强度,即便是德雷克,也是不禁后退了一步,脑袋如针扎的疼痛传来,让德雷克紧紧皱起了眉头。

    米霍克也是抿了抿嘴,凝实到可见的青蓝色剑势萦绕,与凯多身周缠绕的霸王色霸气开始了碰撞。

    随着霸气与剑势的碰撞,上空那本来被撕裂得千疮百孔的乌云,再度凝聚,并且变得愈发的厚重,呈现出了压城之势。

    其广度也不是刚刚能够比拟,整个鬼岛,以及半个和之国,都被乌云笼罩,更别说是落雨覆盖范围了。

    两人气势的碰撞,怕是连周遭千里雨云都聚拢了过来,密雨如瀑,但是却不敢靠近两人周围,似乎两人的气势,连天空都畏惧一般。

    黑桃支队军舰,马尔科抬手抓住了以藏持握长剑,不断颤抖中的左手,眼前的这一幕...让以藏回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一天。

    “轰隆隆!”

    雷霆在乌云之中不断的穿行,但是又不敢露出云层,分明是轰鸣天地的雷鸣,此时却有种呜咽之感。

    艾斯看着这一幕,又看了看已经近在眼前的和之国海瀑,左手燃烧的火焰,不断汇入巨型机器的转接口中,他看向大和,说道:

    “其他人都各就各位了吗?”

    此时捧着电话虫的大和点了点头,刚刚其他三艘军舰已经汇报抵达预定位置了,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到斯凯勒下令。

    而斩夜支队,此时巨型的机器,已经停止了运转,回到了斯凯勒身旁的努尔基奇,对斯凯勒说道:“长官,随时可以行动了。”

    斯凯勒点了点头,说道:“刚刚答应了给米霍克一些时间,这样吧,先办正事。”

    “是!长官!”

    努尔基奇敬礼,随即拿起护栏上的电话虫,正想通知其他支队,斯凯勒摇了摇头,说道:“不用那么麻烦。”

    说完,斯凯勒抬头,看着不断飘落的雨滴,说道:“这样的雨可不好。”

    努尔基奇面露疑惑,毕竟这点儿雨水,并不会影响战斗,努尔基奇还未将疑惑问出声,斯凯勒就继续说道:

    “雨太大,把我的货物淋湿了怎么办?”

    闻言,努尔基奇面露无语神色,嘴角也扯了扯,该说...不愧是自家长官,脑回路就是清奇。

    明明是剿灭一个海上皇者势力、捅破一个王国、影响整个世界的大战,但是自家的长官,却在担心货物会不会被淋湿。

    还“我的货物”?那些军火是和之国生产的,购买人是CP,自己等人...说得难听点,不是来抢的吗?此时别说抢到手了,就连看都还没看到。

    自家长官就已经擅自宣布了这些军火的归属,抛开海军与海贼立场不谈,自家长官也太霸道了吧?

    但是这些话努尔基奇可不会说出口,不是怕被斯凯勒砍之外...主要是影响到这一次行动就不好了。

    于是努尔基奇露出了恰当的疑惑表情,问道:“长官,那您的意思是?”

    “把这雨给停了,顺便给那些年轻人一个信号。”

    斯凯勒话落,努尔基奇已经十分懂事的让开了,而各个小队的队长,也都回避了视线,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家长官要做什么了。

    无非是飞翔斩击而已,而他们挪开视线的原因...那比旭日都耀眼的斩击,可不是人人都能直视的。

    但是“借宿”的基德显然不太懂,听到斯凯勒有想要出手的意思,睁大了双眼,盯着斯凯勒。

    他也不是第一次见斯凯勒出手,前不久斯凯勒斩巴雷特时,他就在现场,只是当时他没看清,而且距离也没有这么近。

    虽然基德不是剑士,但是...谁会拒绝观摩世界第一大剑豪的斩击呢?

    基德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因为凯多与米霍克的气势碰撞,聚拢而来的乌云,几乎将这里遮罩如黑夜,不睁大眼睛, 看不清怎么办?

    而在基德的注视之中,斯凯勒握住了黑刀-黑曜,凌厉剑势瞬间聚拢,氤氲的粉色气雾,凭空出现。

    即便在“黑夜”之中,也有荧光之感,这让基德能够更加精准的将视线集中在斯凯勒手中黑曜之上。

    “秘术!曜夜斩!”

    黑刀出鞘,无数的光华绽放,斩击凝聚而成瞬间,一声痛呼响起。

    “啊啊啊!我的眼睛!!!”

    但是斯凯勒可没有理会基德的痛呼,挥刀动作瞬间完成,瞬息之间,黑刀已经完成了出鞘、挥斩、归鞘。

    可极快的速度,并没有降低斩击的质量,那光耀了整片黑暗的斩击瞬间凝聚而成,朝着空中压城之势的乌云斩去。

    斩击迎风便涨,眨眼间便已经形成了一道横跨数千米的桃色弦月,可这还没停下。

    此时,鬼岛旁黄金船上的凯多,死死的盯着着空中那轮不断升起膨胀的斩击,愤怒的面容依旧,可身周的黑雷,却有了瞬息的烁灭。

    其他四支海军支队、和之国无数人,也都注意到了此时空中那轮桃色弦月,在无数人注视中,弦月划破了盖压百里天空的乌云,斜阳再度垂落。

    红心支队,看到这一幕的罗,也是抬起了手中的电话虫,说道:“行动!”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