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呼之欲出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充六元的剑 99、呼之欲出
(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这老王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按理说被我发现了他的罪行不是应该先将我灭口,或者是向我解释来由,怎么反倒是质问起我来了。

    “你什么时候进这屋里的?刚才怎么没看到你?”老王边说边环顾起了四周,见着再无旁人便慢慢站起身,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你……”

    “你不用再演戏了,刚才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所作所为。”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

    “这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此地不宜久留,你随我去我屋头,那里说话方便。”老王说了一句也不再解释,将那小器皿收拾进了袋中,又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出房门望了望,伸手示意我一同出去。

    这家伙让我去他的房中不会是想杀我灭口吧,可要是想杀我,在这里解决掉不就行了,在他家中不就让他多了一份嫌疑,算了我天不怕地不怕的还用得着怕这个嫌疑犯不成。

    犹豫片刻还是跟在他身后,就在我们进入房间之后,也许是屋外的风,那门竟自己关了起来,吓得我赶紧又将门打开,侧身站在门口用身子将门压着好让它不再关上,也更方便自己的逃跑。

    老王不慌不忙的又将昨晚的那种蓝色瓶子取出,放在他的掌心,刚一见状,我立马伸出胳膊捂住了鼻子。

    “老灵!你这是干嘛?”老王一脸疑惑,看他的神情倒不像是在演戏。

    “昨日你炼这邪气的场景我已看到,你是想让我闻了之后体力不知,再将我杀害吗?”我边说边撤出一步,随时准备撤退。

    “我什么时候杀人了!”老王见着我一脸茫然,说来也是奇怪,这老王平日里最见不得的便是杀生,怎么可能杀人,不过又转念一想,可这说不准也是他为了隐藏才故意而为之的。

    “那为何你这两次,都出现在杀人现场给他们撒上那白色粉末!”我狠狠的质问一句,也不再跟他绕弯子。

    老王听闻我所说,连忙将我拉入房中,将门紧闭小心翼翼的跟我轻声说道“我怀疑我们村子里面有坏人!”

    这老王怎么就平白无故的贼喊捉贼起来,真把我当三岁小孩儿了。

    “你自己用这奇怪的药来迷惑村名,还说是有其他人想祸害村子?”我反问一句,只见他指着自己瞪大了眼睛,样子十分委屈。

    “我王金龙行的正,坐的直,除了在师傅面前打小报告,扪心自问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其他坏事。”老王边说边挺直了胸膛。

    “那你为何要炼制这些气体药物,让我们闻了之后疲惫不堪?”见着他如此嘴硬,我眼神严肃直接问道。

    “老灵,你这就冤枉我了!”老王边说边向我走来,举着瓶中的蓝色颗粒状与我解释起来。

    在村中的这些日子,准确来说是变成了玩家之后的这些日子,他偶尔会窜入一些过往的记忆,零零散散无法推敲,可第二天醒来,那原本零散的记忆又像是被打散一般又淡了几分。

    可按理说像他们这样的炼药师,最基础的一项本领便是应该过目不忘,这好端端恢复了的记忆除非是有人为之,不然不可能消失。

    他寻着记忆偶然回想起一道强化记忆的法子,便开始尝试,为了不让村名发现,他更是用村中花坛里花香作为引子,炼出了这蓝色颗粒物,自己试了几日过后发现虽然是有些许效果,可副作用却是疲惫不堪。

    “你是不知道为了每晚撒这粉子,我是有多遭罪!”老王边说边看了看家中的酒酿“白天要干活儿!晚上又犯困,我已经好几个月都没喝上一滴酒了!”随即砸吧砸吧嘴,一副可怜的模样。

    难怪这家伙的衣服上闻不出丁点酒味,原来是因为喝不上酒了。

    “那你为何怀疑让我们记忆消散的事,是我们村中的人所为。”按理说这将我们记忆清除的办法也有可能是系统的作为。

    “不可能,我浸营药道这么多年,若是系统,它只能够将我们的记忆直接抹除,而不会还让我们保留,这种保留式的删除,只有药物才能为之。”

    老王边说边将手中那瓶罐递给了我,向我解释道,也正是因为那是种删除记忆的方子,所以他才能炼制出这药雾与之抗衡。

    这样一解释,似乎是有那么几分道理,我又好奇的询问起他为何两次都要晚上潜入命案现场的房中,他听闻则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原来他制作的这药雾有个极大的弊端,那便是血液中会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他用鲜花作为引子将其稀释,却反倒是多出来一股清香之气,这种气体白日里无法察觉,但到了晚上就会发出淡淡的花香。

    若是清除记忆之事真是村里的某个人所为,那他肯定也是有能力从血液中查出什么端倪出来,所以他只能每天晚上都到命案现场清除血迹,以防万一。

    “那杀害老陈跟何雪两人的凶手又到底是谁?”听着老王的解释,似乎是拜托了嫌疑,可此刻的这两庄案子又回到了起点,究竟是何动力根本无从知晓。

    “我觉得并非是村中的那个坏人所为。”老王摸着下巴对我说道。

    按他这么说,我们这村子里难道有不止一波坏人?他见着我疑惑赶忙解释起来,若是真是那清除我们过往记忆的想杀人,那他大可来个神不知鬼不觉,没必要闹得这么沸沸扬扬。

    ……

    说着说着老王一看时间,跟我招呼了一声他要施法,我便点点头退出了游戏,还等明日与大家一起商讨商讨。

    躺在床上思绪万千,不知何时才入睡,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自己已在床上坐直了身又认真分析起来。

    就像我跟老王昨日聊的那般,事情的源头是肯定是何雪,那这两起案子的凶手便是村中与那何雪有过交集的人,虽然结巴一直打着她的坏主意,却有色心没色胆,魔龙帮她造房子也不过是因为结巴的吩咐,在那之后两人也再没有交集。

    村中除了老陈,再与何雪有交集的人但也不过是路上遇见了打个招呼种种,想到此处,突然想起了何雪的那位小叔。

    “叮铃铃~”电话响起,刚一接通只听刘云火一声叹息。

    “怎么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昨晚老王遇害,何雪的小叔也在家中受了重伤!”读万卷 www.duwanjuan.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充六元的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充六元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充六元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