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稚嫩的徐言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邪道修灵 第一百八十四章 稚嫩的徐言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因为萧笑身旁的白懿沁与韩冉瑶身旁的王后都不必参加前三轮的淘汰赛,而萧笑与韩冉瑶、唐峰又先后上过场,故而众人便望着台内欣赏着他人的交战。

    因为第一轮淘汰赛之前有百余人,故而大多人的交战都很是乏味,至少在萧笑他们看来是这样的。

    十数场后,终于有两名启灵九重境的选手相战了。

    一名是来自王都四大家族的徐言,另一名则是韩冉瑶她们不认识的人,想来应该就是那来自三等王朝的人了。

    “叶家的叶子放先前就败了,如今还是残疾,故而他如今也不会再参赛。而赵如龙也败给这光头了,如此算来,王都四大家族内如今就剩下这徐言与我两人了。”韩冉瑶玉指关节顶着下颌轻轻说道。她没有提刚才被萧笑击溃的韩靖宇,似乎是刻意无视了这个兄长。

    此时她身旁的王后也没有提韩靖宇,她轻叹道:“这届晋级的人似乎多了些,我曾听父亲说过,上一届青武宴据说通过预选的都不到百人。”

    数量虽然不等于质量,但这同样可以影射一些什么。

    韩冉瑶双瞳微眯,忽然自一旁座位上相继扫过。这一届青武宴似乎很特殊,来自三等王朝的人也多了一些。一念至此,她忽然想起了武明星。

    或许,这是那些三等王朝在刻意针对青武王朝吧……

    坐在另一角的武明星同样想到了这一点,她暗暗咬牙旋即目光如刀的扫视着那些三等王朝之人。先不论他们有没有能力通过那夺麟的试炼,就如今看来这也是有人在刻意抹杀青武王朝的希望啊!这是那些三等王朝看上了青武王朝的土地,想要增长疆域范畴了啊!

    即便武明星她很强,却也没有自信能将这些来自三等王朝的天才们击溃。一念至此,她贝齿一甜已是咬破了下唇。她忽然望向萧笑等人所在方向,浮现在眼瞳中的是那深深的希翼。

    看来,还是要看他们了啊!

    同样是第一排座位上一角,几位中年男子正神情懒散的坐着。

    一位身着蓝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忽然大笑道:“赵老头、韩老头,你们家的小子都不行啊。还是看我女儿的吧!”

    显然,这身着蓝衣的中年男子赫然便是王都四大家族中徐家的家主,而被他取笑的两人则分别是赵家与韩家的家主。身着青衣的赵家家主笑了笑,道:“万一你家这丫头也输了呢?”话音刚落,身着白衣的韩家家主凛然道:“可不是只有你有女儿,瑶瑶现在的实力,呵。”

    闻言徐家家主显然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徐言还没有胜,这时说什么只是逞口舌之利罢了。一旁一位身着翠绿长袍的中年人神情有些冷漠,他正是叶家家主。他的儿子叶子放不知被何人击败,如今还在休养。

    叶子放的实力他清楚的知道,那可不是赵如龙、韩靖宇等人可比的。

    但他却依然败的这么凄惨,据他所说动手那人甚至没有受伤。

    有三等王朝来人这么强么?叶家家主眼瞳微眯瞳光也愈加厉然。他有预感,四大家族的年轻人都进不去最后的十六人淘汰赛。

    徐言不行,韩冉瑶她……也同样不行!

    数十息后,气喘吁吁呕血不止的徐言看着眼前瘫倒在地已无动静的布衣青年挪开了小脚。

    她没想过杀死对方,但对方的实力却是极强甚至领悟了灵势。若非徐言她也同样领悟了灵势,胜负还真不好说。即便如此,她依然是用尽了全力才勉强胜利。

    徐言擦了下唇角的血液,又踹了布衣青年一脚,见他的确没有动静才转身就要下台。

    便在她转身的片刻之间,那假意装死的布衣青年猛地睁开了眼瞳。

    他一个鲤鱼打滚跳起身来旋即便狠狠的一记侧踢踹向徐言那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

    台下,徐家家主微笑的面容忽然僵硬旋即焦急喝道:“小心啊!”

    一声沉闷的声响之后,徐言身躯横向倒飞丈许旋即摔倒在地。顾不得出声咒骂,她连忙双手握着腰间痛呼起来。她以为布衣青年已经死了,故而灵力有所松懈。

    一个有备而来,一个刚刚松懈,她们实力本就相若,故而这一招对徐言造成的伤势也是甚重。

    “想不到你一个女人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是我小看你了,但是……”

    布衣青年话语忽然止顿,旋即一脚狠狠的踏向徐言的小腹。躲闪不及的徐言被他踹倒在地,看着徐言染血的精致俏脸,布衣青年目光更冷旋即再度抬脚踏向她的小腹。

    又是一道血液自喉中喷出,徐言意识都险些失去了。

    布衣青年见状才微微舒了一口气旋即冷笑道:“可惜你还是太嫩了!与你们这些大家族的后代不同,我可是身经百战!没有砍下对方的头颅,击碎对方的天灵盖……你也敢去认为敌人已经死了?真是幼稚!幼稚的可笑,滑之大稽!”

    布衣青年手背擦着唇角,旋即目光冷漠的眺望着擂台下的文景。

    为了获胜,即便对方是女子他也……同样不会手下留情!

    “卑……鄙……”

    徐言呕着血艰难嘟囔道,而那布衣青年闻言却是冷笑一声,旋即厉然道:“所谓的生存……可不是假装正人君子就能活下来的!战斗……本来就是要不择手段的!”

    闻言徐言一怔,咬着染血的唇忽然沉默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瞳。

    布衣青年说的没错,在这个追求实力的世界上为了生存本就是……要不择手段去战斗的!无论对方是老者、幼者,又或者动人的女子。在战斗中也不能有丝毫迟疑,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杀死对方无疑是最为有效的方法。故而,的确是她徐言大意了。

    这里虽是青武宴的擂台,却并没有禁止杀人。

    看着似乎没有动作的敌人便麻木下来,那无疑是很幼稚的一种表现。

    这时,星象阁的文景深深凝视着台上的布衣青年忽而爽朗一笑旋即宣告着他的胜利。他并不觉得布衣青年的战略有什么卑鄙之处,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夺麟一役中,若是徐言这种心态无疑也会死的很惨。

    台下的青武王武升看着布衣青年也微微笑了起来。

    诚然,他很喜欢布衣青年这种心性。唯有实力与智慧、狡黠并存者,才能于那夺麟一役中存活下来。但此时,武升他看向那布衣青年的眼瞳却依然冷漠,因为他并不信任布衣青年,那般心性的人谁又能轻易的与他交心相处呢?

    故而,武升他虽然欣赏布衣青年,但还是不想看他拿到名次。

    何况,布衣青年他的实力的确是差了些许。若是以往,这布衣青年或许有能位列青武宴前三的能力,但此时却是不好说了。

    不说四杰,单是武升他所熟悉的三妖资质……便要领先于以往的青武宴之人!

    三妖中的任何一人若拿到往届,都必然会是获得青武宴魁首的热门人选!

    这一届青武宴无疑是数十年来最为优秀的一届,也是武升最能看到希望的一届。他摸着座椅护栏的手掌猛地握下,因为他知道,这一届或许也将是青武王朝最后一次派人参加夺麟了。若是今次他们还拿不出成绩给那些高高在上的超级宗派观看,那青武……将灭!

    布衣青年冷笑着对徐言道:“若这是在外面你已经死了,今日算你运气不错。”

    语毕布衣青年便拽着徐言纤细的手臂将她提了起来旋即又一脚踹出。遍体鳞伤的徐言落下擂台后又是一道血液自唇角流下,看着急促走来的徐家家主她很是不甘的闭上了眼瞳。

    或许事情正如布衣青年所说的一样,今次是她太过天真了。

    即便她拥有着与布衣青年近乎的实力,但还是败于自己仍然稚嫩的战斗心理下。此时不怪别人,只怪徐言她自己太过天真。

    怪她太过相信自己,却小看了别人。

    台下,萧笑双瞳微眯,旋即自语道:“这一幕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前尘往事呢。曾经…我也天真过,作为代价,我所得到的……便是身上又多了数十道印痕。”语毕,萧笑握着白懿沁小手的手掌也微微用了一些力道。

    白懿沁见状也轻咬下唇,显然也是想到了萧笑身上的无数伤痕。那些伤痕几乎都是在那方秘境留下的,为了告诫自己,萧笑他甚至没有动用药物疗伤,而是将那些印痕留了下来。

    如今,那些伤痕已不是青蕴尘这般灵药可以抹去,而萧笑也没有除去它们的意思。

    作为男子,身上有些疤痕倒也不足为奇。

    如今,那些伤痕作为如同警示般的存在,时常回荡于萧笑心中。如今,又多了一个为它反思的白懿沁。白懿沁她作为萧笑的女人,自然是时常可见那些印痕。她并不觉得萧笑那伤痕交错的躯体丑陋,反而是觉得这样的男子才是真正的强者。

    而那些伤痕,作为前尘的反思,也将一直存在下去。

    星象阁会场内,众人皆然望着走下擂台的布衣青年思绪着什么。毕竟,生命这种存在也是会凭他人的经历而感慨自身的。

    此时的布衣青年,无疑为大多星象阁内的年轻人做了一个榜样。

    要活下去,就摒弃杂念冷漠对敌。舍弃那些所谓的尊严、矜持,一切……只为活着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邪道修灵》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道修灵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邪道修灵》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