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节 凌三爷离京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宅门纪事 第四十三章节 凌三爷离京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亚茹今天很忙碌,她和琳琅在给凌三爷准备离京的东西。现在是九月分,天气不冷也不热,正适合远行。两个人准备的很齐全,让针线房给一家三口每人都做了两身秋衣。还给凌三爷做在军中穿的厚鞋底子的靴子。准备了路上吃的,还有用的,满满两大车。

    袁氏看到这么多的东西,直呼够多了。没想到,阿凝从崔家也送来一车东西,阿凝给三叔一家拿了好多上好的布匹。还给拿了不少的银两做盘缠。凌三爷推辞,阿凝不依。阿凝虽然和三叔是第一次见面,但早在哥哥把三叔给自己刻的十四个形态各异的小兔子从边关带回来之后,阿凝就感觉到了三叔对自己深深的疼爱。三叔回来之后,更是对阿凝疼爱有有加,短短的时间里,阿凝已经和三叔一家建立起深厚的情感。阿凝不舍得让三叔一家走,她也劝过三叔留下,可是三叔却去意坚决。没有办法,她只有多多地送东西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京城郊外,十里长亭,草长莺飞,天气晴朗,凌三老爷一家要启程返回边关了。凌郡王带着妻子儿女还有凌二爷一家前来送行。送行的还有关侯父子,作为袁氏的边关老乡,温氏也跟了来。

    另外还有平王府的两个舅舅带来了路菜,酒和路资。崔继和阿凝也带着崔家的人早就在这里安置好了送行的酒宴。

    关侯爷离开军中时,凌三爷刚成亲,那时,他就很欣赏凌家的这位虽然生长在边关,却不失贵气的有勇有谋的少年。这次凌三爷回来,关侯爷非常高兴,不但在家里盛情款待,也带着家人前来送行,还让府里准备了好多路上吃的东西,同时关侯爷还送了银两做路资。

    温氏这个久别边关的人更是依依不舍。她给阿好精心做了一身衣服。衣服布料是亚茹帮忙选的上好的蜀锦。上面绣工精致,足见温氏的用心。

    阿好喜欢地看着这件漂亮的衣服,小嘴里高兴地道谢:“谢谢温姨,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娘亲也没有温姨绣花绣得好。阿好穿上,他们都会夸阿好很漂亮的。”

    温氏温温柔柔地笑:“阿好小姐喜欢就好,以后等阿好再回京城来,阿好小姐要是不嫌弃,温姨再给你做。”

    阿好喜欢地说:“好呀,好呀。娘说,阿好以后还会再回来的。”又对阿宇说:“四哥,你不是说你要去边关吗,你什么时候去啊,阿好等着你哟。”

    阿旭笑着回答:“阿好,等四哥科考后就去找阿好,阿好在那边乖乖的,好好吃饭,长的高高的。等四哥去了,带你骑马好不好。”

    阿宇也过来凑热闹:“阿好,欢不欢迎三哥,三哥过两年也去找你。”

    阿好更高兴了,看看阿好多招人待见,四哥和三哥都要去找阿好:“阿好好高兴哦,阿好好神气哦。”

    阿凝不由乐了:“阿好,哥哥去找你,你怎么就神气了?”

    阿好咧着小嘴:“是呀,我可以和大牛和二丫他们说,我的哥哥又多又厉害,我再和他们打架时,我就可以有哥哥帮忙了。”

    “哎呀,阿好,看不出你还会打架啊。”亚茹摸摸她的小脑袋。

    “会啊,我很会打架,爹爹有教我功夫。”阿好很自豪。

    这边其乐融融,笑语声声。那边关侯爷正端着一碗酒对凌三老爷说:“凌三弟,为兄祝你一路顺风,也盼你能早日回京城任职。”关侯爷离京里,就十分欣赏这个虽然生长在边关。却有着天生的贵气而又智勇双全的年轻人。这次凌源行回京,关侯爷宴请他,也劝过他留任京城。可是凌三老爷却是去意已决。

    其时,凌三爷执意走的原因,除了他对大哥说的理由之个,还有一个不能和大哥说明白的原因,那就是老郡王妃。老郡王妃对三房明显的不喜,也是让执意要走的原因。凌三爷不愿意让自己敬爱的大哥夹在母亲和兄弟之间为难。当然,以后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也许会真的回到京城任职,但那些都是以后的事。

    凌郡王也对弟弟说:“三弟,哥哥随时会等你改变主意。”

    凌三爷点点头,端起酒碗喝下。然后对大家抱抱拳:“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源行谢过大家,就此别过,保重。”

    众人也都说:“保重。”

    阿好依依不舍抱抱大伯母琳琅,又抱抱漂亮大嫂,阿凝姐姐,也抱抱温姨。和几个哥哥摆摆小手,声音里有了点哭腔:“再见, 我走了,等着我回来哦。”又对阿宇和阿旭说:“三哥四哥早点来找我哦。”

    大家也都挥手告别,马车缓缓移动,载着离情驶向远方。

    送走了凌三爷,大家各自往回走。阿旭和阿帆小哥俩,跑到凌远航面前央求:“大哥大哥,你带我们去赛会马好不好?”

    凌远航看看两个弟弟,这两个弟弟都是喜欢练武之人。郡王府只有阿宇是个奇葩,不爱练武,只喜读书,而且书读得还极好。凌远航就问阿宇:“二弟,你去不去?”

    阿宇笑着说:“去,我又不是不会骑马,为什么不去?”

    凌远航又问妹婿:“阿继,你和阿凝也去跟着去转转吧。叫亚茹和阿凝做伴。”

    崔继笑着答应。

    于是几个年经人跟长辈说了一声,就向郊外空旷的地方奔去。

    几个人到了空旷的土方,畅快地骑了一会马。几个年经人没有想到的是亚茹和阿凝的马术竟然都不错。

    临近中午时,阿宇笔着对大哥说:“大哥,我们去如意酒楼去听饭吧,你请客。”

    凌远航笑他:“行啊,想吃什么,尽管说。”

    崔继却笑了:“去饭店多没意思,既然我们都出来了,野炊不是更有意思。”

    亚茹举起手来:“我同意,这个有创意。”

    阿凝也符合。阿宇就笑着说:“好,我们去野炊,不过大哥这一顿要欠着,以后要补回来。”

    凌远航爽快地答应:“行,二弟,大哥欠着,以后还回来。”

    几个人就开始准备。秋天,旁边的地里有野果子,阿宇兄弟三人去摘果子。凌远航则和崔继去河边捉鱼吃。下人丫头们开始捡木棍,搭火架,准备烤食物。远处有一片树林。几人抓了几条鱼后,就又去打野兔,一会几个人就陆续猎回了几只野兔和野鸡。现在只有阿宇没有回来。凌远航不放心,阿宇的功夫不行。他怕弟弟出意外,就和崔继出去找阿宇。其他的人忙忙碌碌开始烤食物。

    阿宇刚才和大家走散了。他一抬头已经不见大家的踪影,于是他就想往回走,可是却是有些迷路了。他正往前走,就感觉脚下什么东西隔了他一下,他一低头,是一只手,他害怕起来。毕竟他还是个文弱的十六岁少年。他顺着那只手看去,原来是一个人倒在地上,那个人身上的血渍很多,已经昏迷了过去。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宅门纪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宅门纪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宅门纪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