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农门金枝 第三百五十七章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张元春在闻玉桂说话过程中,本来是试图打断她的,但是,被仪太子亲自点了哑穴,却只能干着急。

    这让闻玉桂产生很大的快意。

    “我无论在宫中还是在张府,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张元贞这个人,这个张元贞现在哪里?”仪太子一直在认真倾听她的话,突然沉声问。

    “唉,仪太子殿下,你名义上是张元英的儿子,这几年又是在我们大萧读书,应该还是时常会去张府做客的吧?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张府的庶女,在张府的地位,只是仅比丫环好那么一点点么?”闻玉桂不答反问。

    仪太子回忆了一下,说:“你说的没错,不过,这跟张元贞现在哪里,有什么关系?”

    闻玉桂摇摇头,神情夸张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仪太子殿下,这关系可是大了去了。”

    “你想想,一个没有出嫁的庶女,起码对张府,还有联姻的价值,但都只有只是仅比丫环地位高一点点,那么,张元贞作为一个生过孩子、无名无份的女子,在张府,还能有活路吗?”

    “张元贞死了?”仪太子听出端倪。

    “有可能吧,张元春没跟我说过张元贞的结局,具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闻玉桂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啪!啪!啪!”这时,一旁的张淳,突然鼓起了掌。

    “真精彩!闻玉桂,你报复我女儿元春的方法,除了当众谣啄我女儿元英,还有没有其它什么新的花样?”他看向闻玉桂,一脸兴致勃勃的大声问。

    “张太师,你就不要在这里欲盖弥彰了,刚刚,在张元春阻止仪太子殿下听我说话时,就已经暴露了她的心中有鬼了。”

    “而且,就像她在我家里趁我酒醉时,偷走我的信件一样,我去你家里,趁她酒醉时,难道就不会偷走她的信件么?”闻玉桂说到这里,“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显然,她手里应该也会有关于仪太子身世真相的信件证据。

    真是太刷新人三观了。

    张元春和闻玉桂这两个要好的闺密,确实是真闺密呀,只不过,是臭味相投的真闺密。

    萧琼枝看看闻玉桂,又看看张元春,最后,把目光投到了仪太子的脸上。

    仪太子的脸色有些苍白。

    估计他也是听出来,闻玉桂手里应该也会有关于他身世真相的信件证据,已经有几分相信闻玉桂说的一切了。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闻玉桂说出一切的。

    因为,他应该想得到,由着闻玉桂这样当众公开关于他的身世,万一是不堪的真实身世,就实在是太打脸了。

    而且,如果他真的很好奇他的真实身世,他大可以悄悄暗示萧轩亮,安排一个背人的地方,让把闻玉桂单独只跟他一个人,说他的身世。

    “闻玉桂,你偷走张元春的那些信件,是放在哪里?”萧琼枝怕仪太子接下来会问闻玉桂要信,故意先问闻玉桂。

    “就在我的怀里。”闻玉桂不假思索的说。

    说完,她就从怀里摸出整整一叠信。

    不过,她不是交给萧琼枝,而是看向萧轩亮,递了过去。

    这时,候在萧轩亮身边的太监是严方。

    他马上接过那叠信,送到萧轩亮手里。

    萧轩亮刚才已经听到萧琼枝跟闻玉桂的对话,知道萧琼枝有兴趣看这些信。

    他指着信,微笑着对萧琼枝说:“枝儿,你眼睛好使,看信快,过来帮我看看这些信。”

    “好的,陛下。”萧琼枝高兴的答应了。

    她拿起那些信,飞快的浏览。

    因为,她想看闻玉桂保存的这些信,真正的目的,是推翻闻玉桂说的一切,根本就没有打算细看。

    不一会儿,她就找到了张元春与张元英的两封、隐讳谈到仪太子身世、以及张元英与她姑姑当初设计张元贞情况的信件。

    她马上把它们给藏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反正,她现在打通了任督二脉,哪怕在大庭广众之下藏信,也可以凭借动作够快,让大家完全看不出来。

    “陛下,我把这些信都看完了,这些信,确实都是张元春跟人的往来信件,只是,这些信里的内容,跟闻玉桂刚才说的、张元贞与张元英之间发生的事情,毫无关系!”她把剩下的信,还给萧轩亮,并一本正经的说。

    “不、不可能的,那里面明明有两封,张元英写给张元春,隐讳谈到仪太子身世、以及张元春与她姑姑设计张元贞情况的信件!”闻玉桂大吃一惊,连忙说。

    “那你自己找给我看吧,我可没看到有这样的内容!”萧琼枝说着,把那些信,都一古脑儿给了闻玉桂。

    闻玉桂以为萧琼枝是看得太快,错过了那两封信里的细节内容,才会这么说,赶紧一封一封的仔细查找了起来。

    只是,等她查找完了以后,她的脸色变了:那两封信居然不在那些信里面。

    这怎么可能呢?

    她郁闷了,一脸狐疑地看了看杜仲,又看了看萧琼枝。

    萧琼枝一直在盯着她的动作,在她看向自己时,马上假装关切地问:“怎么样,是不是找到了?”

    “没有,那两封信不见了!”闻玉桂有些沮丧的说。

    “是不见了还是根本就不存在?”萧琼枝又问,语气开始变得严厉。

    闻玉桂一脸委屈地说:“是不见了,因为,我是在当初发现丢了两封信后,心里怀疑是张元春干的,但又不好问她的情况下,才根据她以前酒醉时说到的、关于仪太子生母张元贞的事,特意去偷张元春的信的。”

    “而且,我刚交上来的十封信,都是张元春跟张元英一起设计害人的内容,就算那两封信不见了,根据另外八封信,也足以看出她们是什么样的人,完全可以干得出这种事来了。”

    “不,闻玉桂,我能理解你痛恨张元春,想报复她的心情,毕竟她向陛下举报了你伙同魏丰谋命我的事。”

    “但指认别人要讲证据,光靠推理没有用,空口无凭。”萧琼枝淡淡的提醒。

    “可是,我-”

    “闻玉桂,不要狡辩了!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捏造和诬赖!我告诉你,你想报复我可以,一人做事一人当,但你不该报复到我姐姐张玉英的头上去!”张元春这时被仪太子给解开了哑穴,突然打断闻玉桂的话,一脸理直气壮状的大声说。

    萧琼枝不由深深地看了张元春一眼。

    这个女人行事虽然不谨慎,倒是不蠢。

    她之前看大势已去,懂得把闻玉桂的事抖出来,将功补过。

    现在,看闻玉桂拿不出证据了,又懂得装理直气壮。

    虽然,萧琼枝对张元春没有什么好感,但对闻玉桂,她更没有好感。

    毕竟,张元春至少是受蔡芬兰撺掇,才要参与谋害她,而闻玉桂,却是为了对付陈灵凤,才要参与谋害她的。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门金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门金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金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