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刺客曲无名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域游侠传 第三十六章 刺客曲无名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曲无名等人忙后退了两步,各自祭出了仙剑和法宝,全身紧绷了起来。

    “哼!”郎啸月见状,一脸嘲讽之色,冷哼了一声之后淡淡说道,“既然你们说那根拐杖是老夫的乌金藤龙杖,那就请你们仔细看看,真正的乌金藤龙杖到底长什么样!”

    说着,郎啸月将手中的拐杖用力朝地上一顿,锋利的杖尖咔嚓一声将脚下的青砖扎出个洞来,整根拐杖稳稳地戳在了地上。

    曲无名等人朝这根拐杖望去,只见这根拐杖与影像之中的拐杖约有八九分的相似,只不过,颜色确是黑紫色,硕大的杖头雕刻着的则一只龙头,栩栩如生,似是正对着众人怒目而视。

    “这,才是真正的乌金藤龙杖!”郎啸月面带得色,冷笑道,“再说了,老夫这几日都在闭关炼丹,从未踏出过洞府半步!不信,你们去问我的几名小童便可。”

    泥洹郡管事与曲无名身旁的另外一人传音说了些什么,随后冷冷说道:“问你的小童?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你们傻不傻我不知道,但我却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若是再强行攀诬,哼!”

    “杀死我天镜司的人,天镜司自然有办法查出真凶来!”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说道,“昨晚战死的几人身上都带有特殊的法器,一旦被击杀,便会在凶手身上留下难以抹去的暗记。你若心中无愧,可敢随我们走一趟?”

    闻言,郎啸月眼中的震惊之色一闪而过,随后便被凶厉的神色所取代。但还没等他说什么,一旁的丘堂主已开口喝道:“放肆!我紫云派的长老,岂是你们天镜司想带走就带走的?!”

    “丘堂主,你是铁了心想要阻止我天镜司查找残害百姓的凶手了吗?”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毫不示弱地冷冷说道。

    “呵呵,紫云派所辖区域内的普通百姓惨遭屠戮,我紫云派自会派人前去查找真凶。”丘堂主笑眯眯地说道,“今天有劳天镜司诸位送来了如此珍贵的影像线索,这玄影石我便收下了。接下来,我刑律堂自会安排人手前往调查,就不劳烦天镜司了!”

    “你……”泥洹郡管事还想说什么,却被丘堂主的一声大喝打断了。

    “来人,送客!!”

    一队修为都在元婴后期的修士冲了进来,彼此间气息相连,似是暗合某种阵法,霎时间将曲无名等人包围了起来。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心中微凛,知道这对修士必是紫云派的护派军,闯入之前早已施了秘法将众人法力联合在了一起,若是动起手来,短时间内足以和化神期巅峰之人匹敌。

    只见护派军中为首一人面带笑容,对天镜司众人躬身做了个“请”的动作,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之意说道:“诸位,请吧!”

    ————

    “你可确定,那乌金藤龙杖是幻化了形态的?”一行人离开了紫云派山门许久,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终于面沉似水地开口问道。

    “确定。我钻研各类法宝多年,自创了一种秘术,专门可以勘破法宝之上的幻相,就算是炼虚期巅峰之人的本命法宝,想要通过幻化形态瞒过我的探查也绝不可能。”那人十分笃定地说道。

    “哼。紫云派居然如此可恶,丝毫不把我们天镜司放在眼里。”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心中怒道,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沉声道,“回去后,我便会在天镜司内发布刺杀令,斩杀郎啸月!”

    “不用了。”一旁同样沉默了一路的曲无名开口道。

    “嗯?”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扭头看向了“吴曲”,正要开口叱问,却见曲无名冷笑着说道。

    “不用等回去后了。不知这个任务打算奖励多少?这活儿,我接了!”

    泥洹郡天镜司总管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抬起一根手指道:“一千高阶灵石!凭郎啸月的人头来领。”

    “成交!”

    ——

    三日后。

    曲无名身穿一件灰黑色的斗篷,从头到脚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

    曲无名半蹲着缩在一座假山脚下,身前是一片高大的花丛,从斗篷内朝外看去,似乎外面的一切都蒙着一层极其稀薄的黑气,不停翻滚着。而从外面向假山看去,却只能看到花丛后面嶙峋的怪石,根本发现不了曲无名的踪影——那斗篷表面早已幻化出背后假山的模样,让人丝毫都无法察觉那假山脚下居然还蹲着一个人,甚至是用神识查探也丝毫发现不了任何异状,仿佛那里只是多了一块奇石而已。

    透过斗篷之上的淡淡雾气,曲无名眯着眼,紧紧盯着不远处的那座阁楼。

    曲无名指点,那里面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自己此行将要刺杀的目标——紫云派长老,郎啸月。

    此地名为幻音城,城主亦是紫云派的一位长老,外人很少有人知道其真名,只知道她有一个雅号,名为幻音魔女,是个极其难缠的角色。

    “差不多也该出来了……”曲无名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月亮,默默估算着时间。

    这三日里,郎啸月近期的行踪曲无名早已打探清楚,得知最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每到当月十五,郎啸月长老便会一大早赶到幻音城来与人相会,至夜深时才会返回,月月如此。在花费了些许灵石之后,曲无名便寻到了这个每次郎啸月与人相见的地方,并且在阁楼中那两人还没来的时候,便早已潜伏在了这里。

    那阁楼之中,隐隐传出古琴弹奏的声音,这琴声自从郎啸月和一位蒙面女修在清晨时进去后没多久便开始了。如今已经是月上中天,那琴声居然从未停歇过。

    铮……

    随着一声高亢如云的琴声响起,阁楼内终于归于平静。

    “还他奶奶的真有雅兴,杀了那么多人,居然还能听一天的曲子……”曲无名感到有些无语,心想自己认识的这些紫云派的长老,怎么一个个都跟心理扭曲似的,好像都有点不那么正常。

    片刻之后,阁楼的大门吱扭一声轻轻开启,两个人影一先一后走了出来。

    先走出来的是一个身穿暗紫色道袍的长须老者,说其老,只是看其须发都已洁白如雪,可往他脸上看去,却端地称得上是鹤发童颜,光润的脸蛋上竟然连一丝皱纹都没有,隐隐间似乎还有荧光闪现,一看便知是修炼了某种炼体功法才有的表征。

    曲无名藏在花丛后面一动不动,目光却紧紧盯着那紫袍老者,此人正是之前当着天镜司众人的面撒谎狡辩的郎啸月。

    “幻音道友,今日真是有劳了!请留步!留步!”郎啸月转过身来,笑呵呵地对身后那人拱手施礼道。

    “那我就不送了!记得下月十五之前必须凑齐下一批材料,否则怕是要前功尽弃了。”紫袍老者对面的女子闻言便不再继续向前,而是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

    “好,那便下月十五再麻烦道友了!呵呵……”郎啸月拱拱手,转身朝院外走去。

    身后吱扭一声响,女子已经转身回屋,关上了屋门。

    郎啸月似是早已将天镜司正在找自己麻烦的事情抛在了脑后,此刻心情极好,转身走出十余步时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嘴里忍不住哼起小调来,迈步怡然自得地从花丛旁边走过。

    也确实值得郎啸月心情愉悦——此前在泥洹郡大榆树村接连击杀了数名天镜司的元婴期执事,没想到那些元婴期之人的心脏比起普通人的而言,远比自己料想的还要有用!在将这批心脏全都炼化之后,郎啸月已经可以肯定,只要再收割百余颗材料,自己的千心血煞功便可炼至大成!届时,以自己的肉身之强,怕是在同阶之中将再难逢对手,自己在紫云派中的地位自然也能继续水涨船高了!

    正盘算着今后若是晋升为紫云派的太上长老,进入了长老会之后能多为自己捞些什么好处,路过花坛之时,郎啸月心中乎然生出了一丝警兆。

    郎啸月为人阴险狡诈,睚眦必报,这些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仇家,但一直活蹦乱跳无人能奈何他,自是因为郎啸月有其能够依仗的资本,而对于危险的敏锐感知,便是其中一项。

    郎啸月目光凌厉,神识之力狂涌而出朝周围散去,同时迅速转向花坛方向,大声喝道:“什么人?!”

    这声大喝,便是想惊动阁楼之中的那位,只要那位及时出手,不管是谁想要对自己不利,怕是也讨不得好去。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旁的花坛仿佛炸开了一般,无数鲜花的碎片伴着漫天泥土和碎石轰然飞溅,迎面扑来。夹杂在其中的,还有一道剑光带出的寒芒。

    “好大的胆子!”郎啸月沉声怒吼,掌中已经出现了一根拐杖,闪身飞退之间,乌金藤龙杖已被祭了起来,化作一道乌光飞向了对面的敌人。

    然而,还没等乌金藤龙杖幻化出木龙形态,一颗蓝幽幽的宝珠突然在漫天碎屑中发出嘭地一声响!

    霎时间,一片蓝光如水波般朝四周荡漾而出,瞬间便扫过了郎啸月和他的乌金藤龙杖。

    “啊!?”蓝光扫过之时,郎啸月见自己的护体法罩居然形同无物一般没有对其造成丝毫的阻挡,不由得吓了一跳。

    然而,蓝光没入体内,郎啸月却发现自己身上似乎没有丝毫的疼痛和不适。

    刚想松一口气,郎啸月却突然觉得浑身法力竟然不受控制地乱窜了起来,就连刚刚祭出的乌金藤龙杖竟然也一扭身射向了旁边的大树,咔嚓一声便将碗口粗的树干砸成了两截,而自己刚刚御空而起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下落去。

    一时间,任凭郎啸月如何努力,竟然都无法再次顺畅地调动自己的法力,郎啸月的心也腾地沉了下去:“不好,是乱法珠!”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域游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域游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域游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