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章 我没有爱上她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暮霍云骁 第一千七百章 我没有爱上她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纪衡言冷声拒绝:“我可以解决K洲的事情,父亲不需要对我的囚犯插手。”

    纪崇抬眼对上纪衡言的眼神,父子二人对视良久,最终,纪崇什么都没说,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纪衡言的心莫名提起来,有些不安。

    他几乎是被纪崇一手培养出来的,严苛的等级制度已经超过了父子感情,他也很少反驳纪崇的话。

    可在朝颜这件事上,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纪崇的提议。

    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成为隐患。

    纪衡言将这件事压在心底,几乎每天都会去朝颜的病房查看她的情况。

    可那颗子弹大概触发了朝颜这些年积聚在体内的那些药,以至于她一直昏迷不醒。

    天启基地的人都逐渐习惯了这个K洲女囚犯的昏迷和自家老大对她的关注,有人甚至在调侃,老大对她这么上心,该不会是有感情了之类的话。

    三个月后。

    纪衡言正在格斗场盯着训练,队长们大声吆喝着:“反击!反击啊!哪个队垫底就拉去给老大做陪练啊!”

    齐尚匆匆跑过来:“老大,乌鸦醒了。”

    纪衡言猛地起身,立刻往住院部走去:“什么时候醒的?医生怎么说?”

    “十分钟之前刚醒过来,医生说初步检查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鉴于乌鸦的体质特殊,所以还要做全身检查,我先过来告诉您这个消息。”

    纪衡言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去了住院部。

    他推开门,看着空空如也的病床,问:“人呢?”

    齐尚也愣了一下:“人……可能是被医生带去检查了,我过去看看。”

    可纪衡言等不及,就跟着齐尚一起去找了医生。

    齐尚推开办公室的门,看着端坐的医生,急着问:“没检查?那个女囚犯呢?刚才还在病房里的?”

    医生看了纪衡言一眼,低声道:“纪老先生派人把她带走了。”

    纪衡言脸色一变,纪崇的速度如此之快,竟抢在他见到朝颜之前就把人带走了!

    “去元老部!”

    元老部是天启基地中最特殊的存在,其中的成员都是从前基地里的精英或者功臣组成,不直接参与天启基地的运行,但是在大事上仍然有投票权。

    纪崇作为上一任天启基地的最高指挥官,也是元老部的老大。

    元老部在天启基地的后山上,平时这群老家伙甚至都懒得下山,在山上养老罢了。

    纪衡言将汽车停在门口,大步流星的走进去。

    他甚至不需要问一问朝颜的位置,他一进来就听到了朝颜的惨叫声。

    纪衡言冲进审讯室,厉声道:“住手!”

    朝颜还穿着病号服,呈大字型被绑在电击板上,电流每一次穿过她的身体,都是成千上万倍的疼痛。

    她的小脸苍白,额头满是虚汗,嘴唇白的像是随时都会晕倒。

    纪衡言一脚踢开了控制电击板的人,厉声呵斥:“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们对她动刑的?”

    纪崇抽了一口雪茄,冷冷的看着纪衡言。

    “我允许的,有什么问题吗?”

    纪衡言冷声道:“父亲,这是我的犯人,要什么时候审问她,用什么手段审问她,这是我的事情!父亲从不插手、也不该插手审讯的事情!”

    纪崇眯起眼睛盯着纪衡言:“你打算什么时候审问?嗯?”

    纪衡言道:“至少等医生确定她的身体状况可以接受高强度的审讯,她才刚刚苏醒,父亲难道要让她死在这里吗?”

    纪崇冷笑:“死了又如何?她是囚犯,囚犯的终点都是死亡。”

    纪衡言的眼神颤了一下,道:“父亲,把她交给我。”

    纪崇摇头:“我说了,我可以撬开他的嘴,而你,衡言,你做不到。”

    纪衡言立刻道:“我可以!”

    纪崇失笑一声:“那你来启动机器,动手啊!”

    纪衡言一怔,手落在电击板的把手上,却始终无法推下去。

    他总是想到,欧瑾说朝颜对疼痛的感知是常人的数十倍。

    别人觉得只是磕碰一下的轻微触感,对她来说已经是重击,别人觉得刀伤尚可忍受,对她来说已经接近绞碎内脏。

    纪崇起身,道:“衡言,你跟我出来。”

    纪衡言看了朝颜一眼,朝颜似乎已经疼的快要晕过去,甚至无法扯出一个笑容。

    纪衡言跟着纪崇到了走廊尽头:“父亲。”

    “衡言,她是乌鸦,她知道的关于K洲的秘密只会更多,能提供给我们的也更多,K洲的地形、组织的内部构造、人员装备、武器配备……这是我们最接近K洲组织的一次!”

    “我知道,可她刚醒,她只是……”

    “啪——”

    纪崇扬手,狠狠给了纪衡言一巴掌。

    “纪衡言!你简直昏了头!她是什么?她是个K洲的杀手,和杀了你妹妹的人是一样的!她活着的唯一价值就是为我们提供信息,否则我可以立刻枪毙了她!

    你知道基地里现在怎么说你吗?你对K洲的囚犯动了感情,说不准以后她会从牢房搬进你的卧室!纪衡言,你是不是忘了你妹妹是怎么死的?”

    纪衡言紧紧地捏着拳:“我没忘,父亲,我没有一天忘记过蔓蔓。”

    “那你是爱上这个囚犯了吗?爱上一个K洲的女人?”

    纪衡言立刻道:“没有,我没有爱上她。”

    纪崇厉声道:“那就拿出你的果决来!让我看到你对K洲的仇恨,而不是你对一个囚犯的怜悯!”

    纪衡言的心脏猛地一缩:“用幻针剂吧,普通的刑罚对她不起作用,我试过的,您应该也听说过,我对她用过不止一种手段,肉体的伤害不足以让她开口。”

    纪崇这才满意的点头:“好,我叫医生带幻针剂来,你去把她带到隔壁的禁闭室。”

    纪衡言走进审讯室,将朝颜从电击板上接了下来。

    朝颜的身体软软的倒在纪衡言怀里,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

    她对纪衡言浅浅一笑,像是冬日里和煦的阳光,温暖了所有的黑暗和寒冷。

    “纪先生,好久不见了。”

    1秒记住网: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暮霍云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暮霍云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暮霍云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