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惨案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 第二百五十九章 惨案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陆宴清思索良久,也未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可就在这时,小六快步走了过来,朝着晋侯成禀报道:“头儿,皇城周边我们已经探查过了。”

    “结果如何?”晋侯成出声询问。

    小六尽数道来:“案发当晚,有一对夫妻在家中惨遭杀害,手段极其残忍;而那对夫妻的家正在皇城边上的胡同里,据我猜测可能与此案有关。”

    闻言,晋侯成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一旁的陆宴清突然起身道:“快带我们过去。”

    小六道:“跟我来。”

    说罢,小六便带着陆宴清朝着皇城外走去,晋侯成紧随其后。

    三人先是出了皇城,然后围着皇城绕了小半圈,便来到了褚京原住民居住之处。

    走进了其中一条胡同,进入胡同左手第一家便是案发现场。

    此案已被大理寺接手,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恐慌,大理寺并未将此事昭告于众,所以不良人也并未收到这个消息。

    步入院中,只见地面上还残留着被血浸透的干涸泥土,虽然不能还原当时的现场,但从血迹在地面上留下的印记来看,确实可以用惨案来形容。

    可就在这时,陆宴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运气飞到了房顶之上,小六与晋侯成紧随其后。

    站在房顶上的陆宴清朝着皇城内看去,晋侯成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朝着皇城内指了指道:“那里应该就是太医院吧?”

    陆宴清微微颔首,“没错,正是太医院!”

    此处距离太医院目测不过几百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但在关于圣耶国的记载中,那种引渡之法的施法距离不能超过百米,显然在此施法并无效用。

    正当晋侯成欲要开口时,陆宴清却抢先道:“此处虽与太医院相距较远,但并不能认定那圣耶国并无在这施法的可能;毕竟我们所看到的典籍年代久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术法应该会更加精进才对;即便没有精进,也不排除他们用秘术加持施法的可能,”

    闻言,晋侯成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他的想法明显是被那本古籍给禁锢住了,在变通思考上晋侯成不得不承认自己远逊色于陆宴清。

    “那我们在此探查一番吧。”晋侯成出言建议道。

    “好。”陆宴清答应了下来。

    晋侯成与小六在院中找线索,而陆宴清则进入了屋内。

    步入屋内,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这让陆宴清不禁眉头一皱。

    可四下看去,陆宴清并未发现屋内有血迹存在。

    “难不成是房屋外的血腥味?”陆宴清在心中暗自猜测。

    血腥味很淡,而且在开门后便消散的一干二净,所以陆宴清并未太过纠结。

    毕竟院内发生了如此惨案,房间内也渗入血腥味倒也不难理解。

    而且此处的案发现场早已被大理寺的人破坏了,有些东西不能尽信。

    没再多愣,陆宴清随即用浩然正气感知起来,果然在地面之上有所发现。

    “快来,屋里有术法施展的痕迹!”

    陆宴清面露喜色,赶忙朝门外的晋侯成两人招呼道。

    两人进入屋内后纷纷感应了起来,最终都把目光锁定在了屋内中央的地面上。

    “嗯,这里确实有术法施展的痕迹,而且这痕迹确实不像是我们中原的术法;可仅凭这个还无法判定是圣耶国动的手,必须要找到证据才行!”

    晋侯成的话让陆宴清顿时笑不出来了,仅凭这个痕迹确实不能摆脱朝廷的嫌疑,只能说明那圣耶国修者是在此处施展术法将秦毅杀死的,可并无法说明那圣耶国修者究竟是谁派来的。

    就在这时,陆宴清又有了新发现,急忙蹲下身来到:“你们看,这里的地面上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与一旁的地面对比一下后,这里的地面确实有些许不同。

    这里的地面上似乎有一层厚厚的灰白色尘土,在颜色上与其他地方有明显区别;而这里的地面上相较别处也较为松软,这一异常现象显然不是自然形成的。

    陆宴清捏起一撮土捻了捻,这泥土竟有硬硬的颗粒混在其中,然后又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股血腥味在陆宴清的鼻腔弥漫开来,这让陆宴清的神情顿时一颤。

    “怎么,可有何发现?”

    陆宴清的神情落在了晋侯成的眼中,晋侯成赶忙出声询问道。

    回过神来,陆宴清微微颔首道:“这里的土之所以显得有些灰白,是因为土里掺有骨灰;而这土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就是说这里死过人!”

    “你确定吗?”晋侯成神情一肃。

    陆宴清郑重其事的颔首道:“八九不离十,可以找个道修来看看。”

    没再多愣,陆宴清给褚赢传了音,让褚赢找个道修来,修为越高越好。

    传音后不过半刻钟,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便出现在了院内。

    见状,陆宴清赶忙迎了出去,正当他欲自我介绍之时,只见那老者却突然朝着陆宴清微微拱手道:“陆儒圣,我奉皇命前来协助于您,您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便是。”

    陆宴清并未见过这老者,但这老者却认识自己,如此看来这老者极有可能是褚赢安插在皇城中的道家大能。

    “请问您是?”陆宴清出声询问。

    “在下温翁。”

    “不知温老修为几何?可否精通生死之道?”

    “在下乃是八品道修,生死之道倒是略有研究。”

    听到这话,陆宴清的很是震惊,没想到褚赢竟随随便便派出了一个八品道修来协助,看来大褚皇城内的暗实力远比陆宴清想象的要强。

    “既然如此温老请随我进来吧。”

    引着温翁进入屋内,温翁横眉一皱道:“这屋里死过人。”

    陆宴清放下心来,看来这温翁的本事不小。

    “没错,温老请看,那人应该就死在此处,不知您可否将他的魂招来?”

    顺着陆宴清手指的方向,温翁看向了那地面,眉头皱的更深了,但还是微微颔首道:“交给我吧。”

    说罢,温翁便从储戒中拿出黄表、朱砂墨、狼毫笔开始做符……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靠吟诗成儒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靠吟诗成儒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