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孪生感知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邪道修灵 第一百六十一章 孪生感知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这下小厮可是真的无语了,旋即用十分怪异的目光打量了萧笑数息便转身离去了。

    于是,酒阁中就非常怪异的唯有一位男子在自酌自饮,这般景象看的几位酒阁之人也是不禁低声切语。对此萧笑自然是毫不在乎,一味的浮思饮酒旋即发着呆。这时,萧笑眉梢陡然一蹙,旋即面色也变的怪异起来。

    萧笑微微闭目,清楚的感知到了体内的灵力的确在微微躁动着。薄唇一撇,萧笑忽而叹道:“不是这么巧合吧?”

    旋即萧笑便想起了当初白懿沁对他诉说过的话语。

    白懿沁的父亲金异为她下了三道禁制耗用了大多灵力,故而在情况骤变时无暇顾及她的兄长金九只能在仓促之间将一道禁制印入他的身体。

    而那道禁制便是……双子连心印!

    这双子连心印亦是白懿沁身上的第三道禁制,目的就是让她们兄妹二人可以弥生出一丝血脉感应。这禁制自然是以金异的灵力催动,故而若是金异留在白懿沁身上的灵力被她与萧笑吸纳殆尽之后便无法再用。这也是白懿沁为何要将讯息告知萧笑的原因。

    白懿沁的兄长金九继承了他们父亲金异的血脉本体乃是一条金缚蟒,但他自身的天赋却是远远不如白懿沁的。故而金异他才会耗费了大多灵力在白懿沁身上,反而忽视了儿子金九。

    这并不是金异他更疼爱女儿,而是……不想牵连到金九。

    金异清楚的知道金九的天赋、能力,故而只期盼他能好好的活下去。

    金异有传音给白懿沁的灵识,当初强敌忽现金异他也在顾不得再给金九留下什么机缘只能将双子连心印打入他的体内,旋即又动用灵力封印了他的记忆与修为。他不盼望儿子能帮他报仇,只希望金九能作为一个凡人过完这一生。

    金异封印了金九的记忆是让他忘却仇恨,封印了修为则是避免将来旁人看出金九的身份。

    这般爱意亦是让白懿沁为之泣泪,故而她才会那般执着于为妖梦与金异复仇。

    那时萧笑也发现了体内灵力的微弱印记本想将它抹除,听到白懿沁这般言语却是忽然改变了想法。

    虽然她没有说,但他又何尝不知白懿沁她很挂念这个兄长呢?

    据白懿沁所说,她父亲金异留下的双子连心印感知范围应该是方圆十丈之内。

    只要在这个范围内,灵力便会随之生发出一丝躁动。

    金异特意叮嘱过白懿沁不得再接触金九,只要知道他还活着就好。但白懿沁在知道萧笑的底细后亦有几次对此欲言又止。

    萧笑明白她的心思,白懿沁想去寻金九却又怕他给二人添麻烦于是便索性绝口不提。

    但此事,萧笑却是牢牢的记在心里。

    尽管白懿沁是妖兽,但她却同样是自己的女人。如此说来白懿沁的兄长金九岂不也算是他的兄长么?虽然他并不在乎这个素未蒙面的妖兽却也不想白懿沁她太过忧心,当初萧笑给她留下那么多印痕其实也是有些内疚的。

    无论动机怎样,他伤害了白懿沁也是事实。所以,萧笑一直寻思着若是自己遇到了金九便偷偷帮他一把。

    此时,萧笑体内灵力的躁动不正说明金九他就在附近么?

    萧笑薄唇一撇忽而笑了,他也没想到金九居然这么巧合就在王都。

    据白懿沁所说,金九因为双子连心印的关系故而也一直在沉睡,直至白懿沁醒来的那一刻金九才同时醒来。那么,失去了记忆与修为的金九如今又在做着什么呢?

    萧笑放下酒杯与酒钱旋即浅笑着幻身离去。

    毕竟,他对于那个妖兽之子可是有着不小的兴趣呢……

    尔后,萧笑感知着微弱的灵力波动快速前行,不过瞬息便出现在街巷一角同时也看到了前方身着灰布衣匆匆的男子。

    灵力瞬时稳定了下去,萧笑也知道了前方那男子便是金九。

    不稍多时,金九便停止了移动出现在一家大宅前,而萧笑也幻身出现在一旁的屋顶俯身望去。

    此时的金九面相约么二十五、六岁的年龄。瘦弱的身躯与苍白的面孔都能说明他的生活状况并不好。金九一头枯草般凌乱的长发及腰,且萧笑能轻易看出他的头发里赫然有少半数都是苍苍白发。见状萧笑也不禁有些戏谑,从金九的衣着相貌来看,他的近况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极差!

    也是,金异对金九与白懿沁兄妹的封禁是怀有灵力的,也因此他们陷入沉睡的同时肉体并没有老化。但随着白懿沁的苏醒,失去灵力与记忆的金九赫然只是一位普通的凡人。

    萧笑没有见过当初的金九,但即便他相貌再过早熟想必也不会仅仅过了一年多便化身为这般模样。

    要知道百余年前金九沉睡的时候不过十六岁左右的年纪,如此他的这种转变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究竟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什么呢?就在萧笑寻思的同时那金九也终于鼓足了勇气手指微蜷扣着眼前的藏青色木门,如此萧笑也浮笑定睛望去。

    足足数十息后,随着一声轻响木门也被人打开。

    一个约么二十岁出头身着家仆装束的年轻男子不耐烦道:“金九?怎么又是你啊!”

    “刘三,上次我托你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丁家愿意留着我打杂么?”金九万分踌躇的问道,神情也很是忐忑。那被称为刘三的男子闻言不禁气笑一声,道:“上次少爷看见你这模样都觉得倒胃口,时至如今你……居然还敢来?相处大半年的兄弟你就不要再坑我了,万一少主他再恼怒了连我也赶出去了怎么办?又要我……跟着你一起去做那些下等活?”

    金九闻言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旋即复道:“那你现在飞黄腾达,又进了丁家做家仆,不能帮兄弟我也……想想办法么?我也想……过上好一些的生活啊……”

    刘三闻言不耐烦的道:“我不过一个家仆还能帮你什么?我能保住现在的生活就不错了,帮你?我说金九,你要真觉得我们是兄弟就为我想想。我得到这样的生活容易吗?你还想来祸害我?我想帮你也帮不了什么啊,你就不能靠自己么?”

    “那,能不能给我点银两,上个月为了你来丁家应聘我上下打点已经用光了积蓄,现在工钱还没结算,我也没有钱再来果腹充饥了……”

    刘三呆呆的看了金九几息,旋即用看傻子般的目光望着他道:“我来丁家才多久哪里有钱?你难道要我去找少爷、总管借银子?够了,金九。我也懒得骂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有意害我,所以……你走吧。别再来找我了,你是个好人,希望你今后也能……飞黄腾达吧。”

    金九闻言有些茫然,刘三已经将他推出门外旋即迅速关上了木门。

    看着失神瘫坐下的金九,萧笑不禁玩味道:“丁家?这扇门都是紧闭的,想必是偏门吧?这刘三倒是有点意思,难怪这金九会过的这般凄苦。独自一人孤苦伶仃的在王都,难怪他会老化的这么快……”

    此刻,金九倚着墙瘫坐在地,双瞳陡然湿润却又倔强的没有哭出来。

    足足愣了盏茶时间,金九才手掌捂住闭合的双眸低喃道:“为什么?所谓的兄弟情义都是笑话么?我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曾经的我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我会没有以往的记忆。为什么我恢复意识的时候身旁会有两个人身兽首的怪物,为什么我不能……修炼灵力。为什么我就要这般低贱的活下去?我也想要为人仰望,我也想要……出人头地成为强者。我的父母为什么生下了我,我今后又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呐!”

    望着终于螓首泣泪的金九,萧笑也终于了解了他的过去。

    那两名妖梦守卫知道了金异的想法才会离去的吧?而金九他却是独自漂泊后来怀着憧憬的目的来到王都,却抵不过现实的压力才会变的这般憔悴……

    “吶,金异。不得不说你的确是小看了人性,若你看到你儿子如今的这番模样真的不会……后悔么?”

    萧笑微微摇了摇头,忽然回想起了当初为了变强而寻求修炼路径的自己。

    那时的他也曾卑微过也曾凄惨过,不过幸运的是他还能够修行而金九他却是……无路可走!于是绝望无路的金九只能做着凡人眼里都甚为低贱的活,旋即麻木的活着。或许,他曾经也想过很多办法但最终还是……败给了这个世界。

    他想努力却没有途径,渴望蜕变又没有方法。

    不得不说,这样的金九的确很可怜亦很可悲……

    金异为什么觉得金九失去了记忆与修为就能好好活下去呢?那不是他的想当然么?而为了他的想象金九却是过着这般凄惨的生活……

    这还真是好笑至极。

    渴望儿子能够畅快的活过一生,到头来却成了他绝望的根源么?

    “还好沁儿她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金异留在心中的伟岸形象也会被她……亲自摧毁的吧?”

    曾经金异关于妖梦的幻想无疑是一种颇为美好的期盼,而他对于金九的这种幻想却无疑是一种枷锁,也是一种罪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力的生灵注定就无法生存下去,无论是人类又或者妖兽皆是如此。若金九能自己选择,想必他宁愿成为其他妖兽的果腹食去拼一次,也不愿这般永远的自暴自弃下去……

    自此,萧笑忽然嗤笑一声,道:“既然是错,那便让我……改了它吧!”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邪道修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道修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道修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