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伦敦陷落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美综世界 第349章 伦敦陷落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伦敦,泰晤士河畔。

    所谓的联合军事演习下,伦敦眼白天就已停止远转,空军特勤团的三人观察小队,占据了最高的一个观光舱。

    三名精锐士兵,通过红外望远镜和热成像仪,观察着河对面的威斯敏斯特区。

    上级下达的命令显示,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毁灭者罗南大概率会在近几日内针对伦敦,尤其威斯敏斯特这个行政区发动恐怖袭击。

    河对岸,路灯探照灯全开,灯火通明。

    挑战者坦克和武士步兵战车占据交通要道。

    从大本钟到议会大厦再到白厅,各处制高点全都布置了观察哨和狙击手。

    空军特勤团除了少数在外执行任务的人员,其余近800人已然入驻威斯敏斯特,随时可以参加战斗。

    装甲团和部分海军陆战队人员正在街头巡逻。

    嗡嗡响动中,陆航的武装直升飞机沿河岸飞过。

    灯光远去。

    穿着深色作战服的人突然窜入伦敦眼巨大的倒影中。

    这人跳上伦敦眼粗大的钢架,脚每在摩天轮上轻点,就拔高数十米,快速纵跃未发出任何声息,在喘息之间,就已接近观光舱。

    手骤然甩出,三道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暗红色光芒,穿透观光舱的金属舱壁。

    三名空军特勤团人员没有任何反应,就已脑洞大开!

    罗南收割灵魂碎片,跃上最高的这个观光舱,站在仓顶,如同雕塑,融入黑夜,眺望河对面。

    正对面,就是唐宁街!

    往南,有大不列颠国防部所在的白厅。

    往西,则是白金汉宫。

    往北,威斯敏斯特宫,也就是议会大厦矗立在河岸边,附近的大本钟上,英国大兵正在警戒。

    再往北一点,就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辛迪加在不列颠内部有间谍,最新传过来的信息显示,圣公会、德鲁伊教派和圆桌骑士团的高阶超凡者,已然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坐镇。

    罗南适当修改计划,感应到灵魂圣殿,从中转出调试完毕的GBU-43/B大型云爆弹,提在了手里。

    登高望远,视线穿过黑夜与灯火,找到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所在。

    伦敦眼是附近的制高点,坚固的主体框架,足以支撑罗南的全力爆发。

    罗南仍然安静的矗立在高处,仿佛黑夜的一部分。

    等到天空呼啸的战机暂时远去,威斯敏斯特上空出现短暂真空。

    罗南启动云爆弹,双手抓住尾翼,人在伦敦眼顶上转动起来,身体全部力量骤然爆发,云爆弹仿佛炮弹一般飞上了天空!

    这枚九吨重的小玩意,飞过泰晤士河,飞过大本钟,飞过威斯敏斯特宫,朝着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落去!

    以罗南的力量,又极为擅长投掷,这些并不难。

    这骤然爆发出的力道,让伦敦眼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暂时让炸弹飞一会!

    …………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哥特式的大殿中。

    头发花白的亚瑟歪着脑袋,坐在高背木椅上面,像是睡着了一般。

    高文和兰斯洛特就守在他身后。

    附近的廊柱边上,很突兀的长出一棵树,树边上还蹲着头特别大的棕熊。

    拄着橡木拐杖的德鲁伊大祭祀巴里,就坐在一张木头长椅上。

    作为教堂的主人,圣公会的约克大主教穿着通体白色、胸前绣有红十字的主教袍,一串透明的魔力宝石作成的念珠,悬挂在脖颈之上。

    圣公会牧首坎特伯雷大主教穿着样式很普通的白黑长袍,右手紧握的权杖上,镶嵌通体金黄的天使水晶。

    在他身后,戴着白色贴头帽的玛利亚,则是圣公会修女的首领。

    大不列颠能正常活动的高阶超凡者,大都汇聚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其他要害位置,同样有圣殿骑士、德鲁伊和圣公会主教严阵以待。

    从白天等到了黑夜,人仍未出现,慈眉善目的玛利亚忍不住暴脾气,问道:“亚瑟,你确定他的目标是这里?”

    亚瑟眼都没有睁开。

    高文接话道:“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有毁灭者罗南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玛利亚质问道:“什么东西?”

    “我们也不清楚。”高文含糊其辞。

    出叛徒这种事情,圆桌骑士肯定不愿意提。

    所有的问题,自然而然推到了罗南身上。

    那头棕熊突然插话:“很明显,他们知道,却不想告诉我们!”

    约克大主教这时说道:“你们这样做,我们很难精诚合作。”

    这些人议论,亚瑟、巴里和坎特伯雷仿佛没有听到,仍然闭目养神。

    一直陪在这里的白厅次官巴克利赶紧出来打圆场:“诸位大师,这一次关系到王国的安危……”

    除了三位首领,其他人眼光齐刷刷转过来,落在巴克利身上。

    玛利亚毫不客气:“你们能把人找出来,何至于在这里枯等!”

    棕熊一个劲摇头:“王国自二战之后,国力衰退,人才凋零,一天不如一天。”

    他抬起爪子,从旁边的树人枝干上,撸了把树叶塞进嘴里,边嚼边吃:“堂堂日不落帝国,竟然被你们这群人带的需要去看美国人的脸色。”

    巴克利无言以对,心里却在骂唐宁街的政客。

    亚瑟、巴黎和坎特伯雷若有所感,突然一起抬头。

    …………

    议会大厦楼顶。

    特里斯坦背着两把剑,来到靠近泰晤士河的一侧。

    后面,兰马洛克拿着瓶酒过来:“喝一杯?”

    特里斯坦正色道:“别喝醉了。”

    兰马洛克身上带着股酒味:“怎么可能!”

    天空突然有风声响起,特里斯坦抬头看向天空,泰晤士河上方阴云密布,并无特别之处。

    “有什么东西在天上飞?”他下意识抽出剑。

    兰马洛克也看向天空:“在哪里?”

    后方,特勤团的观察员喊道:“快看,教堂上方!”

    旁边的上尉喊道:“拉响警报!”

    另一个人二话不说,按响了警报!

    刺耳的警报声,瞬间传遍整个威斯敏斯特。

    那名上尉通过红外望远镜,看到了天上落下来的东西,对着无线电大吼:“云爆弹!云爆弹!快撤!”

    特里斯坦知道云爆弹是什么东西,手中的长剑凝聚剑芒,对着大教堂上方劈了出去!

    虽然开了伞,那枚云爆弹坠落速度仍然极快!

    剑芒划过夜空,撞上急速下坠的炸弹,炸弹被撞偏,外壳切开巨大的口子,天空中落下大量云暴剂。

    特勤团的指挥官在无线电里狂吼:“撤退!快!”

    特里斯坦掉头就朝泰晤士河跑!

    根本来不及!

    从罗南投掷,到云爆弹落下,不过几秒时间。

    云爆弹尚在半空,就已爆开!

    轰——

    爆炸带起的冲击波,裹挟着云暴剂泼洒到四面八方,与空气混合,发生了更为猛烈的云雾轰爆!

    星火燎原!

    赤红色的火球,犹如太阳一般,降临在威斯敏斯特!

    这一刻,伦敦的夜晚消失了!

    黑夜亮如白昼!

    以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为中心,方圆近千米范围,彻底被火焰所笼罩,一瞬间产生的高温,杀死大部分地面上活着的生物!

    高压爆轰冲击波向着世面八方扩散,摧毁着能摧毁的一切!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窗户和玻璃率先崩碎,穹顶仿佛积木搭建,被天上砸下来的巨锤砸中后,哗啦啦塌落!

    高温引燃熊熊大火,火焰焚烧着能烧的一切!

    冲击波无孔不入,钻入教堂墓葬区,什么维多利亚女王、威廉四世、爱德华七世之类的,大理石棺椁道道开裂,尸体烧成灰烬!

    教堂外面的街道上,轰爆的那一刻,大批英国士兵连痛苦都未感受到,就已丢掉了性命!

    驾驶挑战者坦克和武士装甲车的士兵,立即在高温中蒸熟。

    只是在这一瞬间,就有上千名英国士兵丧命!

    尤其守卫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附近的空军特勤团,800多人几乎全灭!

    暴露在外的中低阶超凡者,同样难以幸免,在高温和烈焰中丢掉了性命!

    火焰与冲击波仍在肆虐,近在咫尺的议会大厦难以幸免!

    议会大厦外面的雕塑一座接一座倒塌,在高温灼烧中彻底损毁,外墙千疮百孔,窗户彻底崩碎,火焰钻入其中,整座大厦陷入烈焰焚烧!

    大厦顶部,突起的塔楼外墙开裂,在持续的爆轰冲击下,破败不堪。

    议会大厦,大厦顶部的维多利亚塔和大本钟,已然被火焰包裹。

    火焰和爆轰冲击波继续向着四面八方席卷,更多的士兵和超凡者死去,更多的建筑燃起大火!

    高温中,挑战者主战坦克和武士步兵战车的油箱开始殉爆,新的爆炸又发生了!

    燃爆迅速抽空氧气,侥幸躲在建筑内部的人,下场更为凄惨。

    窒息而死的滋味,比被高温和冲击波瞬间杀死,难受多了。

    英国的军人,实力不够的超凡者,享受到了一场真正的超级盛宴!

    燃烧,痛苦,崩溃,毁灭……

    这一刻,威斯敏斯特这个不列颠的中心,就是名副其实的地狱!

    有窒息的英国大兵,在临死前想要发问:“难道这就是地狱的滋味?”

    没有人回答!

    或许,从东亚到东南亚,从南亚到中东,从中东到北美,那些见识过真正的英伦绅士风度,看到过所谓日不落荣光的人,能告诉他们答案!

    罗南站立在伦敦眼之上,不动如山。

    在灵视视野之中,西南边烈焰燃起的区域,一个又一个红色光晕飘了起来。

    其中,甚至夹杂着极少数的金色光晕。

    这些光晕化作一道又一道闪电,朝罗南飞了过来。

    灵魂碎片+4!

    灵魂碎片+6!

    灵魂碎片+12!

    灵魂碎片+25!

    古老者的灵魂碎片+2……

    充沛的灵魂之力,让罗南有种自身可以成为永动机的错觉!

    很多驳杂的信息在他脑海里呈现。

    有空军特勤团的,有装甲部队的,有德鲁伊的,有候补圆桌骑士的,还有圣公会神父的。

    罗南也进一步确定,威斯敏斯特聚集了哪些超凡力量。

    然后,他盯上了议会大厦附近的两个骑士!

    …………

    云爆弹炸开的那一刻,兰马洛克扔掉酒瓶,转头就朝大厦靠河的那边跑去!

    特里斯坦丝毫不慢,踩着议会大厦边缘,一跃而下!

    他们身上同时亮起金光!

    这两人快,爆轰来的更快!

    火焰冲击波包裹住两人,轰的一下冲了出去!

    兰马洛克和特里斯坦身上的金光熄灭,几千度的高温烤焦了衣服,点燃了头发,几乎让他们变成人形火炬!

    两人甚至闻到自身传出来的烤肉味。

    “啊——”

    那极致的痛苦,甚至让兰马洛克惨嚎起来!

    扑通水声,两人落入泰晤士河里!

    身上的火焰熄灭了,兰马洛克终于好受一些,浮上水面喊道:“毁灭者罗南,我一定要宰了你!”

    转头看向岸上,以大教堂和议会大厦为中心,小半个威斯敏斯特陷入大爆炸当中!

    天空红了,伦敦亮了……

    这么大爆炸,除了毁灭者罗南那个疯子,还有谁?

    陷入爆炸中的人,有几个能活下来?

    亚瑟他们?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感觉到了危险。

    但爆燃和冲击破带起的呼呼风声,烤熟的耳朵,都影响到了兰马洛克的听力。

    他下意识想要挥剑!

    半生半熟的肌肉,让他的动作格外迟缓!

    噗嗤声中,兰马洛克额头上插进去一支黑黝黝的箭矢,又从后脑钻了出来!

    特里斯坦声带已被灼伤,奋力在水中举起剑来,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不!”

    伦敦眼顶,罗南手持萨拉丁之弓,弓弦又搭上一支黑曜石魔法箭。

    趁敌病,要敌命!

    弓弦震动,箭矢化作流星!

    特里斯坦双脚发力踩水,想要窜上水面,想要躲开这一箭!

    骑士剑奋力挥动!

    怎奈重伤之躯,实力骤降。

    特里斯坦喊出“不”的嘴尚未闭上,黑色光芒已然钻入口中,噗的一声穿透后脑。

    剑落水,人往河底沉。

    两道红色光晕朝罗南飞去!

    灵魂碎片+65!

    灵魂碎片+66!

    两个四阶骑士!

    罗南叫不上名字,但必然是圆桌骑士!

    …………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穹顶正在坍塌,火焰疯狂涌入,氧气浓度下降到不足正常的五分之一。

    白厅次官巴克利呼吸不到一口氧气,一只手痛苦的掐住脖子,另一只手隔空想要去抓那一位又一位大师。

    “救救我!”

    这话堵在喉咙上,怎么都吐不出来!

    呼啸的火焰,席卷到了巴克利身上,这位白厅次官一时间未死,痛苦的抽搐翻滚。

    穹顶掉落的巨石,正好砸中他,挂着点点火花的血肉,像是萤火虫一样飞了起来!

    教堂大殿中的其他人,分成了三伙。

    亚瑟身周撑起金色光幕,自动隔绝了火焰与高温,保持着一片空间的正常。

    高文与兰斯洛特长剑拔出,挑开落下来的巨石。

    巴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蜿蜒扭曲的藤蔓缠绕一圈又一圈,裹出一个严密的树屋,挡住了所有攻击。

    高温与火焰下,不断有藤蔓枯萎成灰,却总有新的藤蔓长出,保持树屋的完整。

    圣公会的人聚集在一起,大牧首坎伯雷特手里的权杖上,金色天使水晶光芒闪耀,光罩仿佛倒扣的碗,遮挡出一片安全空间。

    三位首领很强,消耗也很大,撑起来的大型防护圈,消耗极大。

    不止要隔绝火焰和高温,还要保证有足够的空气呼吸。

    他们护得住一众属下,却无力保护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水晶吊灯早已掉下来摔的粉碎!

    历代不列颠国王加冕的木制王座燃烧大火,坎伯雷特和亚瑟连施法的时间都没有,就已在数千度高温中烧成了灰!

    坎伯雷特脸色白发,闭上眼睛,能感受到一位又一位不列颠先王的遗体被彻底焚毁!

    亚瑟看了过来,声音微弱,却又无比坚决:“无论如何,毁灭者罗南今天必须死!”

    坎伯雷特声音很轻,却在一片杂乱的响动中,传遍教堂每一处:“我就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在此诛杀此敌!”

    亚瑟的愤怒溢于言表:“毁灭者罗南在践踏不列颠的荣光!”

    巴里这时说道:“我听到了大地母亲愤怒的吼声,毁灭者罗南在破坏我们的自然平衡!”

    “诸位,威斯敏斯特受到如此袭击,不列颠颜面何存?”亚瑟缓缓抽出腰间的剑:“今天,放下成见,精诚合作,诛杀罗南!”

    “好!”另外两位首领人物赞同。

    三群人,静立于此处,等待火焰散去。

    …………

    伦敦西区,诺丁山边缘。

    一座大楼楼顶上,梅丽达凭借弓箭手出众的视力,第一个看到威斯敏斯特上空闪耀的火光。

    “信号来了!”她指向那边:“快看!”

    赫卡特和弗格斯齐齐看向威斯敏斯特。

    火光骤然亮起,瞬间亮如白昼,黑夜转向光明,眼睛多少不适,几个人纷纷遮挡眼睛。

    轰隆隆——

    爆燃声这时才传了过来!

    威斯敏斯特市的南半部分,几乎全部被火焰笼罩!

    这朵烟花格外纯粹,只有火红一团,却格外大!

    大到叫人欢欣鼓舞,忍不住叫好!

    伦敦上空仿佛亮起了一个崭新的火红太阳!

    “盎格鲁-撒克逊人!”弗格斯拍了野猪头一把:“这群骗子,凶手,杀人犯,终于得到了惩罚!”

    野猪头说道:“这么大规模的爆炸,圆桌骑士、德鲁伊和圣公会的人,会不会伤亡惨重?”

    赫卡特也很激动,仿佛这冉冉升起的烟花,燃烧起了她的斗志:“他们一定伤亡惨重,以前他们人多打我们人少,现在反过来了!”

    她扔保持着必须的冷静:“对于亚瑟这一层级来说,很难致命,却能大幅度消耗他们的力量!”

    梅丽达目光格外锐利,指着议会大厦方向:“日不落最后的光辉,熄灭了!”

    “毁灭者罗南做了我们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现在该我们了!”赫卡特握紧法杖:“梅丽达,让魔怪大军出动!”

    泰晤士河河底,隐藏多年、所剩无几的独眼巨人,躺在河底顺流而下,已经接近议会大厦河段。

    伦敦的下水道和封闭的一些地铁通道里,哥布林疯狂奔窜,接近了大教堂区域。

    两边都在等待地上的火焰和高温散开。

    …………

    伦敦近郊,辛迪加控制的修车场。

    电动顶棚早已打开,两门M777榴弹炮炮口斜向指着天空。

    火炮阵地后方,灵魂之门仍然开着。

    劳尔和汉森带领的两个炮组,已经做好了开炮的准备。

    海伦站在修车厂最高处,通过望远镜观察威斯敏斯特那边。

    不用计算时间,爆炸就是信号!

    默默的等待仿佛是煎熬。

    直到威斯敏斯特市上空升起璀璨夺目的太阳!

    信号到了!

    “开炮!”海伦对着无线电喊完,立即跳了下来。

    与此同时,劳尔和汉森齐声喊道:“开炮!”

    轰!轰——

    震耳欲聋的炮击声响起!

    带有GPS制导的155高爆炮弹冲上天空,朝金士曼庄园飞去!

    直击圆桌骑士老巢!

    “不要停!”两位队长怒吼:“继续装填,开炮!开炮!”

    又是两声巨响,炮弹又飞了起来!

    海伦站在灵魂之门前,紧盯着腕表。

    二十秒后,榴弹炮再次怒吼!

    …………

    金士曼庄园。

    今晚,留守的圆桌骑士只有加拉哈德一人。

    亚瑟没有派他前往威斯敏斯特。

    加拉哈德早早坐在庄园塔楼上面,眺望着泰晤士河那边。

    当伦敦夜空亮起的时候,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毁灭者罗南真的对威斯敏斯特发动看攻击!

    这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他准备跟文明世界对抗到底吗?

    还有伊尔莎……

    刚想到得意学生,加拉哈德听到了尖锐的呼啸声!

    这声音并不陌生,大口径炮弹来袭的声音!

    加拉哈德立即扯开喉咙,大声喊道:“隐蔽!所有人,隐蔽!”

    然后,一跃而起,拔出骑士剑,剑芒飞出,凌空砍爆一枚炮弹!

    但另一枚炮弹落了下来。

    轰隆!

    炮弹击中一栋房屋,直接将房屋炸塌!

    加拉哈德翻身落下, 更多的炮弹飞了过来!

    爆炸,爆炸,不停的爆炸!

    金士曼庄园房屋倒塌,人员伤亡,惨嚎一片。

    一名四阶骑士,能拦下的炮弹有限。

    很快,一枚炮弹的爆炸冲击波,带着加拉哈德砸在地上。

    另一枚炮弹落向大厅!

    加拉哈德已来不及阻拦!

    炮弹砸塌了房屋,落进圆桌骑士大厅,轰然爆炸!

    圆桌骑士传下来的大圆桌,被炸得四分五裂,碎成一堆垃圾!

    轰隆隆——

    第二枚炮弹又落在此处,圆桌骑士召开会议的大厅,彻底被炸成了废墟!

    。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美综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美综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美综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