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北疆偶遇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汉当更强 第五百二十三章 北疆偶遇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来看一看李左车这边的情况,前文说过,臧荼在决定起兵的时候,收到的细作探报是汉军北疆主帅李左车虽然正好身在代郡,巡视汉军在代郡的长城防线,距离臧荼的老巢广阳蓟城不是很远,可是李左车却没有从雁门郡带来太多的军队,仓促之间能够动用的平叛军队,应该仅仅只是汉军在代郡的机动部队。

    臧荼掌握的情报丝毫无误,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李左车这次确实只带来了三千步骑护卫自己巡查长城防线,陪同出巡的汉军大将也只有项冠一人,项庄继续留守雁门郡,防范喜欢在冬季作战的匈奴突然入侵中原,同时因为补给艰难,汉军在代郡的驻军也不是很大,原有的代郡军队只有两万三千余人,还分别驻扎在代郡的北境各处,断时间内难以完成集结任务,也不敢在春雪未融之际就倾巢出动,不顾代郡安危全力进兵燕地。

    所以臧荼在短时间内,所需要防范的代郡汉军,事实上只有秋天时项康未雨绸缪给代郡派来的汉军公孙同所部,而且公孙同手里的军队也不多,总共只有一万六千余人,还有一部分被安排在了夷舆(今怀安正北)驻扎,作为代郡东北部的长城防线预备队,即便是迅速收到消息,公孙同所部也同样需要花费时间集结备战,然后才能开往燕地平叛,让臧荼反叛可以争取到不小的时间差。

    不止如此,李左车还明显对燕军防范不足,正月中下旬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在代郡长城的各处隘口溜达巡查的时候,李左车一味注意的都只是对匈奴的防范,丝毫没有留心燕军这边的动作,到了正月二十九的时候,迅速到了与燕地接壤的地段后,李左车还连到燕地去看看情况都没有任何兴趣,直接就取道夷舆南下代县,来与驻扎代县的汉军会合,又在第二天就抵达了夷舆,顺道视察了一下汉军驻扎在此的代郡东北部预备队。

    还是在抵达了夷舆之后,李左车的巡查之旅才出现了一点波折,一路旅途颠簸,竟然让身体颇为强健的李左车都偶染风寒,不得不决定在夷舆多住一两天再南下。对此,陪同李左车巡视的项冠倒也没有什么意见,还因为闲得发慌的缘故,在二月初二龙抬头的这天下午,自行领了一队亲兵到夷舆周边游玩,继续欣赏千里冰封的北国壮丽风光。

    项冠也真的只是为了游玩,在夷舆周边绕了一圈后,在亲兵们的怂恿下,项冠还领着亲兵到了夷舆冬面的于延水河上,凿开河上的厚厚冰层打鱼,打算弄一些鱼回去混合羊肉煮上一锅鲜羹,邀请几个军中好友好生畅饮一番。

    冬天其实是一个相当适合打鱼的季节,凿开了冰层后,已经在黑暗水面游荡了许久的河鱼看到亮光,出于生物的趋光性,纷纷涌到被凿出的冰洞下享受冬日阳光的温暖,项冠和他的亲兵们乘机下网,很快就打上来许多鲜鱼,其中还不乏重达三四十斤的罕见大鱼,众人也因此兴高采烈,欢呼不断。

    “铛铛铛铛铛!”

    突然传来的铜锣报警声音打断了项冠等人的欢笑,项冠和他的亲兵赶紧循声看去时,却见发出警报的人竟然是一个站在北面山顶上的同伴,项冠顿时有些吃惊,脱口说道:“怎么可能?难道是匈奴来了?匈奴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难道我们的长城已经被突破了?”

    震惊过后,项冠等人慌忙抛下好不容易打上来的鲜鱼,一起上马奔向发出警报的山顶查看情况,结果上得了小山山顶后,项冠就一下子又傻了眼睛,再次脱口说道:“我的眼睛没有看花吧?怎么是燕国军队?”

    赶紧揉了揉眼睛后,项冠立即发现自己的眼睛确实没有看花,东北面的冰天雪地中,确实有大约三百多骑正在向着夷舆这个方向驰骋而来,打着的也是燕国军队的蓝色军旗,并非汉军的赤红色旗帜,项冠也因此更加奇怪和糊涂,说道:“这里距离燕地不算近啊?怎么无缘无故的,燕国的骑兵会跑到夷舆来?他们想干什么?”

    出于谨慎,稍微盘算后,项冠除了立即派人向李左车和汉军在夷舆的驻军告警外,又赶紧带着他的亲兵队伍下山,当道而立,拦住那支燕军骑兵通往夷舆的道路,以免事前毫无准备的汉军夷舆驻军和李左车遭到突袭,准备亲自了解这队神秘燕军骑兵的来意,也早早就做好了动手开打的准备——诸侯军队无缘无故的擅自越境,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也还好,那队燕军骑兵似乎没有任何恶意,看到项冠等人举着汉军旗帜拦在了道路上后,那队燕军骑兵不但主动放缓了前进速度,还派出一骑抢先上前,举着一面汉军腰牌冲到了项冠等人的面前,大声说道:“不要误会,是自己人,我们奉吴漾将军之命越境公干,办完差事回来归队,这是我的腰牌,你们看清楚了。”

    仔细看了那名燕军骑兵手里的腰牌确实是汉军士卒的身份腰牌,又听说这队自称是汉军的燕军骑兵竟然是奉了汉军夷舆驻军主将吴漾的命令越境公干,项冠当然更是既糊涂又疑惑,同时也无比警觉,赶紧喝问道:“既然你们是我们汉军士卒,为什么要穿燕军的服装?打燕国的旗帜?”

    “这位将军,这不是你该问的。”来联系的汉军士卒竟然不认识昨天才陪同李左车到军中巡查的项冠,直接就说道:“如果你有问题,可以去问吴将军,他如果愿意告诉你,会告诉你的。让路,我们很累了,要回去休息。还有,我还要先去联系吴将军,请他派人送衣服和旗帜来给我们换装,不要耽搁我们的时间。”

    “是吴漾安排了假冒的燕军?!”项冠迅速得出这个结论,也顿时就疑心更起,忙喝道:“把你们带头的人叫来,我要亲自问他的话!”

    “你是谁?敢这么对我们说话?”来与项冠联系的燕军骑兵终于发现了情况不对。

    “大胆匹夫,你才敢这么对我们将军说话。”一个项冠的亲兵怒道:“睁大你的狗眼睛看清楚,这位是我们大汉的大梁侯,项冠项将军,我们大汉皇帝的亲堂兄!”

    “啊?!”那燕军骑兵吃惊得睁大了眼睛,又看到项冠冷冷亮出了身份印绶后,那燕军骑兵无奈,只能是赶紧下马行礼请罪了,说道:“项将军恕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竟然是你亲自来了这里,多有冒犯。不过请项将军放心,我们真的是汉军士卒,也真的是奉了吴将军的命令行事。”

    “为什么?”项冠问道:“吴漾为什么要你们换装成燕军模样?又让你们去做了什么?”

    犹豫了一下后,那自称汉军士卒的燕军骑兵无奈答道:“还是得请将军恕罪,这个问题,小人不能回答,也不敢擅自回答。”

    “那把你们带头的叫来,我亲自问他!”项冠吩咐道。

    那燕军骑兵无可奈何的抱拳唱诺,然后赶紧飞奔回去与后队联系,那队已经停止前进的燕军骑兵中也很快就奔出一骑,策马冲到了项冠的面前翻身下马,伏地拜倒,声音颇有些尖锐的说道:“吴漾将军麾下,骑兵五百长丁力,见过项冠将军。”

    还是在主动禀报了自己的身份后,那自称汉军骑兵五百长的丁力才抬起了头,亮出自己的腰牌证明身份,结果再次让项冠惊讶的是,这个自称汉军五百长的丁力虽然身体强健高大,年龄却十分之轻,看模样最多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不但脸上的稚气还没有完全消退,声音也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尖锐,同时项冠还依稀觉得这个丁力有些眼熟,不是曾经见过,就是见过和他长得差不多的人。

    “你是我们的汉军五百长?今年多大了?”项冠将信将疑的问道。

    “回禀项将军,末将今年十六岁(虚岁)。”丁力如实回答。

    “十六岁?这么小就当上我们的骑兵五百长了?”

    项冠听了益发诧异,丁力则立即点头再次确认,脸上还多少有些骄傲的神色,然后项冠又赶紧问道:“既然你是我们汉军的五百长,那为什么要带着你的麾下骑兵换装成燕军模样?又装成燕国军队去干了什么?”

    “项将军恕罪,事关我军机密,这个问题末将不能回答。”丁力回答得不卑不亢,又说道:“不过将军你可以派人去问吴漾将军,他可以证明末将的身份,至于他会不会回答你的问题,也只能由他亲自决断。”

    “我现在就要问你!”项冠大声说道:“本将军现在就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又去了做什么?”

    “将军见谅,这个问题末将无法回答,只能是请你直接去问吴漾将军!”丁力回答得十分坚决,还带着稚气的脸上也尽是坚定神色,刚毅神情还丝毫不在项冠此前见过许多汉军名将之下。

    “你为什么不能回答?”项冠好奇追问道。

    “这一点末将也不能回答,项将军你只要知道末将等是依令而行就是了。”丁力答道。

    见丁力坚持拒绝回答,项冠也没有任何办法,便改口说道:“好吧,本将军已经派人去和吴将军他们联系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会,估计他一会就有消息来了。还有,叫你的人全部放下武器,原地等候。”

    “将军恕罪,末将不能执行你的命令。”丁力再次拒绝,说道:“末将不归你统属,你无权命令末将和末将的麾下将士放下武器。还有,末将已经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该归队候命了,请将军不要阻拦。”

    言罢,那少年汉将丁力竟然直接上马,掉头就往回走,项冠一见大怒,喝道:“站住!你留下做人质!”

    “项将军,还是那句话,你没有权力命令末将这么做。”丁力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冰冷,说道:“末将现在先归队,一会吴将军来了,证明了末将的身份,如果他有命令,末将才能任由你发落对你的不敬之罪。”

    说着,丁力也不顾项冠已经按剑,还有项冠的亲兵已经纷纷亮出武器,直接就小跑返回本队,项冠的亲兵见了大怒,纷纷请令要上去把那个丁力拿下,好在项冠经过这几年的重新历练之后,也变得老成和冷静理智了许多,立即摇头说道:“不能乱来,他们的人比我们多,动起手来只有我们吃亏的份。小心戒备,等广武君和吴漾的援军来了再说。”

    制止住了手下亲兵的冲动后,看着丁力离去的背影,项冠心中再次狐疑,暗道:“怎么回事?这个小竖子,怎么越看越是觉得象是在那里见过?”

    也还好,丁力归队之后,他麾下那些自称汉军的燕军骑兵虽然也保持了严密戒备,却没有乘机遁去或者突然动手的迹象,项冠也这才稍微放心,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后,项冠等人身后又有一些马蹄声传来,项冠等人赶紧回头看去时,却见不仅是汉军在夷舆的驻军主将吴漾亲自领着一队骑兵匆匆赶来,就连汉军在北线的主帅李左车也在其中,李左车还远远就大喊道:“项将军,不要误会,不要动手,是我们自己人!”

    呼喊着,李左车和吴漾带着汉军骑兵迅速冲到近前,看到地上没有鲜血和尸体,李左车先是松了口气,然后才向上来行礼的项冠苦笑说道:“太巧了,没想到会被将军你恰好碰到。项将军你不要误会,他们真的是我们自己人,也是奉了我和吴将军的秘密命令行事,这件事你要保密,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真是我们自己人?”项冠彻底糊涂了,忙问道:“广武君,那你和吴将军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要多问。”李左车竟然也拒绝回答项冠的问题,说道:“这件事情,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密陈皇帝向陛下禀报,陛下如果愿意让你知道真相,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过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你千万不要搀和进这件事,陛下之所以把你和项庄将军放到北疆,就是不想让你们这些掌兵的项家兄弟搀和进这些事情。”

    “这事情陛下也知道?”

    项冠听出了李左车的弦外之音,也顿时再次大吃一惊,结果李左车只是点了点头承认,却并没有继续解释。这是,之前那个丁力也快马冲到了吴漾的面前,下马行礼说道:“末将丁力,见过吴将军。”

    “免礼。”吴漾忙一挥手,又指着李左车向丁力说道:“丁将军,快给广武君见礼,他就是我们陛下亲自委任的大汉北疆三郡总管广武君。”

    “末将见过广武君。”丁力慌忙又向李左车行礼。

    “免礼吧。”李左车微笑点头,又问道:“战果如何?”

    “回禀广武君,幸未辱命。”丁力颇为激动的拱手回答道:“斩甲士首级二百六十七具,其他首级六百余具,杀牛羊千只,烧毁辎重无数。末将带去的三百八十名精骑,回来三百五十二人,其中包括二十余名伤者,可以担保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干得不错,没有给你兄长栎阳侯丢脸,我们大汉军队后继有人矣。”李左车满意点头,又大力夸奖,然后吩咐道:“快,吴将军已经把衣服盔甲带来了,去换装吧,然后回营休息,好酒好菜已经在给你们准备了,交代下去,务必保密!”

    丁力大声答应,赶紧返回本队用吴漾带来的衣甲旗帜就地换装,李左车则又转向项冠说道:“项将军,这件事你也要让你的人保密,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走漏半点风声,军法从事。”

    “诺。”项冠莫名其妙的抱拳唱诺,又更加奇怪的说道:“广武君,你不是偶染风寒,卧床休息了吗?怎么会为了这件事,亲自跑到了这里?”

    “我偶染风寒?”李左车的反应更加让项冠奇怪,然后回过神来后,李左车才有些尴尬的笑道:“好了,被你这一吓,出了一身汗,我的病就好了。好了,不要多说了,快回营吧,这里的事情将军你不用管了。”

    见李左车下令,项冠无可奈何,也只好赶紧领着自己的亲兵先行离去,然后还是在走远了之后,项冠又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忙向自己的亲兵问道:“你们可有谁记得,我们朝廷现在的栎阳侯是谁?”

    “回禀将军,是丁疾丁将军。”一个亲兵立即回答道。

    “丁疾?!”项冠顿时楞住,赶紧再回头去看远处的丁力时,项冠的脸上顿时露出微笑,说道:“难怪总是觉得眼熟,也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我们的骑兵五百长,严格说起来,以他的家世出身,只让他当五百长还真是委屈他了。不过这小竖子刚才说的斩获,是在那里捞到的?”

    项冠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过了几天后,当项冠随着李左车顺利抵达了代县后,先是燕国反叛的消息突然传来,接着项冠又听到风声,说是有一队数量不明的燕国骑兵脑袋进水得了失心疯,竟然在反叛前长途奔袭到上谷郡最北端的造阳一带,偷袭了一个在那里过冬的匈奴部落,斩杀了许多措手不及的匈奴将士和部落老弱,宰杀了无数匈奴视为性命的牛羊牲畜,导致周边的匈奴部落大怒,已经联起手来向燕国的边疆军队发起了报复性进攻。

    听到了这个不靠谱的谣言,还算有点脑子的项冠除了恍然大悟之外,还隐隐听到了背后有着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向着自己快步追来,让项冠不得不发出感叹,“变装易帜深入敌境四百余里,奔袭得手后立即撤退,还把伤兵全部带了回来,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我如果再不加紧努力,就要被我们大汉的年轻一代追上了。”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汉当更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汉当更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汉当更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