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末球长 第59章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这也许是李向前吃的最憋屈的一顿饭,赵佳人霸着那盘红烧鲤鱼,他闷头吃着眼前一盘肉菜,都没有细品到底是什么,反正脑袋的幅度很低。

    一碗米饭很快见底,而另一碗也很快,再偶尔喝上几口酒,李向前只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好慢,这种感觉,就和有一年,喝醉酒后去坐地铁,却是赶上了一波晚高峰,他被挤在一堆深夜才下班的白领之间,只能忍耐着在人流之间咬牙切齿,当冲进那个厕所的时候,真是如同神迹一般的美妙。

    不过,此时也是他耳朵最最灵敏的时刻,忽然从外面听到一阵吵闹声,有桌椅倒地声,有碗碟碎裂声,还有哭喊声,有打斗!

    去下馆子,怎么能没有富二代欺压良民,强抢民女,男主角奋起反击打脸的段子,虽然逛这种仿膳饭庄的人怎么样都不会是穷人。

    但李向前立刻站了起来,说道:“有人打架,我去看看,你们且在这里,不要走开。”

    赵佳人似乎觉得这话有些熟悉,却又没想到什么,说道:“滚吧。”

    毫无耽搁,李向前就溜走,看着他离开,包间内的气氛忽然为之一松,之前为了在男人面前维持的端庄姿态也消失不见,其实每个人的动作和坐姿依然不变,但是这种始终要绷着的劲头却不见了。

    所谓一个女人对你的重视程度,就在是否化妆方面,如果一个遍布男性的单位里的女人,长期的不修边幅,不是她不喜欢化妆,是这些男人压根没在她眼里啊。

    同样的,如果一个女人愿意在男人面前保持仪态,未必是想勾引你,纯粹是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格调而已。

    后世有部电视剧,那里面的女主角从相识起,就在丈夫面前保持着自己的化妆时候完美的面容,甚至要等丈夫睡着了,才爬起来卸妆,做面膜,等到丈夫睡醒之前,提前醒来准备好化妆,目送丈夫离开。

    也就是说,这位夫人一辈子在丈夫面前,就没有失态过,没有被他看到过难看的样子的时候。

    了不起。

    卞玉京却是看着她,讨好道:“姐姐真有办法,我看李长老对您当真是百依百顺,女子见到如此,当真是羡慕不已。”

    赵佳人却是突然变得温和道:“多谢,你也很优秀,会遇到合适的。”

    她们虚情假意一通,过了一会,赵佳人忽然脸色一变,说道:“怎么回事?”

    她的胳膊一转,将一个电击枪抓在手里,却是从远处隐隐传来李向前的叫声,马上跳了出去。

    其他几女也都跟随在后,声音传来的地方不远,虽然为了保持私密,每个包间都尽量隔开,但这么一个二层小楼能有多大空间,因此还是很近。

    走近以后,却见到李向前在一边站在,而这个包间内,几个男女正在厮打,只有李向前在那说着,都放手。

    赵佳人松了口气,不是出事就好,她走近一些,说道:“怎么回事。”

    李向前说道:“捉奸啦。”转而又一笑,小声道:“如果让你猜,是谁捉谁呢。”

    赵佳人看了过去,除了几个小厮打扮的人物帮手以外,一看就是富贵人物的有三个,两男一女,而三人也正在混战,主要是其中一个男子在掐着那个女子不断喝问,而另一个却在拉开。

    “小三?”

    李向前说道:“按照三流言情剧剧情,就该是两个男人私会会所,被女人发现,于是狗血遍地,哈哈,当然了,在我们的故事里这种限制级的东西不会出现的。”

    “李晓露,你这个biaozi,老子哪一样不比这个瘪三强,你他妈的给我戴绿帽子!”

    男子不断掐着脖子,带着的家丁也出手帮忙,如果不是对面男子也有人苦苦支撑,只怕是要将女子掐死了。

    那女子却是护住自己的脖子,横道:“怎么样,甄乃亮,你算什么,老娘看不起你,你有能耐满足老娘啊。”

    不问可知,这女子是结结实实给这男子戴了绿帽子,却是昂起首来,丝毫不肯低头。

    那男子却是极其怪异,双手发抖,看着这女子,说道:“你当真忘记了咱们的过去吗,居然跟这个瘪三。”他左右看看,今日真是丢光了他的脸面,可以说在所有人面前丢脸,这可是明天就要过年了,以后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如何编排,这一下,可是要全国人都嘲笑自己了,不,不必等到以后,就明天,就要在新年成为全天朝的笑柄。

    想到这里,他扭头一看,却见到一个陌生男子,年轻而有些仪态,不敢得罪,但却是咬着牙,急道:“这里关你什么事,出去!”

    这对奸夫**的事情可以以后再料理,但是必须把这件事按住,起码不能让他的名声坏掉啊。

    李向前却是毫不在意,他原本也不过是为了躲灾,这种捉奸桥段的家务事,却也是毫不搭理,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本身就是如此,何况他也不是亲民官,而是主持军务的人,自然更是懒得管理,只不过在心底回想起主意:“我记得世纪初有几个因为出身小三,而到处宣扬小三合理论的人,有个叫什么瑶的,嗯,回头统统封杀掉就是了。”

    李向前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人冒犯了本国的一个小民,哪怕是其他国家的权贵,而那个权贵也肯掏钱摆平,他也会冷着脸命令执行早就计划好的出兵策略,冷血的将那个国家灭亡。

    正如现在,在某个储存空间里,就储存了大量的机密情报资料和计划,几乎有着针对所有国家动手的计划表,一经有事,直接拿出来,就可以不必研究,直接出兵荡平。

    但这种小事,尤其是这个男人头顶绿气东来,绿意盎然,日子绿火火的,更是不和他一般见识。

    清醒时候不和酒鬼吵,喝醉以后不和清醒的人吵,这是人生顺利的最大依仗。

    人生已经悲催到戴绿帽,而比戴绿帽还悲催的却是当众戴绿帽,他又何必在这人面前增加一个更大的悲催?

    但这人好死不死,看了赵佳人一眼,眼睛里带着点让她不舒服的意味,却是惹她不满,说道:“嘿,你自家出了问题,却来找我们,是什么居心!”

    李向前赶紧过去,拉了拉手,示意不必如此。

    赵佳人却昂起头,说道:“自己的女人降不住,却朝别人撒火,算什么本事啊,好威风呢。”

    甄乃亮却是说道:“这是我的家事,你们出去!”

    甄乃亮忽然醒悟过来,他今日本是瞒着女人,跑来和老友相聚,不然但凡李晓露知道自己老公在哪吃饭,也不可能与奸夫如此大胆的在此吃饭打情骂俏啊。

    李晓露虽然偷人,但智力其实不低,此时却是说道:“我和我堂弟说话,管你们什么事。”

    甄乃亮听了,也是一愣,但马上明白,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虽然手还在颤抖,血气上涌之下,已经无法自控,但轻声点点头,说道:“啊。”

    气氛为之一变,赵佳人却是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被气笑的还是真笑了,她眼尖的很,那个岁数稍小的男子油光粉面,但脸蛋和各种特征都与那女子毫无相似,差距大的很,却是故意道:“堂弟啊,那你们同时说下,你们是哪里人,老家在何处啊。”

    此时是农业为主,哪怕是城市人,也是有老家在,故此一问。

    这么一问,李晓露和那年岁小些的男子都是一愣,刚想开口,又都止住,只看着赵佳人说道:“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问!信不信姑奶奶……”

    怕的就是这一句,李向前害怕事情传出去后,从原本简单的,两个吃瓜长老看戏的桥段,变成了某长老在饭店和人争风吃醋的传言,这种事情和受害者绝非个案,而是无数血淋淋的惨烈教训,历史可以证明,人民群众喜欢胡编乱造的绝非生活水平的提高就可以改掉。

    可以改的,叫缺点,无法改的,叫弱点。

    他想将赵佳人拉在怀里,却不料被她微微推开,忽然咧嘴一哭,当然是假哭,却是喊道:“要命啦,这婆娘要杀我,亲爱的,报警,我要告诉死亡威胁,呜呜……”

    这一下,倒把甄乃亮三人吓坏,甄乃亮算是酒醒了,完全明白,如果一旦报警,被人不知道,他是就要完蛋了,甚至在不远处房间里喝酒的朋友,如果自己还不回去,找出来的话,可就要丢死人了。

    他有心说点好话,为这对狗男女遮掩,但委实做不出来,因此支支吾吾僵在那了。

    李晓露也是差不多,她收起原本的惶恐,她既然敢偷,自然是有把握住自家汉子,知道他瞻前顾后的性子,随便用名声一吓唬,她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什么都不怕,此时也是把心一横,却见眼前女子人比自己年轻一些,也漂亮一些,自然心中不满,不过,女人看女人,总是比男人仔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呦,这是谁呀,怎么就和男人拉拉扯扯的,感情还是闺女呢,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了。”

    她所说的事情却是李赵两人所没有察觉的事情,在这个时代,长老们还没有对各种礼仪服侍进行干预,因此无论男女的服饰都是因循前朝,当然了,许多新潮流的东西也在影响着她们。

    但是,有一件东西,还是存在着的。

    明代的女性,只要嫁人了,都会把头发盘起来,以示已经是人家的妇人了,别打主意了,也算是一个尽人皆知的规矩,不过对于赵佳人的审美来说,还是喜欢飘逸竖起的长发,最多就是用丝线裹住,偶尔变成马尾辫而已。

    看在李晓露眼里,自然就是未曾出嫁的象征,当然,这也不能说错,本身是真的没有出嫁。

    赵佳人立刻明白,这个闺女的意思说的是自己,忽然也知道了是什么意思,这个时代的人,在成婚之前,哪有多少认识的,自己顶着这么一头头发,走到哪都让人误会啊。

    她冷笑一下,说道:“怎么样,老娘愿意,你不服气吗,老娘嫁人之前,随便和未婚夫出来吃饭,又关你什么事,你干了什么,没数啊,要不要我帮你好好广播一下。”

    李晓露却是不信邪道:“你自己还不少一样,看看和你走在一起的女人,原来都是堂子里的姑娘啊,难怪了,这年头,这些扬州瘦马也出来抛头露面了,真是不一样啦。”

    作为帝都闻人,以及所有帝都女人模仿的对象,卞玉京李香君等女绝非不知名的的人,自然就将赵佳人看做了一样的人。

    赵佳人冷笑一下,说道:“人家一不偷,二不抢,靠自己过日子,倒也比不上你们了,话说,你快去喊警察过来,没看见有人的脸上已经有伤了吗。”

    甄乃亮几人自然都有些擦伤,不过李向前听懂了,如果真呼叫救援,赵佳人本身就直接可以叫人了,无非也是在扮猪吃老虎啊,于是说道:“好啊,我去把这里附近的巡警都叫来,前几天我才听说了,这年节期间,巡警们反而巡逻的更仔细了,哈哈。”

    两人配合起来还是很有点意思的,甄乃亮却是颤抖起来,在身后拉住他,说道:“这位兄台,切莫如此,是我等的错,今日的账就算在我身上,你们走吧。”

    李向前一愣,这个甄乃亮此时真情流露,还真是在哀求的样子,他慢慢心软,说道:“兄弟,你真不要帮忙?”

    “请成全吧,我家中还有老母,实在不放心……”

    李向前明白他的意思。

    戴绿帽本身就很凄惨的了。

    当众被发现戴绿帽自然是更加的凄惨。

    在过年期间,还是在仿膳饭庄这种富贵人物流窜的地方被发现戴绿帽,那已经是绿云盖顶,凄惨无比了。

    如果这种事情,传给自家老母,那可就是过个好年了,什么高血压,脑血栓出来活动活动也不是不可能。

    群里这些天炸了,皮几万你狠啊

    (本章完)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末球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末球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末球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