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画饼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人间修罗 第八十四章 画饼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叶白荷听见张凤府这番话却也当做没听见,因为自那剑眉男子出现开始众恶鬼以及邪道高手便仿佛找到了一个主心骨。

    便是张凤府最为了解的刘一半,肺痨鬼以及风魔手三人都对那剑眉男子恭敬有加。

    风魔手双手抱拳道:“不久前接到少主消息,需要我等帮忙,我等便从中原各地赶来荒城,这其中虽说是奉了少主的命令,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除了奉令之外,也都想看看传说中的九重天是什么样子。”

    原来那剑眉男子竟是罗刹门少主?

    张凤府听的渍渍称奇,低声对叶白荷道:“你可曾听过罗刹鬼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叶白荷摇摇头。

    “没有,只根据小道消息听说罗刹鬼有一个女儿,并且那个女子你也见过了,我也想不透这人身份,不如先看下去再说。”

    张凤府不再言它,只安静等那剑眉男子说话。

    剑眉男子道:“三位有心了,我们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一个如此荡平九重天的机会,下面这些弟兄,有纸鸢的人,有我们的人,说来说去也都是我们自家人,既然是自家人那便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下面这些兄弟,倘若我要你们跟我一起反了修罗道,反了九重天你们怕是不怕?”

    除了风魔手等人带进来的兄弟以外,原本修罗道的恶鬼个个面面相觑,只知道纸鸢是要跟楚江王作对,毕竟一个楚江王未必就能代表九重天,而今上面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又要反了九重天这算怎么回事?

    见众恶鬼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剑眉笑道:“我知道你们很好奇我究竟从哪里来,我带来的这些朋友兄弟从哪里来,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他们是罗刹门的人,至于我,乃是罗刹鬼的独子,也就是罗刹门的少主,罗飞飞。”

    一句话仿佛一块巨石掉进了平静湖水里,掀起惊涛骇浪。

    鬼窟哗然。

    为防止如此大的躁动引来什么人窥探,罗飞飞下令风魔手在鬼窟门口把守,随后才放下心来。

    笑道:“我带来的兄弟自是不用多说,他们原本就是我的人,现在只剩下修罗道之中的这些弟兄,我希望你们给我一个答案,到底反还是不反。”

    进来鬼窟的人粗略估计不下三四百,如此庞大的队伍,又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倘若如此大的一股力量自楚江王的管辖之地揭竿而起,必定将给楚江王一个措手不及以及重创。

    惊喜一波接一波而来,张凤府抑制不住心情激动紧咬牙关在黑暗处冷眼旁观这一切,他难以置信道:

    “罗刹鬼居然还有个儿子,罗飞飞,并且身怀罗刹令,这么看来,这家伙的身份应该已经坐实,全江湖都知道罗刹鬼并非一个外号,而是其人原本真名就叫罗刹鬼,罗刹门的人能堂而皇之进了九重天兴风作浪,恐怕这其中少不得纸鸢的帮忙,真是下了一手好棋,只是我敢断定绝对不只是纸鸢一个人站在了他们这边,否则如此多的邪道高手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来的修罗道?难道……”

    张凤府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猜测,叶白荷一语道破。

    “说不定这罗飞飞除了纸鸢之外,甚至连九重天的天王内部都有人,当真是手段深的很。”

    再看罗飞飞一语之后群鬼哗然,身在江湖,又岂不知罗刹门的大名?

    当即有恶鬼怒道:“纸鸢,你居然跟罗刹门的人扯上了关系,岂不知九重天的那些个大人物最为恨的便是罗刹门?若是被他们知道你敢勾结罗刹门的人,下场是什么难道你不清楚?”

    一言出,又有恶鬼附和道:“没错,我们看你是个女人,被楚江王那家伙下了通缉,孤立无援,再加之楚江王暴戾成性才愿意来帮你,可不论再怎么打怎么杀,始终是我们修罗道自己内部的事情,便是上头那些家伙来了都应该不会多说什么,顶多说一句弱肉强食,可你勾结外人来对付九重天,难不成你想我们这些弟兄连最后的栖身之所都保不住?”

    被两个恶鬼如此质问,才面色红润的纸鸢此时此刻一阵不自然,身处风口浪尖之上,却见罗飞飞抢先一步道:“两位兄弟说的话在理,可有件事情得提前说清楚,这事儿是我先找上纸鸢,因为纸鸢是你们这群鬼当中为数不多还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人,修罗道屹立于荒城不知多少年自然是有修罗道的规矩,我也从未说过要破坏这种规矩,我也不会让诸位兄弟失去最后的栖身之所,我要做的很简单,我只是想让修罗道换个主人而已,换一个真正为我们这些兄弟着想的主人,毕竟我相信诸位兄弟多多少少也能听见一些风声,关于九重天最近动荡的风声。”

    有恶鬼道:“我们不知道什么风声,我们只知道现在这样挺好,并且我们无意卷入你们的争斗,就此告辞。”

    有恶鬼一带头,身后不少恶鬼都跃跃欲试紧随其后。

    罗飞飞脸色拉了下来,冷冷道:“这位兄弟还请听我把话说完,如此直接就走人,岂非太不给我罗刹门面子?”

    那恶鬼也是一个心直口快之人,怒道:“罗刹门的面子什么时候拿到修罗道来用了?岂不知我九重天早就跟你罗刹门平分江湖黑道?更何况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只要我振臂高呼罗刹门三个字,我相信瞬间你们这群家伙就会被我九重天的高手逼上绝路。”

    罗飞飞脸色已冰冷成了一块坚冰。

    “你说的不错,修罗道的确是九重天的地盘,可你似乎弄错了另一件事情。”

    那恶鬼道:“什么事情?”

    罗飞飞道:“至少此时此刻这鬼窟是我罗刹门的地盘。”

    有一身材佝偻拄着竹篙的老人一边枯竭咳嗽一边拦住那带头要走的恶鬼去路,艰难道:“有话好说……咳咳……”

    那恶鬼冷笑道:“这是要动手?就凭你这半死不活的肺痨鬼?我不屑于跟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动手,罗刹门就没有能打的了?”

    能说出这番话的人,想必本事不弱,只可惜张凤府从这恶鬼说出这句话开始便已预料到了其悲惨结局。

    永远不要小瞧老头子,尤其一个敢当着众多年轻人面出现的老头子。

    那恶鬼一句话才说完便被肺痨鬼竹篙洞穿了咽喉,竹篙从咽喉里拔出来时候还带出一阵血花。

    “年轻人就是气盛,说了有话好说也不听……咳咳……那么请问现在剩下的这些人还有没有要出去的?”

    群鬼愤懑,此时此刻就连纸鸢脸上都有些挂不住,拉扯身旁罗飞飞衣裳,低声道:“你没说过要动手。”

    罗飞飞轻笑道:“我的确答应你我不动手,可你也看见了动手的人不是我啊?而是我手下,这件事情你可怨不到我头上。”

    纸鸢当即脸色微变。

    “罗飞飞,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

    罗飞飞道:“当然没忘,我们合作杀了楚江王,过后各走各的道,互不相干,现在楚江王都还没杀就开始动乱,难道我不应该稍微教训教训?纸鸢,所以说你是妇人之心,若不趁现在略施小惩,难道真要等上了战场才后悔没有聚拢人心?”

    纸鸢复杂道:“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该杀了他,这些都是我信得过的兄弟。”

    罗飞飞道:“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最多到时候杀了楚江王,我愿意亲自到这位兄弟的坟头磕头祭奠。”

    台上做主的两个人物轻描淡写,殊不知台下的恶鬼早已吵闹得不可开交,肺痨鬼就拄着一根竹篙拐杖站在鬼窟门口,不断剧烈咳嗽。

    “要是有人……咳咳,瞧不起我这糟老头子,尽管来试……咳咳咳。”

    简简单单一句话竟无一恶鬼敢主动上去,张凤府心道看来恶鬼也未必就能做到真的不怕死。

    罗飞飞此一招虽失了人心,却也简单粗暴。

    见无人再敢带头,罗飞飞的脸上笑意更浓。

    “如果方才这位兄弟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估计便不会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诸位兄弟对九重天有感情我感同身受,只是我也说了,我罗刹门只是想让九重天换个主人而已,对兄弟们非但没有坏处,反而有莫大的好处,我罗刹门高手如云,要荡平九重天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等到荡平九重天之后,那今日来的各位可都是首功臣,到时候什么九重天天王,什么十殿阎罗,十二道场,还不都是各位的位置不是?”

    众恶鬼虽有归属之心,却到底难以抵挡罗飞飞如此画饼,不禁有些开始犹豫起来。

    张凤府正暗道这罗飞飞的确将人心之术练就的炉火纯青时候,却是不曾想罗飞飞再度趁热打铁。

    “诸位,如果你们还犹豫不决,那我不妨再给诸位定定心,等到时候大打出手,我罗刹门的众位兄弟先上,你们看我罗刹门兄弟打的如何,到时候再决定要不要出手,这样可好?楚江王那边最厉害的高手全部归我罗刹门,其余的归你们。”

    张凤府听的咬牙切齿,便是纸鸢都有些觉得面前这罗飞飞心机太过阴险,心道分明最厉害的两个高手已经分配给了张凤府与叶白荷,论飞飞却还能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不禁又再多看了罗飞飞两眼,沉声道:“你就不怕事后秦广王来找你算账?”

    罗飞飞冰冷笑道:“那也得他有命活下来才行。”

    纸鸢神色复杂。

    “那倒也是,你罗刹门家大业大,区区一个无名之人是不会对你带来什么威胁。”

    罗飞飞道:“若非如此你又怎肯跟了我对不对?就那个臭小子,现在本事连你都还不如,你真指望他能杀了秦广王?岂非太过滑稽?再看我,要人有人,要本事有本事,总之跟了我是不会错的,待我先借他们的手耗的差不多时候再出手料理了楚江王,我就是新的楚江王,到时候你就安心做我的女人就是,你不会选错男人的。”

    “我可从没说过我相信他。”

    纸鸢眼神闪烁,只是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张凤府那张诡异面具来。

    心道也只能算你这家伙倒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人间修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人间修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人间修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