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自尽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长宁帝军 第九百二十章 自尽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怀远城距离安阳城很远,大宁江山,在当今陛下李承唐灭掉南越之前一共十九道,一道十九郡,大宁之大已经让人倍感自豪,而李承唐这些年兴兵拓土,如今的大宁已经算是无与伦比的巨人。

    灭南越得平越道,灭求立得永立道,灭窕国得云海道,灭西域三国得西平道,灭渤海国得渔阳道,北征之战大胜,得黑武东西数千里南北千余里之地,共分四道,一道息烽道,一道为古城道,一道为白律道,一道为南苑道,不久之后武新宇就会攻破黑山汗国,陛下连名字都已经定好,取名为黑马道。

    而沈冷率军攻破日郎,这地方将会成为大宁的海外第三道江山,也是大宁的第三十道江山。

    如今的大宁已经不是纵横十九道,而是三十道。

    事实上,李承唐先后兴兵所灭的这些国家,新立的十一道江山总计加起来,比大宁原本的十九道只小了一丁点,相当于将大宁的国土扩大了一倍,如果算上海域的话,那就说不清楚大了多少。

    以往大宁十九道要说最重要的,争执不下,要说最富有的,莫过于江南道。

    说到产粮,自然要提辽北道,说到军事,自然要提军屏道,说到桑蚕就只能是江南道。

    江南道的道府大人自然也就显得更为重要些,毕竟以江南道一道之地能为大宁提供如此庞大的财富收入,其位置的分量也就显而易见。

    三十道江山,一半是李承唐在位期间打下来的,无论如何,后世对李承唐的评价已经可以预见。

    而提到这位前无古人也未必后有来者的大宁皇帝,就一定会提到在这历次征战之中的将军们。

    怀远城很大,但有些憋屈。

    作为江南道的道治所在,其地位不言而喻,可是实际上,连怀远城的人都觉得江南道最重要的不是本地而是安阳郡,看看安阳城有什么?有足以影响大宁经济命脉的江南织造府,有能直接影响大宁军事命脉的安阳船坞,怀远城有什么?

    可不管怎么说,怀远城还是道治所在,同样是一郡的郡府大人,安阳郡的郡府是从四品,怀远郡的郡府大人就是正四品,虽然只差一级,百姓们认为是半级,可官场上半级的差距就是抬头与低头的差距。

    道治府。

    道府大人岳静林很头疼,非常头疼。

    江南织造府的案子太大了,大到已经骇人听闻,大到已经创造了大宁立国以来之最,就算是沐昭桐谋逆的案子,明面上涉及的官员才多少?江南织造府一案有上上下下千余人。

    作为道府,岳静林当然知道自己难辞其咎,陛下还没有派人查他只是在等着,等他自己请辞。

    这算是给他最后的体面了。

    “我已经上了请罪奏折。”

    岳静林看了看手下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他有些不安。

    “如果陛下念及我这些年还是为大宁做了些事,可能会给我一个善终,就此辞官回家养老......”

    作为江南道的二把手,道丞李生贤脸色也一样难看,道府大人已经表了态,他也要表态。

    “虽然江南织造府的案子没有牵扯到怀远,可我们得有自知之明。”

    李生贤有皇族血脉,几百年前他先祖也曾是开国皇帝的子嗣,后来越分越偏,到了他这一代看族谱自然还能分出来辈分,实际上与李家皇族已经很远很远了。

    然而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当初在与别人的竞争之中成为江南道道丞,当然还是因为他骨子里李家的血脉关系。

    姓李与不姓李,差别巨大。

    “大人。”

    李生贤看向岳静林:“江南织造府的案子实在与大人无关,江南织造府独立于道治之外,大人想管都管不了,要真说有关系,岂不是户部那些人关系更大?唉......坏事就坏事在织造府在咱们江南道,为大人感到冤枉委屈。”

    “不委屈。”

    岳静林苦笑:“案子出了就是出了,有什么委屈的?”

    他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眼神里有些留恋不舍。

    “我在江南道,也算兢兢业业,曾自认为对得起陛下的看重,对得起江南道上上下下的信任,可是这个案子一出来,我这曾以为的对得起就变成了对不起。”

    他摇了摇头:“这件事也不用再议,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新的道府大人就会来接替我,你们也各好自为之,我自认清廉,从不曾拿过娄予一个铜钱,我也坚信诸位同僚也都与我一样,不曾被那些黄白之物沾染,就算是刑部来查,廷尉府来查,我都不怕。”

    他起身,抱拳:“诸位各自回去吧,虽然已都知各自结局,可还是不应懈怠轻慢,接替我等的官员未到之前,诸位还需尽心尽力,不辱没这一身官服,不辱没陛下信任。”

    所有人都起身施礼,告辞离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道府岳静林和道丞李生贤两个人,已经搭档了十几年的两个老朋友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苦笑。

    “你还笑得出来?”

    “你不是也在笑吗?”

    岳静林给李生贤倒了杯茶:“其实想想,无愧于心四个字多难?”

    李生贤也叹了口气:“是啊,尤其做官,无愧于心更难。”

    他看了岳静林一眼:“大人,此时已无别人只有你我,我想问大人一句话,还请大人如实相告。”

    “问。”

    “娄予......娄予是否找过大人?”

    “没有。”

    岳静林回答的很快。

    “他知道我的秉性,若来找我,他不怕我一本奏折把他告了?”

    岳静林叹道:“他就算是收买江南道上上下下所有人,也不会来收买我,刚刚你说冤枉委屈?我不冤枉不委屈,一个渎职之罪,我就得诚然接受,江南织造府虽然不归我管,可就在江南道啊。”

    岳静林看向李生贤:“娄予找过你没有?”

    “也没有。”

    李生贤回答的也很快。

    “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大人的关系怎么样,他若来找我,难道不怕我告诉大人你?”

    李生贤笑着摇头:“传闻娄予贪墨上百万两,紧挨着这么大一个贪官却没能得到些好处,大人啊,我们两个做官做的很被人无视啊。”

    岳静林哈哈大笑,不经意扫了李生贤一眼,那眼神里有些东西一闪即逝。

    “是啊,我们两个这官做的。”

    岳静林看了看茶杯里的热茶:“这次分开,我回长安,估摸着你也要回连山道老家了吧?你我以后再想相见就难了,好在你回家后还有庄园田野,而我只能看着长安城的广厦千万间。”

    “大人不像是在自怜,像是在炫耀。”

    李生贤笑道:“笑话我只能回家种田。”

    岳静林白了他一眼:“要不然咱俩换换?”

    李生贤摇头:“不换不换,我还想回去安安心心做个田家翁。”

    他起身:“大人也早些休息,我回去之后也要收拾行囊了,刑部叶大人已经在安阳郡,不日应会来怀远城,到时候你我怕还要先同去长安面见陛下,那时候才会分开。”

    岳静林嗯一声:“是啊......还是要面见陛下的。”

    他看了李生贤一眼:“被陛下骂几句,心里也好过些。”

    李生贤嗯了一声,没再回话,抱拳告辞。

    坐在书房里,岳静林看着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忽然又是一声苦笑。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怎么敢回去被陛下骂?”

    他伸手将毛笔从笔架上摘下来,铺开纸张,提笔书写。

    第二天一早,家里的下人在门外轻轻敲门喊他吃早饭,喊了好几声也没人理会,下人觉得不对劲,连忙将房门推开看了看,一进门就看到道府大人的尸体挂在房梁上晃晃荡荡,人早就已经死了。

    昨夜一场小雨,似乎是在送别大人。

    消息很快传开,整个怀远城都炸了,道府大人悬梁自尽的消息不胫而走,在这个时候,江南织造府大案案发,道府大人留书之后自尽身亡,一下子给整个怀远城蒙上一层阴影。

    五天之后,刑部尚书叶流云从安阳郡那边昼夜兼程的赶来,这个案子一瞬间就变得更大了些,还没查到怀远城这边,道府大人先自尽了。

    叶流云大步走进道府大院,进门先问了一句:“尸体还在不在?”

    “在的。”

    怀远城廷尉府分衙的千办丁墨山垂首道:“尸体妥善保管,不敢有失,道府大人的书房已经封了,案发之后就不许人进出,卑职安排了人昼夜在此当值,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

    叶流云嗯了一声:“做的很好,先去看看书房,然后带我去看看岳大人的尸体。”

    他回头看了一眼脸色木然跟着的道丞李生贤:“李大人?”

    李生贤慢慢转头看向他:“叶大人有什么事吗?”

    叶流云问:“我听闻岳大人自尽当晚,你也在?”

    “在的。”

    李生贤的脸色看起来很木然,可是眼神里却都是悲怆。

    “见岳大人最后一面的就是我了。”

    李生贤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把这案子丢给我了,早知道,应该先他一步走的。”

    叶流云微微皱眉,看向李生贤。

    李生贤已经迈步向前:“走吧,我陪着叶大人查,然后进京见陛下。”

    几个人进了书房,那份写了一半的奏折还在桌子上,也许是写了一半,也许已经写完,字数虽然不多可意思完整。

    “罪臣,愧对陛下,愧对百姓,愧对列祖列宗......”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长宁帝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长宁帝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长宁帝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