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被抓住的蛛丝马迹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 22 被抓住的蛛丝马迹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砂隐村作为忍界五大忍村之一,即使如今因为诸多因素的堆叠而显现出了衰败的迹象,可当它的情报机构在目标明确的前提下全力运转起来的时候,效率还是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

    三天之后,砂隐的情报机构带回了一些让人十分不安的消息。

    「……也就是说,除了在雨之国边境上发现的那些木叶忍者的尸体之外,还有近十名正在执行任务的木叶忍者的尸体,被抛弃到了风之国的沙漠中吗?」

    通常被用于砂隐村高层会议的圆桌议事厅内,罗砂听着自家暗部上报的情报,眉头紧锁地看向了同样因为这个消息而表情凝重的长门。

    「看来相较于雾隐一方,那支暗中行动的势力,对于木叶一方的仇恨反而要更深一些啊,晓的领袖。」

    「或许吧,不过这并不算是一件好事,」长门不可否置地叹了口气,「作为占据了忍界最丰饶土地的忍村,木叶的仇家要比孤悬海外自我封闭的雾隐要多得多,如果袭杀者是冲着木叶而来的话,就没那么容易能够从手法上逆推出他们的身份了。」

    「不,并不见得。」

    负责砂隐村情报系统的海老藏开口否定了长门的发言,当长门的目光向着他的方向投射过来的时候,这位垂垂老矣,看上去已经到了该退休年纪的情报人员的眼中,缓缓地向外投射出的慑人的精光:

    「砂隐村虽然最近一段时间人心惶惶,但最基本的巡逻任务还是一直都有能力足够的上忍在带队执行的,而在这一次收集上来的情报当中,有数个地点都是曾经有砂隐的上忍前去巡查过的区域,并且掩饰尸体的手法也不算高明,但他们却完全没有在巡逻的时候察觉到任何异常……」

    「有人暗中成为了袭杀者的同谋?」长门的表情有些阴沉。

    「不,应该是有人暗中改变了他们的记忆和认知。」

    海老藏摇了摇头,给出了另外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解释:

    「幕后黑手的目的应该是通过发生在风之国领土上的袭杀事件,挑起其他忍村与砂隐之间的矛盾,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其他忍村发难之前,不能让我们砂隐对这次的事件有所察觉……

    在这样的前提下,即使有砂隐村的忍者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幕后黑手恐怕也不敢用杀死他们的方式来完成封口,只能以改变认知和记忆的方式,让他们遗忘自己所发现的事情。」

    「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并不算多,而且还需要对砂隐的巡查体系有足够深入的了解……两个条件加在一起,我忍不住,有一个非常糟糕的猜想。」

    罗砂眯起了眼睛。

    今天的会议保密等级很高,按理说作为风影的顾问,千代和海老藏两姐弟应该是要同时到场才对,但千代今天却声称自己身体有些不适,只让海老藏一个人前来参加了会议,以她之前一贯的行事风格来看,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

    如果再加上海老藏这一脸严肃地说出自己有个糟糕猜想的模样……

    「海老藏大人,您该不会是认为……那个不知踪影的赤砂之蝎,已经加入了袭击者所在的组织,并参与了他们这次的行动吧?」

    面对罗砂的提问,海老藏无奈地露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气息也随之收敛了起来,算是默认了罗砂的判断。

    「怪不得,会有这种事情。」

    长门看了看闭目不言的海老藏,又看了看一脸复杂表情的罗砂,沉声问道:

    「赤砂之蝎……莫非是从砂隐村叛逃出去的重要角色吗?」

    「是的,他是千代婆婆的孙子,也是村子里公认的天才傀儡造型师,虽然性格有些孤僻、冷漠,但是在三代风影尚在

    的时候,他同样也是四代风影这个位置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罗砂用有些感慨的语气回忆起了赤砂之蝎还在村子里时的场景,「但是后来,三代风影突然失踪不见,蝎没过多久同样也不告而别地擅自离开了村子,从此销声匿迹……呵,如果这次袭杀事件的背后真的有他参与其中的话,那还真是一次叫人半点都高兴不起来的重逢了。」

    长门表情平静地听完了罗砂的感叹,一边回忆着自己从辉夜怜手上拿到的,由宇智波止水从鬼之国那边意外得来的情报,一边开口向面前的两人发问道:

    「那么,假如我们以这个蝎作为找到幕后黑手的切入点的话,砂隐这边有没有什么相应的情报可以作为参考呢?」

    「很遗憾,蝎是个非常孤僻的人,喜欢傀儡更甚于喜欢人类,除了千代大人对于他小时候的一些习惯有所了解之外,我们也没有办法提供什么相应的线索……」罗砂有些烦恼地摇着头说道。

    「那么他是否具有血继限界之类的特殊能力呢?比如说……磁遁?」

    「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来了,晓的首领?」

    沉默不语的海老藏突然睁开了眼睛,面色严肃地看向了刚刚问出了一个非常敏感话题的长门。

    「因为我从雾隐那边的调查者手里得到了一条真假难辨的情报,」长门也不掩饰自己依然与雾隐一方保持着联系的事实,沉声说道:

    「他是从在鬼之国与沼之国的边境线上遇袭的上忍水无月青叶那边开始调查的,而根据他从鬼之国巫女那里得到的一条情报来看,在水无月青叶遇袭的那天,一名鬼之国的护卫在国境线附近,看到了一片大概率是由忍术制造出来的,可以随意变化形态的黑色阴云……」

    「他根据现场遗留的傀儡残骸与破损暗器,判断那片在远处看来像是黑色阴云的东西,有不小的概率会是由砂隐村所掌握的血继限界——磁遁所制造出来的景象。

    但眼下砂隐村明面上掌握了磁遁的忍者只有四代风影您一个人,而这种发生在其他国家的袭杀事件要是由一国之影亲自主持,又有些太不符合逻辑,所以他在和我进行情报交换的时候,仅仅只是把它作为了一个参考项目,顺手罗列了出来而已……」

    「……蝎是没有血继限界的常规忍者,他的父母,乃至于我的姐姐和她的丈夫,一直都是非常纯粹的傀儡师。」

    海老藏深吸了一口气,接上了长门刚才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但是?」长门看向了苍老的脸上满是复杂表情的海老藏,等待着他把转折用的词语说出口来。

    「但是,硬要说的话,除了四代目之外,砂隐还有另外一个人掌握着磁遁的力量。」

    海老藏的面色愁苦,像是正在强行揭开自己身上的一道鲜血淋漓的伤疤一般,声音颤抖着说道:

    「那就是已经失踪了数年,无论我们砂隐出动了多少人手去寻找,都没有找到他的任何踪迹与下落的……三代目风影。」

    在海老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座与历代风影的雕像一起伫立在圆桌房间之内,用坚毅不变的眼神注视着房间内的所有人的三代风影雕像,面孔上不知为何而突然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买了沙特和日本原地起飞,有人买了德国和阿根廷天台排队,而我还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与全勤斗,令人感慨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十六岁,是四代目水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