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个击破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域游侠传 第三十四章 各个击破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休走,看剑!”一道金光划过夜空,直奔一个黑衣人的背后斩去。

    那黑衣人一声冷哼,身子一晃,呼地闪过那道金光,呼吸之间已经飞到出剑之人近前,一拳轰出。

    一道半透明的拳影激射而出,呼地一声轰向了出剑之人的胸口。

    出剑之人没想到黑衣人动作如此之快,忙将早就祭出的一面黑色圆盾挡在身前,却不防那人的这道拳影竟然力大无比,一拳便将那圆盾轰得倒飞了回来,径直印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噗!!!

    出剑之人的飞剑尚未来得及召回,已被这一撞硬生生撞断了几根肋骨,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还没等他再做反应,那黑衣人已经如同鬼魅一般闪身来到了他的身后,化掌为刀,呼地一掌劈在了他的后颈之上。

    一道鲜血冲天而起,出剑之人的头颅已经飞了出去。

    鲜血喷涌的颈项之中闪过一道白光,一个寸许大小的元婴飞遁而出,正要施展秘术逃走,黑衣人早已挥手一抓,一道血光闪过,那元婴已被血光缠住,在惨叫声中被黑衣人摄到了掌心之中。

    黑衣人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捏,只听那元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嘭地炸裂开来,化作了点点灵光消散于天地之间。

    右手刚捏爆元婴,左手已噗地一声插入了无头死尸的胸膛之中,下一刻,一颗仍在缓缓跳动不休的血红心脏已被他掏了出来。

    “哈哈!已经四颗元婴期的心脏了,一颗足以顶上普通的十颗!”黑衣人自言自语着,手中光芒一闪,那颗心脏已经被他封印在一个玉匣之中收了起来。

    “大胆狂徒,拿命来!”

    这时,一位须发皆白的黑袍老者从远处飞遁而来,远远地便看见了那黑衣人接连击杀了两名天镜司的执事,不由得怒火升腾,早早地便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

    只见一只金光闪闪的铜钵从他的储物戒中呼啸而出,呼吸之间已经化作磨盘大小,对准那黑衣人滴溜溜一转,一道金光霎时间便将那黑衣人罩在了其中。

    那道金光之中,无数闪烁着光芒的符文如雪片般盘旋飞舞,隐隐还有阵阵梵音传出,摄人心魄。黑衣人身上的护体光芒在这道金光的照射之下,如气泡一般怦然碎裂。

    黑衣人顿觉浑身一紧,仿佛在金光及身的那一刹那,被硬生生与周围的天地斩断了联系。

    身处金光之中,黑衣人感觉自己如同陷入泥沼深处一般,似有重逾万斤的巨力加身,把自己禁锢在了当场。紧接着,那道金光之中又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和强大的空间波动,竟是要拉着自己往铜钵之中飞去。

    “哼!雕虫小技!”黑衣人一声冷哼,身躯猛然一挣,一道气浪随即狂涌而出。

    那道看似宏大无比、威势不凡的金光竟然瞬间便被黑衣人震得粉碎,就连停在黑衣人头顶一丈多高的铜钵本体也发出了一声异响,如同被一张无形的大手拍了一掌般,呼地朝上倒飞了数尺方才重新稳住。

    白发老者正是赶过来的左东泽。

    多年以来,左东泽凭着这件本命至宝——梵音灭魔钵,不知打败了多少对手,凡是被那金光罩住的,若非法力远超自己数倍之人,亦或是手有重宝之人,几乎无人能够挣脱。而一旦被梵音灭魔钵收入钵内空间,便会有一百零八道五光灭魔佛焰喷出,纵使是修为远超自己一个大境界之人,也难逃被炼化的命运。

    在左东泽看来,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然而,本以为自己的率先出手,在对方不查之下必能将那凶手摄入自己的梵音灭魔钵中,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强悍,仅凭肉身之力便强破了自己的术法,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一刻左东泽已经明白了,自己面对的必然是一名修为至少在化神中期的修士,而且,还是一位炼体术小有所成的修士!

    这样的人,岂是自己单打独斗能够对付得了的?!

    就在左东泽暗道不好,后悔没有等等其他人再出手时,那黑衣人手中已经多了一根暗金色的拐杖。

    那根拐杖外形十分奇特,一头纤细宛如枪尖,一头粗大无比,好似牛头般大小,整根拐杖疙疙瘩瘩,足有六尺多长。

    只见黑衣人一手抓着拐杖的底端,脚踏虚空猛然拔高飞起,抡圆了拐杖呼地一声砸向了头顶的梵音灭魔钵。

    左东泽正想催动梵音灭魔钵闪避,却已晚了半步——那拐杖的杖头已经轰地一声砸在了铜钵之上,发出一声震天闷响。

    一道半透明的声波从二者相触的地方荡漾而出,如同狂风一般顷刻间掠过周边方圆数十丈的空间,将黑衣人和左东泽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

    声波所过之处,房倒屋塌,树木崩碎,烟尘漫天。

    梵音灭魔钵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炸裂,化作漫天碎片,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与梵音灭魔钵心神相连的左东泽顿觉胸口如遭重击,不由得气血翻涌,顿时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眼前一黑,险些跌落尘埃。

    然而,还没等他缓过气来再有所动作,黑衣人已经呼地一声将手中拐杖朝前一指,那弯弯曲曲、疙疙瘩瘩的拐杖瞬间化作了一条暗金色的四爪木龙,那牛头般大小的杖首则化作了足有斗大的狰狞龙首,咆哮着飞到了左东泽的近前,张开血盆大口,咔嚓一声便将左东泽的头颅咬了下来!一支龙爪更是飞速探出,噗地一声穿透了左东泽的胸膛,爪心之中还紧紧握着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

    左东泽的元婴遁出肉身,正要催动秘法逃走,未曾想那龙头之中却呼地喷出一团墨绿色的火焰来,霎时间便将左东泽的元婴和肉身一并包裹在了火焰之中。

    “啊!!!”左东泽的元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墨绿色的火焰温度奇高无比,触及元婴法身之处,元婴法身的肌肤便如一层层纸张般被焚为飞灰,随即又被法身之中蕴藏的法力重塑出来,然后再被焚尽——瞬息之间,左东泽的元婴仿佛在遭受凌迟之刑般,陷入了无尽痛苦之中。

    而且,那火焰并非只是包裹在元婴法身表面焚烧,更是如同万千火蛇般,撕咬着、蠕动着朝左东泽的元婴法身之内钻去,所过之处,皆成灰灰!任凭左东泽的元婴如何施法,都无法将其阻挡,更是无法驱散。

    只坚持了不到片刻的时间,左东泽的元婴之体便已在那团火焰之中彻底化为了灰烬。

    嗖!不等火焰熄灭,那条木龙已经在空中一扭身,重新飞回了黑衣人的手中,乌光一闪再次化作了一条拐杖。左东泽仍在缓缓跳动的那颗心脏也在同时被黑衣人收入了一个玉匣之中,重新放入了储物戒里。

    “不太对啊,怎么会有这么多元婴期之人!”黑袍人方才杀得兴起,此刻终于反应了过来,似是明白了些什么,隐藏在黑袍之下的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来,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怕是天镜司介入了……哼,算你们好命!”神识一扫,黑衣人自然发现了脚下槐树谷村里还有一些人躲藏在各自的家里,只是此地已经不宜久留,黑衣人略一思忖,果断选择了放弃取他们的心脏。

    只是,虽然放弃了摘取他们的心脏,却不代表黑衣人会放过他们。

    黑衣人转身飞遁到那片房舍的上方附近,口念法决,一股庞大的气息透体而出,冷哼一声,抬起右手猛然下压。

    一道足有方圆数十丈的手掌虚影凭空浮现而出,对准仍有村民躲藏的那些房屋飞落而下!

    轰!!!附近的大地都随着这一掌的落下晃了几晃。

    待到荡起的漫天尘烟散去,地上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手印。被手印覆盖过的那些村民的屋舍,早已化作了一片废墟,就连墙砖、屋梁等坚固之物都被按得深深嵌入了地面之下。

    “好狠的恶徒!拿命来!!!”此时,又有一道流光飞遁而来。

    流光之中,正是满面怒容、睚眦欲裂的曲无名。

    曲无名人未至,元刹剑早已激射而出,化作一道电光向黑衣人的方向刺去。

    如今,曲无名已经舍了之前的本命仙剑,将其剑元凝炼而出,全部融入了元刹剑之中,距离将元刹剑彻底炼化为自己的本命仙剑已是指日可待。

    这也多亏了元刹剑本就是把残缺的仙剑,其内的一些禁制和阵法已经不再完整,虽然大大削弱了元刹剑的威力,使其根本发挥不出原本应有威能之万一,但却让曲无名在炼化此剑时也少了不少的阻力。

    黑衣人见曲无名来者不善,不由得眉头紧锁,本就早有退意的他,在看到那道剑光之中所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时,更是不想与曲无名多做纠缠。

    只见他手中猛打法决,储物戒中呼地飞出一个黑色的石墩来。

    躲在黑袍之中,黑衣人露出一脸玩虐神色,口中轻轻说了一声“疾!”

    只见那黑色石墩迎风而涨,在瞬息之间呼地一声化作数丈方圆,足有数十丈长的一根石柱,仿佛一根被横放的擎天玉柱般,迎着元刹剑和曲无名的方向径直捅了过去。

    “给我破!”曲无名怒喝一声,心念一动,一身法力向元刹剑中疯狂涌去!

    只见元刹剑剑身之上光芒流转,气息暴增,一道三丈多长的长剑虚影亮起,不闪不避地、如流星般与那黑色石柱径直撞在了一起……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域游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域游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域游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