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血罗战甲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以太甲 第232章:血罗战甲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他话音刚落,突然又有一人发出惨叫声:

    “啊~,救命,赵大官人快救我。。”

    这一次众人看得清楚,原来是一条不知从何处飚射而来的黑色长绳,将一个杀手穿胸而过。那黑绳缠住了他,迅速的将他拽下马来,往密林的深处拖去。

    “啊?什么?”

    “敌人?敌人在哪?”

    众人全都慌了神,就连赵进也开始恐惧了起来。更有一个杀手惊恐大叫:

    “有埋伏,大家快撤!”

    “你说什么?!”

    赵进直接抽出刀来一刀砍掉了那个杀手的头:

    “不许喊撤退,都不准喊撤退!听见没有,伏兵并没有很多,大家振作起来应敌!!”

    “啊~”

    又是一声惨叫,众人都是受赵家雇佣,拿钱办事的。现在情况紧急,敌暗我明,对方的数量以及综合实力根本就不知深浅,一群雇佣兵哪里有心思应敌?到底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驾~,驾~”

    不停的有人策马逃跑,赵进骑在马上顿时就要瞪眼了,靠,这群废物遇事就跑,养他们何用?正自愤愤不平,突然一个杀手骑着马狂奔着跑到他的身边,举刀斩断了他身下战马的后腿。战马下盘鲜血如注,痛叫一声便即栽倒。赵进也从马上栽了下来,他抬起头怒吼:

    “你踏马的干什么?疯了么?!”

    那个杀手一边策马而逃一边指着赵进喊:

    “他是我们领头的,我们都是奉命行事,要杀杀他,不管我们的事呀~”

    说罢他策马一溜烟就没影了,赵进趴在地上正待破口大骂,忽然发现其他杀手逃的逃,还有一些战马就像是发了狂一样蹬跳着将骑手甩下马,自己则是一溜烟蹿了。时间宛若静止了一样,赵进看着眼前的一幕开始怀疑人生,他向来都是信奉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相信只要出钱够多,世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所以他的一生都在追逐着金钱财富,他认为考虑其他的都是脑袋秀逗了。可现在呢?这些杀手都是花钱雇来的,他们为什么就不卖命呢?为什么就不肯尽忠赴死,偏偏要逃?他们这样做有半点职业道德嘛?

    众人一通慌乱,终于该跑的跑完了,没跑的战马也跑了,只剩赵进和一群丢了战马的杀手,想跑又生怕自己落单,无奈只得纷纷拔刀聚在一起。各人背靠背紧聚,赵进道:

    “别怕,大家都别怕,这一趟只要能活着回去,每一个人都有赏!”

    众人闻言也不做声,虽然赵进这么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赵进赔了一万四千金,如今已经是自身难保,哪里又有多余的钱给别人作赏?周遭一时寂静,远处正对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此人头戴斗笠,身穿黑色布甲,后脑有飘动的马尾辫。虽然斗笠遮盖了他的面容,但从身段来看明显是一个男子。只见他手持长刀斜指地面,朝着众人缓步走来,赵进颤巍巍的开口:

    “你你。。你是何人?”

    那男子不说话,只是兀自朝着众人走来。他的脚步并不沉重,但每一步踩在枯草烂枝上,都会咯吱咯吱作响,这细微的响声充满死亡之气,传到众人的耳中,令人感到恐怖无比。

    “大家不要怕,对方只有一个人,咱们一起上,定能宰了他!”

    赵进强作镇定,众人纷纷面向他,各个全身冷汗直冒。男子一声冷笑,突然加快脚步,他从走路变成小跑,又从小跑变作狂奔,一手抓住自己斗笠的帽檐,一手持刀在后,刀刃蹭在地面上,随着他的奔跑带起了一串火花。见对方直直朝着自己一众冲来,赵进顿时有些慌了神,他喘着粗气开口高喊:

    “大家准备应敌!”

    “是~”

    男子很明显是个高冷的侠客,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只会做事不会说话的,跟他谈判基本行不通,只能硬碰硬了。众人具皆嚎叫,抡着砍刀就朝着男子冲了过去,帽檐下男子嘴角勾起,很快他就与众人短兵相接,只见他在人群中四处腾挪飞度,如虎入羊群,没有几息赵进一众各个被揍的人仰马翻。

    “我和你拼啦~”

    两个杀手分从两个方向持刀砍来,男子玄身一记刀花便挡住了其中一人的攻击,继而迅速的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朝后方一抡。另一个杀手的砍刀已经停不下来,他无法闪避,一刀便砍在了同伴的身上。那被抓着的杀手从前胸到腹部都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内脏肠子顿时伴随着鲜血一同流了出来,他瞪大了眼睛对同伴道:

    “你小子砍我~,我*你妈!”

    他话音刚落,男子也持刀戳穿了他的身体,白晃晃的刀刃伴随着血光去势不减,一刀便将对面那人也刺穿了。男子冷哼一声拔出刀,转而又去追砍其他人,他的刀势极猛,一刀下去就能够将别人的武器劈碎。他的动作优雅漂亮,但美观之余却也暗藏杀机,只见他一刀将一个杀手连人带刀的劈成两截,随后迅速的拔出刀来,转了个刀花像身后一刺。这一击他连看都没看,就将一个背后偷袭的杀手干掉。

    男子冷哼一声,再次抽刀,步法变换,借转身之力将长刀飞甩而出,当场便干掉了一个要跑的。此时他身后那个偷袭的杀手才堪堪倒地,男子信步走到他身边,见他手中的砍刀掉落在地,男子一记弹腿便踢在了刀柄上。那刀顿时激射而出,瞬间就将一个躺在地上装死的家伙刺穿。那人突然坐起身来,口中吐血,眼睛瞪的溜圆,随后又缓缓倒地。男子冷哼一声,伸出手来以炁御物,长刀顿时又飞回了他的手中。他的后腰突然伸出一条毛茸茸的黑绳,朝着远处激射而去,不一会儿便缠着赵进的腿将他拖了过来。赵进惊慌失措的大叫,眼前的这个男子也太恐怖了,在场的众人多少都是练家子,然而这么多人竟然都打不过他?他究竟是谁?姓奎的又如何会有能量请来这么厉害的家伙助阵?

    男子一脚踩在赵进的胸口,将长刀玩的在手中转圈,随后将刀尖指向赵进的喉头:

    “我允许你留下遗言,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赵进的眼中充满了悲切:

    “你。。你究竟是谁?”

    “我是陆吾!”

    “啊?陆吾?传说中昆仑墟的守护者,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哼~”

    陆吾提起刀来一刀就刺穿了赵进的心脏:

    “让你说遗言,偏偏说那么多废话~”

    奎哥躲在密林的暗处观察着这一切,见赵进终于被陆吾杀死,奎哥点了点头。拉姆国的实力当真不容小觑,作为这个世界上物质科技最发达的国家,拥有核武器还有抗重力的飞行器,但即便如此,他们的人也没有放弃对个人素质的培养。陆吾是昆仑墟城防军的统兵将领,从刚才的战斗来看,此人不仅武艺极高,而且对战术的运用也十分到位。他并没有一上来就和赵进等人硬碰硬,而是先用暗地偷袭的方法,将赵进等人吓得阵脚大乱,看不清对方的真正实力,继而逃的逃叛变的叛变。最后只留下那么几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足以对付,这时他才现身。先攻心再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真是好手段。加之陆吾本身性格高冷不爱说话,有这样的人作将军,昆仑墟属实固若金汤。如果有一天拉姆国与蜥蜴王国发生冲突,那么蛮攻绝不可能取胜。

    奎哥如是想到,这次他之所以提前通知索拉在此地设伏,就是想要见识一下拉姆国的实力。一个昆仑墟的守城将军便这么有本事,拉姆国内部还有多少能人?即便是索隆陛下,一时半刻也不敢打拉姆国的主意,看来还是派索拉用美人计徐徐图之方为上策。想到这里奎哥会心一笑,骑上马转身往钤山的方向而去。

    陆吾拔出刀来,将其上的鲜血一甩,随后慢慢的端详着刀刃。这是一种行为习惯,可以培养人与武器之间的感应,古人常说器灵器灵,其实并不是说这些没有生命的物品真的就能活了,而是说它陪伴主人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人与物之间也有了感情,甚至于人的命运都会因此与物产生紧密的联系。

    空中飞过一道红光,只见一个身穿以太甲的家伙飞来落在陆吾的身边。这铠甲以浅浅的淡红为底色,如血的殷红为边饰,其上有少数以银边勾勒而成的花纹,头盔的外观宛若死神,两个如眼般的造型散发着绿光。陆吾看向他:

    “血罗战甲?烛九阴,你怎么来了?”

    “娘娘说让我来帮你~”

    “哼~”

    陆吾嗤之以鼻:

    “你觉得,我需要你帮么?”

    烛九阴打开面罩看向四周,见战场一片狼藉,尸横遍野,他顿时笑了笑:

    “你果然厉害,没有辜负帝夋的器重。”

    陆吾转过身去:

    “倒是你,如果每一次作战都要等着你来救援,那么纵然是有九条命恐怕也不够使的。”

    烛九阴哈哈大笑:

    “不必这么说,你如此厉害,又怎么需要哥哥来救?只怕是你的对手才需要救援吧?”

    陆吾没有理他,他变作一只巨大的九尾黑虎,朝着钤山的方向跑去。烛九阴尬了一下,心中有点不爽,陆吾生得帅气,又冷又酷,而且是武功极高,他甚至狂到不穿以太甲,说什么铠甲影响他发挥?哼,但愿这家伙对索拉没什么想法,否则老子定然不会放过他。倘若真有一天他敢阻挡自己的前途,那个时候自己必定要他为不穿铠甲而感到悔恨!

    烛九阴眼睛转了转,随后扣上面罩,也朝着钤山的方向飞去。

    7017k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以太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以太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以太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