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自食其果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狐悍妻 第二百六十八章 自食其果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云河划破指尖,就在指尖逼出一滴狐血,然后将这滴血,点入乔晋的嘴中。

    乔晋虽然毒发,全身失去了力气,但是他仍未失去意识。

    此刻,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中毒……

    药并没有放错!

    他下在汤里的,的确是致命的毒药。只不过,云河这一群人不知道服食过什么灵丹妙药,那毒居然对他们不起作用。

    由于自己所用的剂量是正常用量的一百倍,哪怕喝下几滴汤,也会当场毒发。

    都怪那只该死的猫,将汤水撒在自己脸上,害自己中了毒……

    明明是自食其果,害人不成终害己,但是像乔晋这种人,是不会从自己身上反思,总要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别人。他认为他永远都不会错,错的是逆他的人。

    在视野糊糊之际,乔晋看到云河把手指伸到他嘴边。

    仅接着,一滴腥甜的东西就顺着咽喉温暖地渗入他肚子里。

    是血的味道……

    难道云河用指尖的血喂自己?

    很奇怪,随着那滴血渗进自己的血脉里,并且快速运行至全身,他感觉到入侵他心脉的毒正在快速地被那滴血的力量所清除。

    而且,那滴血里蕴藏着无比神秘而浩瀚的力量,他即将枯萎的生机,也得以枯木逢春,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得到神圣的洗涤,受损的地方都得到了修复和养护。

    不久,乔晋就觉得自己所中之毒已经彻底化解,他也恢复了力量。

    他慢慢地坐了起来,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云河。

    云河的血,竟然能化解万毒?而且只需要一滴,就能将一个中毒濒死的人救回来?

    所以云河是百毒不侵的体质,无论自己往他汤里加入了多少毒,他都不会死!上次他能从风家少主手中逃出来,也是应该他根本就没有中毒?

    还有,乔琛他们也没有中毒,是因为他们也喝过云河的血?

    乔晋接着又想到了更加可怕的事情!

    在他第一次将灵花移植到乔家庄的时候,灵花不久就枯萎了,而云河接管灵花田明明不到一天的时候,灵花田就在一晚之间恢复生机,看来并不是灵花的生命力顽强,而是云河用血将灵花浇活的!

    还有第二次,阿壮把灵花田踩烂了,想必云河又用了同样的手段,用血将灵花田浇活。

    如此说来,云河的血,是比灵花更加珍贵的东西。

    灵花再怎么神秘,也只不过是能补充灵力。而云河的血,是直接能让人起死回生啊!

    这样一对比,灵花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真是蠢,明明身边有一个活药人,却不懂得珍惜,居然还傻呼呼地将这个稀世珍宝赠送给风家少主当玩物。

    如果自己能将云河的血喝光,那么自己就不但能长生不老,还能像乔琛和阿壮一样,突破至归空境,那么自己还用得着惧怕风家吗?自己甚至能在黯雷世界称帝,成为真正的王者了!

    乔晋想得眼睛都红了!

    他阴霾而贪婪的内心已经彻底因为妒忌和恨仇而扭曲了。

    见云河救了乔晋,而乔晋若无其事地坐着,连一句谢都没有,阿壮不由得十分恼火。

    “喂!你这个家伙,真是不懂得知恩图报!我家主人又救了你一次,你就不该说一声谢吗?”阿壮生气地吆喝。

    云河根本就不在乎乔晋道不道谢,他救乔晋并不是为了让他感激自己,比起这个,他更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云河沉着声音道:“奇怪!乔晋一直跟我们同吃同住,他怎么会无端端就中毒?”

    云河又望着乔晋道:“你刚才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乔晋被云河盯得一阵心虚。

    他汗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运气不好吧!跟着你们之前,我可是风餐露宿,为了活命,只要能充饥的东西,我也往嘴里吞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中了毒现在才发作。这事也不必深究了,反正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真没想到云河你的医术这么高明,有你这位神医在我身边,我还愁什么?”

    地上到处都是乔晋的呕吐物,气味十分难闻。

    阿壮觉得这个乔晋真是麻烦,现在他还要打扫山洞,否则一直都是这个恶心的怪味儿,那怎么睡?

    晏子陵看着那些呕吐物,似乎看出了什么问题,他飘过来,对云河道:

    “云河,看那毒的特性,并不像是天然植物,更像是提炼过的。而且这毒看起来并不是慢性毒,而是急性的,倾刻间可取人性命。乔晋吐出来的东西都是胃液,最近两个时辰,他应该没吃什么东西,倒是看乔晋的样子,刚才是想喝汤,该不会是这些出了问题?”

    “汤?”云河盯着那一煲快见底的汤。

    阿壮是一个被云河从泥里挖出来的人,由于差点死了一回,身上通晓了某种灵力,因而他能看到死去的人的灵魂,晏子陵所说的话,他全都听得到。

    “晏大夫,这汤是大家喝剩,原本是留给我作宵夜的,如果这汤有问题,难道是说,有人想下毒,饭后才在汤里做的手脚?”阿壮惊讶地道。

    “什么?原来这汤是有毒的?”小猫听了,十分郁闷。

    刚才看到乔晋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自己还想着教训他,才打翻他的汤碗。

    早知道就不要出手,让他把整碗汤都喝下去啊!这些汤如此毒,脸上沾到几滴,就差点没命了,要是一碗喝下去,绝对会当场毙命,就算云河想用血救他也来不了。

    都怪自己多手,不但帮这牲口捡回一条命,还害云河浪费了一滴血……

    想到这里,小猫懊恨不已!

    “我平时又没跟人结仇,谁会无缘无故要害我啊!况且,大家都在山洞里,又没有外人能进来,除了我们,谁能下毒?可大家都是自己人,又怎会做这种事?”阿壮觉得越来越离奇了,他又盯着乔晋:

    “也不可能是这家伙!要是他下的毒,他又怎会把汤喝下汤,除非他想自尽。”

    这样一想,阿壮又恼火地盯着乔晋道:“喂,你记得你是一个使毒的高手,你该不会受不住乔家被灭的打击就轻生吧?就算你真的想死,麻烦你滚远点再死,别搞脏我们休息的山洞啊!”

    阿壮这番话,让云河灵机一动,好像抓着了什么重要。

    他再次盯着乔晋。

    他的眼眸深处,仿佛燃着幽深而神秘的焰火,让乔晋不寒而悚。

    乔晋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倒退几步,声颤颤地说:“不是我……”

    就在这时,两个瓶子从他的衣服里跌了出来。

    原来刚才他毒发的时候在地上打滚,瓶子已经被抖到衣服的边缘,他退步的动作,便不小心把瓶子抖了出来。

    “不!”乔晋大惊失色。

    这两个瓶子,一个瓶子装着的是毒药,另一个瓶子装着的是解药。

    乔晋正想扑过去,将瓶子捡起来,云河黑着脸,反手一探,两个瓶子就倒飞入他手中。

    乔晋紧张地吼:“云河!这是我的东西!还给我!你这样抢夺我的东西,跟风家那些贼匪有何区别?”

    云河旋开一个瓶子的盖子,闻了闻,倒出一点点,尝了尝。

    “云河!停手,你怎能随便吃这家伙身上带着的东西,万一有毒呢?”晏子陵着急不已。

    可是他是魂体,否则他早就把云河手中的瓶子抢过来。

    云河微笑着说:“子陵,别担心,就算有毒,我也不怕的。”

    凭经验,云河分辨出这个瓶子里装的是化解百毒的灵药,还有清心宁神之效。

    它带着一种特殊清香味,是从某种有香味的植物里提炼出来的。

    云河又打开第二个瓶子的盖子闻了闻。

    这个瓶里的粉末无色无味,单凭气味闻不出什么来。

    云河又倒出一点粉末食试。

    这一会,这些粉末一到嘴,顿时令云河感到不适。

    但是,云河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这些毒在未曾对他造成伤害之前,就被他的力量所净化。

    能让云河这样百毒不侵的人觉得瞬间的不适,那就是非常可怕的毒物。

    云河又跑到汤煲,瓢了一勺汤浅尝了一口。

    这汤里,带着一种淡淡灵气。

    这种灵气,跟这瓶毒药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是一样的。

    现在,云河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云河生气地说:“乔晋,这个瓶子装着的是毒药,下毒的人是你吧?我以为你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会看破一切,悔过自新,没想到你贼心不改,还企图杀掉大家?你实在让我太失望了……”

    “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乔琛又惊惧地问。

    云河又道:“现在回想起来,两个时辰前,我们吃饭的时候,乔晋并没有跟我们一起喝汤吧?”

    乔琛细想一下,的确如此。

    他的大哥一直坐在篝火前吃烤鸡。他还以为大哥出身富贵,不屑于喝这种山野采摘回来的野菜汤。

    云河又接着分析:“是我大意了。其实这汤早就被乔晋做了手脚,只不过被汤稀罕后,那毒的力量已经很稀薄,我一时没有察觉。这煲汤,要是寻常人吃了,会当场一命呜乎。你们不受影响,是因为最近接受了紫莲的洗经伐髓,紫莲的力量还残留在你们身上,令到你们在短时间内有抗毒能力。乔晋看到我们没事,以为药的份量出了问题,因此便跑到这里查看,不料被小猫打翻碗,几滴汤水溅到他嘴里,导致他中毒。”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狐悍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狐悍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狐悍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