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寿宴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第一百四十章 寿宴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不过几日,便是小暑。

    苍梧国国泰民安,朝中无事,如此炎热之季,温帝十分体恤地让城中大小官员都减去一个时辰的当值,又将城内宵禁之时推迟一个时辰。于是夜市大盛,万桦帝都到了傍晚,灯火不减,商贾依旧,各处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民间百姓安乐,宫中也是歌舞升平,欢宴不断。

    但什么样的宴席,都比不上小暑后第三日的大宴。

    因为那一日是温帝的寿辰。

    户部尚书裴然年初就把这一笔开销早早地单独列了出来,足有二十万两之多。内廷司也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绞尽脑汁地安排这场百官盛宴,所用之物都拣着顶好的物件来采办。可即便这样,银子也一定是不够的。

    必须不够。

    要是有结余,那怎能显出对圣上的诚意?

    所以裴然还预备了另一笔银子,就等着内廷司来讨要。当然,这笔银子不会真的花出去了,只是走个账面,实际上内廷司的大太监和自己该怎么分那都是有往年定例的,按规矩来就是了。

    圣上的寿辰庆典,追加了银子有面儿,底下的人多分了银子高兴。这是多么皆大欢喜的事儿啊。

    百官们也纷纷挖空心思地准备上自己的贺礼,可送贺礼这事儿就十分有门道了。

    官职高的,自然得送得重一些,不重不行。礼轻了不仅是大不敬,还逼着下属也不好做人。可送得太重了,又会被疑心平时油水揩得太多。这时候,有个富裕点的妻家就好办多了。

    譬如这户部尚书裴然,自己平日里两袖清风的样子,可他的夫人是卫国公的千金,乃是世家。贺礼上使了多少银子,只说是夫妻二人共同孝敬的,便一句话遮掩过去了。所以,当裴然派人远从千里之外的南华岛采来苔玉铸成整整一座假山送到御花园的时候,满朝百官只有瞠目结舌的份儿。

    也有像礼部尚书叶知秋这样超凡脱俗派的。

    叶知秋的书法在朝中堪称一绝,他的字妙笔藏锋,润泽有力,且极少肯为人题字。如今龙诞庆典,叶知秋亲书了一个大大的寿字,叶夫人以簪花小楷抄录的千字佛经,拿去玉窦寺开了光,再一同附在寿字之后,足见诚意。

    众人都知道叶知秋的书法精妙,待后来见了叶夫人的手书,才发现其功力丝毫不在丈夫之下,不禁叫绝。

    这样的上司,倒也不会让下属太头疼,反正人家是有技傍身,送的礼物估不了值,自己就看着办吧。

    当然,也有傻乎乎自以为送得好的。

    老曹为了送贺礼,平日省吃俭用改啃白馒头,总算心疼自己儿子曹习文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没让他跟着一起啃。足足啃够了两个月,嘴里都淡出了鸟,才省出了五两金子来。

    老

    曹拿着这五两金子找金匠打了个纯金的寿桃。可桃子太小,小得跟个枣似的看着就磕碜,他左瞧右瞧不满意。没办法,只好重新再打成了个空心桃。打完后还不能碰,生怕一用劲儿给戳破了桃子壁。

    老曹小心翼翼地捧着金桃子奉了上去,想着这片心意该是够了吧。他自然是不知道,那桃子刚送到内廷司,隔日就被熔成金子了。

    所有送礼的人中最受瞩目又最不用在乎别人送什么的,就要属当朝太师慕云佐了。

    他送了一把辇椅,一把用千年楠木雕成的九龙沉香辇。

    附上的礼表说,臣此生愿为扶辇人,护卫陛下的江山千秋万代。

    话是说得好听,可也有人心中嘀咕,这太师是不是藏着另一个意思。

    龙椅是我送你的。

    当然,这诛心的话谁也不敢说出口。

    若是慕云佑还在世,不管弟弟有没有这个意思,想必都会拦下来。可惜他不在了。

    奇怪的是,黎太君居然也没有阻拦。

    哦,说起这黎太君,送的是亲手调制的香料,据说是采了二十八方奇花异草花了半年时间才炼制成的,凝神安枕最有功效。

    谁知道呢?

    反正李公公第一眼看到这香料时就猜想,准是跟上次那个草枕头一样,回头又搁库房搁到天荒地老了。

    其实这次送礼之人中,还有一个人也极受瞩目。

    那就是太子妃朱芷洁。

    她母国出尽天下奇珍异宝,她又是出身皇裔,一等一的眼界儿,真不知道她会送出什么样的珍品。

    可朱芷洁也是个玲珑心思,她先不去物色什么宝贝,而是找了李公公问了问,圣上最爱什么?

    李公公笑着就说了一个字。

    茶!

    朱芷洁心里有数了。

    之后就再无后话,也不见她有什么物件呈上去。

    直到大宴那日,合宫的皇亲国戚,满朝的文武百官,都端坐在万寿殿上。当一道道美肴端上来时,众人才知道,原来宴席上的每一道菜的菜式都是朱芷洁反复思量,亲手设计而成。

    而这些菜里都有一样东西茶。

    这便是她的贺礼了。

    按她的要求,大宴开席先是一盏白茶虾丸鲜菌盅清胃,然后是柳丝青末配口条、佛白眉拌鲜藕丝这一荤一素的双冷碟,接着是乌桑茶梅蒸鳝背、千年红袍煨鱼唇、碧海毛尖炒莲心、紫苏双叶炸响铃这两荤两素的四热碟,配以八宝珍茶凤骨粥和青茶油笋焖米饭这一荤一素的主食,末了再上一碗四叶金瓜炖桃脯,以作润口。

    起初,御膳房见她这般指点,面儿上恭敬,心里全不当回事。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御厨们见她亲自下厨只露了两手,立时心服口服,再无异议。

    原先的苍梧国国宴,每个

    人跟前是三冷三热,一共就上两次菜。到了朱芷洁这里,改成了一汤二冷四热二米一羹,一共要上五次菜。不仅工序更考究,菜色也更新奇。

    这样清香四溢的菜碟端上殿来,莫说在坐的众人闻所未闻,连温帝都喜出望外,赞不绝口。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明艳绝伦的太子妃,居然还能有这般灵巧的心思。

    温帝手执银箸夹了一口碧海毛尖炒莲子细细品来,龙颜大悦道“你们碧海的毛尖虽然茶香淡逸,不比我苍梧妙岱的毛尖来得芳醇,但经薄油这么翻炒再配上莲子,香气外露又不喧宾夺主,真是恰到好处。”

    朱芷洁闻言,婉然笑道“父皇评点得很是精要,我在碧海时常用泡开的黑岩青针切碎与炖好的莲子凉拌,只是碧海素喜冷食,怕父皇与在座的诸位大人吃不大惯,故而改用热油煸炒,毛尖味道虽淡但经得住明火翻炒,叶瓣也不会散了形。”

    温帝听她说得头头是道,更是赞叹“看来我这常青殿后面的茶园子,也该让你进去转一转,看看有什么能入膳的好茶,拿去琢磨琢磨。”

    朱芷洁早有耳闻温帝的茶园内植遍天下名茶,就连碧海的黑岩青针也有栽培,而且还听说温帝花了好几年的功夫,拿这碧海的黑岩青针与苍梧的四叶金瓜嫁接于一处,培出一种承两家之长的新茶。

    这茶叶的样子极丑,炒完后如同烧焦的黍米一般蜷作一粒粒,但一经沸水就变了模样,不仅茶色金黄如珀,且叶展如丝,银毫密披。更奇特的是,此茶刚泡好的时候是一种香气,待到凉透,又换了别样风味了。

    也因此,此茶得了温帝取了个诨名,叫无艳春。

    朱芷洁听说温帝准自己入茶园,再欣喜不过了,忙拜身叩谢。

    户部尚书裴然瞥见此情形,忙着在下首凑趣道“正所谓好马配好鞍,陛下的好茶经了太子妃殿下的手定会大放光彩,相得益彰的。”

    其余大臣唯恐落了后,也纷纷称是。

    只有慕云佐冷眼瞧着,一言不发。按他的性子,不去抢白裴然几句就算是客气的了。在他眼里,裴然这种的“锈才”早该拔了去,要不是如今太师府势弱,哪里容他这般沐猴而冠,在人前聒噪。

    也罢,忍一忍,眼不见为净吧。

    慕云佐别过头去,他忽然看到母亲一边吃菜,一边若有所思。

    “母亲,怎么了?”

    黎太君被他一唤,回过神来,略笑了笑道“没什么,老身就是觉得这道菜滋味不错。看来这个碧海朱氏的太子妃,确实有几分手腕。”

    慕云佐奇怪地看了看她跟前的菜。

    紫苏双叶炸响铃。

    苍梧国人人喜食紫苏,这能有什么特别的?

    他哪里知道,黎太君心中正

    是在疑心这道菜。

    每一道菜中都有茶,唯独这道紫苏双叶看起来没有,但黎太君能尝出来,这双叶中,一叶是紫苏,另一叶却是阴牟国的一种草,叫冷心莲。

    冷心莲新鲜时可作时蔬入膳,烘干后也可当成茶叶泡水,是阴牟国人常食用的半草半茶之物。这茶本身没什么害处,但若是失眠之人服了,便会加重症状。

    黎太君寻思,此物只产于阴牟旧地,若说帝都中要找,也只有她太师府上的药圃中有,这太子妃是如何寻到这些新鲜的冷心莲?

    且说到失眠的人,难道不正是圣上的困症么?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仅代表作者明海山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