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阴谋阳谋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梦断幽阁 第324章 阴谋阳谋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仅仅两日,阿俊便将调查情况全部上报了肖寒。

    肖寒大悦,道:“之前我们如此周密地盘查也只查出三十二处,而这份密报中的四十六处居然全部属实,遍布我二十八州府。若是这些据点全部启动起来,那后果可当真不堪设想啊,万幸万幸。”

    阿俊道:“人员的清单也全部都是真的,只有六人目前尚未寻到踪迹,不知是在川阳,还是在湘国。”

    这一点肖寒倒是想到了,名单上的人未必都在湘国,或者即将赶来湘国。

    他道:“你继续说。”

    阿俊道:“那些和尚和道士各十人,是十多日前进来的,当时是以传道者的身份进入湘国,随后,和尚分为两批,六人在京城,四人在广平府,那些道士,五人在宣德府,五人去了阳城。他们大多在一些村镇,开设神坛道场,说是弘扬佛法,道教,但是当我们去查探的时候,他们却在宣扬说,说……”

    “说什么?”

    “他们说:百姓贫穷,官员饱腹,说人分善恶,同样朝廷也分善恶,上天会因为朝廷的善恶来奖惩到百姓头上,反之,若百姓贫苦,便是恶人当道,而这恶人,便指的是朝廷,他们都是对一些穷苦百姓宣讲,百姓们不懂,反而认为说的很有道理,认为是朝廷无德才导致连年战乱,让百姓受苦,这些日子神坛道场都是人山人海啊。”

    婧儿曾说“怕只怕暗藏玄机”,看来她一语中的,其中果然是大有文章, 肖寒倒吸一口冷气,道:“这艾罗果然心机颇深呀,长此下去,她不费一兵一卒就能看咱们湘国自己内斗了,百姓若是因此揭竿而起,朝廷该怎么办?到那时,川阳大兵压境,湘国内忧外患,便再难坚持下去了呀。”

    阿俊道:“目前来看艾罗的确打的是这个算盘,当真是阴毒手段,防不胜防。末将已经派人盯死了他们,就待少将军您一声令下,便将他们一网打尽。”

    肖寒点了点头:“人手不够就去神龙军调动。“

    “是。”

    肖寒又道:“川阳两个上门女婿的事,你都查过了?”

    阿俊道:“刚查到,一个是枢密院副院长乔靖宇的小女儿,一个是信任宣德府节度使张德宗的次女。”

    枢密院院长乃是三品,管的是军部,节度使虽为从三品,但掌一方军权,从他们口中可以获取不少的军事信息啊。

    肖寒沉吟道:“从前苗贺采用的是直接贿赂,或威逼利诱,如今艾罗做的更为隐秘,这事我会向皇上禀报,待皇上裁决了。”

    阿俊道:“是,这事是人家家事,咱们的确不能干涉。“

    二人正说着,门外士兵来报,冷杉到了。

    肖寒一拍桌子,“太好了,就在等他了。“

    冷杉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刚进门就高声道:“君昊兄,我查到了。“

    肖寒问道:“是谁?“

    冷杉将手中一个放在桌上,翻开一页,手指点着一处说道:“此人,川阳富商杨岚依,经营的是鹿茸等名贵药材,虽在药市做了登记,往来三次,只有第一次是在药市买卖,还有两次查无记录,走的时候带走的是各类藤席,和一些古玩字画。而和他私下买卖的乃是谏议大夫韩彬。”

    肖寒问:“墨然,你这些消息是否可靠?”

    冷杉一拍胸脯,神色坚定地道:“放心吧,兄弟我有证人,谏议大夫韩彬家的门客里有一个便是我的朋友,他曾亲见,绝不敢撒谎,必要时候,他可以出来作证。”

    肖寒愠怒道:“贸易通道打开前,朝廷三令五申不准私下买卖,不承想,先破了这个例的居然是谏议大夫,朝廷四品的命官,好大的胆子啊,当真是目无法度可言。”

    “就是,胆大包天!”

    冷杉连连点头,拱火道:“哥,你查他,把他给抓了,菜市口上咔嚓一刀,杀鸡儆猴,看谁还敢目无法度,还害得我昨晚一宿没睡。”

    肖寒有些哭笑不得,“你以为切萝卜啊,还咔嚓一刀?!你这话说的倒像公报私仇似的。不急,只要证据确凿,此事待禀报皇上后再做定夺。你若想报这个‘一觉’之仇,可以自己上门把韩彬揪出来爆打一顿。”

    冷杉嘟囔道:“在你肖司长的眼皮子底下我哪里还敢打人啊?回头没准把我抓监郡司关两天。“

    肖寒道:“放心,我只当没看见。“

    阿俊突然开口:“那岂非徇私舞弊?!“

    一听此言,冷杉急了:“阿俊,你不能胳膊肘向外拐啊,你看看,君昊兄一开口,我为了查这个事,忙了足足两天一夜呢,你们看你们看,我这黑眼圈。”

    他巴拉着眼皮给二人看,说的倒也是真话,他的眼圈不光是黑的,就是眼皮看上去还有些肿。

    阿俊闷声道:“这买卖市场出了问题原本就当是市贸司的责任。”

    “嘿,你……”冷杉正待怼过去,可转念一想,人家阿俊说的也一点没错,商户私下买卖的确是自己管控不到位,反而倒是自己理亏了,只得无奈地鼓着嘴,道:

    “我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这阵子我忙的没停,偶有疏漏嘛,也在所难免,以后我自会仔细。”

    肖寒笑道:“你如今肩负重任,能者多劳,自当辛苦些,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回头哥哥我请你喝酒,这酒一喝,咱们的玉公子又光鲜照人了。”

    冷杉拱手道:“好,借哥哥吉言,若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这两日忒忙,焦头烂额,墨然告辞。”

    肖寒回礼:“等我喊你来喝酒啊。”

    冷杉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好嘞。”

    冷杉离去后,肖寒迅即眼中闪出一抹狡黠的光泽,对阿俊说道:“你即刻派人去一趟如意坊,闹出点动静来,然后给我弄个人过来。”

    阿俊诧异道:“少将军,你的意思是,想抓一个来问口供?“

    肖寒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兄弟,沈谷翼还在苗麟手里呢。”

    阿俊顿时明白了,“少将军,您想用此人换沈谷翼?沈谷翼可是在苗麟手中,而我们若抓了一个人,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肖寒嗤笑:“你以为咱们不抓人,他们就相信我们会蠢到一个据点都发现不了?”

    “不过这次,我的确是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你们要乔装去,然后传出消息,就说此人自己承认是血奴司的人,然后咱们再去问他们要人。所以,你得抓个有分量的回来。他们既然用阴谋,本将军给他们来个阳谋。”

    阿俊抱拳道:“末将今晚就去砸场子。”

    肖寒道:“小鱼小虾本将军可看不上。”

    阿俊:“末将明白。”

    ……

    当晚,阿俊带着十几名武功高强的先锋营士兵,乔装改扮成几批阔少和侍从,分头大摇大摆地进了如意坊。

    随即如意坊中就出演了一场数十名男子为一名舞妓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闹剧,几位公子爷甩碟子砸桌子,抡拳头互殴,只怕事闹的不够大,还索性打到了舞台上,如此大闹如意坊,坊中管事、伙计均出来劝架,就连账房都围了过来。

    这十多名男子打红了眼,也分不清是自己人,是对手,还是劝架的,见人就胡乱一通打,朱巧巧急的跳脚,那中年伙计也不敢凭借武功去阻拦,免得被人看出端倪,只得站在边上看着直摇头,众人乱成了一锅粥。

    一名年轻男子走出来,对着朱巧巧耳语了几句,朱巧巧神态极为恭敬地额首称“是”,随即走到中年伙计面前说了两句话,中年伙计看向那年轻男子,眼神亦是恭顺,二人随即急匆匆走了出去。

    便在此事,阿俊突然指着那年轻男子,高声喊道:“就是他,刚才就是他打的我。”

    顿时,几名“阔少”和“侍从”将那年轻男子围了起来,上去便是一顿胡踢乱揍,拳脚相加,年轻男子有些武功,腾挪跳跃躲避倒也不难,只是,在群殴之中,都乱了套,最后几乎所有人都指责说是那年轻男子打了自己,结果就变成十几名男子围攻那年轻男子,场面混乱倒也十分精彩。

    坊内正闹的凶,便在此时,朱巧巧带着十数名京城的捕快赶了来,她抬手指着这帮打的不亦乐乎的年轻人,欲哭无泪地道: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我的天啊,你们瞧瞧,把我这场子都弄成什么样儿了,毁了,全毁了,这还叫我怎么活啊。”

    捕头一挥手,道:“把他们都给我带走。”

    一群捕快扑了上来,可这帮年轻人还互相攥着衣襟不放手,发髻凌乱,衣衫破裂,一个个狼狈不堪,早分不出你我他来,有人扯着嗓门高声呼喊:“我不是,我不是……”

    立即有人盖过他声音:“就是你,就是你打的我,你别想跑,我要跟你拼命……”

    “啊,我是如意坊的人,别打了……”

    “打的就是你,还敢胡说八道,你刚才打我哪儿了?啊,我踢死你我……”

    声浪一声高过一声,也分不清谁是谁,捕快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出刀来,用刀身对着他们的屁股一顿乱拍,高声呵斥:“不许打架,你还打……都跟我走,快走……”

    推推搡搡,将他们一股脑全部带走。

    门外围观的人群后, “恰好”路过的肖寒,眼睁睁看着那群狼狈的年轻人被捕快带走,唇边露出一丝笑意,随即退后两步,隐没在越聚越多的人潮中。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梦断幽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梦断幽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断幽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