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五).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逆臣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五).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

    在这一夜,接下来的时间,萧漠与肖桓、范贯二人畅谈许久。

    刚开始,三人间还是主要谈论着萧漠的婚配选择,但渐渐地,话题也越来越广,从诗词文章、到朝廷政事、再到三人的往事回忆,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直到凌晨时分,眼见夜色已是昏暗,再加上祖母刘氏与叔祖父萧慎言担心萧漠的身体,又数次派人到书房催促萧漠早些休息,三人才终于暂歇谈性,各自休息了。

    “没想到子柔你如今虽已是文坛大家、举世英雄、朝廷二品大员,但回到府中,却还要如往日一般被祖母祖父管教着……”

    在离开书房的时候,肖桓还不忘对萧漠如此打趣道。

    对此,萧漠虽然苦笑摇头,但并不觉得难堪。

    上一世的经历,让萧漠觉得,身旁有家人的管束,其实是一件幸事。

    …………

    或许当真是前一天睡得太晚,第二天萧漠起床的时候,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身子也有些无力乏重。

    扶着床支起身来,萧漠抬头向卧房的窗外看去,却见窗外竟已是明亮耀眼、日上竿头。

    “邓……邓尚全”

    萧漠想要扬声呼唤,却发现口干舌燥、嗓子沙哑,声音低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但很显然,邓尚全早已是在萧漠的卧房外等候多时了,萧漠的声音虽然很低,但他依然察觉到了卧房中的动静,并马上推门而入,双手端着一盆洗脸水、胳膊上也挂着擦脸用的毛巾。

    进入卧房后,邓尚全看到萧漠虽然才刚刚睡醒,但面上明显带着悴色,眉头不由一皱。

    然后,邓尚全也不待萧漠吩咐,就把手中的铜盆与毛巾放在一旁。又转身出了卧房,并很快端着一杯温度适中的茶水回到卧房中,并把茶水递到萧漠的面前。

    嗓子间的干燥沙哑,也实在让萧漠难受。如今见邓尚全端来了茶水,也连忙接到手中,并一饮而尽。

    “呼……”

    然后,嗓子间的干燥沙哑终于缓解了一些,萧漠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接着,萧漠眉头微皱,看了一眼被邓尚全端进房中的铜盆与毛巾,问道:“看你准备的这些东西,怕已是在房外等我多时了吧?如今是什么时辰了?你怎么没有叫醒我?肖桓范贯他们二人可已是离开了?”

    萧漠的问题虽多,但邓尚全回答间却是有条不紊。一一答道:“回少爷,如今已是快到午时了,肖桓、范贯两位公子早在卯时三刻就已是起床,在府里吃了早餐后,于辰时一刻离开。他们在离开之前。曾打算向少爷告别,然而少爷睡得很沉,我怎么也叫不醒,见少爷疲乏,不敢硬生生的吵醒少爷,所以就先让两位公子离开了,然后也不敢再打扰少爷休息。”

    萧漠苦笑道:“糟了。竟已是快到午时,今天没能起床向祖父、祖母还有四爷爷他们问安,祖父与祖母还好,以四爷爷的脾气,定是要怪我懒散懈怠了。”

    说着,萧漠被邓尚全从床上扶起来。并被邓尚全伺候着洗涮穿衣。

    本来,萧漠并非是性子娇惯之人,这些事情一向都是自己动手,奈何今日不知为何,身子实在有些乏力。就好似绑着千斤重担一般,虽然有心自己收拾,但总是有些力不从心。

    待洗脸漱口之后,萧漠一边穿衣,一边叹息着抱怨道:“最近身体总有些乏力,今天尤其如此,按理说我睡了这么长时间,本应该神清气足,偏偏却愈加的困乏……”

    听到萧漠的抱怨后,邓尚全依旧是那副似乎恭顺、又似乎面无表情的模样,但眼神中却带着一丝责备,缓缓说道:“少爷在上元城督战期间,日夜操劳不说,肩头又中了一箭,却一直没能好好休息养伤,如此自然透支了许多,也不知是否出现了隐患惑爱。昨夜少爷你明知自己身体不好,又不知收敛,竟是与肖桓范贯两位公子聊到了子时……待会我去宫中请位太医来府中为少爷诊断一下吧。”

    说话之间,邓尚全虽是在请示,但语气却完全是责备与不可置疑的味道。

    身为萧漠的长随,邓尚全最是清楚萧漠如今的身体状况,自然也察觉到萧漠这些日子以来身体所出现的种种问题。

    上元城一战,固然是让萧漠成为了举世英雄,但对萧漠的透支也实在是太大了。

    而听到邓尚全的话后,萧漠却不由一愣。

    自从邓尚全跟在萧漠身边成为长随以来,一直是谨守本分,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恭顺模样,何曾出现过如今这种责备与不可置疑的语气?

    不过,萧漠也知道,邓尚全这样完全是为自己好。

    所以,萧漠也不责怪,只是说道:“在昨天傍晚时候,我就与你说过这件事了,接下来我自会找御医诊断,所以你也不必太担心……说起来,我自幼身子就不好,总是卧病在床,后来因为勤加锻炼,就少有生病的时候了,如今这种状况,更是许久未见……虽然在回京之前也曾找大夫诊断过,但那些大夫却说不出所以然来,想来宫中的太医们都是当世国手,应当能有办法……”

    两人说话之间,萧漠已是洗涮完毕,并穿好了衣裤。

    期间,或许是活动了身体,萧漠也终于多了些气力。

    然后,萧漠在铜镜前检查了一下仪容,却发现自己依旧是面带病容。

    犹豫了一下后,萧漠向邓尚全吩咐道:“去找些胭脂粉来,我如今面色有些苍白,若是就这样去祖父祖母还有四爷爷他们那里问安,怕是会让几位老人担心。”

    顿了顿,萧漠想了一下,又吩咐道:“还有,安排马车,不要把太医接到府中诊断了,还是由我亲自到宫中找太医吧,若是家里的几位老人知道我找太医的事情,也不知会引出多少乱子。”

    萧漠很幸运。祖父萧慎行如今已是年过古稀,祖母刘氏与四爷爷萧慎言也都到了耳顺之年,但三位老人的身体都还算是健康,并未有过什么大病。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萧漠如今只希望三位老人能够安心快活的度过晚年,绝不希望自己会因为任何事情让他们担心。

    所以,萧漠在这种时候,显得很谨慎,虽然自己的身体状况不佳,但并不想让家中长辈发觉。

    而邓尚全也很明白萧漠的心思,听到萧漠的吩咐后,就按照萧漠的吩咐去办事了。

    ~~~~~~~~~~~~~~~~~~~~~~~~~~~~~~~~~~~~~~~~~~~

    接下来,等萧漠收拾妥当之后。便强打精神,前往后宅向祖父萧慎行、祖母刘氏、四爷爷萧慎言三人请安。

    萧慎行一向性子随和,而祖母刘氏更是宠极了萧漠,所以他们二人对于萧漠睡到日上竿头的事情,并没有表达任何不满。

    但正如萧漠所猜测的那样。四爷爷萧慎言对于萧漠的这般懈怠懒散很是不悦,也板着脸不轻不重的说了几句,并又因为而引来了祖母刘氏的怒目相对。

    对此,萧漠先是连忙担保,然后又嘻嘻哈哈的讨好几句,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期间,理所当然的。祖母刘氏开始催促萧漠多操心一下自己的婚事,尽早成家云云,自是不提。

    …………

    向三位老人家请安之后,萧漠吃了些早餐,就出了府,乘着马车。向着太医院方向驶去。

    一路上,萧漠的身体依旧乏力,头脑也依旧昏沉,顾不得看路上的京城景象,只是微闭着双眼休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萧漠即将要再次睡着的时候,马车停下,然后车厢外传来邓尚全的声音。

    “少爷,我们到宫外了。”

    “哦?已经到了吗?”萧漠提起精神,被邓尚全扶着下了马车之后,又向邓尚全吩咐道:“你在宫外等我。”

    说完之后,萧漠步伐沉缓,向着宫门方向走去。

    像是萧漠这样的身份,如今又正值当午,自然有入宫的资格。

    而在这个时代,朝中重臣们找宫中太医诊断病情也是常事,只是这种情况大都是太医们被请到重臣的府中,像萧漠如今这样亲自到宫中找太医的却很少见。

    向宫门外的禁卫们表明身份与来意之后,萧漠很容易就入宫了,然后在宫中侍卫的带领下,向着太医院的位置走去。

    只是,萧漠如今脑子昏沉,不免会思虑不清,却忽略了一件事情。

    以他如今的身份与影响,亲自来宫中找太医看病,固然不会惊动府里的几位老人,但却会惊动宫中的楚灵帝、众皇亲、以及正在宫中办公的朝中大臣们!

    事实上,宫中向来不缺嘴快的人,当萧漠刚刚进入太医院的时候,萧漠入宫求医的消息,已是传遍了宫中上下。

    …………

    “子柔来宫中找太医看病?怎么回事?移驾,去太医院!”

    楚灵帝本来正在文德殿内考校众皇子的功课,听到太监传来的消息后,顿时面色一变,吩咐众皇子先行散去后,便带着一众侍卫太监们移驾前往太医院了。

    “哦?萧漠来宫中求医?这么说,他生病了?”

    文渊阁内,丞相张谦本正在与几位朝中大臣商议政务,得到消息后,亦是若有所思。

    “萧漠来宫找太医看病?!他……他身体怎么了?”

    后宫中,安平公主田蓉得到消息后,面色担忧,微微犹豫一下后,却是银牙一咬,然后起身向着前宫方向快步奔去,一旁的宫女们顿时慌忙跟上。

    ……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逆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逆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