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乌金藤龙杖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域游侠传 第三十五章 乌金藤龙杖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看似威势不凡的巨大黑色石柱,在元刹剑所凝剑影之下,竟如朽木般不堪一击。

    剑光所至,黑色石柱寸寸崩裂。

    数十丈长的石柱几乎没有给元刹剑造成任何阻碍,远远望去,数丈粗细的石柱中似是有一道白色的光在急速穿行,所过之处,石柱先是急剧膨胀,随后化作无数黑色碎块朝四周迸溅出去,尚未飞远便已被附近激荡的剑气绞得粉碎!

    只不过两三个呼吸之间,半空中那数十丈长的黑色石柱已经荡然无存。

    元刹剑所化长剑和曲无名一先一后从石柱消散的尘烟中飞了出来。

    然而此时,黑衣人原本站立的地方,却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正在缓缓消散的白色光门,就在曲无名的注视之下,噗地一声彻底消散不见。

    元刹剑化作一道流光,不甘地斩落在光门消失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击中。

    “妈的!”曲无名见黑衣人居然不与自己相斗,借着那黑色石柱的遮掩,直接使用了传送符逃走,不由气得怒骂了一句。怒气冲冲地抬手召回了元刹剑,朝下方的槐树谷村落了下去。

    下方的槐树谷村,此刻已是一片废墟。

    一个巨大的手印覆盖了将近三分之一村落,所及之处,地面都生生凹陷了两尺有余,连屋顶的瓦片都碎成了粉末,一些残破砖石的缝隙之中,还有鲜血正在缓缓渗出。

    其余的地方,在遭受了之前连番战斗余波的摧残之后,已几乎没有一栋完好的房屋、没有一处完整的院落。目之所及,处处都是残垣断壁,一股浓郁的血腥气飘荡在村落之中,让人闻之欲呕。

    片刻之后,张溪也驾着遁光飞落在曲无名的身旁,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紧紧握着的双拳已经掩饰不住他心底压抑着的愤怒。

    “找找幸存者吧……”曲无名叹了口气,与张溪放出神识之力四处探查起来。

    索性,在小半个时辰之后,还真的从分布在各处的地窖中救出了三十多名幸存者。

    从这些幸存者的口中,加上在村中探寻过程中发现的种种线索,曲无名二人渐渐对入夜后这里发生的事情有了初步的推测。

    那黑衣人应当是在亥时前后悄悄来到了槐树谷村,从村边最外围的一户人家开始,一家家、一户户开始了他的“收割”工作。

    以他的修为,想要悄悄地对这些普通人下手,自然可以做到毫无声息——只需一个天眼术,这些普通人便会陷入无穷的恐怖幻境之中,然后在不知不觉间,在极度的恐惧之中被他掏走心脏。

    黑衣人在夜色的掩护下,穿行于一座座院落之间,就连隐藏在村子中间某处的两位天镜司执事都未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直到黑衣人已经扫荡了大半个村子,开始向村中央靠近的时候,终于被在此潜伏蹲守的执事发现。

    其中一人立刻上前与其缠斗在了一处,另外一人则高声示警,呼唤村民们赶紧起床躲避。

    然而,两名元婴中、后期的天镜司执事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不过数息之后,黑衣人已经扫清了障碍,开始疯狂捕杀起逃出家门的村民来。

    不久之后,又有两名天镜司的执事赶来,见那黑衣人正在肆无忌惮地杀人掏心,自然无法袖手旁观,来不及再等其他人赶到,只好联手冲上去,给村民们逃生多争取一些时间。

    然而,那黑衣人手段甚是了得,这二人联手之下,也不过只坚持了十余息的时间便惨遭了毒手。

    后面的事情,曲无名已多多少少远远看到了一些。

    “你们可曾看清那人的模样?”张溪问道。

    “不曾……”仍有些瑟瑟发抖的村民齐齐摇头,一位胆大些的带着哭腔说道,“那人脸上好像有层黑雾,夜里又黑,根本看不清五官。”

    “算了,不用问他们了。”曲无名说道,“张溪,你去把左道友他们的遗物收敛一下,再把那个手印和与修道者有关的痕迹全都抹去。布控点里应该有方才的玄影石记录,那是咱们的唯一线索了!”

    “好!”

    张溪转身离去,曲无名对着身边这群幸存的村民说道,“你们看我的眼睛!”

    一众村民不知曲无名是什么意思,闻言都朝曲无名的双眸望去,当视线与曲无名的视线相对之时,村民们只觉得脑海之中轰地一声嗡鸣,纷纷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片刻之后,众人略微呻吟着清醒过来,看到周围已是一片废墟的村落,不由得号啕痛哭起来。

    “别哭了,你们赶紧选个腿脚利索的,速去县城里报告这次地震的灾情,请县衙速速派人过来救灾!顺便再请几个医师过来给受伤之人诊治。”曲无名说道。

    “是,是!多谢这位大叔!”一个年轻小伙抹掉眼泪,对旁边的女子说道,“张婶,麻烦你照顾一下小妹,我这就去县衙求援。”

    “你们其余的人,抓紧时间再找找,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幸存者!”曲无名出言提醒,众人忙哭泣着散去各处,在废墟之中寻找起自己的亲人来。

    曲无名揉了揉有些微微发涨的脑袋,方才同时对三十多人施展天眼术,既要抹去他们方才的记忆,给他们脑海中种下一个地震的假象,又要保护他们脑子不要受损,着实让曲无名的神识感到有些吃力,此刻不由得感觉有些恍惚和虚弱。

    “吴大哥,都弄好了。”此时,张溪悄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走吧!去取玄影石记录。”

    ……

    泥洹郡,天镜司驻点。

    “停!这根拐杖我认识!”

    闻言,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忙将玄影石的投影定格在了一副画面上,回头向人群中说话之人望去。

    方才开口之人是天镜司在赤月国另外一地的一名执事,也是不久前赶来帮忙的,只见他指着画面中黑衣人掏出的那根疙疙瘩瘩的拐杖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是谁?”一旁的曲无名、张溪,还有周围其他数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紫云派长老,郎啸月!”那人沉声说道,“此杖名为乌金藤龙杖,通体坚硬无比,可力破法宝而不受损,以法力催动后,又可化作一条木龙,内蕴幽冥毒焰,专污法宝、元婴,威力无穷!数十年前此物被郎啸月所得,一直视若珍宝,并将其炼化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我曾见过其使用此杖对敌,错不了,就是他!”

    “好个郎啸月,居然对自己宗门治下的普通百姓下手!”总管事目露寒光,盯着光幕里的黑衣人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便去趟紫云派的刑律堂,好好见识见识这位啸月长老!”

    ……

    “你们就凭这么一段影像就想诬告我们紫云派的长老么?”紫云派刑律堂堂主铁青着脸,目光冷冷地扫过天镜司的三人。

    “我们天镜司怎会随意诬告?”泥洹郡总管事沉声说道,“那乌金藤龙杖是郎啸月的本命法宝,众人皆知,玄影石里的画面真真切切,难道丘堂主要包庇此等凶徒不成?”

    “哼,若郎长老真的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凶徒,我刑律堂查实之后自然不会容他,定会给百姓们一个交代。”丘堂主冷冷说道,“只不过,查案的事情是我们紫云派内部的事情,就不用劳烦你们天镜司了!”

    “此人击杀了天镜司数名执事,难道丘堂主这么轻飘飘地几句话,就想将我们打发了不成?”

    “哦?你都无法证明那黑衣人一定就是我们的郎长老,怎么就说是我们郎长老杀了你们的人?”丘堂主冷笑一声道,“再说,我好像没听说过紫云派办事,还得听从天镜司的安排啊?你们最好弄清楚些,这里是东域大陆,不是你们中土大陆!这儿,还容不得你们天镜司骑在各个宗门头顶上发号施令!”

    “你!”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气得胡须乱颤,强压住火气说道,“好,好!不过,丘堂主,今日若是见不到这郎啸月,我们天镜司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说罢,目光冷冷地看着丘堂主,会客厅内的气氛瞬间冷到了冰点。

    “哼,既然你不死心,来人!”丘堂主朝外大喊道,“去请郎啸月长老来一趟!”

    “是!”

    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名紫袍老者施施然迈步走了进来,人未至,声已达:“哼,老夫这些天一直都在闭关炼制丹药,某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非要攀诬老夫!”

    ……

    “你们说,这影像里的人是我?这些是昨天晚上记录下来的?”郎啸月看完玄影石中投射出的影像,目光中带着一丝嘲讽,冷冷地扫过曲无名等人,最后落在了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的身上。

    “人证、物证皆在,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泥洹郡总管事沉着脸说道。

    “人证?就凭他?远远地跟那个黑衣人交了个手?也能当做人证?”郎啸月狠狠地看了乔装之后的曲无名一眼,接着说道,“物证?就这段影像里的那根拐杖?哼,笑话。”

    说着,郎啸月储物戒中光芒一闪,一根散发着惊人气势的拐杖呼地出现在他的手中!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域游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域游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域游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