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于方寸之中 第六十四章 云顶有剑派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下轩辕 困于方寸之中 第六十四章 云顶有剑派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说到熵王爷梦忘年的长子梦怜年,未来喃羯城的王位继承人,他醉心于剑道,无心于喃羯城的管理。就连刁蛮公主梦颖蔷驾临喃羯城,这么大的事,他都不在乎,只身一人在云顶剑派专心练剑。

    本想见一见怜年表哥的梦颖蔷,却意外的吃了个闭门羹,她那公主脾气怎能忍受如此大的羞辱。因此,她只身仗剑便上了云顶剑派,要找那神秘兮兮的怜年表哥切磋剑法。扬言要打败他,狠狠的羞辱他一顿,把自己刁蛮公主梦颖蔷的面子找回来。

    呼韩殇因为养父呼延霆被云顶剑派的人掳走,自然星夜兼程赶往云顶剑派去营救养父。

    缘,妙不可言!

    呼韩殇与梦颖蔷同时抵达云顶剑派大门前,由于二人皆黑布蒙年,故不曾见面。

    呼韩殇是来救养父的,自然不能被认出长相,不然以后如何偷偷带着养父溜走。

    梦颖蔷是来找怜年表哥切磋剑法的,若胜了他,揭去面纱,可以羞辱他出出气。若败与他,当不曾来过,也不失她公主风采。

    “泥泞下人!”梦颖蔷指着呼韩殇大叫道。

    “刁蛮公主!”呼韩殇指着梦颖蔷大喊道。

    “跟你不熟,再见!”梦颖蔷突然十分冷淡的背身走开道。

    瞬间,呼韩殇呆若木鸡,这谁顶得住啊?

    “呦呵!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还知道来云顶剑派寻我。”养父呼延霆一身剑修打扮,出现在呼韩殇面前说道。

    本来在这山庄之中,见到那坑过他的刁蛮公主,已经够让他呼韩殇惊讶不已的了。

    呼韩殇再看到昔日邋遢不已,不修边幅的养父,如今竟衣着华丽,他的嘴张得更大了。

    “咋了?儿子?被点穴了?”呼延霆眼看一动不动的呼韩殇,对他上下摸索问道。

    “别摸了!我没事,你不是被掳来云顶剑派的吗?他们怎会容你在此闲逛?”呼韩殇恢复正常问道。

    “掳我?亮他们也没有这个胆子,我可是他们的师叔。”呼延霆得瑟道。

    “师叔?你就会吹牛,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别人不知,我还不晓得吗?”呼韩殇笑道。

    “来!坐下,让为父好好为你讲讲我的光辉往事。”呼延霆拉呼韩殇坐下,与其详谈道。

    二十年前,喃羯城的江湖纷乱复杂,七门八派都是一些没有牌面的弟弟,天天跳的不行。

    突然,云顶剑派一剑破天,把喃羯城的武林人士们给吓坏了。这下子这些没有牌面的弟弟们,再也不呜呜喳喳的了。

    云顶剑派,一直不为江湖所知,毕竟江湖新秀,没有任何交战成绩,不好意思出来显摆。

    但是突然现任云顶剑派掌门人诸葛云霆,一剑破天,飞升仙界,这下江湖就无人不晓了。

    虽然诸葛云霆成了剑仙,一时成为天下武林人士的偶像。但是,你养父我呼延霆,还只是云顶剑派新入门弟子,一个没有牌面的弟中弟而已。

    此时云顶剑派,虽然名声大噪,成为了江湖门派中的当红炸子鸡,但是枪打出头鸟。

    云顶剑派掌门人飞升仙界了,也就意味着此时云顶剑派最强的存在没了,七大门和八大派的掌门人,迅速带领门派精锐,齐聚云顶剑派。

    “不知各位来我云顶剑派,有何贵干啊?”扫地大爷苛靼问道。

    “不跟你多废话了!我们是来抢夺云顶剑谱的,识相的主动交出来,不然小爷我的手里剑,可不是吃素的。”武当剑派的一个没有牌面的弟中弟叫嚣道。

    “孽徒!休得胡言乱语,我们是来观赏云顶剑谱的,看完必还。”武当掌门韩峰掌掴了刚才那个没有牌面的弟中弟说道。

    “观赏?哈哈!我也是醉了,堂堂名门正派,也学起那风尘女子,出来卖弄风骚,还要立贞洁牌坊不成?”扫地大爷讥笑道。

    韩峰无语凝噎,想要反驳,但是对方说的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一旁的崆峒派掌门人铁琉璃,一剑封喉,了结了扫地大爷。

    “一个没有牌面的弟中弟,让你进去传个话,啰啰嗦嗦半天,还没完没了了?你一个死扫地的,以为自己是少林寺的扫地僧啊?武功天下第一?找死!”铁琉璃气愤不已,又走到扫地大爷尸首面前刺了他几剑说道。

    云顶剑派代理掌门人诸葛芸珏飞身而下,见各大门派有千人之多,吓得腿都软了,差点在镇山柱上没有站稳。

    “各位,这是要与在下比试一番喽?”诸葛芸珏见扫地大爷浑身是剑洞,惨死在剑派山门前问道。

    “不知阁下是?”峨眉掌门人尉迟蝶见诸葛芸珏貌似潘安,便犯花痴柔声细语问道。

    “在下云顶剑派十三境大剑师诸葛芸珏,现任代理掌门人,不知姑娘有何贵干?”诸葛芸珏回道。

    “不干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成亲了没有?没有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我吗?”尉迟蝶羞红了脸问道。

    “嗯!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本人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诸葛芸珏婉言拒绝道。

    “哈哈!尉迟掌门,这下丢人丢大发了,人家不喜欢你。人家嫌弃你是个老处女,哈哈!”少林方丈虚枯大师大笑不止道。

    “死秃驴,拿命来!我让你到阴曹地府笑个够!”尉迟蝶气急败坏向虚枯大师打杀过去道。

    “尉迟掌门,息怒息怒!不要和九十多岁的老处男一般计较,那多没面子啊!”武林盟主南宫雄连忙飞身阻止尉迟蝶,对其劝说道。

    “诸葛掌门,我们不是来砸场子的,我们只是惊讶于云顶剑谱的奇妙,前来观赏而已,希望你给个面子,让我们一睹那稀罕之物。”盟主夫人林雪舞说道。

    “如此观赏?我还是生平头一次见,你们猜,我信吗?”诸葛芸珏剑指镇山柱下惨死的扫地大爷问道。

    “还逼逼个没完没了了,我们就是来灭你呀什么云顶剑派的,你能拿我们咋样?我他妈……”嵩山派掌门人恒乾朔话还没说完,便被无比强大的剑气封喉了。

    “这是肿莫个情况啊?刚才发生了什么?有没有看懂了的大佬,出来解释一下啊!”衡山派掌门人峰廷皖不明觉厉问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云顶剑法?恐怖如斯?杀人于无形?”南宫雄惊讶不已问道。

    “一般一般,九州第三!”诸葛芸珏谦虚道。

    “散了散了,这还打个毛线,我们大家加起来,还不够给人家练剑的呢!”尉迟蝶长他人志气道。

    “尉迟掌门,老衲鄙视你,你这就放弃了?各大门派来回路费你报销啊?我们各大门派舟车劳顿,行走三千多里路,途中累死的不下百人,你说放弃就放弃?你说你,对得起死去的兄弟姐妹们吗?”虚枯大师气愤不已道。

    “啥也别说了,云顶剑派,今天死定了,朕说的,大罗神仙来了,也保不了它!”众人身后的当朝皇帝梦流年突然大喊大叫道。

    众人一时哑口无言,只听皇帝一声令下,三万梦王朝铁骑,便万箭射向诸葛芸珏。

    “这是肿莫个情况啊?欺负老实人吗?”被四箭钉住手脚,钉在云顶剑派镇山柱上的梦流年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哭骂了起来。

    原来诸葛芸珏只用了一招“剑气纵横”,便将梦流年带领的三万梦王朝铁骑,杀的仅剩三人,并把他手脚钉在镇山柱之上。

    “一个没有牌面的弟中弟,身为皇帝,竟手无缚鸡之力,在下都为你感到丢人。你们三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你们梦王朝那废物皇帝抬回去救治,想让他死在此地不成。”诸葛芸珏背对三人,缓步走向剑派大门说道。

    “知道了,这就去,这就去。”三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回去告诉江湖众人,从此以后,云顶剑派,天下第一!谁人不服,当如此柱!”诸葛芸珏走到剑派大门前,忽然停住脚步,背对各大门派众人,打开手中折扇,几十人高的镇山柱应声轰然倒塌。

    镇山柱周围尸体堆积如山,吓坏了众人。

    各大江湖门派众人四下逃窜,他们都还想多活几年。

    经此一役,江湖中人,再也没有人敢前往云顶山庄挑战云顶剑派的至尊地位。

    呼延霆是大剑仙诸葛云霆的不知多少名弟子,关门大弟子是诸葛芸珏。

    “师姐,我是呼延霆,现在已经是剑道十境大剑师了,可以请你吃顿午饭吗?”呼延霆向美丽动人的大师姐约饭道。

    “哦!延霆小师弟,不好意思,我已经和大师兄约好了,下次吧!”上官霞婉言拒绝道。

    “师姐,你的手里剑,莫非就是翎雪剑?”呼延霆不甘心没话找话道。

    “对啊!小师弟,眼力着实不错呢!这就是翎雪剑,关于它的故事,你都知道吗?”上官霞问道。

    “那是当然,这是一把君子剑,当年上官霸,一剑斩九大刀界顶级高手,名动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呼延霆阿谀奉承道。

    “低调低调,我的爹爹,才没有那么厉害,只是竭尽全力,才将那九大刀界顶级高手击败。”上官霞心里乐开了花谦虚道。

    与此同时,大师兄诸葛芸珏路过二人。

    “霞儿师妹,午饭时间到了,走吧!”诸葛芸珏停步说道。

    “等等我,我来啦!”上官霞连忙追赶前方的大师兄说道。

    “小师弟,女人,是不用追的。”诸葛芸珏回头对呼延霆说道。

    “你等着,诸葛芸珏,我必打败你,夺回我的挚爱。”呼延霆咬牙切齿给自己打气道。

    诸葛云霆飞升仙界,已有月余,云顶剑派不可一日无主,剑派内各大长老都在力劝诸葛芸珏早日登上掌门大位。

    可是,诸葛芸珏才二十出头,自知资质甚浅,不可担此大任,多次拒绝。

    其实,诸葛芸珏逍遥自在惯了,不想当掌门人,怕以后没有时间陪他的霞儿师妹,云游天下了。

    怎奈几位长老天天苦口婆心,竭力支持,他还是不好推辞,只得当此大任。

    “我不服!我要和大师兄,一剑决胜负,决定谁是云顶剑派最强的存在,决定谁才能配得上大师姐上官霞。”呼延霆打断诸葛芸珏的接任掌门大典说道。

    “人家剑仙资质,与上官霞郎才女貌,那轮得到你这牛鬼蛇神反对!哪里凉快,快哪里呆着去吧!”剑派大长老徐贺对呼延霆讥讽道。

    “不,师弟,你终于做了一件像男人的事,我服你是条汉子,我们这就出去一剑决胜负。”诸葛芸珏说道。

    诸葛芸珏是完全按照云顶剑谱,练的无影剑道,剑气霸道无双。

    反观呼延霆,他私下观察云顶剑谱可逆练,便自创了无痕剑道,功力大增,这也是他有底气挑战剑道最强的原因。

    二人大战了五百多回合,竟不分高下,惊呆了一旁的剑派各大长老。

    没有想到呼延霆剑道修为,如此之高,竟如此耐打。

    最后,诸葛芸珏一招“剑气凌人”,还是打败了呼延霆的“藏剑天下”。

    “哈哈!诸葛芸珏,你虽然赢了,可是你赢得光彩吗?你的这招‘剑气凌人’,是人界中人,所能使出来的招式吗?”口吐鲜血的呼延霆倒在地上不服道。

    “不愧是我的小师弟,我承认,我已经飞升剑道仙界了。但是,我放心不下我的霞儿师妹,我回来看看不行吗?”诸葛芸珏解释道。

    “芸珏师兄,答应我,别留我一人,好吗?”上官霞嫌弃的放开怀中的呼延霆,眼含热泪向第二位大剑仙诸葛芸珏飞奔而去。

    “呵!女人。”呼延霆无语道。

    “别咬了,师妹,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我虽然是剑仙了,可是我的肉,你吃了,你也不会飞升剑道仙界,成为女剑仙的。”诸葛芸珏被霞儿师妹的幼稚行为给逗笑了。

    “那么,我们云顶剑派下一任掌门,究竟是谁呢?”各个剑派长老摊手问道。

    “就在那儿呀!”只见诸葛芸珏指着上官霞的腹部说道。

    “师兄,你坏,讨厌,我的腹内空空,怎会有下任掌门呢?”上官霞娇羞道。

    诸葛芸珏说罢,便不知踪影了,估计是去剑道仙界,陪他父亲诸葛云霆下棋聊天去了。

    刚才还满面笑容的上官霞,突然无法接受现实,重重的倒在地上,哭作泪人。

    “谁让你救我的,没了芸珏师哥,让我死了得了。”上官霞发大小姐脾气道。

    原来呼延霆用最后一点剑气,将自己垫在霞儿师姐和地面之间。

    “呵!女人。我救的不是你,是我们云顶剑派的下一任掌门。”呼延霆白眼道。

    “他的孩子,你不配救!”上官霞不领情一脸嫌弃道。

    “哎!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呼延霆自嘲道。

    “延霆师弟,你爱过我吗?”上官霞不知为何,在这离别之际,突然想对小师弟呼延霆一问究竟。

    “爱过!”呼延霆身受重伤,背对着他爱了很久的霞儿师姐,无力的说道。

    “请你自行离开云顶山庄,对你我都好。”上官霞冷漠道。

    “保重!我的霞儿师姐,小师弟我,退了,这一退,可就是一辈子啊!”呼延霆背对上官霞,折碎了他的情殇剑,决心以后绝不会再被情所伤怒吼道。

    呼延霆的剑道修行之旅,到此结束了。他带着重伤的身体,离开了云顶剑派,隐居于呼家村,甘心做一个小小官驿。

    呼韩殇便是呼延霆在家门口,溪边捡拾到的弃婴而已。

    对于呼韩殇而言,他认为自己父母双亡,被呼延霆收养了一十六年。其实不然,他的身世不同寻常。

    一年后,上官霞生了一个女孩。

    “什么?女孩?我不信,你一定是在逗我玩。”云顶剑派大长老不敢相信道。

    他一摸那婴儿便哭了,哭声感天动地,如同他刚离世了与自己生活了百年的妻子一般凄惨。

    “啥也别说了,我真是信了你的邪!诸葛芸珏,你个扑街!我顶你个肺!”大长老徐贺对早已飞升剑仙的诸葛芸珏,吐血叫骂道。

    那婴儿叫做诸葛宁瑶,后来嫁给了云顶剑首傅弘淼。

    刁蛮公主梦颖蔷找到怜年表哥,切磋剑法失败后,她便哭着跑回殷冉城去了。对于刁蛮公主梦颖蔷而言,她只想为自己物色一个疼她爱她的未来驸马爷。可是,那怜年表哥剑法卓绝,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招招致命。二人比试剑法,不消三个回合,梦颖蔷便被打成重伤。眼看怜年表哥如此无情,梦颖蔷背身揭下面纱,哭泣着跑离云顶剑派。

    “她哭了吗?”智者大师问道。

    “哭了,哭的相当撕心裂肺,仿佛她与那剑痴梦怜年相爱了千年,却最终阴阳相隔一般凄惨。”秘客回道。

    “你又如何知晓?”智者大师问道。

    “爱过!”秘客回道。

    “爱你个鬼过!你无心无情,别在那装情圣了好吗?”智者大师白眼道。

    剑痴梦怜年,伸手接过飘在空中的黑色面纱,摊于掌心。

    这牡丹花图案,他自然认得,那是他听从师傅下山历练,所遇女子为他细心缝制的。

    “娅羽!”梦怜年撕心裂肺的跪地哭喊道。

    得知养父呼延霆以前如此厉害,呼韩殇佩服不已,决定以后绝不当舔狗。因为他不想像他的养父那般,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养父,那白发老者,怕是个傻子吧?”呼韩殇回头看见一白发老者,竟像一个婴儿一般啼哭不止问道。

    “傻小子,别胡说,他就是下一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剑痴梦怜年。他并不是老者,听说他还不满二十岁。至于他为何哭泣,为夫也不知晓,怕是喜极而泣吧!”呼延霆说道。

    “延霆师叔,不介意晚辈云顶剑首傅弘淼,坐你旁边吧?”现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傅弘淼问道。

    “当然不介意,快坐!”呼延霆拍打台阶上的尘土,让这位晚辈快快坐下说道。

    “掌门人,我身后之人,何故痛哭不止?”呼韩殇没大没小的问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胡乱插什么嘴,让掌门人见笑了!”呼延霆瞪了呼韩殇一眼,对傅弘淼说道。

    “童言无忌,无碍,无碍。他是我的爱徒,关于他的往事,容本掌门人与二位细说。”傅弘淼说道。

    “慢着!我们撒泡尿先。”呼韩殇尿意正浓,对掌门人说道。

    “好吧!本掌门人在此温酒以待。”傅弘淼说道。

    “拉我做什么,我又没尿,我又没尿。”养父呼延霆拒绝道。

    “你有,你有。”呼韩殇推搡着养父,随同他到一旁方便一下说道。

    “何故如此?”养父呼延霆问道。

    “我怕还不行吗,这云顶山庄,神秘莫测。我怕我一人方便,无人看护,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呼韩殇可怜巴巴道。

    “二位,美酒已经温热,请畅饮吧!”傅弘淼说道。

    “不了吧!这美酒的颜色,与我二人刚才方便之物无两。还是请掌门人,为我们叙说一下爱徒剑痴梦怜年的往事吧!”呼延霆端起美酒,正欲豪饮。怎奈看到酒水的颜色,再想想刚才呼韩殇方便之物,腹内翻腾的厉害,有如刀绞拒绝道。

    “好吧!”傅弘淼听呼延霆这么一说,顿感这极品美酒,恶心不已,便也放下这到了嘴边的美酒说道。

    由于梦怜年一入剑道,便绝情爱,专心修行。

    这让他的师傅云顶剑首傅弘淼很是为难,心想这位剑痴徒儿,不曾放下,怎能让自己的剑道更进一步呢。

    “师傅,徒儿练的是那清心寡欲剑,自不必沾染什么俗世情爱。”剑痴梦怜年对师傅云顶剑首傅弘淼安慰道。

    “傻徒儿,为师在遇到你的师娘诸葛宁瑶之前,也是如同你这般对先师讲过。可是,当为师亲身去经历那俗世情爱,拿起它,体会其中万千滋味。再放下它,为师才有所顿悟,得到如今这无尽的剑道修为。”现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傅弘淼说道。

    “师傅,原来在师娘前面,你还曾爱过别的女子,你要倒大霉了。”梦怜年笑道。

    “爱过!”傅弘淼看着自己右手腕那模糊的女子牙印,满含泪水说道。

    “好你个傅弘淼,敢骗老娘说那是我睡梦中,梦到了猪蹄,啃咬你留下的牙印。原来是你以前在外面风流,所遇女子留下来的。看我今天不刺死你!”诸葛宁瑶手握翎雪剑,冲向傅弘淼,想要刺死他这个多情剑首怒吼道。

    “剑来!”傅弘淼说道。

    只见那翎雪剑挣脱了诸葛宁瑶肥胖的右手,被傅弘淼握于手中。

    “夫人,在徒儿面前,休要胡闹!”傅弘淼呵斥道。

    “你凶我!我娘亲上官霞从来没对我凶过,你欺负我娘亲离世的早,竟敢凶我!”诸葛宁瑶肥胖的身体一下子坠落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哭喊道。

    “好好好!都是为夫的不是,你打我骂我便是。”顶不住的傅弘淼扔了手中的翎雪剑,赶忙前去搀扶起爱妻诸葛宁瑶。

    “哼!多情剑首,我不起来,你去寻你那外面的小妖精去吧!”诸葛宁瑶一用力,将前来搀扶的剑首傅弘淼推开几丈远说道。

    “剑来!”剑首傅弘淼拍打了一下身上灰尘,坐回掌门宝座,内力御剑,让翎雪剑抬着不愿起身的诸葛宁瑶,搬到自己身旁。

    “夫人,那都是过去很久了的陈年往事,何必在乎。为夫如今,眼里心里唯有夫人一人而已。”剑首傅弘淼尽力搂抱着诸葛宁瑶说道。

    “算你还有点良心,也不枉人家对你痴心一片。”诸葛宁瑶撒娇道。

    看到如此油腻的画面,嗅到爱情酸臭味的梦怜年,顿感腹内翻腾的厉害。

    “启禀师傅!徒儿腹内有如刀割,疼痛的厉害。您若无要事交代,徒儿便退下了。”梦怜年左手持剑,右手捂着腹部,面露苦意道。

    “滚吧!别忘了,剑派药物,十两一瓶,概不赊欠。”诸葛宁瑶挥手成风说道。

    “爱徒,退下吧!”傅弘淼轻声说道。

    来到云顶剑派山门前的梦怜年,吐了个爽快。再回头想想师傅傅弘淼的爱妻,既肥胖不已,又贪恋钱财,后怕不已。

    下山修行的剑痴梦怜年,行至百花谷,遇到了红牡丹,便陷入爱河。

    犀牛精臧唐爱慕身为花仙子的红牡丹,将其掳走。

    梦怜年手握无情剑,飞身至紫云洞,欲救出红颜知己红牡丹。

    犀牛精臧唐已修炼五百多年,妖法无边。

    剑痴梦怜年入剑道修行不过五年,剑法拙劣不堪。

    二人大战不足十个回合,剑痴梦怜年便重伤在地,久久不能起身应战。

    突然,紫云洞外,一仙人飘然而至。

    此仙人,名曰元鼎真君,下仙界,只为寻他那逃脱锁妖圈的座骑紫云犀牛。

    为何唤其紫云犀牛,只因这神兽臀部生来便有紫云胎记,故唤其此名。

    眼看犀牛精臧唐要打杀,重伤在地剑痴梦怜年,元鼎真君将一锁妖圈悬于空中。

    “孽畜,休要再造杀孽!看圈!”元鼎真君对犀牛精臧唐呵斥道。

    犀牛精臧唐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锁妖圈擒获,吐出仙丹一枚。

    “花仙子,快用此丹药,救治你的情郎吧!”元鼎真君说罢,便骑在紫云犀牛背上,腾云驾雾飞回元鼎宝阁去了。

    “多谢真君!”解开妖法束缚的花仙子红牡丹,连忙捡起地上的仙丹,为奄奄一息的剑痴梦连年服下。

    服下仙丹后的梦怜年,很快便恢复了元气,与红牡丹拥抱在了一起,久久不愿松开。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经此劫难,二人情比金坚。

    由于花仙子红牡丹是口含仙丹,为剑痴梦怜年服下,因此她的体内便孕育了二人的爱情结晶——梦破。

    人界一年后,仙界的丘珂帝君知晓了元鼎真君用仙丹,救活了一人界中人,怒不可遏。他下令夷平了元鼎宝阁,诛杀了元鼎真君,并派仙人到人界追杀花仙子红牡丹和剑痴梦怜年。

    有了梦破的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但好景不长,趁二人在屋外晾晒梦破昨晚尿湿的床单和衣物时,浑沅真君抱走了屋内的梦破。

    “二位让我们好找啊!”浑沅真君怀抱梦破说道。

    “快放下我们的孩儿梦破!”花仙子红牡丹和剑痴梦怜年拔剑指向浑沅真君威胁道。

    “我好怕啊!这半人半仙的妖物,本就不应来到这世上。”浑沅真君挥动法力,将抛于空中的梦破打了个魂飞破灭怒吼道。

    “不!我杀了你!”二人眼见爱子梦破死的连渣儿都不剩,执剑向浑沅真君打杀过去。

    三人交战百余回合,仙界最强战力的浑沅真君,重伤了二人。

    将死的花仙子红牡丹,从腹部逼出体内自己修炼了三百年的真元宝珠,握于掌心,伺机而动。

    浑沅真君见二人已死,便腾云驾雾回仙界向丘珂帝君复命去了。

    见浑沅真君消失了,仅剩最后一口仙气的花仙子红牡丹,口含真元宝珠,与她一生所爱剑痴梦怜年吻别。

    服下真元宝珠的梦怜年,很快苏醒了过来,怀抱惨死的花仙子红牡丹,痛苦不已。

    一时间,剑痴梦怜年痛失一生之中,最爱的一切,他一夜白了头。

    再次回到云顶剑派的剑痴梦怜年,让云顶剑首傅弘淼相当满意。他这位师傅,从爱徒的眼中,看出了他曾亲身拿起过一段可歌可泣的俗世情爱。只不过现在,他要帮爱徒放下这一切,好让他专心剑道修行。

    饮下忘情水的剑痴梦怜年,忘却了他与花仙子红牡丹的一切过往,独记她是一个小名唤作“娅羽”的女子,织得一手精美的牡丹花图案。

    “徒儿,别看了,那女子不是你的娅羽,是当朝皇帝梦流年的刁蛮公主梦颖蔷。难道你不记得娅羽,与你一般高矮了吗?”云顶剑首傅弘淼若仙人般,突然出现在剑痴梦怜年面前问道。

    “师傅所言极是,徒儿妄动情爱之念,请求师傅责罚!。”剑痴梦怜年隐约记起了娅羽的大致身高,再回想刚才那蒙面女子矮自己一头便请罪道。

    “心为情生,必为情累。放下情爱,你就不痛了。”云顶剑首傅弘淼说道。

    “启禀师傅,徒儿已经放下了。”剑痴梦怜年说道。

    “放下了?我看你没有放下,反而又想重新拿起吧!”云顶剑首傅弘淼眼看爱徒手握黑色纱巾藏于身后,便问道。

    “徒儿不敢!徒儿不敢!”剑痴梦怜年握紧黑色纱巾跪地惶恐道。

    “这牡丹图案的黑色纱巾,是你剑道修行的最后一道难关,就让为师替你摧毁吧!”云顶剑首傅弘淼用内力夺过爱徒手中紧握的黑色纱巾,抛于空中,一掌毁之。

    “不!”跪地的剑痴梦怜年哭喊道。

    突然,那被摧毁的黑色纱巾化作无数瓣红色牡丹花,飘洒而下。

    怀抱梦破的花仙子红牡丹魂魄,出现在了牡丹花海中,美若天仙。

    “娅羽,是你吗?”剑痴梦怜年极力伸手去触碰那魂魄问道。

    “怜年,是我,还有我们的梦破。我们马上就要去轮回转世了,特来此见你最后一面。”花仙子红牡丹的魂魄说道。

    “不,我不要你们走!我不要你们走!”剑痴梦怜年飞身空中,用尽全力想要去抱紧花仙子红牡丹。却不曾想,他的身体穿过魂魄,跌落地面哭喊道。

    “你哭什么?我都没哭。”剑痴梦怜年的师母诸葛宁瑶,充当人肉坐垫,接住了空中坠落的梦怜年埋怨道。

    “夫人辛苦了!快把为夫心疼死了。”云顶剑首傅弘淼赶忙搀扶起诸葛宁瑶说道。

    “别光嘴上说好听的,晚饭给我加五根猪蹄,别忘了。”诸葛宁瑶对被她轻轻一掌拍倒在地的夫君说道。

    “为夫知道了,知道了,打死为夫也不会忘的。”倒地的云顶剑首傅弘淼看着夫人那粗如镇山柱的大腿说道。

    “怜年,祝你剑道有成,早日飞升剑仙!来生我花仙子红牡丹,仍愿做你剑痴梦怜年的妻子。”花仙子红牡丹说罢,便怀抱梦破魂飞魄散,堕入六道轮回转世去了。

    “不!不!”剑痴梦怜年望向空中,已经消散了的花仙子红牡丹,痛哭不止道。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一旁站起来的云顶剑首傅弘淼看到此情此景,有感而发道。

    “多情是吧!无绝期是吧!看老娘不一屁股,坐死你这个多情剑首。”诸葛宁瑶听后,怒不可遏,扭动起她那肥胖的身体,追赶着瘦若竹竿的云顶剑首傅弘淼叫骂道。

    “夫人,饶命!为夫再也不敢了!”云顶剑首傅弘淼一边躲闪,一边大声求饶道。

    “哈哈!怪不得师娘贪恋金银了,她这一走动,快震塌了半个云顶山庄,这维修重建的花销自不会少。”已经释然的剑痴梦怜年,看着二人大笑道。

    “好徒儿,你还笑的出来,快来帮帮为师,难道你想让你的师母拆了这云顶山庄吗?”云顶剑首傅弘淼喘着粗气对爱徒说道。

    “剑来!”剑痴梦怜年指向天空,想要御行地上的无情剑,化作无数把飞剑,困住诸葛宁瑶。

    “就你也配剑来?无情剑痴梦怜年是吧!多情剑首傅弘淼是吧!”诸葛宁瑶双手一用力,竟折断了无情剑,将二人坐于屁股之下,握紧二人长发,使二人头部与地面猛烈反复撞击说道。

    “姑娘,在下骊珠洞天陈平安,路过此地…………”陈平安说道。

    “偶像!”没等陈平安把话说完,诸葛宁瑶就突然化身追星少女一般疯狂尖叫道。

    “你就是…………”摆脱重物按摩背部的无情剑痴梦怜年和多情剑首傅弘淼,望向眼前少年惊讶不已道。

    “就一个陈平安,给我整得热血沸腾的。”呼韩殇不爽道。

    “别小瞧他,他是你这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云顶剑首傅弘淼对眼前的呼韩殇轻视道。

    “哦!对!说完了吗?”呼延霆困乏不已,胡言乱语道。

    “掌门人,我扶养父回去休息了,明日新一任掌门人接任大典见!”呼韩殇对云顶剑首傅弘淼的轻视装作满不在乎,跳转话题说道。

    “好吧!本掌门人也叙说累了,明天见!”傅弘淼说道。

    三人离开了云顶山庄的剑坛后,回到各自房中去了。至于呼韩殇身后的剑痴梦怜年,早已被云顶剑派的剑修抬回房中安睡了。

    翌日,这父子俩在云顶山庄,参加了云顶剑派新一任掌门人的接任大典。二人在此,吃吃喝喝,游玩了几日便离去了。

    回到了呼家村的父子俩,不再像往日那般针尖对麦芒,变的像一对亲生父子那般其乐融融。

    “此行有所得?”智者大师问道。

    “有”呼韩殇回道。

    “得到了什么?”智者大师问道。

    “焚书坑儒与云顶剑派,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物,只要你费尽心思编写,总能把它们扯到一起,让它们变得有关系。”呼韩殇回道。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智者大师吐槽道。

    其实,熵王爷穷其一生,发展喃羯城的政治与经济。本打算恩泽后代,却不曾想,他的接班人梦怜年是个剑痴,无心政治。剑痴梦怜年始于焚书坑儒,终于云顶剑派,这是属于他的一生。

    我们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焚书坑儒为剑痴梦怜年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才有他在云顶剑派终其一生发光发热的上层建筑。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下轩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下轩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下轩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