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始源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邪道修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始源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瞧着霍依窈的异样,杨霖不禁苦笑一声。

    若只是霍依窈与薛栾,他自然不会畏惧,但此刻在面前的男子却是萧笑,那个被武都中人称为隐者的男人!

    若是寻常的启灵九重境之人,他杨霖也敢上前与之一战,但自己面前的萧笑却显然不是那般人物可比,至少他杨霖若与之交手,便只有败这一个结果。如此,他虽不在乎霍依窈却也不得无视于她,因为,她可是萧笑的女人啊!

    一念至此,杨霖忽然哀叹道:“杀了这一家人的应该是一个女人。”

    “至于她为何这么做,就请倾听在下……讲一个故事吧。”

    “女人?”霍依窈与薛栾闻言不禁哑然,做出这般血腥事件的竟然会是一个女人么?即便是萧笑闻言也微微蹙了蹙眉眼瞳微缩,不知在想着什么。

    杨霖清楚的知晓自己不可能从萧笑手中逃脱,反而逐渐释然了。

    他盘坐而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方才启唇说道:“那是……发生于三年前的一场悲剧。”

    “在一个偏僻的城郡里,有一对人人羡慕的少年情侣,他们不过十五岁出头的年纪便相继迈入了启灵境的境界,拥有了启灵境的修为。这般实力无疑要远远领先于这座城郡里的其他年轻人,他们是那城郡里最为庞大宗门的弟子,男才女貌,几乎人人都说他们会相爱到老,成为城郡里的一桩佳话。”

    “但是,在两人十八岁的那年,王都里却是忽然来了一行人。”

    “他们轻易便击溃了那对男女。事后,他们从旁人眼里所看到的不是对他们敢于挑战王都天才的鼓励,而是……那冰冷又充满鄙夷的目光!”

    “那女子还好,面对他人的嘲笑很快便镇定了起来。”

    “而那男子却是经不住那般打击,在他人的冷语之下选择了逃之夭夭。”

    “自那一刻起,那个男子的雄心便不在了,他辗转变的自暴自弃起来,不过短短的数日之内却是忽然颓废了太多。那女子一如既往的陪伴在爱郎身旁,一心抚慰与他,但她的这般悉心照顾………却也是翕然无用……”

    “那女子看着爱郎的颓废泣泪无数,却依然无法唤醒男子的心,她没有放弃也没有离开那男子,依然陪在他身边,照顾着他。”

    “约么一月后,那行从王都来的天才又来到了这座郡城,见到那颓废的男子后疯狂的大笑讽刺,然后将那男子踩在脚下。那名男子尝试过抵抗却……依然失败了,因为他的实力终究与那些王都前来的天才们差了太多。”

    “了解到彼此实力差距的男子更是沮丧,望着他那失神的面庞一名王都天才忽然说了一件事,若男子应允便赐予他升灵功法,让他也能蜕变成强者,那名男子听了只不过犹豫片刻便应允了。”

    “因为他想要实力,不想再被他人看轻……”

    言至此处,杨霖仰头瞄了两女数息,神情有些凄苦。

    霍依窈无力的垂下了手臂,心中亦是有些心悸,联想到杨霖所说的女子,她不禁有些心塞。

    杨霖摇了摇头,又凄然复道:“那夜,女子来看望爱郎,却看到了男子家中的王都天才们,那些人望着她嬉笑不已,她不禁有些怕了。她惶恐的问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名王都天才却笑着说男子已经决心用她来换升灵功法了。”

    “女子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那男子却对此视若无睹。”

    “尔后,那些所谓的王都天才们便相继逼近女子,撕扯着她的衣服。”

    “看着男子视若无睹的模样女子忽然绝望了,她挣扎着抽出腰间长剑对着自己的俏脸一剑抹下,长剑自鼻梁到唇下,割开了一道颇深的伤痕……”

    “女子自毁了容颜,她以为那些人只是觊觎她的相貌,她毁容之后便不会再行强迫与她了。”

    “但,她错了!”

    “她错的很离谱,她虽有些姿色,但对于那些王都天才们来说却也不算什么,他们图的是新鲜。尔后,那些渣滓便当着男子的面相继侵犯着女子。”

    “直至次日晌午,那些人才意犹未尽的离去。”

    “他们如诺给那男子丢下了一本升灵功法,那男子摸着那本功法双目终于再度焕发出了光彩,而那女子也凄苦的笑了。”

    “女子艰难挪步欲要离去,却不想只是踏出几步便跌倒在地。男子恍如回神,欲要搀扶也被她甩开。她不知跌倒过多少次,最终还是带着那身伤痕离开了男子的家。那次之后,男子便再也没有见过她了。这,就是发生在三年前的事情。”

    杨霖顿了顿,又道:“在那之后数月,那方王朝之中便忽然出现了一个手段狠辣的黑衣女子。”

    “她肆意妄为,只要是稍稍令她不悦的人便会动手杀之。”

    “这般行为之下她的恶名也是愈传愈广。”

    “有人看不过她的恶行要去屠灭却反被杀死。尔后,她的修为越来越高实力亦是越来越强。现在,她已经成为了那方王朝年轻一辈之中最强的女人。”

    杨霖望向地上的两具尸体再次叹道:“这男子的尸身残缺不堪伤痕亦是繁多,反观这女子尸身却是除了一道致命伤外便无其他,而那女子的作风亦是如此。若是男子便随性肆虐,而女子则是一击毙命。如此,这里的事情,应当也是她……做的。”

    两女闻言望向地上的尸体打量着,见实情与杨霖说的却是无二,不由亦是有些哑然。她们想过很多可能性,却仍然没有想到这般下杀手的竟然会是一个女人……

    一个惨遭蹂躏尔后艰难存活下去性情却恍然大变的女子。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杨霖闻言望向萧笑,见他目光凛然方才有些迟疑的道:“我只知她……现在的名字叫做毒娘子。”

    “毒……娘子?”霍依窈呢喃数声不禁有些茫然。

    听到杨霖之语,她也不知该对那个毒娘子怀有怎样的心情了。诚然,她也很同情那个女子,设身处地之下,若是自己面对那般事情,怕也是会疯掉的吧?一念至此,霍依窈余光瞄向萧笑,想到他所追求的道路不禁无奈一笑。

    若是萧笑抛弃自己,让自己面对着那般状况,自己也会……当场疯癫心死的吧?

    被自己最爱的人出卖,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就在霍依窈失神的时候,薛栾柳眉微蹙狐疑的打量着杨霖。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杨霖他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杨霖语毕之后便微微闭目沉默起来,萧笑打量了一番便直接走向木门准备离去,两女见状也便身随而上。数息后,屋内便只剩下杨霖一人。只见他微张双目深沉的望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尔后又起身走入厨房,见到那男童尸骸后他亦是有些震惊,苦涩的笑意亦随之浮现于面庞之上。

    屋外,两女跟在萧笑身后默不作声,皆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夫君相信……那杨霖所说的故事?”

    霍依窈狐疑的道,萧笑闻言当即轻笑一声,道:“一半一半吧,怎么,感觉心有不甘么?”

    闻言霍依窈亦是点了点头。那家人不该那样无辜的死去,无论那个名为毒娘子的女人是出于怎样的缘由下杀手,她都要去为那一家人讨一个公道!

    “那杨霖也不简单呢,若是你二人今后单独遇到他也需略微谨慎一些。”

    “若是相战,想来你们想要胜他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萧笑淡然道,闻言两女也是有些诧异。

    “夫君怀疑那杨霖……别有用心?”

    霍依窈随之询问道,萧笑那番话又何尝不是让她们二人去提防与杨霖呢?此刻,一旁的薛栾则是摸着下颌,脑海中回想着杨霖所说的那个故事。

    “你们啊,没必要去深思太多。”

    “既然他说可能是那毒娘子做的,那你们今后直接去找那毒娘子问话不就是了?若是那杨霖在说谎,谎言也终究会有被拆穿的那天。不是么?”萧笑淡淡道。

    薛栾闻言嫣然一笑,事情正如萧笑所说一般。她们又何必去为了一个故事的真假而去困惑呢?

    真相究竟如何,见到那个毒娘子………不就知道了?

    若是北荒之中没有毒娘子这个女人,那便是那杨霖在说谎了呗……

    霍依窈小手紧握,口中亦是念念有词。萧笑余光掠过她的俏脸,旋即无奈一笑。

    “看来,这个丫头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呢……”

    尔后,霍依窈眼眸陡然一亮,再度握了握小手便要提速前行。这时却忽然看到一旁的萧笑忽然停顿不前,当下亦是有些疑惑。

    “你这丫头,不用这么心急吧。”萧笑耸耸肩轻声说道。霍依窈闻言亦是为之一怔。

    “今天那陵墓封禁不会散去的。所以今夜我们也不必过去,去其他山峰上转转吧。”萧笑复道,见霍依窈柳眉紧蹙便上前两步摸着她的俏脸又摇头叹道:“为夫,可不想你们两个将来守寡呀。”霍依窈闻言一愣,却是不明白萧笑所言是什么意思。

    薛栾此刻也是有些不解,神情古怪的望着萧笑的脸庞。“按理说以夫君以往的性格,不是应该立即前去立威么?”薛栾低头寻思着,也是摸不准如今的萧笑在想着什么。

    “现在陵墓前应该是天骄云集,比如那雷甫刑、雷罚、森罗禹、李道陵等等。”

    “他们似乎是……有些看不惯我呢?”萧笑摸着下颌呢喃道。

    霍依窈闻言这才恍然,神情亦是有些慌促起来……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邪道修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道修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道修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