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这一响指下去你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偷天幻曰 第十章,我这一响指下去你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

    夏恒冷静下来一想,自己似乎激动了一点。

    最终原因可能仅仅只是系统空间本身就储存了一部分能量作为“现实级”物质和“幻想级”物质间作用的能源。而并非因为收容物的奇妙能力而“卡”出了BUG一般的无尽能源。

    但即使是这样,系统所携带的能源总量之大肯定也是夏恒不可想象的,至少幕后之人原本计划中,自己不会有用完它的那一天。

    幕后之人......

    夏恒托着下巴,皱起眉头。

    他越是深入开发系统功能,就越是觉得幕后之人深不可测。

    但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称霸世界?不像。如果想自己称霸世界的话,为什么不把系统按给自己呢?

    根据上一条,可能是幕后之人自己也不确定系统是否安全,所以找了个人来做实验?也不太像,虽然系统的功能较为单一,但收容物提取功能非常成熟。

    那么,是为了对抗强敌,增强己方实力?更不对了。对方完全没有把握系统造出的超凡者能够归顺自己、不与自己为敌。

    对抗强敌到是能说的过去......毕竟根据自己“偷窥”来的信息,这“蓝白社”号称人类社会第一收容组织,被联合国承认且资助。如果有地下收容物持有组织想要分一杯羹,削弱“蓝白社”的实力,制造出一些“系统获得者”来让对方疲于应付,应该也说得过去......

    还有就是系统模组中有个“信息传递模块”......这模块在被夏恒玩坏之前,能够沟通幕后之人,起到情报传递功能。如果自己没把这模块玩坏的话,自己在蓝白社的所见所闻想必和一些关键性情报,想必已经被对方完全知晓了。

    还好当初自己收到了诡异图腾,获得图腾的干扰能力,在一开始就将对方的阴谋扼杀在摇篮中,还缴获了系统......

    幕后之人还给系统取名为什么界域保护辅助系统......以此来哄骗宿主,然而被搞出乱码后自行暴露了它是个“收容物收集系统”的本质。

    由此也能看出来,夏恒口中的“奇物”,在超凡界的通用称呼是“收容物”。

    想着想着就跑题了。

    总之,系统既然是幕后之人的造物,幕后之人也试图拿自己当棋子,那这丑就化解不了。那么,现在夏恒就要展开最疯狂的报复,让执棋者见识一下什么叫疯狂的棋子。

    棋子疯起来,执棋者算什么,棋盘都压不住!

    甭说了,开始铺场!

    ......

    铺场其实早就开始了,这些天,利用王松皓和其他限制者解除的机会,给每个人的精神体都按上了一根作为标记的权线,偶尔夏恒也会偷偷链接上这些权线,以此作为二次跳板,病毒式地链接其他人。

    整个公寓区也没多少人,除了一些效应骇人听闻的限制者夏恒不敢连之外,整个活动区的限制者夏恒都安放了权线。

    由于怀疑蓝白社官方的人,比如研究员、博士等可能查出权线的存在,自己也没太过招摇的见人就插眼位,但经过几天的观察后,夏恒发现偶尔几个被叫走做预定检查的限制者并没有被查出权线的存在,夏恒便放下心来,小心谨慎的缓缓向蓝白社内部侵蚀。

    什么?安放权线有什么用?

    用途可大了!理想状态下,权线安插数量无上限,也就是说,只要夏恒发育时间足,夏恒能把全世界的人都连上!

    当然,有多少人能发现就说不准了,这也是夏恒猥琐发育不敢乱浪的缘故。

    再者,连限制者时,都有时候会让系统出几个乱码,虽然不比收容物来的多,但也对系统造成了影响。若是连接到一些强大的收容物或收容物的衍生物,那自己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铺场的好处在于,链接权线的人越多,自己底气就越足。不管是情报方面还是战斗方面。

    见面不多话,一个响指,砸几个精神干扰过去,对方若是强的不像样子免疫了精神攻击,自己还能用“植物主宰”,把对方在别人眼里变成植物模样,虽然没啥威力,但恶心也恶心死对方了。

    更别提随着自己吸收更多收容物的能力,迟早有个有攻击性的,到时候打响指就不仅仅是变植物了......

    更骚的是,瞬间链接敌人和另一个感染性极强、危害极大的收容物,不经过自己,让他俩自生自灭......虽然这样做后患无穷就是了。

    ......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松皓除了发觉自己饭量莫名变大之外,还结识了各种形形色色的限制者。

    有因人而异的异血人、抽烟能把物品甚至是人抽没的吸烟者、被骂就会着火的火哥、二次元画风的二次元小妹、全身上下都能变出管制刀具的刀男......

    但不管怎么看,把一堆限制者放在一起,王松皓自己永远是最显眼的那个。

    一棵地球上从未出现过的果树!据实验室的博士说,可能是传说中的丹木一类的神话植物......毕竟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却也是植物的一种。毕竟世界树不也是幻想出来的嘛,世界树之叶以此作为标准,那说明其肯定是存在的。

    也不排除是外星植物的可能性......

    可惜王松皓化身的植物只是幻想,无法真正被研究,红外扫描出来的影像等也不能作为分析的依据。

    久而久之,王松皓获得了限制者一致的称呼:“树哥”。一作“松哥”。

    当然,私下里,因为王松皓的行为处事,都叫他“怂哥”。

    差点没把夏恒给笑死在系统空间里。

    ......

    又是几天欢快的日子(夏恒语),生活处老王领来了一个新的限制者。

    张伟瞅着又来了个华人,很开心地打招呼:“哥们哪个地界的?”

    “齐鲁的。”那华人答道。

    “可以可以,我津门滴,跟我住一块不?”张伟乐呵道。

    那华人看向老王道:“呃,能行吗?”

    “随便你们,这片受限制生活区都是无危害的限制者,你们只要不打架,不霸凌,我们是不会管的。你们相互之间可以随便交流、玩耍,可一旦发现你们中谁有暴力行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都会被立刻隔离……另外,绝对不可以偷偷离开这,更不能私自翻越墙壁,否则你会被击毙的……”老王絮絮叨叨,把这里的规矩又都说了一遍。

    夏恒看着,默然无语。看老王这熟练度,恐怕说了不下百次吧?

    “懂了……”那华人点点头,表示理解。

    王松皓凑上来问道,“你好啊,我叫王松皓,这是张伟。你叫啥名儿啊?”瞧这语气油里油气的。

    那华人看着一棵奇异小树突然开口说话,愣了下,随即微笑答道——

    “你好,我叫墨穷。”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偷天幻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偷天幻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偷天幻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