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北荒山脉中的狼藉小屋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邪道修灵 第一百二十章 北荒山脉中的狼藉小屋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李砺起身望着远去的少女背影,眸子里畏惧与火热并存。

    这个女子确是一个妖物无疑,连自己这般存在竟然都……为之动容!

    难怪就连少主也要时常避开她啊!

    想到少女所言,李砺于心中忽然怒叱道:“等老子突破到化灵境,你这臭丫头就知道老子的厉害了!”

    想到将少女压在身下的风情,李砺不禁口干舌燥起来,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旋即便快步跟上。

    李砺可是如今李家启灵境中的第一人,他自然亦有野心。

    女子身份再高贵也不过是家族联姻的工具而已,李家这一代最为杰出的人是李道陵。如此,自然没有其他人什么事。自己本就是李家的死忠,亦是李道陵最为信任的属下。这便是他李砺………敢去觊觎李家小姐的底气!

    数个时辰后,萧笑三人已然离开了武都城所在疆域,触及北荒山脉边缘。

    虽然路途中也曾遇到一些妖兽阻拦,但却远不是霍依窈与薛栾两女的对手。如此,他们的脚步自然亦是飞快。

    山脚下,萧笑望着有些荒凉的群山莫名哀伤。

    触景生情之下,他却是想到了一些往事。那时的自己还只是一个孱弱的孩童罢了。

    “居然时至如今都没有遇到一个修行者,却是有些奇怪了。”霍依窈忽然道,三人前行所经疆域竟没有遇到一个人影,也难怪她会徒生感慨。

    “很多修为稍弱一些的修行者十日前就出发了,大多人也离开武都有数日了,像我们这般倒属于特例了,如此也不奇怪。”薛栾解释道,闻言霍依窈木然点了点头,尔后俏脸却是忽然一红。别人都早早的出发了,自己却是与那坏人又度过了多日糜乱的生活……

    霍依窈回想起曾经经历的片段,不禁亦是娇躯一颤。

    霍依窈总觉得薛栾刚才所言是在调侃自己,不由得神情更羞。

    “上山吧,虽然他人传言是明日晌午陵墓封禁才会散去,但也不能太过怠慢。”萧笑说道,两女亦是赞同的螓首轻点。

    山脉寂凉,三人行倒也飞快。

    约么一个时辰左右,三人便是已然攀上一座山头,矗立在山顶望着眼前群峰霍依窈神情微变,这亦是她第一次来这北荒山脉,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滋味亦是令她有所动容。

    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修行者要努力前行的缘由。

    只有你蜕变的更强,才能看到更多世界,映现在眸中的景色才会随之更美!

    薛栾神情亦是有些动容,她亦和霍依窈一般有所感触。

    “走了。”萧笑秉思片刻,便坚决道,如今距离那陵墓可是还要越过数座山头呢。闻言两女方才清醒,旋即看着眼前萧笑的身影连忙跟上。

    夕阳落下之际,三人总算是来到陵墓所在山峰。

    途中,他们也曾遇到不少身影,但那些身影在感受到萧笑等人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后皆是选择了远远避开。

    这时,三人望着不远处一座小屋皆是有些惊讶,北荒山脉之中居然还会有人生活么?

    这座山峰似乎是因为有陵墓在,故而弥漫着丝丝灵韵,山岩上洋溢着稀疏的绿色。

    想来这里不似其他山脉那般荒凉,亦有水源在。

    凝视数息后,萧笑方才道:“北荒山脉荒凉一片,妖兽也是罕见,这座山脉这般异象,有人居住倒也不足为奇。毕竟……武都也不是面对所有人都开敞的。”

    霍依窈闻言面色悄变,旋即便有些沉思。

    若非是因为武都那般制度,这些人又何须在这般荒凉的山脉中隐世呢?

    一念至此,她也是有些好奇,居住在此的到底是寻常凡人还是自甘隐世的修行者。

    三人走近小屋推门而入,望着屋内景象皆是面色一变。

    木桌上安然放着四副碗筷、几道木椅却是支离破碎散落,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倒在血泊之中已然身亡,萧笑目光瞥向碗里,神情忽变,身子一幻连忙冲入一旁的厨房内。薛栾与霍依窈两女瞧着怪异,亦向碗里看去,只见一只碗里,少半碗米粒之中隐隐没着一道条状物。

    薛栾狐疑的拨开米粒,那却赫然是一截孩童的小指!

    两女连忙掠入厨房,只见萧笑木然矗立。

    厨房一角,一个没了双臂双腿约么六、七岁左右的男童已然闭上了双眸,再也无法醒来。

    见状两女皆是有些不忍去看,她们到底是女子,同情心也要相对泛滥一些。

    萧笑气笑一声,道:“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将热心款待自己的人尽数杀死,甚至还……吃了人家的孩子!”

    两女皆是紧紧握着小手,她们也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畜生才会做出这般恩将仇报的事情。

    或许“他”已经不能再称为人,而是一头任性妄为的……恶鬼!

    正当三人触景生情之际,耳畔忽然传来一道低声呢喃。

    “这伤口,不会又是那家伙做的……吧?”

    闻言三人走出厨房,一道褐衣男子身影正半蹲着端详地上的两具尸骸,口中同时念念道,此时他听到脚步声连忙仰头。

    萧笑等三人的身影映入瞳中。

    褐衣男子眼瞳骤然一缩,尔后便是一个后跳站起身来,周身灵力催动而出。这人俨然是对萧笑三人有所提防,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霍依窈与薛栾两女面色也是微变。

    这褐衣男子身上所散发的竟是属于……启灵八重境的波动!

    两女见状亦是催动灵力,霍依窈玉手轻抬手掌隐隐握向那夕芒剑。薛栾望着褐衣男子亦是神情凛然,眼前这鲜血淋漓的一幕无疑亦是触动了她!

    察觉到两女身上的灵力波动,褐衣男子不禁深深皱眉。

    他凝重的望着萧笑三人不知在想着什么。数息后,他方才迟疑的问道:“不知阁下,可是萧笑?”

    两女闻言皆是一脸狐疑,褐衣男子瞧见两女神情变动便知晓自己竟是真的猜对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在下是杨霖,如果在下猜的没错,这里的事在下倒是知道是何人所为。”

    这杨霖亦是与雷甫刑等人出自一个王朝,如今有着启灵八重境的修为。刚才他不知三人身份故而有所提防,如今知晓了萧笑的身份方才从容了一些,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在萧笑面前自己等若于孩童。又何必去多此一举惹人嫌呢?

    薛栾微微蹙眉,狐疑道:“你怎么知晓我等身份?”

    杨霖温和一笑,道:“两位姑娘修为皆是不弱,气质亦是非凡脱俗,而这位姑娘的容颜又是如此动人,如此,几位的身份便不难猜想了。”

    杨霖望向霍依窈一脸赞叹。不同于薛栾薄纱掩面,霍依窈的娇颜他可以清晰的目睹到。

    这般绝色他也不禁动容,试问这北荒之中又有几个这样的人儿呢?

    因而他很快便到了霍依窈的身份,而霍依窈又是萧笑的女人,且眼前男子的修为他正好看不透,如此,答案还不清楚么?

    迟疑数息,两女方才舒缓黛眉,原来如此。

    如他所说,但凡了解如今武都局势的人就不可能猜不出几人身份。

    虽说这般,但他却是在短短的数息之内便做到了这一点,这个名为杨霖的男子,不简单。

    萧笑不禁摸了摸鼻头,看来如今自己这般却是有些引人注意了呢?

    都是红颜祸水啊……

    他悄然望了望身旁两女,暗暗一笑。

    “说一说你所知道的事情吧!”萧笑忽而凝重道,目光同时扫视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神情却是依然平淡。这家人与他非亲非故,愤怒谈不上,只是有些怜悯。

    那是对无力者的同情,亦是警示自己不断前行的警钟。

    若是自己孱弱,或许有朝一日便会如同这两具尸体一般躺在地上。

    他受够了那种无力的感觉,亦不愿再去承受那些。两女对此恼怒,又何尝不是在怨恨那些拥有力量却又为所欲为的人呢?

    如此,相比于薛栾,霍依窈却是更为恼怒一些,只见她冷冷的望着杨霖,欲要握剑的手却是并未放下。她不相信杨霖,此事未必与他就没有关系。霍依窈孤身支撑着庞大的霍家,自然不是闻人三言两语就能放下戒心的女人。

    在这个世界上,她能够真正去信赖的亦唯有那寥寥数人。

    这一家三口隐居在这荒凉的深山中,所为的便是生存,他们,不该是这样的命运!

    想到因为北荒陵墓开启而殒命的一家人,霍依窈心中就有些发闷。他们想要的只是生存,为何要迎来这样的命运?

    从桌上的碗筷可以看出,这一家人温和的招待了来客,他们这般热情的结果,却是……被人任意杀死!

    房内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这无疑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除了因为北荒开启的修行者又有谁会到这北荒山脉里来呢?他们来到这山脉之中,却是轻易剥夺了这一家人生存的权利,这一家人可没有想过与旁人争什么机缘,他们想要的也只是生存。最终,却是依然被人任意抹去了生命,甚至连自己的孩子也被人烹饪吃食。

    为什么?

    因为荒凉的山里没有肉食?

    因为自己的腹欲就抹杀了一家人的性命?

    此刻,霍依窈不禁觉得这一家人的命运与霍家又是何其的相似?

    同样的,两者只是想要生存下去,却要被旁人所欺凌并剥夺未来。为什么?

    有力量的人就可以去为所欲为了么?她霍依窈虽没有为如今的霍家去报复的能力,但,她却想为这惨死的一家人去……鸣个不平!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邪道修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道修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道修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