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鸳鸯红被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武布天下 第四百一十五章 鸳鸯红被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怒气冲冲打开了门后看到的却是稻静思这副深情款款的肉麻样子,萝萝德萨丽的心情也很是不舒服,只是她虽然脾气火爆,但身处上层家族之中,一些为人处事之道自然是不可能不懂的,稻静思毕竟是稻家的继承人,稻家虽然不如爱尔柏塔家族,但也不可小觑,何况稻静思还是她的好姐妹稻闺颜的亲弟弟,她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所以,尽管美眸深处隐隐藏着深深的不悦之色,但是望着对面笑意和蔼风度翩翩的稻静思,萝萝德萨丽的玉面上还是尽量保持着平和,只是语气不咸不淡道:“稻静思,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对于你的错爱我很感谢,但是还是那句话,我们真的不合适!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

    说着这些,萝萝德萨丽又想到此刻周文略可正是坐在里面看着呢,醋劲颇大的她以己度人,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心里暗暗道:‘这个纨绔子弟,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那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么,竟然还有脸对我死缠烂打,真是讨厌!老天保佑,阿略可千万别不高兴啊……’

    想到这里,萝萝德萨丽心底便暗自祈祷了起来,一下便有些着急的想将稻静思这个讨厌鬼赶走,好跟周文略彻底解释一下,是以她的语调虽然平淡,却是斩钉截铁的不留半点的余地。

    只是萝萝德萨丽显然小觑了稻静思的耐打击程度,对于像稻静思这种世家子弟来说,除非家教真的是严格到了极点,不然的话哪个不是受尽诱惑玩尽美女在情场上翻滚多年?

    这种级数的花花公子又怎么可能和那些校园里的青涩男生一样,随便被女孩子拒绝下就要死要活的卢瑟样?花花公子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们的脸皮早就厚到了常人不可想象的地步,被美女拒绝在他们看来完全可以说不痛不痒的。

    比如说现在,只见稻静思根本就不为萝萝德萨丽的坚定拒绝所动,呵呵一笑,语调依旧优雅有礼道:“萝萝,我知道眼下的我不够优秀,还无法打动你的芳心,不过请你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作为一个典型的世家子弟,追求过不少美女算的上情场老手的稻静思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泡妞经验,他之所那么殷勤的追求萝萝德萨丽自然主要还是因为她那爱尔柏塔家族千金大小姐、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娶到了她,讲难听点那可完全不是少奋斗几十年的事,那可是完全就等于就得到了整个庞大的爱尔柏塔家族啊。

    到时候,爱尔柏塔家族和稻家合并,他稻静思不要说是南方之王,就算是发展到成为七大世家那个级别的顶级家族,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啊。

    虽然说这个理想有些颇大了些,但却并不是没有希望的,所以哪怕萝萝德萨丽脾气再坏、再如何冷漠的拒绝他,稻静思都无论如何不会放弃的。

    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上,如果说稻静思是因为萝萝德萨丽长的够漂亮,又或者说真的很喜欢她之类的,这就有些搞笑了,美女?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只要有钱有势,像是稻静思这种公子少爷,还不是要多少美女有多少美女?

    所以,对于追求萝萝德萨丽,稻静思可以说真的是煞费苦心,知道她脾气火爆的他可谓是屡败屡战,脸皮厚的无以复加,就想着死缠烂打一点点的消磨她的心理防线,不顾萝萝德萨丽早已微微起的纤眉,得寸进尺的厚颜道:“萝萝,我来的时候外面下雨了,非常的大,我又没有带伞,你看,我可不可以厚颜打扰几分钟,休息一下再走?”

    言罢,这个家伙也不等萝萝德萨丽同意,竟然便自顾自的从萝萝德萨丽的身边不请自入了,萝萝德萨丽哪知道这个家伙的脸皮会厚到这个程度啊,始料不及之下自然根本来不及走当了。

    “是你?”

    只是稻静思今天的好心情也是到此为止了,刚一进门还没高兴完的他一下便看到了正端坐在餐桌旁的周文略,先是大吃一惊,再细细打量餐桌上的蜡烛小菜红酒等,面色更是变冷了,冷若寒霜一般。

    “周文略?!你怎么会在这里?!”

    稻静思戟指指着周文略,自露面以来刻意保持的优雅风度荡然无存,语调中颇有隐隐的不可思议与歇斯底里的恼火之意,声音更是带着几分刺耳的尖锐。

    也难怪稻静思失态,两人自第一次相见起便闹了个不愉快,那时候的稻静思还可以凭着稻家大少爷的身份高高在上的俯视周文略,警告于他不要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打自己姐姐稻闺颜的主意。

    可后来呢,却是一次比一次的让稻静思难受了,尤其是上一次在酒店绿蚁厅里,双方更是大打出手,吃亏的却是他,周文略这个小子竟然年纪轻轻的就咸鱼翻身成为先天高手了,而稻闺颜、明玉嫣然、萝萝德萨丽她们竟然全都偏帮着周文略,气的稻静思几乎想要吐血!

    然而周文略先天高手的身份却的确让他忌惮了,以稻家的实力,一般的先天高手自然也不算什么,但若是年仅二十岁的先天高手,还是隶属于三大圣地之首演武堂的天才弟子,那么即便是稻家也是不可能去招惹的,更何况,稻静思还只是稻家的继承人,并无法代表整个稻家。

    所以,哪怕心里再恨周文略,但一时之间,稻静思却还真没有能力找周文略麻烦。

    只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没有去找周文略,周文略今天反而却又一次的狠狠打了他的脸!

    正如他厚着脸赖着不走对萝萝德萨丽扯出来的借口,此际窗外的确下起了千丝万缕的雨丝,落的柔情而缠绵,正轻轻的敲打着玻璃,就如情人间轻柔的抚摸,不需刻意人为,天然就营造出一副旖旎迷人的氛围,而此刻室内餐桌上菜香四溢,两座蜡烛台,两杯殷红如血的红酒,更是增添了一笔浓重的暧昧气息——在萝萝德萨丽的私人屋子里,孤男寡女的这样一副情景,自己追求的美女与周文略这个臭小子交杯对酌,二人之间的关系,那还需要多说吗?

    完全是不言而喻了!

    一时间,稻静思的心头的那股憋屈和愤怒就甭提了,压抑的都快要真的吐血了,呼吸都明显急促了起来,死死的看着周文略,若非上次的丢脸已经让他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与对方实力间的差距,他恐怕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稻少爷,你好。”

    相比起稻静思的勃然色变,周文略却是早就恢复了平静,还站起身来,微微颔首的轻笑着打招呼,似乎两人上一次的冲突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稻静思闻言也从适才的失态中醒过神来,目光阴郁的在萝萝德萨丽与周文略身上略一扫视,面对神态从容的周文略,到底也有着世家子弟城府的他同样的没有和上次那般失态,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牵强的笑意,同样干笑着道:“你好,周文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稻静思的语调有着隐隐的恨意,周文略却是洒脱一笑,对他暗中的咬牙切齿不屑一顾。

    从他闯入房间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稻静思绝对会看出自己与萝萝德萨丽的关系了,毕竟这在女孩子的闺房里孤男寡女、烛光晚餐的样子,你随便跟谁说两人是清白的,都没有人会信的。

    若是换成是被稻闺颜或者别的什么人发现的话,那没准周文略还会尴尬或者忐忑一下,但是眼前稻静思的话,周文略却是掩饰或者编个借口都懒得了。

    不但如此,他的心中更是还升起了一股子莫名的得意。

    再如何城府心机,周文略也依旧是个年轻人,甚至还更加的记仇和睚眦必报,当初稻静思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还历历在目,可今曰,对方却是再无法在他面前耍威风,不但如此,对方追求的美女也成为了自己的女朋友,这样的虚荣心,普通人有,周文略自也不例外。

    “稻少爷,请坐。”

    心中带着得意,周文略越发的不怀好意热情的招呼着,明明是萝萝德萨丽的屋子,他却好像自己是男主人一般,明显的给稻静思伤口上撒盐呢。

    “这……不了不了。”

    稻静思连连摆手,偷偷瞥了萝萝德萨丽一眼,却见她只顾着将眼神投诸在周文略面上,一副焦灼而急欲辩解的神情,看都不看他一眼,让稻静思心中越发的压抑,强忍怒气道,“不打扰二位了,我先告辞了。”

    言罢,稻静思转身便走,再在这里呆下去,看着周文略那可恶的样子,他担心自己恐怕会忍不住爆发。

    作为稻家的继承人,稻静思从小到大都可谓是天之骄子,虽然有个姐姐,但身为唯一的男丁,自然是未来继承稻家的不二人选,受尽百般宠爱,何曾吃过什么大亏?

    可如今却在同一个小子身上屡屡吃瘪,还无力报复,这无疑可谓是稻静思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打击,稻静思自然是差点气炸了肺。

    稻静思走后,萝萝德萨丽与周文略重新落座,萝萝德萨丽急急的就欲辩解,“阿略,稻静思他……”

    只是她才开口,周文略就打断了她,挥手笑道:“我知道,是他一直在追求萝萝你,而你却始终没有答应他,根本不喜欢他,对不对?”

    “对对对,没错,阿略你真聪明。”

    见情郎竟然这么善解人意的没有吃醋,萝萝德萨丽顿时忙不迭的点着螓首,就如那小鸡啄食一般,心中蓦的有了几许的轻松。

    “那在他走后,我看萝萝你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该不会是后悔拒绝了他吧?”

    周文略笑眯眯的调侃着萝萝德萨丽,其实刚才第一眼见到稻静思,他的心中的确是有些醋意的,没办法,男人的天姓如此,是绝不容许别人染指自己的女人的。

    只是后来萝萝德萨丽对稻静思决绝的婉拒,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却是让他心神又恢复了平静,眼下见萝萝德萨丽神情间欲急急解释的样子,知道她姓子执拗极端,便直截了当的将话说开,免得她又胡思乱想。

    “胡说八道,臭周文略,你才后悔呢!”

    周文略三言两语,轻易的将萝萝德萨丽心中的阴霾驱散,心机其实并不怎么复杂,甚至算的上单纯的萝萝德萨丽自然是立即又欢喜了起来,只是听了周文略的戏谑之语,却也止不住晕红满面,气哼哼的拧了周文略一下,没好气的嗔着。

    在周文略的莞尔笑声中,萝萝德萨丽又突然大胆的主动投怀送抱,轻舒玉臂偎在周文略怀中,柔声道:“阿略,你知道的,我既然喜欢上了你,这一辈子就再也不会变了。”

    自言自语般的娇语呢喃,似倾诉,更似宣誓,而猛然间温香暖玉抱满怀,更是让周文略本极为平稳的心境,也变得恍恍惚惚起来。

    下意识的揽住萝萝德萨丽娇柔纤盈的柳腰,感受着怀中这具如百合花一般柔弱的完美娇躯,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感受着佳人的无边深情,同样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感动,将自己火热的双唇印在了对方那娇嫩如火的唇瓣上。

    萝萝德萨丽的娇躯一颤,玉面上却浮现出了发自心底的甜蜜,不但未躲闪,还迎合了起来,主动的将自己的香舌送入心上人的口中,任君肆意轻薄。

    这可真的是天雷勾动地火,两人这一吻就是好几分钟,直到快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萝萝德萨丽急促的喘息着,缩在周文略的怀中,无暇的玉面浮现着动人的无边春色。

    这娇喘吁吁落在周文略耳中,真个是有着一股子难掩的魅惑之意,这种引诱力十足、近乎呻吟的娇喘,足以勾起任何男子心底的**,尤其是他这般的初哥,哪怕是冰心决这等强大的功法也镇压不住,无它,本能尔。

    不止如此,正所谓温香满怀,此刻萝萝德萨丽的身上传来的那一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亦是说不尽的勾魂摄魄,或心乱意,周文略只觉得自己大脑都有些晕晕沉沉起来,眼神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怀中这具窈窕动人的娇躯。

    偏偏萝萝德萨丽还没有一丝闪躲的样子,反而骄傲的挺了挺胸,眼神温柔而大胆,带着些许微微的挑逗,自然更是如同火上浇油般点燃了烧掉周文略最后坚持的那根稻草,忍不住低头双唇轻轻舔弄起她那小巧莹白的粉嫩耳垂,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在她那完美火爆的娇躯上游走起来,最后更是渐渐的没入了她的衣衫之中。

    萝萝德萨丽没料到他会如此大胆。感受着周文略的魔手在自己娇躯的敏感部位肆意的揉捏抚摸,娇躯如遭雷击。

    到得最后,他的手越来越是无礼,竟然轻轻解开衣衫的纽扣,明目张胆的伸了进去,而肌肤摩擦之下,阵阵难言的舒爽传来,让萝萝德萨丽的玉体更是娇酥麻软,失却了抗拒的力量,喉咙间发出娇羞无限的细碎娇吟声,听来暧昧动人,更是引得周文略浑身血脉贲张。

    周文略在男女之事上只是个初哥,萝萝德萨丽也差不到哪里去,从未被别人碰过的娇躯自然是异常敏感,在心上人大胆的挑逗之下,顿时难耐的扭动着娇躯。

    这这般火爆美艳香软的娇躯在怀中贴身扭动,自然越发引起了阵阵**的摩擦,让周文略也难忍诱惑的急促喘息起来,那火热地气息轻轻喷涌在萝萝德萨丽潮红一片的玉面上,让她仿佛触电般的浑身失却了力气,任由周文略在自己的娇躯上肆意妄为,而无力去阻止。

    有贼心无贼胆的情场初哥周文略本来只打算稍加轻薄一下,满足口舌之欲就罢了,其他可没有多想,但这么一番动作起来,在心头**驱使下,却是终于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面对着对自己毫不设防的萝萝德萨丽,听得她喉咙深处传出地那一阵阵软腻的**呻吟,心底的**终于如同泄闸的洪水般再也挡不住,彻底的激荡了起来。

    萝萝德萨丽的卧室之中,作为原本共赏金尊酒店的顶级帝皇套房,现在又归属于这位爱尔柏塔家族的千金大小姐,自然是装潢的华贵无比,锦帐流苏,古色古香的化妆台,高雅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和着美丽的紫色窗纱,营造出一副情意绵绵的画面。

    只是此刻周文略眼下却是无意去欣赏这些精致的布置了,将萝萝德萨丽那宛如美玉雕琢而成的火爆娇躯轻轻放在那宽大的檀木床上,再一次的激烈拥吻缠绵了起来。

    热吻爱抚之中,渐渐的,二人身上的衣物尽数脱落,如同交颈的鸳鸯般难分难舍……(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武布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武布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武布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