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利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利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向裴景铭汇报完后,晋侯成便转身告辞,不再打扰陆宴清与裴景铭议事。

    虽说陆宴清仍旧还是晋侯成手下的不良人,但晋侯成知道自己已经被陆宴清远远撇在身后了。

    晋侯成走后,裴景铭出声道:“坐下聊吧。”

    闻言,陆宴清在裴景铭的对面坐了下来,裴景铭亲自为陆宴清斟上了一盏茶,这让陆宴清有些受宠若惊。

    此茶乃是上好的灵茶,茶水不仅清冽回甘,而且还蕴含着丰沛的灵气。

    就在这时,陆宴清的腰间突然传来一阵异动。

    还没等陆宴清开口,裴景铭便笑说道:“把儒虚姑娘放出来吧,她已经通了灵性,虽说灵智尚未成熟,但也不能把她当作器物看待。”

    “不良帅大人所言极是。”

    既然裴景铭都这么说了,陆宴清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于是便直接将儒虚从剑鞘中拔了出来。

    脱离剑鞘的儒虚随即化作了人形,小心翼翼的朝着裴景铭点头示意后便坐在了陆宴清的身旁。

    裴景铭微微一笑,给儒虚也倒了盏茶,儒虚接过茶盏向裴景铭道了声谢,然后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不良帅大人,让您见笑了,儒虚她对这些吃的喝的着实没什么抵抗力。”

    正在喝茶的儒虚斜了陆宴清一眼,虽说她并不否认自己是想尝尝这上好的灵茶,但她此行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无妨,无妨。”裴景铭不以为然道,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

    没再多愣,陆宴清随即与之商谈起正事。

    “不良帅大人,我已经突破九品了。”

    虽说裴景铭极有可能已经算到了,但陆宴清还是觉得提醒一下裴景铭比较好。

    闻言,裴景铭微微颔首,忍不住夸赞道:“能在多多数月便突破九品修为,你这武修天赋着实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倘若能在给你些时间修炼,想必用不了多久你的修为定能与我并驾齐驱啊。”

    “不良帅大人谬赞了。”陆宴清赶忙自谦,随后又道:“不良帅大人,寒冬已至,您可算出异族会派多少人来攻打灵巅仙陆?”

    裴景铭放下茶盏,轻叹了一声道:“应该在二十万上下。”

    此话一出,陆宴清顿时面露诧异之色,“二十万?这也太多了吧!”

    十万都令儒圣几人难以对付,而现如今敌方人数翻倍,这让陆宴清的心里有些没底。

    “异族是打算举一域之力进攻灵巅仙陆,此次恐怕凶多吉少啊。”

    一向面露和煦笑容的裴景铭的神色阴沉了下来,显然他也为异族派出那么多人而忧心。

    “他们这是铁了心要占领灵巅仙陆啊。”陆宴清苦笑连连。

    裴景铭微微颔首表示认同,随即解释道:“从卦象来看,异族似乎正面对着灭族的威胁,想必是他们所在的地域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对灵巅仙陆发起如此攻势。”

    听了这话,陆宴清的面色更加阴郁了几分,倘若异族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来侵犯灵巅仙陆,同时面对那二十万异族光是想想陆宴清就一阵胆寒。

    更何况那异族每人都有七条命,也就是说陆宴清几人杀一百四十万异族才能阻止他们的入侵。

    虽然陆宴清并不知道儒圣三人的修为如何,但想必他们应并未脱离人的范畴,只是在九品天阶之上有陆宴清并未了解的修为品阶。

    即便他们再强大,力量也总有耗尽的时候,陆宴清真不知道如何与异族抗衡。

    沉默了半响后,陆宴清面色极为神肃的看向裴景铭:“不良帅大人,我们当真有胜算吗?”

    “这我不知道。”裴景铭摇了摇头。

    “您不是会卜算之术吗?难道就算不出来什么眉目来?”

    陆宴清继续追问,倘若是必死之局那就没必要再抵抗了,还不如早些想想收拾东西跑路比较切合实际。

    裴景铭仍旧摇头,“我只能算到生前之事,死后之事看不透……看不透啊>”

    “死后之事看不透?”陆宴清微微一愣,随即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您这话是真没意思?您难不成算到了自己的……”

    “死期”二字硬生生的被陆宴清憋了回去,如此直白的说这番话对裴景铭太过冒犯。

    但裴景铭此时却释然一笑,直接承认道:“没错,我确实算到了自己的死期,此次我必死无疑。”

    “那……那该如何是好?”陆宴清慌了神。

    虽说没了裴景铭还有儒圣他们三个大能,但既然裴景铭都会死在这场灾难中,陆宴清又岂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裴景铭似乎看透了陆宴清的心思,出声宽慰道:“我已活了几百年之久,倘不是为了抵御异族我肯定早就选择自我了断了;我这个老家伙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值得惋惜的。”

    “我虽不知死后的会发生什么,但至少我知道你肯定死在我后面。”

    看着裴景铭嘴角噙着的笑意,陆宴清当真是笑不出来分毫。

    即便死在裴景铭又如何?不过是多苟延残喘一会罢了。

    “陆小子,未来之事千变万化,我这卜算之术并不是没有失手之时;未来之事倘若不亲自经历,又怎会知道卜算的准不准呢?”

    裴景铭的语气中满是释然之色,显然他对这世间已经再无牵挂。

    可陆宴清和裴景铭可不一样,这世间还有他珍视的人和事,不论如何陆宴清都需要守护他们到最后一刻,此事已经容不得陆宴清选择了。

    “小子……受教了。”陆宴清朝着裴景铭微微拱手。

    又是一盏茶下肚,裴景铭并未给陆宴清添上新茶,显然有了送客之意。

    正当陆宴清欲要起身告辞之时,只听裴景铭突然饶有兴致的开口道:“陆小子,你魂穿之前的世界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当真不错,怪不得你一魂穿至此就能成为儒圣。”

    裴景铭这话说的饶有深意,陆宴清闻言似乎有些感悟,眼中伤过一抹精光。

    “小子受教了!”

    说罢,陆宴清朝着裴景铭深深躬身作揖,裴景铭见状捋了捋胡子露出了一脸赞赏之色……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靠吟诗成儒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靠吟诗成儒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靠吟诗成儒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