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艺术创作灵感大盛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美综世界 第347章 艺术创作灵感大盛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青蓝色的精金盒子上,雕刻着繁复的魔纹,本来魔纹能自动吸纳魔力,带动魔法阵,保护盒子里面的人头。

    但经历过魔力消散,头颅不复最初的模样。

    就算如此,仍未真正腐烂,只是其中的水份完全消失,干巴巴的脸皮紧贴在头上,搭配上枯白的头发,让脑袋像是干旱而死的野草地。

    罗南戴上手套,取出人头,摆放在桌子上。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女人的头颅!

    伊尔莎说道:“装她的盒子,无法收到法师徽章中。”

    徽章空间无法收活物,罗南敲了脑袋额头一下,发出敲击枯败皮革般的声音,说道:“还有生命力。”

    刚才他试过,这脑袋非常非常硬,起码以他的力量捏不碎,应该牵扯到了魔法。

    伊尔莎也戴上手套,拿起来看:“不算重。”

    罗南大致说道:“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硬,更像是有某种奇怪的魔法保护。”

    伊尔莎仔细辨认,干枯的脑袋看不出太多东西,说道:“湖中仙女,阿瓦隆女巫会第一任女巫之王薇薇安的头。”

    她之前跟罗南说过圆桌骑士与薇薇安大战的事:“薇薇安无法被杀死,分尸后的头颅埋在了米尔登霍尔。”

    罗南看着脑袋:“这就是梅林苦恋而不可得的薇薇安?”

    不知道现在扔给梅林,梅林能否一解相思之苦?

    伊尔莎知道,罗南又起了些奇怪的想法,干脆说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那本书上的记载是真的。”

    罗南想起伊尔莎之前提过的书:“我看看那本书。”

    伊尔莎从法师徽章中掏出来,交给罗南。

    一本不厚的羊皮纸书,封皮上以拉丁文写着《梅林手札》,书名下面有个手绘的图案,因为时间过于久远,图案比较模糊,但依稀能够分辨出是头脑袋特别大的龙!

    罗南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本书的?”

    伊尔莎说道:“我手下一个人在爱丁堡的古书店里发现的。”

    罗南指了指封皮上的龙:“薇薇安被异空间的邪恶巨龙蛊惑,你多加留意,如果听到或者看到异样的东西,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的。”伊尔莎将薇薇安的脑袋装进精金盒子中,仔细收了起来。

    超凡晋升的莫名联系,可以确定这是晋升下一阶的关键,但想要找到真正的线索,还需要薇薇安其他身体部件。

    罗南打开羊皮书,大致翻了一遍,记载的都是些古典时期的秘辛,比如亚瑟王和第一代兰斯洛特不得不说的故事,老舔狗梅林与绿茶薇薇安的爱恨纠葛等等。

    其中最有用的,就是记载的关于分尸后藏尸地点这些。

    保险起见,罗南说道:“这本书暂时交给我保管。”

    伊尔莎完全相信罗南,自然应了下来。

    罗南把书收进戒指空间,下一步目标明确:“之前你说,狮心王理查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伊尔莎说道:“狮心王分尸而葬,据说教堂里面只有他的心脏。”

    罗南说道:“我怀疑圣杯在理查手里,到时掘开看看。”

    挖过美国国父的墓葬,挖个不列颠国王的,不在话下。

    …………

    华盛顿,白屋,椭圆办公室。

    幕僚长坐在沙发上,说着今天发生的事:“今天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是否启动弹劾程序投票时,有一部分我们的支持者过于激动,与守卫发生冲突!”

    加勒特-沃克听着这些,只感觉头大。

    幕僚长的话在继续:“其中部分支持者非常狂热,冲破守卫阻拦,进了司法委员会,导致投票中断,今日暂停。”

    加勒特-沃克皱眉:“我还有这么狂热的支持者?”面对心腹,多少能说点心里话:“他们不都说我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任总统吗?”

    早已是门萨教铁杆信众的幕僚长,多少知道些内幕,心说你没有狂热支持者,别人可以帮你造一批出来。

    加勒特-沃克再怎么样也是个老牌政客:“我的对手们真是什么手段都敢用。”

    幕僚长说道:“外界认定那是支持我们的人。”

    加勒特-沃克叹了口气:“影响很大?”

    “是的,原本很多中间派议员,可能加入对面。”幕僚长说道:“对于开启弹劾程序的审核,司法委员会下一次必然会通过。”

    加勒特-沃克只感觉屁股下面的椅子烫人,站起来走了几步,莫名其妙憋出一句话:“都怪毁灭者罗南!”

    前任败选,自己上台,然后毁灭者罗南接连针对美利坚发动恐怖袭击,弄的美利坚在全世界颜面尽失。

    幸好,现在把毁灭者罗南围困在了骷髅岛。

    敲门声这时候响起,特勤局特工开门,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走了进来。

    加勒特-沃克看过去,对方脸色异常难看。

    安全事务助理说道:“大统领先生,刚接到英国方面通报,空军第三航空队驻扎的米尔登霍尔基地遭遇恐怖袭击,弹药库和燃料库殉爆,整个机场被完全摧毁,里德少将失联,暂时不确定有多少伤亡。”

    “什么?”加勒特-沃克先是惊怒,多年政客的修养,又下意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头脑一冷静,立刻想到其中的关系:“袭击者是毁灭者罗南?”

    安全事务助理说道:“通报中说是毁灭者罗南所为,但五角大楼的将军有异议,认为空军和海军已经将毁灭者罗南围困在骷髅岛上,罗南不可能脱困……”

    “有视频新闻了。”幕僚长听到的时候,就在通过手提电脑查询。

    加勒特-沃克赶紧去看,视频来自于米尔登霍尔镇一名镇民拍摄,画面虽然不太清晰,但那规模庞大的璀璨烟花,几乎炸出屏幕!

    幕僚长说道:“应该不会错。”

    加勒特-沃克拔高声音:“除了毁灭者罗南,还有谁会这么疯狂!”

    内有弹劾,外有恐怖袭击,这一瞬间,老练的政客暴怒:“这该死的美利坚,我不管了,谁愿意管谁管!”

    另外两人不敢多话。

    好一会儿之后,加勒特-沃克勉强控制住情绪,问道:“英国方面可有发现毁灭者罗南行踪?”

    安全事务助理说道:“英国人认为他的下一个袭击目标是伦敦!”

    “伦敦!”幕僚长抬起头来:“确定?”

    安全事务助理点头。

    加勒特-沃克勉强控制的情绪,此刻又有失控的趋势,椭圆办公室里的又都是心腹,说道:“距离伦敦最近的民兵在哪里?”

    “先生,冷静!”幕僚长看了出来,今天接连遇到这些糟心事,加勒特-沃克情绪明显不对,连忙说道:“不能动用核武器,那是伦敦!”

    安全事务助理说道:“英国是我们的头号盟友,也是核大国!”

    如果把自家头号狗腿子给宰了,其他的狗腿子还会跟着美利坚走?

    加勒特-沃克回到办公桌后面,端起彻底冷掉的咖啡,一口气喝的精光,这才真正冷静下来。

    民兵和核弹的事不再提,反而说道:“联系特事局,联系五角大楼,联系所有情报、特工和军方机构,我要求他们立即召开联席会议,不管动用常规武器,还是超凡力量,一定要把毁灭者罗南消灭在伦敦。”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幸好是伦敦。”

    丢人也是英国人先丢人。

    加勒特-沃克拿起电话,亲自拨通特事局局长卡罗莱娜的电话,问她招募的人手什么时候能到。

    特事局这边也收到了情报通报,卡罗莱娜非常好奇,罗南怎么去英国放烟花了?

    可惜,她要坚守岗位,收集情报。

    卡罗莱娜面对大统领的要求,婉转说道:“经费还没有批下来。”

    没钱,怎么做事?她适当的建议:“事情发生在英国,英国人必须出手,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英伦三岛超凡势力极多,他们又不听从我们和北约调遣,不如让他们冲在前面,我们这边把约瑟夫大师派出去当代表?”

    加勒特-沃克说道:“我会考虑。”

    晚上回家的时候,卡罗莱娜将情报传递了出去,告诉罗南美利坚这边的反应,并且富兰克林的那位学生,雷电法师约瑟夫可能带人前往伦敦。

    …………

    伦敦,威斯敏斯特市,不列颠的行政中心。

    黑色的老式轿车驶出白金汉宫,前往圣公会总部。

    高文问道:“陛下怎么说?”

    亚瑟缓缓说道:“陛下决定,中午带领王室成员,前往温莎城堡休假,让我们尽全力消灭罗南,还全世界一个公道!

    他透过车窗,看到了议会大厦和大本钟:“这里是不列颠的中心,甚至是全世界的中心,我们要守卫它!”

    高文知道,这关系到王国的荣光和命运。

    亚瑟问道:“各方面有消息?”

    “没有。”高文难免有些失望:“苏格兰场,军方情报部,MI6,国家安全局,白厅,出动了大批人手,他们就像消失了。”

    亚瑟并不意外,辛迪加在欧洲潜伏这么久,毁灭者罗南把美利坚折腾的欲生欲死,如果能轻易抓到他们的行踪,早就消灭掉了。

    “加大盘查力度!”他说道。

    轿车来到南岸公司,停在圣公会总部前。

    亚瑟下车,圣公会大主教坎特伯雷亲自迎了出来。

    两边老相识,进入会客厅,随口寒暄几句,亚瑟就仔细说了毁灭者罗南相关的消息。

    坎特伯雷说道:“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是圣公会的标志性教堂,圣公会绝不会放弃!我们就在这里,我们哪里也不去,毁灭者罗南敢来,圣公会会以最隆重的方式迎接他!”

    亚瑟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边虽然有分歧,甚至有龌龊,但在守护不列颠这件事上,立场完全一致!

    车子驶出伦敦,朝着西南行去,很快进入威尔特郡,来到临近巨石阵的古老橡木林。

    这里是王国划定的保护区,叫做橡木屋,其中全是高大的古老橡树,也是如今德鲁伊教派的总部所在。

    车子驶入橡木林,停在一个路口。

    亚瑟下了车,橡木林却毫无动静。

    并无人过来迎接。

    亚瑟不以为意,看向一颗不算高的橡树:“告诉巴里,我来了。”

    树不动,似乎真的只是树。

    亚瑟说道:“放火。”

    树动了起来,两条主枝变成手臂,主干上看似木瘤的地方睁开一双眼睛,木制的干裂嘴巴一张,发出低沉怪异的吼声。

    一头体型庞大的棕熊,陪着个老头从林中走出。

    老头花白长发披肩,身穿麻布白袍,脚蹬最简单的布鞋,手拄橡木拐杖,古朴的不像个现代人。

    亚瑟说道:“巴里。”

    德鲁伊教派的大祭司点头:“跟我进来吧。”

    树人让开了通道,亚瑟和高文跟着巴里进了橡木林。

    德鲁伊一道,在于自然。

    以前是不是这样,早已流失在历史长河中。

    但现在的德鲁伊,某种层面上来说,就是自然主义者。

    几个人就坐在橡木林的石头上。

    亚瑟直接说明来意:“毁灭者罗南来到不列颠,德鲁伊教派无法置身事外。”

    他早就想好了具体措辞:“你们在黑海以东策划的大地母亲行动,最终毁在罗南手里,地球并没有像你预期的那样停止哭泣。”

    巴里握住橡木拐杖:“确实没有,大地母亲给予过我们启事,毁灭者罗南是自然的敌人。”

    亚瑟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听到这话主动闭上嘴。

    巴里又说道:“我去萨福克郡看过,大火烧毁无数山林树木,爆炸引发大地震,山体地壳严重损毁,大地母亲在哀伤,树木在哭泣,毁灭者罗南破坏了自然的平衡之道。”

    亚瑟不再多说:“尽快来伦敦。”

    巴里说道:“你先走,我稍后。”

    实际上,德鲁伊教派已经与毁灭者罗南有过一次交锋,瓦伦丁死了,计划失败了。

    利用病毒的超凡变异和大地母神的祭坛,向黑海以东投放病毒,清理掉非文明世界那些趴伏在大地母亲身上的吸血虫,本就是德鲁伊教派默认的自然平衡。

    亚瑟走了。

    巴里站起来,拍了下那头熊的脑袋:“去召集精干人手,我们去伦敦。”

    棕熊朝一片树屋跑去。

    巴里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肆虐萨福克郡的大火,无数树木烧成焦炭,灰烬笼罩了天空,大自然正在哭泣!

    来到德鲁伊祭坛,巴里站立在一棵血红的橡树前。

    橡树极其高大,根系扎入地底深处,直达地下最黑暗处。

    巴里眼前一阵恍惚,似乎看到了大地之母。

    那是众生的创造者,大地的母亲!

    牠头戴荆棘尖刺王冠,双目紧闭成线,在尖刺王冠正中央,空着一个镶嵌宝石的洞!

    有虚幻缥缈,又极其微弱的神谕传了过来!

    “杀掉毁灭者罗南,从他手中取回王冠上的宝石!”

    巴里知道,德鲁伊们必须前往伦敦,不仅仅守护英伦三岛,还有大地母神的任务。

    …………

    伦敦街头,从早晨开始,街上的巡警突然变多。

    核心的威斯敏斯特市附近,不但有大批军队进驻,连特种空勤团都到了。

    精锐的士兵,抢占了各处制高点,监视着威斯敏斯特发生的一切。

    城郊,皇家陆军封锁各处出入口,开始了进城盘查。

    皇家空军的鹞式战机、F16和美洲虎攻击机,在伦敦二十四小时不断飞行巡逻。

    英伦三岛各处机场全部进入战备状态,陆航的武装直升机和空军的各种战机备战待命,随时都可以起飞攻击!

    唐宁街和白厅则对外宣称,正在进行反恐演习。

    毕竟新闻上刊登了米尔登霍尔机场爆炸案。

    其中盘查的重点是年轻情侣。

    两个老头开着车,顺利进入伦敦,按照伊尔莎所说,来到切尔西区。

    这里豪宅林立,伦敦有名的富人区。

    诺丁山也在此处。

    开车的伊尔莎说道:“与德鲁伊和圆桌骑士一样,现在的阿瓦隆女巫会,跟以前不同,她们自称纯正的凯尔特人,想要借助超凡,让苏格兰脱离大不列颠。”

    罗南说道:“不怕他们有诉求,就怕她们没有诉求。”

    伊尔莎又强调了一个重要信息:“代表凯尔特人王权的圣石斯库恩,就藏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罗南轻轻点头:“我们去见她们。”

    停好车,无视巡逻的警察,两人进入波多贝罗跳蚤市场,朝那座古董书店走去。

    进入书店,上到二楼,罗南立即看到了那个徽记。

    在灵魂圣殿的古堡残留上,也有同样的徽记:圆环里面的枯枝上,站着只黑色乌鸦!

    伊尔莎来到那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大龄女职员前,出示了赫卡特给她的徽章。

    女职员带着他们上五楼,进了书房。

    赫卡特看到两人相貌,多少有些疑惑。

    伊尔莎说道:“现在伦敦有些危险。”

    赫卡特听出伊尔莎的声音,想到昨晚发生在米尔登霍尔的袭击,目光立即转向罗南:“这位是……”

    罗南既然敢来,已有准备:“我是罗南。”

    赫卡特下意识说道:“毁灭者!”

    罗南不苟言笑:“美国人和北约确实这么称呼我。”

    赫卡特认真的做自我介绍:“阿瓦隆女巫会,现任女巫之王赫卡特。罗南,欢迎你来到阿瓦隆女巫会。”

    罗南点头,直接说道:“昨夜,我袭击米尔登霍尔机场,在机场下方找到一颗人头。”

    赫卡特看向伊尔莎:“你既然回来,确定与你的晋升有关了。”

    伊尔莎没有否认的必要:“是。”

    赫卡特再问:“薇薇安的头?”

    这次伊尔莎不说话了,反而看向罗南。

    赫卡特立即明白,她以罗南为主。

    罗南说道:“人头是干枯的,还有生命力,有某种奇怪魔法保护,非常坚硬。”

    他以符合自身行事风格的方式说道:“若不是还有用处,我想试试那脑袋能承受多少当量。”

    这话别人说出来,赫卡特也就笑笑,甚至内心会嘲笑几句。

    但这人说出口,她立即接话,特意提醒:“这关系到王者之剑的下落。”

    这只是颗脑袋,不会走不会躲闪。

    罗南问道:“怎么样才能让薇薇安开口说话,找到王者之剑?如果那颗脑袋没有用,我不介意做下当量实验。”

    赫卡特不敢把罗南的话当成恫吓,说道:“找到薇薇安身体其余部分,将她拼接完整,她的意识将会苏醒,王者之剑最早由她赐予亚瑟,亚瑟和圆桌骑士背叛女巫会后,薇薇安又重新收回,这个世界除了薇薇安,没人知道王者之剑去了哪里。”

    罗南与伊尔莎交换眼神,各自有所判断,赫卡特的话不是虚假。

    “如果薇薇安不想说呢?”罗南问道。

    “根据女巫会的记载,薇薇安被梅林和亚瑟分尸的时候,曾经以女巫之王的名义起誓!”赫卡特说道:“无论任何人,只要能让她复活,她会帮这人做两件事,无论这两件事是什么!”

    或许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太多,誓言这种东西,在罗南眼里根本不可靠,说道:“我们救了她,她反悔呢?我听很多人说过,湖中仙女是薇薇安自称,更多人称她为湖中女妖!”

    赫卡特本来想说些欺骗的话,但见到罗南紧盯着他,想起这人在全世界的所作所为,一些话竟然说不出口。

    阿瓦隆女巫会若是单独的存在倒也算了,但旁边那个女人却知道,如今的阿瓦隆女巫会,是那些真正的凯尔特人的代表。

    这人连美国都敢炸,凯尔特人……

    赫卡特瞬间想的更远,只有不列颠足够弱,凯尔特人的计划才能真正成功。

    削弱英国人,还有比面前这位更合适的吗?

    罗南仿佛猜到了她的所想所想,说道:“如果她不遵守誓言,我希望女巫会可以站在我们这一边。”

    赫卡特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你们只找到了头。”

    罗南说道:“其余的部分找到了藏匿地点。”

    赫卡特结合伦敦的时事,想到了:“在威斯敏斯特市哪个位置?”

    “我需要你一个承诺。”罗南要的根本不是承诺,而是想拉人当炮灰!

    女巫会想要他和伊尔莎当炮灰,他们同样如此。

    至于薇薇安-妮露,罗南同样有所准备,灵魂金匣控制了金刚,但还有个名额空着。

    薇薇安肯说,并且站在英美对立面,一切都好说。

    不说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罗南的艺术创作灵感大盛,想要排练一出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

    1秒记住大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美综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美综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美综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