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渝溪书院突生异象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 第二百六十三章 渝溪书院突生异象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老朽运势不错,竟能与陆儒圣一同出行,还请陆儒圣多多关照。”

    温翁见陆宴清径直走来,朝着陆宴清拱手相迎道。

    闻言,陆宴清有些受宠若惊,将其扶起道:“温老您不必多礼,这一路上就劳您护我周全了。”

    “应该的,应该的。”

    客套了一番后,两人上了马车,朝着褚京城外赶去。

    负责赶车的是温翁的亲传弟子,比陆宴清小上两岁,但却已是四品道修,这让陆宴清诧异不已。

    他本以为自己这个四品武修已经够逆天的了,没想到竟还有比他还逆天的存在,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温翁这亲传弟子名为宋道明,态度谦和有礼,与温翁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愧是温翁的亲传弟子。

    此行之所以带宋道明前去,一是让宋道明代替陆宴清赶车,而是让宋道明长长见识。

    因为职责所限,宋道明平常时候只能与温翁在皇城内潜修,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江湖经验,倘若日后宋道明脱离皇城恐会吃亏。

    不得不说温翁是个合格的师傅,带徒弟闯荡江湖增长见识总归是没错的。

    出了褚京城后一路北上,路过了渝溪书院的山脚。

    陆宴清掀开车帘朝着山上的渝溪书院望去,不禁想起了莫皖烟的俏颜。

    可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灵光从渝溪书院内腾空而起,在渝溪书院上空形成了一道闪烁着七彩光芒的漩涡。

    看着这一幕时,陆宴清大为震撼,渝溪书院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生出如此异象,陆宴清觉得有必要上山前去一看。

    “停车!我要回渝溪书院一趟!”

    听到陆宴清的声音,宋道明赶忙把马车停在了路旁,昏昏欲睡的温翁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问道:“发生何事了?”

    “温老,渝溪书院上空突生异象,且待我回去一观。”

    说罢,陆宴清便出了马车,朝着渝溪书院狂奔而去。

    温老此时也看到了渝溪书院上空的异象,神色极为诧异道:“这……这是儒祖现世之征兆,今后百年定有一位儒祖现世,儒学昌盛啊!”

    来到半山腰处,陆宴清的心中油然而生了一抹异样之感。

    下一刻,陆宴清的双眼突然闭合,竟在林间打起坐来,进入了忘我之境。

    此时,渝溪书院内。

    众人齐聚广场之上,看着那矗立在广场中央的石碑,皆是面露欣喜之色,儒祖将要

    现世的消息在学子中不胫而走。

    姜阳朔与庄翰墨并肩看着这异象,姜阳朔的面色略显玩味,而庄翰墨的神情却很是平淡。

    半响后,姜阳朔出声询问道:“你是这儒祖所谓何人?”

    庄翰墨毫不迟疑道:“陆宴清。”

    这倒不是庄翰墨抬举陆宴清,只是相较于其他当世儒圣而言,陆宴清的儒学功底要更胜一筹,这点毋庸置疑。

    姜阳朔微微颔首:“我猜也是他,真没想到我竟能看到儒祖现世,这辈子倒也不算白活了。”

    话音刚落,只见渝溪书院上空的漩涡突然溃散,化作点点星雨散落在渝溪书院的各个角落。

    见此情形,姜阳朔赶忙提醒道:“赶快盘腿而坐,接受儒祖恩泽!”

    此话一出,众学子顿时哗然一片,“儒祖恩泽”,听起来就对他们大有益处,他们赶忙照做,就连已是当世儒圣的庄翰墨都无一例外。

    这儒祖恩泽对儒修大有益处,可以增加学子对儒学的感悟,只要潜心钻研儒学,受过儒祖恩泽的学子修成大儒之境并无问题。

    可在不为人知之处,只见那儒祖恩泽竟汇成了一条大河,朝着山下流淌而去,最终全都冲刷在了陆宴清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宴清的身上蒙上了一层金色光芒,给人一种神圣之感,可陆宴清对此却一无所知。

    此时的陆宴清完全沉寂在自己的意识之中,直到一阵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宴清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金黄,唯有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的俏美女子朝着自己径直走来。

    “姑娘,此处是哪?”

    陆宴清朝着女子礼貌发问道,但女子却猛然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抵住了陆宴清的咽喉。

    “说,‘力拔山兮气盖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是谁教你的?”

    女子这突如其来的发难让陆宴清诧异不已,陆宴清并不记得自己曾招惹过这女子。

    这女子浑身上下透露着一抹英气,美貌与莫皖烟、褚琼溪二女不相上下,只能说是各有千秋。

    倘若陆宴清曾经得罪过这女子,定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过神来,陆宴清回答道:“只是我写的。”

    “你说谎!”女子厉声反驳:“倘若你不老实承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感受着剑刃的锐气,陆宴清赶忙出声安抚道;“姑娘你别生气,那虽不是我写的,但却是在我的梦中出现的,所以我说是我写的也并不为过吧。”

    陆宴清连此刻在哪都一概不知,怎可能与这女子轻易交出老底。

    “在梦里?你确定?”

    “确定,确定。”

    闻言,女子收回了长剑,将剑归鞘。

    可就在这时,女子那剑鞘引起了陆宴清的注意,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下一刻,陆宴清突然惊呼道:“你……你这佩剑我见过,这是以为儒修大能的配剑,可这剑不是不能黑雾所毁了吗,怎么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的手中,你究竟是谁?”

    陆宴清回想起了自己在国库中晕倒时所看到的情形,很是诧异的朝着陆宴清质问道。

    女子闻言不禁怒哼了一声,“谁告诉你我被黑雾所毁了?我那还是受了重伤罢了,现在早已恢复如初。”

    此话一出,陆宴清的脑子一时之间竟有些短路,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把刺穿了黑雾的剑。”

    女子微微颔首道:“没错就是我。”

    见女子竟坦然承认了,陆宴清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却并未感到丝毫的疼痛,这让陆宴清不禁长舒了口气:“原来是做梦啊。”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靠吟诗成儒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靠吟诗成儒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