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消息暗传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断幽阁 第313章 消息暗传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掌柜好言道:“这位公子啊,方才听说你是湘国人,难怪你不知道这位爷的狠啊,我们都避之唯恐不及,您还敢跟他斗?当真是不要命了,若非那姑娘求情,您今日恐怕就要死在老夫这小店里了呀。”

    掌柜伸手将他扶了起来,低声道:“苗家家大势大,那苗家三兄弟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老三更是咱京城一霸,你招惹了他可了不得了,我劝你啊,尽快回家吧,别再招惹是非枉送性命呀。”

    沈谷翼双目血红,咬牙恨声道:“苗家……”

    掌柜小声道:“是呀,苗家,原先苗家老爷苗贺那可是血奴司司长,在咱川阳国,上至宰相,下至百姓,那是人人惧怕的,如今他虽死了,可他的儿子们却受女皇庇佑,尤其这老三,照样横行霸道,我等百姓也是敢怒不敢言啊。方才见你被打,我们也不敢拦阻,否则,他会连我们一起打,唉!”

    掌柜将他搀扶起来,问道:“公子,您这伤的可不轻,我送您去医馆瞧瞧吧?”

    沈谷翼脑袋“嗡嗡”作响,摇头道:“不用了,多谢掌柜。”

    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塞到掌柜手中。

    掌柜道:“公子,这、这也太多了。”

    沈谷翼一言不发,甩开掌柜的手,抬手擦去唇边血渍,摇摇晃晃地下了楼……

    他踉踉跄跄恍恍惚惚走在大街上,满身的血污引来路人纷纷侧目,他却宛如不见。或许,哀莫大于心死,便是如此吧?!

    他跌跌撞撞一路回了凤鸣酒楼,一进门便被伙计看见,连声惊呼:“哎呀,公子,您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呀?”

    沈谷翼也不说话,径直向楼上走去,那伙计一边碎碎念,一边将他扶回房躺下,随即他返身奔下去,对另一位伙计说道:

    “快拿药和纱布为沈谷公子处理伤口,我去布市找他的伙计去。”

    言罢他撒腿就跑了出去。

    片刻后,翟峰带着几名护卫飞奔回来。一进大堂,一名伙计迎上来,急声道:“沈谷公子浑身是伤,我去给他上药,他把我赶出来了,你们快去看看吧。”

    翟峰心急如焚,飞身上楼。

    当他们见到躺在床上,满脸淤青,惨不忍睹的沈谷翼时,震惊不已。

    翟峰眉心紧蹙,沉声道:“老板,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将您打成这样?”

    沈谷翼双眼失神地望着头顶,肿胀的嘴唇微微颤了颤,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翟峰顿了顿,问道:“您方才不让我们跟着,是否又去了馨香苑?”

    沈谷翼便如泥塑木雕一般,不哭,不笑,不动,也不说话。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满腹心事又如何能与他们道?他们又如何能懂呢?

    翟峰令其他人暂时退出房去,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走到沈谷翼面前道:“我先给您上药,您想说的时候再跟我说吧。”

    他将药粉倒在他脸上伤处,又用纱布轻轻在受伤部位抹开,沈谷翼一动不动,一任他为自己伤口敷药。

    翟峰沉声道:“老板,我们出来的时候少将军再三嘱咐,一定要照顾好您,您若不要我们跟着也行,您若出了什么事,我翟峰也没脸回去见他,必当以死谢罪。”

    听得此言,沈谷翼身子一震,肖寒对自己的这番兄弟情谊,让他在身处他乡举目无亲,又遭受这般羞辱的痛苦之时,骤然有了一丝温暖,他扭头看向翟峰,便宛如看到了肖寒,看到了亲人一般,那压抑在心头的痛苦瞬间爆发,他紧握双拳,“啊!”一声嘶吼,继而痛哭失声……

    翟峰见状也不多言,继续默默地帮他处理伤口。

    ……

    良久,待他发泄够了,也哭累了,这才将这两日来发生的一切尽数告诉翟峰。翟峰也不说话,一边为他包扎伤处,一边静静地做着忠实的倾听者。

    “……我满心欢喜地来见她,谁知会变成这样,她不是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的,我看得出来,可是,我却帮不了她,是我没用,都是我没用。”沈谷翼痛心疾首,泪如泉涌。

    翟峰开口道:“不是您没用,是靠您一己之力根本无法与苗麟抗衡。”

    沈谷翼道:“我看的出来,她想离开,她想跟我走的。兄弟,你帮帮我吧。”

    翟峰沉吟片刻,道:“苗家的势力早就存在,即便如今苗贺已死,但想轻易扳倒苗家兄弟谈何容易,这里可是川阳国,是苗家的势力范围,除非等待合适的时机。”

    沈谷翼急声问道:“什么时机?”

    翟峰并未正面回答,想了想,说道:“他们平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与何人来往,都是机会的来源,老板,少将军如今是监郡司司长,他需要了解川阳动向,若能查出这些人或事的错漏之处,便能寻到机会。”

    看着翟峰坚定的眼神,沈谷翼听懂了,他皱着眉头想了想,骤然想起那日在茶室中,他听到苗麟说的一段话:“爷生下来还没怕过谁,我悄悄告诉你啊,血奴司那帮家伙早就潜入湘国了,在京城就有一家歌舞坊,叫什么……啊,对,叫‘如意坊’,幕后老板就是血奴司。很快,咱们的人就会在他们的土地上遍地开花,到时候整个湘国都是咱们的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沈谷翼眼睛一亮,一把抓住翟峰的手臂,说道:“我听见了,他说在咱们湘国京城有一家歌舞坊,叫什么‘如意坊’,幕后之人就是血奴司。”

    “如意坊?”

    “没错,我听得真真儿地,对了,少将军跟我说过,让我住在这个凤鸣酒楼,有什么事就告诉酒楼的查老板,你快去告诉她,快去。”

    翟峰颔首道:“我知道,既如此,您先歇着,我去去就来。”

    “快去快去。”

    沈谷翼仰头望着头顶幔帐上密密的孔洞,暗自咬牙:“苗麟,你等着,小爷我今天打不过你,我便尽已所能,一定要带她离开你,会有一个合适的机会的,一定会的……”

    ……

    湘国京城监郡司内

    当阿俊踏入书房的时候,见肖寒神情阴郁,面色凝重,问道:

    “少将军,出什么事了?”

    肖寒指了指下首的椅子:“坐。“

    见阿俊兀自肃手而立,他道:“如今你是副司长,别拘着,坐下说话吧。“

    “是。”阿俊这才坐下。

    肖寒道:“凤哥来信了,你看看吧。”他将手中字条递了过去。

    阿俊取了一看,面色愈发阴沉,“沈谷被苗麟打了?”

    肖寒寒着脸道:“我派了人保护他,他还是被人打了,看来,他定然是撇开护卫私下见那女子去了,唉,你说这沈谷,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阿俊道:“那这如意坊该怎么办?”

    肖寒道:“怎么办?自然得去探探虚实了。”

    阿俊道:“好,那我即刻派人去查探底细。”

    肖寒抬手拦道:“不可太张扬,如今血奴究竟躲在何处尚不知晓,咱们只能暗查。”

    “如何暗查?”

    肖寒深吸一口气,微微眯起双眼,缓缓道:“今晚,你跟我去一趟,咱们就去探探这个如意坊。”

    “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二人回到将军府,用罢晚饭,见天色尚早,肖寒至书房桌边坐下,抬手一指墙角:“把棋笥拿来。”

    阿俊一愣:“做什么?”

    肖寒冲着他一瞪眼,“做什么?棋笥又不能当饭吃,当然是下棋啊,边下边谈。”

    阿俊身形未动,手臂一扬,随着一束银光飞射出去,再一收,棋笥便已在他手中,他将五爪钩取下,神情漠然地将棋笥摆放于桌上,再去条案上取了棋过来,黑白二色棋子各摆放于肖寒左右手一边一个,随后垂首侍立于一旁。

    看着黑白二色棋子罐,肖寒冲着直绷绷站着纹丝不动的阿俊翻了翻眼皮,“你这是又想让我左手跟右手下?”

    阿俊低眉顺目:“末将棋艺不济,不敢与少将军博弈。”

    肖寒眉毛轻扬,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输。”

    “末将不怕输,只是怕少将军无法提高棋艺。”阿俊阴沉的面色没有丝毫波澜,一句话说的更是淡如秋水。

    “嘿,你.......”

    肖寒瞪圆了眼睛,故作诧异,低声道:“什么时候学的伶牙俐齿了?居然还为自己不好好学习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面对阿俊的责备,阿俊面不改色,沉声道:“末将愚钝,少将军不要为难末将了,免得您胜之不武,下个棋也不痛快。”

    瞪着阿俊那张千年不变的冷脸,肖寒居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只得无奈地挥挥手:

    “好了好了,我自己下,你想站着就站着吧。”

    肖寒左手与右手博弈,一边下着棋,一边与阿俊计划着夜间的行动。

    ......

    亥时一到,两个人已换好了衣衫,在肖夫人的妙手之下,二人完全变了样。

    只见一男子身材高挑,头顶发髻以一根墨玉发簪束起,一身墨绿绣兰花边长衫,腰束一根黑色镶玉宽腰带,外罩墨色缎子绣木槿花无袖长褙子,一双黑色翘头鹿皮靴,面庞清瘦,长眉凤眼,唇上一抹胡须,看上去俨然是位三十左右富家公子模样,要不是细看他那双凤目中忽闪而逝的灵动,还真认不出来是少将军肖寒。

    而肖寒一旁站着的......居然是个女人。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断幽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断幽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断幽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