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同境最强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剑朝天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同境最强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惊讶过后的林海浪收起了那把剑,收起了他惊喜异常的表情,回想起刚刚洪燃所说的那些话,林海浪觉得他可以消化好一段时间了。

    虽然洪燃没有直说,但是林海浪觉得他还是故意透露了一些讯息。

    第一点,就是他所谓的人数,这小圣域里面还有几个人也是洪燃的目标,只是有没有谈成林海浪暂时就不知道了,按照洪燃给的标准,这几个人肯定也是某个宗门里面的佼佼者,同样也是有着很大野心,只不过他们的野心有多大,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点,就是所谓的他们,这必然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组织,能随手拿出两把半神兵的组织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组织,只不过他们的人数应该不多,而且极其隐秘。

    第三点,同样也是最奇怪的一点,什么叫做西域的人,一个明明是在北境成长的人,却说自己是西域的人,从字面上理解这话应该有两种解释,第一,洪燃听从的人是西域的人,第二西域只是一个代号。

    林海浪想到这里就愣住了,脑子里瞬间出现了另一个想法,既然有西域的人,那会不会也有北境的人?另外的中州,南疆,东海会不会也有他们的人?

    如果真的是他想的这样的话,那这所谓的秩序岂不是乱套了,西域的人将手脚伸到了北境,也就是意味着北境势弱,这几方之间可能存在着竞争,而且还很严重。

    林海浪越想越觉得不对,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冒了出来,擦了又擦。

    虽然这一切都是林海浪幻想出来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五地岂不是要被这些人搅得天下大乱。

    不过之后又想了想,感觉又是一件好事情,越乱不就代表着机会越大吗?

    对于像他这种人来说,造势与借势他更喜欢借势,花费的精力不知道要少多少倍。

    制造一件事件和利用一件事情,完全就是两种概念,他和弓良不同,他更喜欢利用,而不是去制造,任何一件小事情,只要他能够利用得当,那就可以从中获得很多他想要的东西。

    当然他这么借势的原因并不是他不会制造,而是他觉得没必要,时间万物本就有其独特的运行规矩,随便去改变,这是一个违反大道的行为,遵循大道,适当的运用才是正确的做法。

    弓良的这种行为才是违法大道的逆天行为,在他看来是一件极其的低俗事情。

    想要下棋,然后自己去做一个棋盘,而不会借用,这未免也太蠢了点。

    林海浪突然露出了一丝邪笑,他感觉心中的那颗种子在沉寂了那么多年之后,终于发芽了,而且一下子就长成了一棵大树,一棵可以支撑他去做任何事情的大树。

    林海浪顿时感觉呼吸都不由的顺畅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很想大喊一声,好好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从进入剑阁到现在刚好十年,这十年里面他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这个野心,虽然他看不起弓良,但他还是很想和那弓良一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所谓的各种权贵,一个个玩弄在手中。

    可惜那时候的他有心无力,天天在剑阁里面看那些小屁孩做一些尔虞我诈的行为,那种生活他早就厌倦了。

    现在他终于可以做他自己想做的那些事情了。

    举棋落子。

    让世人知道,原来这世上不只有弓良,更有他林海浪。

    而所谓的赵日月和苏莫,只不过也只是两颗较大的棋子而已。

    这北境,这江湖,甚至这天下都应该被他握在手中。

    什么剑阁,什么太一宗,无非就是一个稍大的棋局而已,真正的棋盘是那涌动的江湖,是那即将到来的乱世。

    幸好。

    这乱世中还有弓良这一个对手,当然也有他的小师妹,这样林海浪才不会觉得寂寞。

    林海浪伸手抚平了刚刚因为激动而弄皱的青衫,嘴角再次露出了一副忧郁的愁容,然后望向了身后,缓缓的走了回去。

    等到林海浪回到武阁废墟的时候,正好看到牧宽将苏莫背了回来。

    苏莫看到林海浪,露出了一副极其难看的笑容。

    牧宽有点恼火的说道:“回来的很巧吗?”

    林海浪皱着眉头,握住了苏莫的手,紧张的问道:“师兄,你怎么样?没事吧?”

    虽然苏莫受了很重的伤,脸色也很难看,但是身上散发的这股澎湃的气势让林海浪感到了惊讶,“师兄,你成功了?”

    苏莫嘴一张,嘴角就渗出了一口鲜血,但是脸上那副满足的表情,丝毫掩盖不住,“算是吧,这一战收获颇丰呀,原来赵日月也不过如此,哈哈...”

    刚笑了两声,嘴里又涌出了好几口血。

    林海浪赶紧掏出了一枚丹药,喂给苏莫。

    苏莫吃过丹药之后,表情一下子舒展了不少,看着林海浪继续说道:“海浪,在回到剑阁之前,这里都由你做主,我应该要闭关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别让我失望。”

    林海浪点了点头,又一次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和煦笑容,“恭喜师兄了。”

    苏莫点了点头,就让牧宽把他抬到了一旁,开始疗伤。

    这时林海浪起身看向了远处的赵日月。

    他看到赵日月此时也正被齐城扶着,而且脸色也是极其苍白,虽说比苏莫好了一点,但是看情况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想不到,赵日月真的也就不过如此呀,看来这太一宗也不过如此呀。”

    林海浪莫名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然而这一笑,被吕安全部看在了眼中。

    吕安的表情顿时古怪了起来,“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旁的几人并没有听到吕安的这句话,皆是沉浸在赵日月和苏莫的对决之中,虽然两人只对了三招,更没有拼命。

    但是这三招,让这附近的所有人都嫉妒了,嫉妒两人的实力,更加嫉妒他们两人的运气,一个是太一宗,另一个是剑阁。

    吕安在看了两人的对决之后,脑子里也是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因为那两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就不是这个年纪应该具备的。

    望着被毁的差不多的武阁废墟,吕安更加坚信了他心中的这个想法,当然心中那份急切的感觉也是油然而生,原来剑阁的苏莫竟然也这么强!不由的让他对自己之前所说的那句大话感到了一丝担忧,再过三年后,这苏莫得强到何种地步?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强,那我好像只能比你更强才可以,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不过现在吕安更感兴趣的是林海浪,刚刚那段时间干嘛去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离开了,这未免也太不把他那个师兄当一回事了吧?

    而且走前跟回来后,这个人仿佛变了一个人,虽说表情还是同一个表情,但是他走路的姿势却变得愉悦了起来。

    吕安感到一丝莫名的不安,对于林海浪这个人他一直摸不清,虽然脸上一直挂着一幅和煦的笑容,但是每当面对这个笑容的时候,吕安就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可能这就是俗称的笑里藏刀吧?。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吕安更愿意面对苏莫的狠话,而不愿意看到林海浪这意味不明的笑容。

    吕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坐到了一旁的石头上,看着远处逐渐离去的那些人,发起了呆,手指也是习惯性的轻轻的敲起了石头。

    李清望着出神的吕安,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也坐了下来,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吕安转头看了一眼李清,摇了摇头,回道:“没什么。”

    李清露出了一丝担忧的表情,“是因为他们的比试吗?”

    吕安哑然一笑,明白了李清指的是什么,笑道:“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没有那么脆弱。”

    李清嗯了一声,然后陪着吕安发起了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附近的人都已经全部走光了,连太一宗和剑阁也早已经离去了,这附近只剩下了吕安一行人。

    吕安一行人之所以没有离去,是因为在等林苍月。

    林苍月受了那么重的伤,一时半会可站不起来,更别说赶路了,不过好在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所以几人都在等他站起来。

    林苍月缓缓睁眼,嘴里吐出一口浊气,轻松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久等了。”

    看到林苍月起来了,吕安也是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道:“人齐了,我们走吧。”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随即开始赶路,朝着出口的方向靠了过去。

    为了照顾林苍月,一行人走的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慢。

    “估摸着还有三个时辰,时间还很富裕。”姜旭提醒了一句。

    吕安点了点头,“现在我们玉佩还有点多,也不用再去抢别人的,慢慢走就好了。”

    李清嗯了一声,“刚刚这一路走过来,看着好乱呀。”

    姜旭点了点头,“要不是我们人多,估计他们也会打我们主意,现在已经是最后阶段了,再不动手那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吕安也是认同姜旭的话,“确实,很多人手中还是只有一两枚,甚至有些人一枚都没有,现在再不动手,可不就白进来了吗?还亏了不少灵晶呢,一枚玉佩在外面起码价值几十枚灵晶精,这可都是钱呀。”

    “再说下去,我都有点心动了。”李清也是笑道。

    “小娘们,你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些?”孙铸问道。

    “家业再大,还不是一丝一毫扣出来的,你以为天上掉下来的?”李清不屑的回道。

    吕安制止了两人的对话,说道:“行了,反正现在都齐了,还多了不少,现在大家分一分,也能赚点灵晶。”

    “我不用,你自己留着吧。”长孙云直接拒绝了这个建议。

    “我也不用,看不上眼。”李清也是应道。

    “我也不用,我进来不是为了这个,正山门没穷到这种地步。”林苍月摆了摆手。

    “我也不要,这次能拿到四枚玉佩已经满足了。”周小玲同样说道。

    孙铸看了一眼身边的姜旭,试探性的问道:“咱们呢?”

    姜旭说道:“既然他们都不要,我们肯定也不好意思要了呀,这次也多亏了李清和吕安了,都搭了个顺风车了,怎么可以再开口呢?”

    孙铸点了点头,也是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们也不要,你自己收着吧。”

    最后没开口的是李政,眼巴巴的看着吕安,想要但是又不敢开口,一脸的纠结。

    吕安注意到了,看了一眼李政,问道:“你呢?”

    李政支支吾吾也是不敢说话。

    李清锤了他一拳,“怎么?你想要?”

    李政赶紧摆手回道:“不不不,不要,只是我想拿回我自己的那两枚,师傅给的,想留起来,嘿嘿。”

    吕安点了点头,“这个可以,你自己看看是那两枚?”

    李政赶紧谢过,嘿嘿笑道:“字一样就行,是云府两个字。”

    吕安随即掏出了两枚玉佩递给了李政。

    李政赶紧接过,紧紧的握在手中,对着吕安千恩万谢。

    这样子的话,吕安身上就还剩下十七枚玉佩,除开要用的四枚,这样的话,就多了十三枚玉佩,如果这些灵晶全卖了的话,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

    “我身上还多了十三枚,你们真的不要嘛?”吕安有点心慌的说道。

    所有人再次摆了摆手。

    “还是你自己用吧,我们都不缺。”李清说道。

    林苍月也是搭了一句话,“就当赔你了。”

    李清直接冷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这么晚才出来,还出来丢人现眼。”

    林苍月顿时就被气到了,脸色一下子红润了起来,咳了好几声。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出口的地方。

    但是一到这里就感到了一股怪异的氛围,所有人都围在附近,出口就在旁边可是都没有出去,好像商讨着什么。

    在看到吕安等人出现了,一下子都看了过来,而且还是用一副审视的眼神。

    “他们怎么了?难不成还对我们有想法?”周小玲担忧的说道。

    李清见到了之前的那几个熟悉面孔,火气顿时就上来了,白枪直接往地上一杵,一脸的不善。

    正当李清准备上前的时候,吕安把她拦住了,说道:“别急,这里什么情况还没搞清楚呢,这个仇先记着,总有机会的。”

    李清嘟囔了两声,这才不情愿的将白枪收了起来。

    吕安环顾了一圈,发现这些人就这么聚在一起,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也不打算出去。

    “他们不出去,待在这里干嘛?”吕安疑惑的嘀咕了一声。

    姜旭上前,指了指出口的位置,“你看那里。”

    吕安顺势看了过去,“有人堵门?”

    姜旭点了点头,“八成应该是的,而且那个人应该就是太一宗的祖秋,听说是个哑巴,但是实力极强,几乎和赵日月不相上下,但却是个五品武夫。”

    “哑巴?”吕安不由看向了姜旭。

    姜旭点了点头,“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他,是个哑巴。”

    吕安点了点头,挑了挑眉,笑道:“是个哑巴,实力还这么强,看来是心无旁骛的在修行呀。”

    姜旭摇了摇头,“吕安你可别小瞧这人,这人的故事很有传奇性,和赵日月相比,他才最应该是太一宗未来的基石,可惜呀,是个哑巴了。”

    “哦?是吗?”吕安提起了一丝兴趣。

    姜旭点了点头,说道:“他在太一宗里面排行第二,不过他的年纪比赵日月要大得多,估摸着应该有二十三四岁了吧?”

    “年纪这么大?看不出来呀,但是和赵日月相比,他这个年纪,这个实力也不是很突出呀?”吕安疑惑的说道。

    姜旭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吕安你不知道,虽然他只是一个五品武夫,但是他曾经有过一挑二战绩,对方一个五品一个六品,结果他几招就把他们给打趴下了。”

    “这么强?真的假的?”吕安有点不敢相信。

    这个时候孙铸也是冒了出来,疯狂的点头,“真的,我老孙谁都不服,但是他,我是真的服,被人称为武道同境最强,他在哪一境,他就是那一境的最强,而且这所谓的同境最强,不是他说的,而是他打出来的,每一境界他都极其的扎实,据说他从六岁开始修行,那时候他就开始压境,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破镜,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才是一个五品武夫,否则的话,他指不定就是一个宗师了。”

    看着孙铸一脸崇拜的模样,吕安也开始有点相信这个传奇了。

    孙铸则是在那里继续夸着,“相比于赵日月这种天之骄子,祖秋才是太一宗真正的标杆,太一宗里面可能有人会不服赵日月,但是对祖秋,是个人都是服气的...”

    吕安赶紧摆手制止了孙铸的吹捧,“好了,可以了,再说下去,祖秋都要变成你师傅了。”

    孙铸傲娇了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祖秋是真的强,但就是太低调了,不过想高调也高调不起来,谁让他是个哑巴呢。”说完还叹了一口气,露出了极其失望的表情。

    姜旭无奈的看了吕安一眼,“别介意,他活到现在,就只对祖秋服气,所以反应的有点激烈。”

    吕安也只能无奈摇了摇头,随即又看向了那个祖秋,“只是他待在这里干什么呢?真的在堵门?”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剑朝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剑朝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剑朝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